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章 挑衅

    暮春三月的一场风波,使得杨田刚父子无形中对于整个西山村的掌控力度不降反升,不仅如此,杨村正家的大公子还将多余出来的一部分晚期灵种在荒土镇以两倍于寻常的价格出售,虽不能足额的供应,却也解了整个荒土镇的燃眉之急。

    要知道,当时整个梦瑜县就算是以三倍的价格求购晚期灵种而不可得,杨大公子能够以两倍的市价出售已经算得上是良心价了,为此荒土镇的镇守孟山还曾专程来到西山村致谢,而荒土镇下辖的各个村落却也欠下了西山村一个天大的人情。

    可尽管如此,杨君山依旧以此大赚了一笔,不过杨君山在发卖这些灵种的时候也并未一味的瞅准了玉币,而是与不少村庄采取了以物易物的方式,换取了这些村庄所特有的一些灵材。

    如今整个西山村上下都以建成护村大阵为首要大事,特别是在暮春大雪灾不会对今年的灵田收成造成太过严重影响的情况下,西山村上下对于建成护村大阵的热情越发的高涨。

    与此同时,同样在晨瑜县青石镇大大发了一笔横财的韩秀生和楚闯,也在杨君山的指示下,悄然用手中的玉币换取了各种各样急需的灵材,然后在青石镇汇总之后,交由安侠负责的商队源源不断的运回西山村。

    有了充足的灵材供应,又有全村上下的支持,在杨君山的主持之下,西山村的护村大阵进展的几块,原本他最为担忧的元磁精石则在上一次去拜访陈纪真人的时候,老师送给他的那一袋足有数百颗的元磁精石而放下了心来。

    元磁精石虽然不及戊土精石那般珍贵,但也是少有的灵材,更是杨君山在没有元磁矿脉支撑的情况下,布置元磁灵光大阵的根基,而一旦护村大阵布置成功,那么至少也需要数十颗元磁精石打底儿。

    而且这还只是布置成功,而每当元磁大阵运转的时候,都会对元磁精石造成损耗,因此就算西山村一年下来不遭遇袭村之类的大战,也需要数十颗的耗损,要是遭遇大战,恐怕一次下来,手中这数百颗元磁精石就是赔进去大半也不是不可能。

    要是能够将锦瑜县元磁山的那一座矿脉迁移过来就好了,否则今后每年都要从锦瑜县购买元磁精石,时日长了也是一个巨大的消耗!

    每当想及大阵运转的消耗时,这个念头便会不经意的从他的头脑当中蹦出来,只是那条元磁矿脉原本就是长孙家的根基,如今长孙家虽然已经烟消云散,但那里如今已经被撼天宗所掌控,作为锦瑜县数一数二的大矿脉,更是朱真人所关注的地方,想要从一位真人境修士的眼皮子底下盗走一条矿脉,其难度无异于虎口拔牙。

    从头脑当中甩出去这些目前不切实际的幻想,杨君山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护村大阵的构建上来,在春播完成之后,西山村民对于护村大阵的热情越发的高涨起来,因为在杨君山将收购的灵种低价卖给他们之后,同时还告知了他们护村大阵能够小范围调节气候的事情,也就是说杨君山刻意通过阵法使得这些晚种的成熟期能够在秋后天气变凉之后再延长十天。

    生长期的延长,往往意味着产量的提升,而普遍在三月下旬才领到晚种的灵耕农要是播种灵谷还勉强跟得上农时;可要是播种晚稻,因为要催生育秧的缘故,就算是用法术催生也要晚上十天,因此时间上还是晚了一些,但若是护村大阵在今年就能够完成的话,这些不必要的减产便能够避免。

    而杨君山在望村里分发晚种的时候,却是尽可能的将晚稻灵种稀释开来,争取大部分灵耕农手中都有一部分晚稻种子,因此,也由不得这些村民不热火朝天的支持大阵的构建。

    当然,杨氏族人因为听从杨君山的告诫而提前育秧的缘故,在三月下旬便已经插秧完毕,倒是没有耽搁农时,不过护村大阵在杨氏族人看来根本就是杨氏的护族大阵,自然没有他们自己懈怠的道理,而且在布阵的过程当中,一些比较重要的节点,杨君山因为信不过或者不愿其他人知晓的缘故,都要交给杨氏族人来做。

    就在所有的一切都进展顺利的时候,进入五月杨君山在得到了一个令他沮丧的消息:杨青牛闭关冲击武人境失败了!

