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零四章 玉碎

第二百零四章 玉碎

    在灵识的运用上,寻常修士与阵法师有着天然不同的两种选择,寻常修士在灵识的修炼上喜欢扩张,灵识所笼罩的范围越发越好;而阵法师却是正相反,他们在灵识的修炼成喜欢收缩,将灵识原本可以笼罩的范围尽可能的收缩凝聚,为的就是在阵法的修炼上能够起到更强的辅助作用,为此,几乎所有的阵法师都不惜使用秘术,经过一次颇为痛苦的过程,将自身的灵石尽可能的压缩锤炼。

    原本在这小小的棋盘上,在修为实力相差不大的修士之间,施展匿形阵是很难抵挡对手窥视的,即便无法一窥全貌,但窥得些许端倪却是再正常不过,然而熊希哲却是连薄雾后面一丁点的东西都看不到,那只能说明杨君山的灵识修为超过他太多。

    从双方弈棋以来,一直自信满满的熊希哲头一次心中一跳,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不过棋盘上的局面却是对自己越来越有利,熊希哲转眼便将这一丝不好的预感驱逐了出去,就算是自己灵识不如对方又能怎样,只要自己守好了中盘的优势,他杨君山单凭那不到四分之一的角落难不成还能布出一座灵阵来不成?

    恢复了自信的熊希哲步步紧逼,一步步扩大自己的优势,反观杨君山在以匿形阵遮掩了己方阵势之后,依旧只能够在中盘被动抵挡,间或趁机在匿形阵中落下几枚棋子,反而令熊希哲放下心来。

    灵阵的布置,修士至少要占据通盘一半以上的优势,这也是在斗阵过程当中极少出现灵阵一击必胜的情况,除非是双方差距极大,否则双方在对弈过程当中,等一方有灵阵之势出现的时候,另外一方恐怕早已经投子认输了。

    杨君山在匿形阵之后仅仅布下数子,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形成灵阵的。

    熊希哲在中盘再次布下两阵,杨君山虽然极力遏制,但熊希哲还是巧妙的避过了杨君山的拦截,这两道阵法尽管威力大为受损,可最终还是成型,一道金刚阵,一道流风阵,依旧是一攻一受,不过这一次熊希哲却是冲着杨君山布下的金刃阵去的。

    终于到了一次正面对决的时刻,熊希哲的两道阵法虽说受到了削弱,可毕竟是攻防兼备,对上杨君山的一道金刃阵还是占据着上风。

    棋力放开,阵法开启,三尺见方的棋盘之中顿时上演一副金铁交鸣一般的大战,而大战的结果也果真不出众人所料,金刚阵被金刃阵斩的七零八落,流风阵也被削弱成了清风阵,可金刃阵同样被一举破开,杨君山的阵势左翼顿时大开,熊希哲优势更甚。

    好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同样在中盘的连续阻挡之下,也勉强用布下的棋子暗中形成了两道极难选择的双头阵,也就是说这十几枚棋子看似练成一体其实却是两阵,在成形的那一刻留下了两处阵眼,熊希哲要是遏制这一处,那么杨君山便连接另外一道阵眼单独成阵;相反,熊希哲要是挡住另外一处,则杨君山只需接连这一处阵眼,同样可以单独成阵。

    熊希哲有心提前发动中盘布置完成的七门法阵反制,可反复斟酌下来却是觉得不值,于是便随便堵住了其中的一道阵眼。

    结果却是不出熊希哲所料,杨君山连接另外一处阵法形成了一道阵法并且在中盘发动,奈何他这一道阵法当初为了骗过熊希哲可是煞费苦心,虽说勉强成阵,可威力却是有限,七门阵根基未损,却是将七门阵旁边的一座辅阵几乎冲垮。

    杨君山好不容易走出一道妙招,虽说给熊希哲造成了些许麻烦,可前期毕竟损失太多,在熊希哲步步为营的经营下根本无法损其根基,反倒是熊希哲这个时候已经对杨君山的本阵形成了合围之势,四道阵法已经逼近了匿形阵旁边,熊希哲有信心即便是那不动如山阵再坚固,在这四道阵法一齐发动之下也会被攻破。

    四周观战之人已经有人在叹气,杨君山依旧神色平静,可在石敬轩和熊希英等人看来,杨君山的神色更像是装出来的罢了。

    熊希哲终于向杨君山发动了最后的攻势,一枚棋子落在早已经布好的阵眼之中,将阵势一举延伸至匿形阵之中。

    噼里啪啦几声脆响,这是棋子中蕴藏的灵力受阵势挤压而失灵的征兆,匿形阵本身就不是什么坚固的阵法,受熊希哲阵法冲击,自然经受不住就要崩溃。

    旁观的熊希英和石敬轩二人喜形于色,差一点口中一个“好”字就要喊出来,岂料就在匿形阵崩溃的刹那,又是一片“噼里啪啦”的脆响连珠炮一般的在棋盘上炸响,这一次失灵的可不仅仅是杨君山的阵势了。

