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开口

第一百八十四章 开口

    只这一轮,从那天狼门修士储物袋中得到的宝物便已经有二三十件被众人瓜分,剩下的东西杨田刚先是从里面挑了三件下品灵材,杨君山转念一想便晓得这应当是为二弟杨君平积蓄炼制法器所需的灵材,于是在轮到自己之后便也随手挑选了三件灵材了事。

    这两轮挑选过后,储物袋之中的东西便被挑走了一半,而且还是所有物资当中最为精华的所在,剩下的则被杨田刚暂时收了起来,毕竟今夜这一战主力虽说是在场诸人,但村里其他人也是出了大力了,几个人万没有独吞的道理,除了林承嗣、李少群、巫硕、韩秀梅几个武人境初阶的修士之外,便是村里一些个有头有脸的凡人境巅峰修士也要分的一份。

    不过这位天狼门修士留下的东西当中除了他所用的那件中品法器之外,还有一件极为珍贵的东西,自然就是被杨田刚收起来的那只四尺见方的储物袋,不过其他几位却是很有默契的没有提及此事,作为这一战功劳最大的阵法师杨君山在挑选战利品的时候都排到了第三位,众人哪里还不晓得杨田刚的意思。

    因为生擒天狼门武人境巅峰修士这件事实在太大,众人也担心会招来其余天狼门流窜修士的报复,因此这一战过后杨田刚是下了封口令的,不允许其他人向外传播消息。

    岂料就在第二天的深夜,西山村却是再次遭到了三位武人境中期修士的夜袭,这一次西山村在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之后却是丝毫没有防备,伴随着熊熊大火而起的哭喊之声很快传遍了沁水两岸。

    好在杨田刚等人反应及时,黑夜之中很快聚集起来,不曾被夜袭之人各个击破,如此侵入村中的三人很快便不敌,三人见机不妙马上退出村庄溜之大吉。

    第二日清点损失,结果报到村正厅堂,杨田刚却是气得脸色发青,从昨夜三位武人境修士侵扰西山村到被驱逐,前后仅仅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西山村上下三十一座房舍被焚毁,死亡七十九人,其中包括十三个灵耕农,沁水两岸近六亩灵田遭到破坏,其中彻底被毁掉的灵田达到了三亩七分。

    “这伙人不是冲着那个天狼门修士来的,否则不会这般只是杀人放火,显然咱们生擒一个凝聚了精气的天狼门修士的消息还不曾泄露!”

    石南生的脸色还是显得苍白,仅仅两天的功夫显然无法令自己的内伤痊愈,事实上昨晚抵挡夜袭之时他基本上就没出什么力,不过也因为如此,让他有了更多观察来敌的机会。

    只听他接着说道:“而且从昨天交手的情形来看,这三人甚至不太像是天狼门的人!”

    张铁匠一愣,首先开口道:“不是天狼门的人?那会是哪里人?”

    石南生摇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些人的行径与这些日子以来从梦瑜县传来的天狼门流窜修士的消息不符,大伙儿想想,昨天这三个人虽然杀人放火毁灵田,可从始至终他们只是在破坏,而并未是在抢劫,而天狼门那些流窜的修士可是始终将劫掠放在首位的。”

    张铁匠挠了挠头,见得众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于是闷声道:“你说的这也在理,可要是如此的话,昨天那三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石南生犹豫了一下,见得杨田刚在他说话的时间神色不曾路出惊讶之色,于是便晓得自己猜到的东西恐怕杨田刚早已经了然于胸了,心中便也没了炫耀的心思,直截了当的说道:“倒像是浑水摸鱼的仇人!”

    安侠见得石南生话音一落,厅堂中的几个人都拿目光瞅向杨田刚,显然是认为昨夜之人是冲着杨家来的,于是一拳砸在自己的手掌上,狠狠道:“可惜昨天只是打伤了其中一个,不曾将那人擒下一个来,否则定要看一看来人到底是何身份!”

    徐三娘晓得安侠的意思是说这些都只是猜测,于是瞥了他一眼,道:“还好没有抓住,要是一旦揭穿了这些人的身份,搞不好都没法收场!”

    杨田刚挥了挥手,打断了众人的言语,道:“且不去管他们是不是天狼门匪修,前夜我等生擒一名武人境巅峰修士的动静不小,眼下我等虽然还能封锁消息,但想来过不得三两天恐怕就要传的人尽皆知,因此到时候便也不会再有不开眼的人找上西山村来。”

    徐三娘道:“那我们要在这些人反应过来之前撬开那人的嘴才行,否则不晓得会有多少只狼想要扑上来分一杯羹,只是那个叫巫硕的小子到底行不行?”

