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遭遇

第二百一十六章 遭遇

    就在刘志飞向众人透露了消息后不久,撼天宗针对梦瑜县正式的奖赏方案出台并通知到了梦瑜县南方边境的二十个小队当中。

    “五个人头战功就能换一件下品法器!”

    “什么?”众人都是满脸的震惊之色,就算是杨君山等早已经有了法器在手的修士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没有谁会嫌自己手中的法器多。

    “十二个人头就能换一件中品法器!”

    “真的假的,连中品法器都有?”第三小队众人都是满脸的狂热之色,此时心中充斥的尽数都是杀意,恨不得现在就遇上天狼门或者开灵派的修士大杀一通。

    “呃,法器好像到中品就没了,而且也就那么几件,不过这里居然还有兑换灵术传承的条件,嚯,十八颗人头就可以换取一道灵术传承,二十五颗人头更是能够换到一道功法灵诀,这两样可是能够用来缔造一个望族的根基呀!”

    杨君山心中顿时一热,道:“灵术和灵诀都是任意选吗?”

    正大呼小叫向着众人朗读奖赏通知方案的庄广玉闻言一愕,道:“不是,中品法器还有个五六件,灵术传承就只有三套,而功法灵诀更是只有一套。”

    “那岂不是说要是灵术传承和功法灵诀都不是自己能用的,杀再多的人头,立再多的战功也只能去挑选中品法器之类的了?”

    杨君山说完才发现众人看向他的目光显得很是怪异,便听得一旁的熊希怡冷笑一声,讥讽道:“哼,好高骛远!”

    杨君山眉头一挑,便听得一旁的刘志飞笑道:“其实也不在于小杨能不能杀够那么多人头,而是即便这些灵术神通,传承灵诀不合你意,你大可以用来与他人交换同等价值的所需之物嘛,比如暗市,再比如再有两个多月就要开启的边境榷场,还有就是其他小队的那些个武人境后期的修士等等。”

    杨君山晓得刘志飞是为了压抑事端,于是笑了笑,道:“确实是我想的窄了。”

    “是嘛!”刘志飞拍手笑道:“小庄,继续往下说,看一看那人头战功是怎么算的!”

    “好嘞!”

    庄广玉接着向下念道:“独自击杀一名同阶修士,算作战功人头一颗;击杀低一阶修士一名,算作人头三分之一颗,还三分之一,这人头还有这么算得?”

    趁着庄广玉大声念叨的刹那,杨君山感受到了一股有如实质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身上,杨君山微微转过头来,毫不畏惧的与对方对视,只见熊希怡正在修剪自己的指甲,长长的指甲被她用另外一只手上的指甲弯弯一划,而后目光直视着杨君山,口中轻轻一吹,一片指甲便自己个儿掉落了下来。

    庄广玉大惊小怪的呼喝着,刘志飞不着痕迹的朝着杨君山二人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即便与其他人纷纷鼓噪道:“往下念,往下念!”

    “好好好,”庄广玉撇了撇嘴,道:“怕了你们了,这下面是:击杀低于自身修为两阶的修士不算人头,不算?嗯,好吧,飞哥,今后要是碰上了武人境第一重或者第二重的天狼或者开灵派匪修,你记得打断他们的腿就行啊,这击杀就交给我吧,反正你杀了也得不到战功不是。”

    杨君山等人纷纷大笑道:“轮流来,轮流来!”

    刘志飞笑骂道:“你们这群憨货,一说到投机取巧比谁都鬼精,快往下念。”

    “击杀修为高于自己一阶的修士算人头两颗,咦,怎么才两颗,这不对呀,击杀一个修为比自己低一阶的才三分之一个人头,跃阶击杀一个却又只算两颗人头,合着是两头都在削减。”

    庄广玉这一回不用众人催促,接着道:“嗯,下边还有一条:击杀修为高于自身两阶以上的,战功同样算作人头两颗,飞哥,这不对呀,这不公平吧,就以我来说,杀一个武人境二重的和杀一个武人境三重的战功居然都一样,可这难度能一样吗?”

    众人也都议论纷纷,杨君山也觉得奇怪,这个衡量战功的标准似乎是有失偏颇了,这无疑会打击到边防修士杀敌的士气。

    不料刘志飞冷哼一声,道:“你们知道什么,这一道奖励战功的方案我看才是最为公平合理的。”

    见得众人满脸的不解,刘志飞再次成功的凝聚了众人的注意力,于是马上娓娓道来:“我且问你们,平心而论,在座诸位就不说跃阶击杀了,哪怕跃阶挑战而自信不败的有几个?”

