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夜擒(下)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夜擒(下)

    一位武人境巅峰的修士被困在阵法当中被一群武人境第二、三重的修士围殴,在杨君山看来他最想做的必然是冲破阵法的束缚,因此杨君山在察觉到他一直在积蓄力量之后,便一直在防备他冲击阵法。

    可杨君山显然低估了这一位武人境巅峰修士愤怒的决心,他积蓄力量是为了冲破束缚没错,可他采取的方式却不是直接强行破阵遁走,而是伺机要去擒下一人,挟持人破阵的情况下还要伺机泄愤。

    元磁灵光大阵能够幻惑人的视觉,扭曲人的灵识,却无法阻碍修士对于法器的操纵,而这位天狼门的修士便是在石南生一击功成炳收回法器的刹那,瞬间暴起一路紧紧追着墨玉如意便向着石南生所在的方向扑了过来。

    杨君山在发觉到不妥的刹那便操纵阵法接连几道元磁灵光扫过,然而却始终不曾被阵法所惑,石南生的法器并未向以前那样被阵法隔绝行迹。

    是血元灵术!

    杨君山霎那间便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有这种偏门的灵术神通,才能够以血脉印记印在石南生的法器上作为标记,那天狼门的修士便是循着这道在法器上的印记在闯阵,为此付出的代价便是肩胛骨被墨玉如意砸碎。

    若是换做修为与此人相若的修士,在血脉印记印在法器商的刹那便应当会被察觉,随后也能够很容易的被抹去,然而石南生终究不过是一位武人境第二重的修士,与那天狼门修士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大,在墨玉如玉上被印下印记的刹那居然毫无所觉。

    杨君山虽然已经在提醒石南生,然而石南生显然不晓得原因所在,神色虽然惶恐却不懂得实情的缘故出现在哪里。

    眼见得那修士接连闯过元磁灵光大阵布下的几道节点,已经接近了阵法边缘,杨君山当机立断,接连两道元磁灵光扫过,这一次却并非是对着那天狼门修士,而是冲着墨玉如意去了。

    石南生眼瞅着两道灵光扫过,顿时察觉到心神与法器之间的联系瞬间变得若有若无,心急之下还以为是杨君山误伤,急忙运转体内灵元试图加强与法器的勾连,不料阵法之中又是一道灵光扫过,石南生与本命法器之间的最后一丝感应顿时断绝,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杨君山并非是误伤,而是故意冲着自己的法器去的。

    那天狼门修士循着法器差一点就要冲出阵法,岂料就在最后时刻那如意却被阵法当中古怪的灵光接连扫了三次便从半空之中落了下来。

    那修士心下一沉,然而却并不甘心就这般轻易的功亏一篑,当下随着如意从半空掉下,一脚将这如意踏碎成两截,针法外的石南生就感到丹田之中一阵绞痛,一口逆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在天狼门修士落在地面上的刹那,森森的寒雾瞬间从他的身上腾开,脚下传来了“咔嚓咔嚓”的脆响,冻裂的地面上铺满了白雾,同时被冻结的还有部分阵法的运转。

    灵术神通寒霜绛雪!

    这位天狼门的修士在这一刻终于将武人境巅峰的修为发挥到了极致,接连两道令术神通,每一道都差一点破阵而出!

    可终究还只是差了一点!

    就在寒霜绛雪将附近阵法边缘这一片几乎冻结的刹那,杨君山已经实现祭起了山君玺!

    杨君山在找到欧阳旭林炼制本命法器的时候,便已经将山君玺的使用定位在法器与阵器之间,这山君玺既可以用来斗法,同样可以用来作为元磁灵光大阵的阵法根基!

    因此,当天狼门修士的寒霜神通前脚冻结了阵法,杨君山的山君玺后脚祭起,重新又将阵法重新运转起来,牢牢掌控在了自己的手中。

    阵法的空隙一闪而逝,当天狼门修士兴冲冲的一头扎入其中以为冲出了阵法时,却没曾想到迎面居然再次扫来了一道元磁灵光!

    居然不曾走出阵法之外,活见了鬼!

    天狼门修士手抓白雾在身前一抹,一道薄冰墙将灵光挡住,随即便被迎面而来的灵光一扫而空,可他挡住了元磁灵光的横扫,却不曾看到紧跟着灵光之中的那一根烟袋锅子。

    元磁灵光在他眼光幻灭,一根尺许长的旱烟锅子已经到了身前三尺,危急时刻,天狼门修士再次展现出了他冠绝在场众人的武人境巅峰实力,在间不容发之间以自身的中品法器挡住了杨田刚的法器袭杀。

    然而到底是仓促抵挡,却是什么法术、灵术之类的神通也不曾施展,只能够凭借着自身的修为硬抗,可即便是自身的修为此时还能来得及聚拢几分?

