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零五章 灵阵

第二百零五章 灵阵

    “灵阵,他居然在自己面前布下了灵阵!”

    不仅仅是熊希哲,便是旁边观战的众武人境修士此时脸上也是一个个的显露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杨君山居然在棋阵之中布成了灵阵,以摧枯拉朽之势击败了熊希哲!

    难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当真有如此之大?难道说之前杨君山一直在扮猪吃老虎?难道说熊希哲是故意输掉的?

    这一局阵棋前后的落差实在太大,大到了令人不得不怀疑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以至于观棋的众人,包括石敬轩和熊希英二人在内都带着狐疑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探究着。

    然而看着熊希哲此时双手死死的抓着方桌的边缘,指头几乎都陷入了木头当中,显然对于这一局棋的失利也是极不甘心,于是众人又将狐疑的目光看向了杨君山,莫不是真正的原因是这杨君山在扮猪吃虎?

    不过要真是那样的话,熊希哲这个时候应当是恼羞成怒才对,可看此时熊希哲依旧陷入棋局之中无法自拔,显然又不认为是杨君山在耍他,难不成这阵棋当真有什么蹊跷不成?

    “是我的灵识不如你,没想到你在阵法的推演之上居然如此精湛,先前你正是因为自己对于阵棋的不熟悉而示之以弱,在布下玉碎阵的同时也在熟悉这阵棋,而我终究也还是小看了你,灵识上无法窥破隐藏的玉碎阵,而在你熟悉了阵棋之后,在阵棋推演之上又处处差你一步,你赢得艰险却是理所应当,而我输得不敢却也顺理成章!”

    听得熊希哲这般说,众人都是点了点头,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就算心中尚有疑惑,可连熊希哲自己都给出了原因,他们本身便不同阵棋,自然也没得可说。

    倒是杨君山暗道,既然对方都找到了理由,将失败的缘故归结在了灵识与阵法推演之上,那也就省得自己再多费唇舌去解释,于是笑道:“这一局是熊道友大意,却也是在下侥幸!”

    不料这熊希哲却是正色道:“我大意是有的,你侥幸却未必,在阵法上的造诣我确实不如你!”

    说罢,熊希哲左手深入右手袖口之中一颠,伸出手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枚三寸宽的白玉板,道:“这上面记载的是炼制阵棋所需的灵材和方法,不过这上面的方法只能够用来炼制一件下品的棋盘,并非是在下吝啬,而是我熊家也只有下品棋盘的炼制方法,而且还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得到的。”

    这熊希哲的磊落和坦率倒是令杨君山高看了一眼,这也使得他很难将眼前的之人与先前那个出言挑衅自己的熊家子弟联系在一起,暗道想来先前的挑衅之举也是出于无奈了,八成都是那熊希英和石敬轩两人捣的鬼。

    杨君山双手接过,认真道:“每一个品阶的棋盘炼制方法都各有传承,这一点在下是知晓的,能够得到下品棋盘的炼制方法,对于在下而言已经是熊道友慷慨,多谢了!”

    熊希哲摆了摆手,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显然是有所顾忌,最终还是朝着杨君山微一点头,站起身来将阵棋盘收起来之后径直向着后堂之外走了去。

    熊希英眼见得熊希哲对于众人却是理也不理,直接走出了后堂,连忙赶上了两步叫道:“三弟,……”

    熊希哲突然转过身来,然而却并非是因为熊希英的叫唤,而是目光看向了杨君山,道:“内阵不动如山,外阵元磁灵光,你在棋盘上布下的其实就是西山村护村大阵的阵图?”

    见得杨君山含笑点头,熊希哲踌躇了一下,说了一声“高明”,依旧转身离开了。

    熊希英还待再出声挽留,不料眼前人影一闪,张铁匠已经站在了他眼前,道:“怎么,赌输了就像脚底抹油?刚刚压上去的玉币呢,胸大公子财大气粗,我等乡野村夫可还要买米吃饭!”

    熊希英顿时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将一只钱袋扔到方桌上,叫道:“本公子会欠你们这点小钱?”

    说罢,却是冷哼一声,气冲冲的出了后堂,径直离开了,身后远远的传来了徐三娘“咯咯”的笑声,道:“这一次却是没有白来,不曾想还能从石公子这里赚上一笔玉币,石公子,爽快些,拿出来吧?”

    “唉,我知道,”身后传来石敬轩略带焦急的声音,道:“别老是挡着我呀,在下自然不会赖账,可你总要让我送一送两位熊公子吧,希英兄,希英兄,别急着走啊,……”

    熊希英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一低头走的更快了!

