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轰动

第一百八十五章 轰动

    梦瑜县的悬赏令发出之后,各村镇很快便发起了一波抓捕天狼门流窜修士的热潮,各地也不时有击杀疑似天狼门修士的消息传来,但也有伏杀不成反被天狼门修士含恨报复的噩耗传出。

    短短三五天,梦瑜县境内发生的天狼门袭村时间多达数十起,被擒杀的天狼门修士据说有近十人,梦瑜县境内的这一波袭村热潮这才渐渐的平息了下去。

    然而这三五天当中,天狼门修士在梦瑜县境内所造成的损失却远远超出了擒杀这些人所得到的悬赏,而不少人期望能够从被擒下的天狼门修士口中得到他们藏匿劫掠所得的打算,大多数也落空,因为绝大多数被击败的天狼门修士都不曾留下了性命。

    直到这个时候,终于有人发现了事情的蹊跷,因为按照当时在荒山镇梦瑜县边边防修士的说法,当初天狼门修士被击溃之后,流窜入县境之内的天狼门修士总共也不过十多人,况且这十多人当中还有几人身上带伤,如何能够在这短短几天之内,在梦瑜县境内掀起数十起袭村的波澜?

    在这期间,分别有三大豪强中的宁家擒杀一位天狼门武人境后期的修士,还有一家梦瑜县的望族在付出家族一位武人境修士性命的代价下,击杀了一名试图焚烧该家族库房的天狼门武人境后期修士。

    宁家擒杀一名武人境后期的匪修自然不算什么,那天狼门匪修找到宁家头上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倒是那荒沙镇的望族沙家斩杀了一名武人境后期的天狼门匪修得到了梦瑜县上下不少赞誉,不过这沙家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这可就不为外人所知了。

    然而就在沙家之人从梦瑜县城以那天狼门匪修的首级领得悬赏之后,一行人在返回沙家的途中被人截杀,两名武人境修士连同八名沙家的凡人境修士无一幸免,从县城带回的物资被劫掠一空。

    当夜,荒沙镇沙家所在之地遭到不明身份修士的袭击,虽然沙家上下合力将来犯之敌击退,但又有两名武人境修士在厮杀之中丧生。

    接连的变故使得这家荒沙镇的望族元气大伤,虽然尚未沙家老族长沙云星这位武人境后期的修士勉力支撑,但沙家两位最有可能进阶武人境后期的子弟却已经陨落,一旦老族长沙云星寿元耗尽,而沙家又没有后起之秀继承,那么荒沙镇王族沙家将再不复望族之势。

    消息传来,整个梦瑜县上下顿时大哗,天狼门匪修余孽不是仅剩下了十余人么,再经过这一段时间梦瑜县上下的剿杀,怎么可能还能够组织起能够将沙家冲击的七零八落的力量?

    天狼门进入梦瑜县的人绝不仅仅只是那四处流窜的十余人,这是梦瑜县各方势力的第一反应。

    紧跟着,又有流言认定梦瑜县应当有天狼门的内应,天狼门的匪修在梦瑜县内应的帮助之下,悄无声息的避开了边境的边防修士,潜入进来祸乱整个梦瑜县,甚至那些内应就在梦瑜县的边防修士当中也说不定。

    更有传言说道,这是因为梦瑜县境内有其他势力心怀叵测,对于县令陈纪真人不满,试图通过沙家之事向擅自挑起与天狼门和开灵派的边衅的县令陈真人施加压力,矛头直指三大豪强。

    整个梦瑜县上下尘嚣四起,一时间人心惶惶,就在这个时候,县令陈纪真人再次出手,梦瑜县撼天别院中的撼天宗内外们弟子尽数出动,分别驻扎在下属六大镇守所,别院之中之留下一镇梦瑜卫镇守,而另外一镇梦瑜卫则留在县衙驻守。

    就像是一瓢凉水泼在了沸腾的锅中,整个梦瑜县突然就这么诡异的安静了下来,流言和谣传一下子都不见了,惶惶的人心顿时被安定了下来,就连每日都会从不同地方传出的天狼门匪修袭村事件也再没有发生过。

    普通人又恢复到了原本的生活状态当中,只有一些个较为敏锐的修士似乎察觉到了这一场混乱背后隐藏的较量。

    而就在撼天别院的修士纷纷出动进驻各镇守所之后,荒土镇西山村在原本土丘村商队基础上组织的更大规模的西山村商队返村了。

    或许是得益于撼天别院修士的进驻各个镇守所的威慑,杨田刚带领着整整十六车物资从荒山镇返回西山村,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半点波折,平安无事的返回了西山村。

    杨田刚一行人的行动原本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然而很快便有人察觉到了异常,西山村的商队虽说早有名气,可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外出,而且是杨田刚亲自带队,这更是从未有过,难道他们就不怕西山村被那些天狼门匪修袭村吗?