    杨田刚朝着在一旁旁听的杨君山的笑了笑,杨君山站起身来向着众人道:“诸位长辈放心便是,巫兄在拷问一途上可是有传承秘术的,只要那人一点修为都用不上,对于巫兄而言撬开他的嘴不难。”

    杨君山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单挑胜了石南生的,而且前夜的元磁灵光大阵更是令众人震惊不已,这也使得杨君山在西山村几位武人境修士的眼中地位颇高且高深莫测,他说的话不由得便提升了几分说服力。

    见得众人都不再说话,杨田刚又说道:“前夜那天狼门修士的储物袋之中还留下了一百多玉币,便分给那些死了人的家户中去吧,同时再从公账上调一批灵谷分发给那些焚毁了屋舍以及损毁了灵田的农户!”

    见得众人都没有意见,杨田刚又朝着安侠道:“调派村里的一些人手,向四周十里八乡的村落撒出去,看一看类似的情景在其他村落是否也有发生。”

    安侠点了点头,道:“好的!”

    杨田刚又道:“无论那人招是不招,他都要被送到县衙里去,毕竟一个武人境后期修士的脑袋便值三百石灵谷、三百枚玉币,灵蕴丹一瓶和十件中品灵材,尤其是那十件中品灵材,若是能够任我等自行挑选的话,那么林承嗣先生用来修补灵源的二十八种灵材除了两种商品灵材之外便都有着落了。”

    石榴林之中,面无表情的巫硕扭头瞅了一眼远处躲在一株石榴树后面大吐特吐的包鱼儿一眼,然后又将目光放在了眼前卷缩在地上的天狼门修士身上,而这位失去了修为庇护的武人境巅峰修士此时看向巫硕的目光居然充满了畏惧。

    “说吧,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先前场景的话,便将你所知道的东西尽数说出来吧,或许我还能给你求一个痛快!”

    巫硕的掌心之中盘旋着一团灰蒙蒙的东西,口中轻描淡写的说道,而那躺在地上的天狼门修士看向那一团灰蒙蒙的东西时神色间却充满了惊恐。

    “我说,只求说完之后你能给我一个痛快,我乃天狼门青狼堂头狼袁青坐下弟子施秋,……”

    石榴林之外,杨田刚父子将施秋所言一字不落的听在耳中,神色不由变了变,道:“天狼门果真与三大豪强有所勾结?”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要是没有丝毫关系那才是咄咄怪事,不过这一层窗户纸可不能由我们来捅破,因此,我们只能向县衙上交一具天狼门修士的尸首了。”

    杨田刚点了点头,道:“我会带着徐三娘和你七姑父他们几个去寻找这一伙天狼门流窜修士用来埋藏劫掠所得的地方,送他的人头去县衙的事情便交给你了,至于陈县令那里该如何应付,那就要看你的了,务必要打探清楚陈真人接下来的举动,但不要明目张胆的站在县衙一侧。”

    杨君山笑道:“孩儿省得了,不过父亲不要忘记孩儿交给你的那三张图,孩儿怀疑这三张图上记载的位置应当是长孙家狡兔三窟,用来藏匿修炼物资,以防不测的藏宝图!”

    “可惜的是孩儿得到的地图都是残图,因此还需要爹你亲自去验证一番。”

    杨田刚则笑道:“长孙家绵延近千年,这积蓄自然不会少了,我看这残图十有八九是真,若然如此,不但灵源之地的修补挂上日程,哪怕是护村大阵的布阵时间也会大大缩短。”

    施秋的双目正在缓缓的失去神采,巫硕看着地上正在走向死亡的施秋神色之间尽剩下了冷漠,而杨君山便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咒怨之力果真奇妙,居然连一位武人境巅峰修士的心智都抵挡不住,只是不知道你用的是哪一种咒怨之术?”

    听得杨田刚的询问,巫硕讶异的望了他一眼,道:“没想到你对我们巫族的咒怨之力了解的这样深!”

    到得下午,撒出去探听消息的村民陆陆续续返回西山村,安侠已经在统计他们这一日所探听到的消息,发现类似于西山村这边只破坏不抢掠的组织居然一直就不是一个!

    如此说来,昨晚的来敌应当不是专程针对杨田刚的了。

    到的天色渐黑,最后一批派出的下山村子弟返回之后,给杨君山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西山村前夜围攻并生擒了一位天狼门武人境巅峰的消息泄露了。

    杨田刚父子当机立断将人分成两拨,杨田刚带着本村几个武人境修士一路向南,向着施秋临死之际吐露的秘仺位置而去。

    与此同时,杨君山用从施秋身上得到的那只储物袋将已经死透了的施秋放在了储物袋之中,,然后向着众人告了一声小心,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西山村向着县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