    一口精气溃散,天狼门修士心腹震动,气息顿时起伏不定,神色刹那间变成惨白,显然在杨田刚一击之下已经受了内伤。

    可其他人显然不再会给那人以喘息之机,紧随在杨田刚之后,徐三娘的中品法器同样落了下来,又是一声炸响,堂堂凝聚了精气的巅峰武人境修士居然被她击退了两大步,嘴角都隐隐渗出了血迹。

    可紧跟着锻铁锤便已经砸落了下来,那修士想要躲闪,却突然发现身子似乎一下子背负了千斤重力,就算再躲闪也无法避开那从天而降的巨锤虚影。

    又是一声巨响,那修士双膝以下尽数没入土中,一口鲜血终于再也按捺不住,可就在这个时候安侠抽冷子布下的几道神通已经彻底有数道冲破了那人的防御,接连在双腿、腰间和肋下划开了四道半尺长的口子,鲜血顿时喷洒而出,不过很快便被此人的肉身自行封住了血脉。

    “要不要生擒此人?”张铁匠却是有些急躁,想一想县衙开下的那些赏额,生擒总是要比上缴一具尸体要有分量的多,更何况此人武人境巅峰的修为,必定是这一次天狼门派遣潜入梦瑜县的修士的头目,自然掌握着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东西。

    “还没到那个时候,现在全力出手,无需留手!”杨田刚并未说不能留下此人,但眼见得此人实力不错,自然要将此人的危险降低到最低才行。

    说话之间,杨田刚的上品法器已经借助阵法之力再次与那被困之人接了一击,杨田刚的脸色再次苍白了三分,而阵法之中的天狼门修士双腿在被砸入地面的时候便已经被杨君山暗中以纳土术仅仅束缚住了,面对杨田刚的这一击连后退化解余力都做不到,直接被巨力撞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的鲜血已经滴滴答答的浸湿了衣襟。

    “他快不行了,大伙儿加把劲!”

    此时不仅是那天狼门修士,其实在连续的围攻之后,就算是阵法之外的西山村众修士也已经是筋疲力尽,唯一好一点的便是除了石南生之外,其他人身上并未有严重的伤势。

    徐三娘紧跟着一击已经打落了天狼门修士头顶祭起的法器,紧跟着张铁匠干脆一锤砸在那人后心之上,彻底将其砸晕过去,最后安侠以风缚术将它五花大绑了起来。

    安侠那里刚刚那修士制服,一直镇在半空的山君玺顿时隆隆而落,差一点就要将地上的天狼门修士砸死,可即便如此,地面上传来一连窜的爆响,他布置在这里的元磁灵光大阵却是自己给自己毁了。

    “哎呦,这阵法可惜了!”张铁匠一拍自己的大腿道。

    杨君山此时因为真元损耗累得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哪里还有心思在这个上面和张铁匠争论。

    杨田刚已经走到了那天狼门修士的身前,发现此人依旧在昏迷当中,不由皱了皱眉头,道:“以此人修为定然是此次入侵梦瑜县的天狼门修士中的头目,必然晓得这段时间来劫掠各自所得物资的藏匿指出,然而到底是武人境巅峰修士,只要他醒了,若无阵法束缚便有可能随时反击,咱们怎样才能从他口中得到这些东西?要知道如今本村灵源之地不断要修复,还要建立护村阵法,需要大批的物资资源。”

    杨君山上千勉强运转体内刚刚积蓄起来的灵元,灵元转入右手食指之上,使得他整根手指都变成了金黄色。

    只见杨君山用右手食指在此人身上几处关键的学位所在点下,即便是此人早已经昏迷的人事不省,也忍不住整个身躯卷缩成了一团,仿佛遭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

    “劫灵针?”

    杨田刚显示试探着问了一句,然后才道:“这个法子最好只用于罪大恶极之人,平日里还是少在人前显露。”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孩儿晓得了,不过孩儿的劫灵针也只是暂时的,因此接下来爹您最好还是尽快让此人开口!”

    “既然如此,拷问的这件事还是留给在下来做吧!”

    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却见一位身材极为魁梧的少年似乎早已经来到了那里,此人正是巫硕,原本是和虎妞等人一同守卫清凉寺,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得山来。

    ————————

    昨天去了一趟外地,事情处理完毕,明天恢复正常更新,以后就是全职作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