    其二,便是在前些日子西山村商队刚刚赶着边境戒严的点儿从璋郡返回,怎么可能会再次出去,更可疑的是在边境戒严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可能出得梦瑜县,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便走一个来回。

    可那满满的**车物资可做不得假,虽然就连西山村里的人都不太清楚这**车里面的东西都是些什么,但从村里几位武人境修士和不少随同这一次商队外出的杨家族人脸上喜气洋洋的神色来看,村里的商队这一次显然都是满载而归。

    终于有人猜到了莫不是这西山村发现了天狼匪修的藏匿劫掠物资的所在吧,这时有人想到了前两日隐约从西山村听到的消息,说是也曾经有天狼匪修前去袭村,杀了数十人,毁了几亩灵田,很是给西山村造成了不少的损失.

    可不是说那些袭村的匪修被杨田刚等人合力驱逐之后便退走了吗,难不成当时还被他们擒住了一个,而且还从那匪修口中逼问出了藏匿物资的地点?

    若当真如此的话,这西山村的消息可真够保密的!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前几日西山村连续两天都遭到了袭村,只不过第一次因为阵法的缘由,许多人都不明当日的情形,而紧跟着第二日晚上大意之下被人袭村成功,杨田刚等人干脆便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反而让人忽略了前一天夜晚的异常,使得西山村擒杀武人境巅峰天狼门匪修的消息又保密了几天。

    直到杨田刚等人顺利将天狼门匪修劫掠自荒山镇修炼物资的一部分找到并带回西山村之后,众人才恍然察觉当日西山村遭袭之事恐怕大有蹊跷。

    满满的十六车修炼物资谁看在眼中不眼红,就算是十六车灵谷那也是老大一笔修炼资源了,更何况这**车物资根本不可能只是灵谷。

    若是换做以往,这么一大笔横财,从镇守所道各村庄,指不定会有多少只暗手会伸出来,然而此时荒土镇的镇守所却有来自撼天别院的两位武人境后期和两位武人境中期修士坐镇。

    这些人代表的可是撼天宗的意志,县令陈纪真人亲自签署的悬赏令明明白白的在各村庄挂着,谁敢在这个时候炸刺儿?

    尽管大伙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西山村吞下这么一大笔肥肉,但却并不妨碍其他村镇的人进出西山村,明里暗里打听事情的经过,当然,若是当真再打上一笔秋风,那就再美妙不过了。

    然而当这些带着各种目的的外村人进入西山村的时候,却是被眼前西山村热火朝天的景象惊呆了。

    整个西山村上下如今至少也有万人,其中有修为在身的近三千人,凡人境第四重以上达到灵耕农标准的约有六七百,分布在近五百个家庭当中。

    如今这些人却是在西山村各个武人境修士的带领之下分别忙着不同的事情,整个西山村上下每一个人虽然都极为忙碌,甚至有的人显得有些疲惫,可每一个人的精神头却是十足,整个西山村上下洋溢着一种昂扬向上的氛围。

    李少群正在将全村的适龄少年组织起来进行修炼,同时还要指导这些孩子修炼过程当中所遇到的疑难,从今年开始,西山村的适龄少年修士开启修炼之后,直到十六岁之前,无论修为高低,每年都能够从村里领取一笔修炼用的钱粮物资,单这一项便将整个荒土镇的其他所有村落尽数比了下去,更何况这些适龄的修士还被统一的组织起来进行修炼,由村里的武人境修士统一进行指导,这种方式也只有那些望族、豪强的家族才能够做到。

    韩秀梅正在核算全村的公账钱粮、储备物资,每日都有大笔的钱粮物资从公账上支出,运往村里的各个角落;石南生正在组织全村的凡人劳力兴修水利;徐三娘带着一些灵耕农修补那日袭村之后受损的灵田,同时还要对其他灵田进行养护;张铁匠正带着村里几个铁匠打制来年的农具,同时他自己还要亲自打制一批特殊的器具,这些都是林承嗣和杨君山留下的任务,这些东西虽不是法器之流,却也不是寻常匠师能够打制而成的。

    安侠正拿着林承嗣画下的一张图纸,按照上面标出来的方位带着十几个老杨家的人在西山村连同大半个西山附近来回奔波,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而杨田刚则陪着林承嗣躲在西山石榴林中的灵泉洞穴一直在忙着什么,从那十六车修炼物资运回西山村之后便不曾再露过面,但凡村里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情来找他时,都是守在石榴林外的巫硕代为通禀。

    西山村果真发了横财,就在周边村落虎视眈眈,各方势力蠢蠢欲动的时候,一则轰动梦瑜县的消息从爆了出来,一名武人境巅峰修为的天狼匪修被西山村击杀,如今那尸首已经被西山村村正的儿子亲自送到了县衙,并且验明了正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