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巴掌

第二百一十二章 巴掌

    “慢点慢点,哎呦,我这身子骨哎,累死我了,……”

    林承嗣被几个少年强拉着一路飞奔,饶是他同样有着武人境的修为,可也经不过杨君山、巫硕和九离三个实力远超同阶修士少年的强拉硬拽。

    四个人在一片崎岖的山路之中左转右转,终于找到了一条山涧,之后沿着山涧向着下游行走,在一条河谷边上停了下来。

    林承嗣早已经筋疲力竭,坐在地上拍打着自己的双腿,道:“杨大少爷,你神秘兮兮的把我这老头子带到这里来到底是为什么呀?”

    杨君山笑着赔罪道:“因为事关机密,因此没有同前辈明说,还请前辈见谅则个!”

    林承嗣哼哼唧唧,显然对于杨君山等人这种行为大为不满,杨君山也不以为意,笑着对旁边的九离道:“九离姑娘,将这处你无意中找到的矿脉找出来吧,以免林前辈再误会。”

    九离朝着林承嗣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然后扭转了身躯,摇曳着身段来到河谷尽头的山脚下,只见她双手掐了一道指诀,而后口中念念有词,眼前原本被青草覆盖的一处地面顿时如同流沙一般陷了下去,那原本郁郁葱葱的青草也随之消融。

    林承嗣有些奇怪的看着九离施展出来的法术,总是给他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而且九离所施展的神通显然不是他所了解的法术类型,不过相传修炼界有法术十万八千,其中有他从未见识过的也是平常。

    不过他很快还是被山坡下出现的这一座洞穴给吸引了,因为就在九离施展巫族神通打开这一处石窟之后,森冷的寒意顿时汹涌而出,尽管林承嗣等人距离洞口尚有数丈的距离,可依旧感到寒意袭人,相反正站在洞口的九离却是舒爽的神展开了双臂。

    “这是……”林承嗣原本脸上的狐疑之色渐渐的被惊讶所代替:“难道……”

    杨君山笑着点头道:“九离姑娘无意当中发现了一处矿藏,想要林前辈来确认一下这一处矿藏的品位,同时也看一看是否有矿脉存在,并将其找出来。”

    一处矿藏的品位高低全然要看天意,不过有无矿脉的存在,可就关系着这处矿藏是否能够长期进行开采,九离无疑当中找到的这一处矿藏到底是否值得西山村大费周章的谋划,还要寻灵师还估算矿藏的储量和地脉的确切位置。

    林承嗣随着三人走到洞中,见得两侧的石壁当中镶嵌的碎石矿,惊奇道:“是寒山石矿?这倒是稀奇,在玉州这片地域,寒冰属性的矿藏不是没有,但却极为少见,没想到在这里能够找到一条。”

    杨君山笑道:“要不还要请您亲自来看一看嘛,否则我这心里也不踏实。”

    林承嗣扭头道:“你想要将这一处矿藏弄走?”

    “难不成还把这里留给别人不成?”

    林承嗣皱着眉头道:“话虽如此,可你居然还懂得类似于点穴斩脉、改天换地之类的阵法,将这条矿脉引到西山村不成?”

    杨君山笑道:“这样的阵法在哪家宗门不是撇帚自珍,晚辈又哪里能够有此等机缘,听说类似的阵法撼天宗虽有传承,但却并不外传,即便是三大豪强之类想要引动地脉也要延请撼天宗的阵法大师,为此撼天宗还要从中抽取一定比例的份子。”

    林承嗣道:“你自己明白那是最好,西山村如今可还没有同撼天宗讨价还价的资格,若当真是一条地脉矿藏,撼天宗对西山村可不会像三大豪强那般客气,况且这地脉又是在荒丘镇,地脉引动那是多大声势,不说地动山摇那也是异象连连,这荒丘镇原本就是熊家的地盘,他们能容西山村从容将这地脉迁走?”

    杨君山笑道:“林前辈,现在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别忘了想要开启这样能够引动地脉的阵法,至少也得有真人境修士出手才行,而且距离越远,所需的修为便越高,如今咱们上哪里找真人境修士去?不管怎么说,如今这矿藏却是只有咱们知道,你且先将这矿藏的品位和地脉查看一番再说。”

    林承嗣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也是,反正现在别人也不知,先尽可能的谋划一番做好了准备,今后未必没有机会。”

    看着林承嗣将长长的器具从不同的方位一路砸进四周的石壁当中,杨君山觉得无聊,索性便做一回矿工,和巫硕一起帮九离开采寒山石,也就是九离口中的玄冰石,可以用巫族炼器之术制成本命巫器。

    从三人在石窟口上开采的情况来看,这处矿藏的储量似乎不小,以三位武人境修士的开采速度,几乎每过一盏茶的功夫便能够挖出一颗鸡蛋大小的寒山石原矿来,其余的还有一些个头更小的矿石,却被九离毫不犹豫的舍弃掉了。

    这让林承嗣和杨君山二人看得大为可惜,两人将九离舍弃的这些矿石尽数收集起来,到时候精炼一番,虽说工序可能要繁琐一些,但出来的也都是地地道道的中品灵材,而且还是极为抢手的中品灵材。

    如此大半日之后,九离在采集了数十枚寒山石原矿之后终于觉得够了,而杨君山也几乎将五尺见方的储物袋盛满了那些散碎的原矿石,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灵元来维持储物袋的容积。

    “好了!”