    见得众人都不言语,刘志飞冷笑道:“恐怕大多数反而要被人反杀了吧?连命都保不住了,还跃阶挑战个屁啊,战功要来还有什么用?老老实实的杀敌立功就是了,别想那些个越阶挑战的好事,宗门将跃阶击杀的战功故意调低就是为了防止你们好高骛远,误了卿卿性命。”

    这一段时间原本尚在正月,边境局势尚属平静,双方表现的都极为克制,然而在撼天宗将这一份奖赏方案下达到梦瑜县边境的二十支小队之后,边境出现摩擦的频率陡然增加了起来,这几日更是有梦瑜县边防小队主动越界偷袭的消息传来,双方各有死伤损失,不过因为梦瑜县在冲突的过程当中占据主动的缘故,这伤亡明显比凌璋县和胡瑶县要小得多。

    转眼便已经到了正月下旬,边境其他小队都有战果传来,为的镇守三方边界的第三、五、七三支小队尚未开张。

    这一日又轮到第三小队巡防,此时众人对于边境执勤已经驾轻就熟,庄广玉向着刘志飞抱怨道:“飞哥,听说人家其他边防小队都打得热闹,听说已经有人都捞到了两个人头的战功了,兑换一件下品法器指日可待啊,您说咱们什么时候也琢磨琢磨对面的那些人?”

    刘志飞冷笑道:“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我可警告你们别给我捅娄子,这里是哪里你们知道不?三方边境啊,短短一百里的范围内汇聚了三方六七十号武人境修士,一有个风吹草动还不都炸了窝?到时候那可就不是其他边界上的摩擦和冲突了,而是大规模的混战,更何况到时候最大的可能还是天狼匪修和开灵派的人联起手来对付咱们,别到时候战功没捞着,先把自己个儿搭进去。”

    庄广玉哭丧着脸垂头丧气的退了回去,却突然听到来自县城的女修方中慧“呀”的一声,道:“有人触动了预警符箓!”

    刘志飞猛地一声大喝,道:“哪边?”

    方中慧用手一指,道:“那个方向,距离五里左右。”

    刘志飞猛地一挥手,道:“走,迎上去,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你刘爷爷巡防的时候找事儿。”

    众人原本因为刚刚刘志飞一番训斥而有些低落的士气,在听到刘志飞一声大喝之后顿时又在瞬间涨到了饱满,就连杨君山也难免心头的兴奋,随在刘志飞身后向着五里之外飞速奔行。

    其实修士在进阶武人境之后便能够驾驭法器飞遁,无奈法器本就稀少,专门用来飞遁的法器就更加稀少了,更何况御器飞行消耗灵力颇大,别说是第一重的武人境修士,就算是修为达到了第二重、第三重的修士也无法长时间驾驭法器飞遁。

    不过五里的距离,修士就算只是奔行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于是便与一伙儿衣着服饰明显与众人不同的修士迎头遭遇。

    “杀!”

    没有丝毫的开场白,在见到对方的刹那,刘志飞直接就是一声杀气腾腾的呐喊,身先士卒向着对面的天狼匪修杀去。

    对方同样也是一个十人的小队,对于梦瑜县这边巡防修士的出现似乎也早有准备,眼见得刘志飞当先杀来,马上就有一位修为与他相若的天狼门修士祭起一件小巧的法器,这件法器飞向半空的时候顿时化作一只巨大的狼牙棒,当头向着刘志飞砸了过去。

    “来得好!”

    刘志飞气势不减,中品法器从怀中祭出,却是一只混元锤,圆轱辘一般的锤头硬桥硬马的与迎面而来的法器对撞了上去。

    轰隆,天空仿佛降下了一道霹雳,双方修为相若,可刘志飞却是气势更盛,一举压下了对方武人境后期修士的进击,不仅如此,还使得整个天狼门小队的修士气势为之一滞。

    一名天狼门修士趁机窜起,一柄飞剑垫射而出,直奔刘志飞的胸口,妄图趁着刘志飞一击过后后力不济而发动突袭。

    不料恰在此时,同样有一柄飞剑从半空横斩而来,当啷一声拦下对方的飞剑,熊希怡踏空而来,冷声喝道:“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这个时候,梦瑜县一方剩余的修士也杀了上来,杨君山一开始并未冲的太前,而是跟随在宁燃身后,甚至比罗秉坤和王纵都慢了半拍,而后便径直冲着对方的一位武人境第一重修士去了。

    那天狼门的修士明显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冲着他过来的会是一位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可这个时候可万万没有退缩的道理,此人大喝一声,双手在胸前连环推出,便见得半空有三道灵气之掌接连向着杨君山的头顶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