    “不可能!”熊希哲猛的一下子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棋盘中的棋阵。

    就在匿形阵被破开的刹那,那被匿形阵一直遮掩的阵法也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可却在匿形阵崩溃的刹那也跟着崩溃,同时在这道被隐藏的阵法崩溃的瞬间,一股巨力袭来,熊希哲在中盘布下的四道用来围剿杨君山最后本阵的阵法接连开始崩溃,熊希哲虽然竭力阻止,但最终却有两道阵法彻底崩毁,一道辅阵残存,而主阵七门法阵也被一举破了四门,剩下的三门威力只有完整阵法的三成威力。

    “玉碎阵,居然是玉碎阵,如此狭小之地居然能够与匿形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这是‘嵌阵秘术’,这等秘术不是对于修士修为有着极高的要求吗,至少也得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才能做到,他怎么会……”

    熊希哲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口中一直喃喃自语在思索着什么,大好的局面虽说没有被杨君山一道玉碎阵翻转,可也使得双方重新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是了,是因为灵识,他的灵石修为远超常人,所用的折叠锤炼秘术也定然非比寻常,这才能够在武人境初阶的时候便能够驾驭‘嵌阵秘术’,将匿形阵与玉碎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不过我还没有输!”

    熊希哲想明白了缘故,顿时振作精神,想要同杨君山再战。

    杨君山其实从一开始就晓得自己因为第一次接触阵棋的缘故,纵然晓得阵棋只是反应和磨练修士阵法水平的工具,本身并不影响阵法师以阵棋斗阵,但还是难免有生疏之感。

    因此一上来杨君山便全面采取了守势,同样也定下了以匿形阵融合玉碎阵来暗算熊希哲的计策,为此杨君山在中盘还尽可能的进行了抵挡,好让熊希哲心有顾忌的情况下,好将更多的阵法汇聚在匿形阵之外,然后同时采取进攻,这样在匿形阵被破的情况下,杨君山才能够尽可能的获得大的战果。

    尽管一击便粉碎了两道阵法,并将剩下的两道打残,但杨君山还是觉得有些可惜,若非自己在阵棋一道上还是有所生疏,刚刚那一击还能准备的更为完善一些,至少也能完整的破掉三道阵法才是。

    即便如此,虽然从表面上看杨君山也不过是将局面堪堪扳平,可实际上无论是观战之人,还是对面的熊希哲,都忘记了杨君山的本阵是不动如山法阵。

    玉碎阵爆发虽然不分敌我,可不动如山阵的防御能力却远在七门阵之上,熊希哲虽然还留着两道残阵,可不动如山法阵却是一道完整的阵法!

    更为关键的是,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对弈,杨君山对于阵棋的熟悉已经抵消了先前的生疏感,这一增一减之间,杨君山的阵法造诣已经在熊希哲之上了,更为重要的是,杨君山这一次想要再在棋盘上实验一下当阵窃之术在斗阵当中实际使用的时候效果如何?

    熊希哲重整旗鼓,首先自然是要快速修复自己的本阵,然而这一次他却是遇到了麻烦,尽管熊希哲已经慎之又慎,在修补七门阵的过程当中已经尽可能的遮掩阵法的关键节点,然而每当阵法完善到了关键部位的时候,杨君山多次总能够将一枚棋子恰如其分的添进那最后的关键节点,令熊希哲的谋划一举成空,不得不绕过一圈花费更多的棋步去重新完善阵法,这样就给杨君山不断的争取到了主动。

    “他对自己棋路的推演怎么可能这般精确?”

    尽管熊希哲的主阵终究能够恢复,但这几步精妙的落子却是大大推迟了主阵完善的时机,杨君山此时已经占据了先机!

    不动如山阵向外开始延伸,很快便从阵盘的角落向着中央伸出了爪牙,熊希哲虽然也极力调动灵识,推演对方的棋路,可数次遏制的落子却是极少奏效,就算偶尔有成功,也都被杨君山成功的开辟了其他路径,遏制的效果并不明显。

    待得熊希哲好不容易完善了主阵,杨君山的阵势已经蔓延到了阵盘中央,这个时候熊希哲才发现自己又上当了,杨君山的阵势一开始虽然是以不动如山法阵作为本阵,然而此时蔓延出来的阵势却是大变,这根本就不是不动如山阵的延伸阵法,却又完美的将不动如山阵融合进了这一道新的阵法当中,而熊希哲在完善七门阵的过程当中却是尽可能的按照抵挡不动如山阵的方法才布置。

    无奈之下,熊希哲只能匆忙间构筑起几道阵法在盘中进行会战,可却与七门阵的本阵体系融入的并不完美,几次斗阵的过程都吃了小亏,而杨君山却是积小势渐成大势,已经如同先前熊希哲一般稳稳占据了上风。

    熊希哲依旧不愿认输,试图与杨君山周旋到底,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是突然“呵呵”一笑,将一枚阵棋添在阵棋盘的天元位置,熊希哲一看之下脸色顿时惨白!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