    见得林承嗣开始将插入石壁之中的各种器具回收,杨君山连忙上前问道:“前辈,怎样?”

    林承嗣笑道:“看来运气不错,是一条寒山石矿脉,初步估计应当还是一条极为罕见的中品矿脉,产量应当不小,不过地脉的走向只是大概确定,想要确切的将地脉所有的分支脉络搞清楚,恐怕没有十天半月的精心测算根本不成。”

    杨君山早已经是满脸欣喜,闻言道:“不急,反正现如今这条矿脉也带不走,以后有机会再慢慢探查,如今只要保证这条矿脉的隐蔽就是了。”

    出了石窟,杨君山又在石窟洞口布下了阵法守护这条矿脉,而在阵法外面则以九离的巫术神通再次进行遮掩,这样一来有了双重保险,除非是有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刻意在此地寻找,又或者是这附近出现了真人境修士,否则的话想要找到石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四人一路遮掩了行迹,悄然返回西山村之后,却发现村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四人相互看了一眼,杨君山当先向着家中走去,尚未到得厅堂,便听得有人正大声说道:“……,在下在这里可是晚辈,又是新晋的武人境修士,实力低微,去了恐怕也要为西山村丢脸,所以在下是万万不回去的,不过杨村正可以派你们杨家的人去呀,咱们村如今虽说有武人境修士超过了十位,可加上刚刚出关的杨铁柱,贵族之中的武人境修士居然多达六人,占据了西山村的一半,你们杨家不去说不过去吧?”

    这时一声爆喝声响起,道:“兀那石家的小子,自己个儿胆小还要找出这么多理由,不敢去就明说,阴阳怪气的看着就不是好鸟,不就是要去边境守备么,算我杨铁牛一个。”

    又是一道声音响了起来,道:“铁牛哥,不要冲动,万事都有村正大人定夺,和一个不知廉耻的小孩子置什么气。”

    刚刚那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丝毫听不出有丝毫愧疚或者恼怒之色,反而拍手笑道:“看看,看看,这不是有自告奋勇的人嘛,我看又何必为难大家,干脆杨村正以身作则,三个人选都从你们杨家挑的了,实在不行村正大人自己也可以上啊,以您武人境后期的修为,去了说不定还能领一镇修士呢。“

    这道声音似乎越说越带劲,兴高采烈的干脆鼓动起了其他人,道:“大伙儿说是不是,……”

    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一脚踏进了厅堂,正看到石敬轩正吐沫横飞的试图鼓动西山村其他几家的武人境修士一同针对杨家。

    不过无论是徐三娘还是张铁匠等人,此时都沉默不语,他们虽不愿去,可也没法像这石敬轩这般无耻。

    见得杨君山进来,这石敬轩瞥了一眼,不但没有停止,嘴里反而说的更加起劲了:“哎,这不是杨大公子么,现成的武人境修士哎,哎呦,你,你干什么!”

    杨君山进了厅堂脚步就没停,一路向着那滔滔不绝的石敬轩走了过去,待得那石敬轩察觉到不妥的时候,杨君山一巴掌已经闪了出去。

    那石敬轩显然没有想到杨君山居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惊叫一声便想要躲闪,可那一巴掌就好像在随着他的躲闪可不断晃动一般,任凭他使尽了全力,这一巴掌终究还是“啪”的一声脆脆亮亮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满堂皆惊,那石敬轩一手捂着连,双目愣愣的望着站在他面前的杨君山,突然跳着脚骂道:“你,你他妈居然敢……”

    “啪”,又是一声又脆又亮的耳光反手扇在了他另外一边的脸上,这石敬轩还是没有能够躲过去。

    “你,”石敬轩嘴里刚说出一个字,便下意识的用两只手将两边的脸蛋捂住了,双目已然通红,却是含着满满当当的泪,口中“咯咯”的响着压抑的声音,居然已经濒临哭的边缘。

    另外一侧的石南生猛的站起身来,可不等他开口,杨君山已经猛然转过身来瞪着他,凌然的气势如同崩塌的大山向着石南生压了过来,刚刚站起身来的石南生不由自主的坐回到了座椅当中,目光呆滞道:“武人境第二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