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零八章 巫女

第二百零八章 巫女

    那人影闪进车里的刹那,杨君山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伸手向着胸前一推,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握着一柄短刀的纤细手腕就被他挡了下来,那刀尖距离他的胸口也就三寸的距离。

    可就在杨君山当下这一击的刹那,一股巨力已经从这一只纤细的手腕上传来,杨君山脸色微微一变,整个人猛地向后一靠,车厢的后壁顿时“吱吱嘎嘎”眼看就要断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只白玉一般的手掌已经张开,向着杨君山的脖子掐来,那手掌还没到跟前,一股森冷寒意已经扑面而来。

    杨君山脸上怒气一闪,正要给眼前偷袭之人一点教训,却见那只手掌在半空突然被截住了,原本是旁边的巫硕突然出手,一把便擒住了这只手的手腕。

    “够了,自己人!”巫硕沉声说道。

    “他?他可不是自己人!”那闪进车厢的人影口中虽然这般说,握着刀的手寒光一闪,短刀却已经消失不见,人也缩了回去坐在了车子另外一边的角落里。

    杨君山这才有余暇仔细看进入车厢的那道人影,饶是他前世今生百余年的经历,一时间也大有惊艳的感觉,只见眼前之人面容妩媚,却没有丝毫的雕饰,一身兽皮衣衫紧紧包裹着玲珑的身段,却又将一双白森森的玉臂裸露在外,整个人上下张扬着一股野性。

    那女子见得杨君山与巫硕的目光都盯着她,顿时有些恼怒,朝着两人低喝道:“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姑奶奶把你们两个的眼珠子抠出来?”

    杨君山看了看巫硕,问道:“巫族人?”

    巫硕点了点头,朝着这女子冷声道:“你难道不应该先表明一下身份吗?”

    那女子白了巫硕一眼,道:“难道不是你留下的印记邀我来汇合的吗?”

    巫硕冷声道:“我之所以留下印记是为了救你,如果我所料非差,这荒丘镇的镇守应当是被你诅咒致死的吧?”

    那女子“咯咯”一笑,道:“你说的是那个死了以后还高出这么大阵仗的人吧,他是姑奶奶杀的没错,不过却不是死在咒怨之力下,而是他自己个儿急色,被姑奶奶嘴对嘴吹了一口玄冥巫气,心脏都冻成了冰块,待得被人发现的时候,冰冻的心脏早就化了,尸体上自然没有伤势。”

    杨君山没来由的便感觉这车厢之中的寒意增加了几分,再看向眼前这巫族女子的目光之中便带了三分戒惧。

    巫硕的眼皮子很显然也跳了跳,然后才冷声道:“原来是玄冥部落之人,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女子的感觉似乎极为敏感,杨君山身上隐隐出现的戒惧之意很快便被她察觉到了,却见她手指挑着秀发向着而后一捋,整个人顿时焕发了无限风情,道:“小女子九离,谢过两位援手之恩。”

    巫硕与杨君山也各自报了性命,九离这才看向巫硕道:“你以巫为自姓,看来是大部落的人?”

    巫硕苦笑道:“到了这方世界,还谈什么大部落小部落,不要被人当做过街老鼠便是好的,因此我也劝你,这方世界不是我们巫族的天地,无论你在巫族是什么身份,都要谨言慎行,以免惹祸上身。”

    见得巫硕说的认真,九离身上的媚态也自觉的收敛了起来,难得的严肃了起来,问道:“你可知道你我为何会来到这方世界,又怎么才能够回去?”

    巫硕摇头道:“我原本在部落外的荒野上追赶猎物,却是不知道怎得就一头扎进了这方世界,而且因为干涉这方世界真人境修士大战而遭了反噬重伤垂死,若非杨兄相救恐怕早已身死。”

    “哈,难怪你身上咒怨之力不是收敛于内,而是缠身于外,原来是被反噬了呀!”

    这九离言谈之间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幸灾乐祸,紧跟着却又叹了一口气,整个人的神情又一下子变得楚楚可怜,道:“我也是如此,原本正在树上摘果子,可不知怎的从树上下来之后便到了这里,而后便遇上了本地的镇守外出游玩,然后就被那人强行带回了镇上,说是要娶我做第七房小妾,咦,对了,小妾是什么?”

    两人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巫硕沉吟了片刻向着九离问道:“对于你我突然来到这方世界,你有什么猜测没有?”

    九离这个时候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咱们巫族所在的天地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外族人,无非就是空间错乱,又或者是有大神通暗中出手。”

    巫硕接着问道:“你认为会是哪一种?”