    后堂的角落之中,石南生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这样也好,断了他的念想或许还能落个平安,……”

    数日之后,安侠风尘仆仆的从晨瑜县赶了回来,与他一同返回的还有西山村的商队。

    安侠将商队安顿妥当,便急匆匆的赶回到了杨家宅院,见得杨君山便问道:“小山,这么着急召回商队又什么事儿?”

    杨君山连忙将一杯茶递了上去,然后将一张清单递了上去,道:“不急,七姑父刚回来喝口茶,您再看一看这张清单。”

    安侠一边喝茶,一边将清单放在眼前浏览,眉头却渐渐皱了起来,道:“小山,这上面的东西看着品质不高,可着实都不太好找啊,你要用这些东西做什么,护村大阵布阵所需吗?”

    杨君山笑了笑,道:“与护村大阵有些关系,但不会影响到布阵的进度,这上面的灵材只是要姑父您平日里行商之时留意便是,若有余暇便尽量收集,要实在找不到也不必勉强。”

    安侠将手中的清单一折收了起来,道:“那行,我帮你看着,这一段时间不在村里,原本你父亲闭关我还担心你能不能将村里的事情理顺了,没想到一切都是井井有条,那护村大阵的进度也大大增加了,我发现林承嗣不仅仅是在探查西山村的地脉,他连西山周围的地脉都开始标注了,怎么,小山你想着将整个西山以及周边的地域尽数扩入护村大阵当中?”

    杨君山笑道:“西山村总是会扩大的,咱们不能不往长远的看,再说了西山孤山一座,周围除了西山村也没有别的村落,灵源之地一成,原本西山后山下的荒地野岭也未必没有开发的可能,早早占住了也省得日后有人眼红。”

    安侠笑道:“那倒也是,村里的事情你自己有底那姑父就放心了,还是说一说商队的事情吧,商队原本在瑜郡行走便没有多大赚头,这一次去了晨瑜县一趟,不但没赚下玉币甚至差一点都赔了本。”

    “如今整个瑜郡都是人心惶惶,所有的人都在处心积虑的将手中的玉币换成灵谷,这两年好不容落下来的粮价又升了,从这段时间我收集的消息来看,今年瑜郡甚至整个玉州灵谷收成至少也下降三四成,虽说远不如前几年的那一场巨蝗灾严重,可这一次波及的范围实在太广,大半个玉州的灵谷都要减产,这可就严重了。”

    安侠顿了顿,道:“你这一次急招我回来,路上我便琢磨,村里的仓库还有一批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一批灵谷,数量不少,听说村里今年灵田受损极轻,不会有缺粮之虞,你莫不是想要将这一批灵谷趁机卖出去大赚一笔?毕竟护村大阵想要布置完成可是需要老大一笔物资,你虽有信心在今年将大阵的主体完成,可一旦阵法完成,大阵的运转、管理、修缮等等,哪里不需要大笔的物资投入,这根本就是一个无底洞,咱们趁机能攒一点是一点。”

    杨君山一直听着安侠的言语,见得他说的差不多了,这才点头道:“七姑父说的这些都对,不过侄儿暂时还不想动村里这些年攒下来的这一批灵谷,毕竟这一批灵谷不光是咱们的、老杨家的,还是整个西山村的,要动的话难免动静太大。”

    安侠闻言目光顿时一亮,道:“小山,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门路?”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姑父你忘了先前商队在哪里最赚钱了?”

    安侠脱口而出,道:“当然是去瑜郡之外行商赚的最多,可如今边境形势这么紧张,……”

    说到这里,安侠猛然一怔,抬头喜道:“边境商路要重开了?暗道怕是不能走了,是不是商路关卡的税收降低了?”

    杨君山笑道:“姑父猜对了一半,边境商贸的确要开,但不会再开商路,而是要开榷场,在边境公开贸易,这样也少了平日里的苛捐杂税和胥吏刁难。”

    “榷场?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安侠接着问道:“消息可靠吗?”

    杨君山点头道:“可靠,不过这个消息如今知晓的人还不多,因此咱们要趁此机会多多囤积一批物资,如今梦瑜县与凌璋县、胡瑶县商路中断多时,一旦榷场开启咱们要在第一时间大赚一笔,否则一旦等到三大豪强反应过来,他们能够调动的物资资源远胜于我等,再想要有这等好机会就难了。”

    此时安侠身上因为旅途的劳顿早已经一扫而空,站起身来道:“筹集物资的事情我来做,保证都是凌璋县和胡瑶县最为急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