    不但失败了,而且因为最后冲击瓶颈的时候太过急切伤了内腑,差一点就损了本源日后连开辟丹田的希望都丧失了,尽管如此,没有一年半载的修养,杨青牛是别想再恢复凡人境巅峰的修为了。

    尽管有些遗憾,但杨君山还是很快筹措了一批修炼资源,然而按照先前杨田刚的部署,开始支持杨铁柱冲击武人境的瓶颈。

    原本这个时候西山村上下忙做一团,作为得力助手的杨铁柱见状还要求将闭关的时间推迟一些,不过杨君山迟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因为杨青牛虽然受了内伤,但他已经及时用杨田刚备下的灵丹稳固了伤势,只要他不跟人动手便与常人无异,构建护村大阵更多的时候需要的是自己人保密,而与修为无关,因此杨青牛还是可以将杨铁柱的大部分差事分担过来的。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就在一天前他接到了一张请柬,一张邀请他去参加西山村一位新晋武人境修士的贺宴。

    石家原土石村村正石九童的儿子石敬轩进阶武人境之后,广发请柬大邀宾客前来庆贺,身为西山村村正之子,西山村举足轻重的武人境修士之一,杨君山自然在邀请之列。

    若是换做以往,有杨田刚在前面顶着,杨君山大可以晚辈的身份置之不理,可如今杨田刚闭关修炼,而那石敬轩也不过比他大了几岁,可说是同一辈的人,更何况每一位进阶的武人境修士,都会成为西山村未来的庇护者,是支撑一个村庄的根基,杨君山不去却是有些不合适。

    不过从杨君山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位石大公子大宴宾客,请的可不止是西山村的人,……

    石家的宅院对于曾经来过一次的杨君山而言可是并不陌生,不过这个时候他却只能装作不识路途的模样,由一位石家的管家带着一路向着宅院后堂而来。

    石家毕竟是西山村大族,加上石南生这位副村正在内,石家如今一下子有了两位武人境修士,大有超越徐家成为西山村第一氏族之势,因此今日前来道贺的村民却是不少,石家也是大开前门,在前院大摆筵席,接待前来道喜的宾客,不过真正宴请武人境修士的地点却是在石家的后堂。

    杨君山到的时候,西山村里的武人境修士除了除了闭关的杨田刚,一向地位超然的巫硕,杨君山决定前来后就不打算参加这宴会的韩秀梅,以及去了晨瑜县尚未带着商队返回的安侠,其余的便都已经到了。

    除了徐三娘等西山村的武人境修士之外,后堂之中尚有三位陌生的修士,一人年纪大约与石南生不相上下,而石南生似乎也与此人颇为熟稔,两人正相谈甚欢,而旁边的徐三娘等人也不时的插上两句,但很显然这些人都在围绕着那人在交谈。

    其余两人年纪都不大,正在与一位二十余岁的青年说笑,这青年身材微胖,个头却是不小,与石九童有着三分相似,正是石九童的儿子,今日武人境贺宴的主角石敬轩。

    石敬轩见得杨君山走进,双目之中精光一闪,他身旁的两人也顿时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变化,便住了口扭头向着杨君山望了过来。

    “石兄大喜,西山村又多了一位武人境修士,可喜可贺!”

    杨君山人还在远处,便已经拱手称喜,进阶武人境修士都可算得上是西山村的大喜,按照礼节没人进门都是要大声唱贺的。

    石敬轩朝着旁边的两人微微点头示意,双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似乎有所默契,那石敬轩已经朝着杨君山笑着迎了出来,道:“杨兄弟,在你面前我可是后进,哪里当得你这般夸赞,过奖了,过奖了!”

    杨君山见得他周身气息沉稳,显然已经度过了进阶武人境最初修为不稳的阶段,不过就在他走上前的刹那,一股暗力却是突然从他身周涌出,向着杨君山身上撞来。

    杨君山不动声色,依旧向前走去,那一股暗力趁机扑将上来,却仿佛突然撞上了一座大山,那泰然的气势却是令这一股暗力撞得支离破碎,一下子失了锐气向后缩去。

    就在此时,之前与石敬轩说话的两名修士中的一个突然闷哼了一声,杨君山抬眼望去时,那人却急忙躲闪杨君山的目光,却在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惊惧。

    已经来到杨君山面前的石敬轩原本还等着看杨君山的笑话,却不料身后之人碰了一鼻子灰,当即脸色一变,但他还是伸手向后引到:“杨兄弟,请!”

    杨君山却是从袖中摸出了一只锦盒,笑道:“不忙,杨兄进阶武人境,在下代父前来恭贺,些许小礼不成敬意。”

    石敬轩正要客气两句,便听得身后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既然晓得自己的是‘小礼’,又怎得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就是带着一张嘴来白吃,石兄家里又不是管不起一顿饭!”

    杨君山看了一眼神色不大自然的石敬轩,道:“这位是?”

    ——————————

    迟到了,这两天正在调整,睡秋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做全职作者了,怎么可能走一天一更的路子,那样岂不是连奶粉钱都挣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