    九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咱们来到这方世界太过容易了,因为空间错乱而穿越的人,哪一个不是九死一生。”

    巫硕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九离却又问道:“你们还没回答我呢,小妾是什么?”

    杨君山问道:“你被那熊满山带走,难道他就不曾对你有丝毫防备?”

    九离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很奇怪耶,我发现这个人似乎很厉害呢,原本我还害怕,可最后我发现他居然不晓得姑奶奶我也是力巫境的修士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居然还敢嘴对嘴来咬我,正好被我一口玄冥巫气灌倒了腹中,我走离开的时候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杨君山与巫硕对视了一眼,杨君山开口问道:“这几日整个荒丘镇都被封锁了,你是藏在了哪里才没有被发现?”

    “玄冰石窟啊,”九离一副得意的表情道:“镇公所后花园的水池是活水,我顺着水流逃出镇公所后大约一个时辰到了一座峡谷,在那里我察觉到了玄冰石的存在,正巧我要炼制的巫器就需要玄冰石,所以这段时间便开了一座石窟藏在那里了,要不是察觉到你们留下的密印,我还不愿意出来呢?”

    看着杨君山有些迷惑的表情,一旁的巫硕解释道:“玄冰石是巫族炼制巫器的一种中品灵材,没想到九离居然发现了玄冰石窟,运气当真不错。”

    九离闻言拍了拍腰间的荷包,手中便多了一块晶莹剔透却透漏着丝丝寒意的石块,嘲笑道:“连玄冰石的不知道,呶,就是这个!”

    杨君山目光一亮,情不自禁道:“寒山石!你居然发现了一条寒山石矿脉?那条矿脉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这回轮到九离有些迷惑了,道:“什么寒山石,是玄冰石好不好,真没见识!”

    杨君山却也不恼,微微一笑,道:“你手中的玄冰石在这方世界便叫做玄冰石,乃是法阶中品的灵材,用来炼制寒属性的中品法器,或者上品法器也多有用到的时候,乃是一种极有价值的修炼物资。”

    杨君山顿了顿,接着道:“你发现的寒山石应当是一座矿脉,如今你要随我们离开荒丘镇,那条矿脉最好是先不要让其他人发现,否则再想要夺回来就不容易了。”

    九离得意的道:“放心吧,那个地方很隐秘的,要不是我顺着流水一路到了那里,想要找到可不容易,况且我还将石窟重新封了起来,想要找到玄冰石,除非他修炼的也是我玄冥部落的巫诀。”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这一段时间你就先跟着我们去西山村,既然你与巫兄都不是这方世界的人,那么最近一段时间你最好隐姓埋名先适应了这方世界的风俗习惯再说,还有你既然在荒丘镇露了面,那么最好是将容貌遮掩一番,尤其是这一身衣着,更是要换!”

    “哪里换,就在这里吗,你带了这方世界女子穿的衣衫了吗,我脱了呀?”

    “莫要说了,等回西山村再换,我会吩咐人给你找来合身衣物的……”

    荒丘镇镇守熊满山的死闹得沸沸扬扬,然而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凶手是谁却依旧没有能够找到,不过到了现在,众人关注的已经不再是杀死熊满山的凶手,而是谁将接任荒丘镇的镇守之位。

    不过对于熊家来说,除了尽可能的继续将荒丘镇纳入自家的势力范围之外,最为重要的就是尽快让荒丘镇中县衙的人离开荒丘镇,要是县衙的人始终呆在荒丘镇不走,那么就算熊长风真人亲自去兼任镇守,荒丘镇也不能算得是熊家的囊中之物。

    然而县衙的理由却也是再正当不过,熊满山作为撼天宗的外门弟子,梦瑜县下辖荒丘镇镇守被害,县衙岂有袖手旁观之理?

    无奈之下,时间又过大约一个月,荒丘镇新履任的镇守熊满江终于高调向县衙禀告,在县令陈真人的指点下,经过撼天别院诸多内外门弟子的协助,以及本县豪强熊氏一族的大力支持,荒丘镇上下同心协力,终于在五日前于荒丘镇西擒杀杀害前任镇守熊满山的嫌犯女修,经当日熊满山镇守遇害时的随从辨认,该女修正是那日使了美人计,袭杀熊镇守之人,至于那凶手女修来历,有证据显示此人在一个月前曾经在曲武山的边境地带出现,云云。

    至此,荒丘镇镇守遇害一案正式告破,县衙派驻在荒丘镇的修士大部分也撤了回来,只有一小部分修士在陈县令的命令下进驻荒丘镇与晨瑜县的边界地带,据说在县衙修士在荒丘镇期间接到了大量举报,说是与晨瑜县接壤的税卡存在着营私舞弊的行为,陈县令听后十分震怒,要求彻查整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