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悬赏

第一百七十九章 悬赏

    安侠等人几乎是刚出了曲武山,便有一队边境修士封锁了曲武山的暗道,几乎就差了那么一点,安侠等人这一次恐怕就算能够回来,十几辆车的修炼物资恐怕也要保不住了。

    在经过荒山镇的时候,几人这才了解到了情况,原来是有一股天狼门的修士顺着曲武山暗道潜入了梦瑜县荒山镇,并对镇守所展开突袭。

    荒山镇的武人境修士进行了殊死抵抗,可最终在猝不及防之下,镇守所还是被攻破,荒山镇今年粮税征缴的大量灵谷所存放的仓库被这些人找到,里面大约三分之一的灵谷和其他修炼物资被抢掠。

    好在因为陈县令早已经下令边境戒严,边防修士大为增加,而且反应及时,迅速赶来支援,这一伙天狼门修士无奈之下只能撤走,临走之时还将荒山镇的仓库点燃,虽经过抢救扑灭了大伙,可还是有三分之一的灵谷和修炼物资被烧毁。

    杨田刚听得安侠叙述了荒山镇的经过,神色顿时凝重起来,问道:“那一伙天狼门修士呢,他们是突围返回了璋郡,还是流窜到了梦瑜县?”

    安侠道:“这就是我想要和三哥你说的,那一伙修士被边防修士追上大战了一场,双方各有死伤,物资也被追回来一批,但天狼门剩下的人也被击溃,各自逃遁了,不过边防修士很快封锁了曲武山,暗道就是那个时候发现的,现如今那些天狼门的人应当就散布梦瑜县当中。”

    杨田刚站起身来,道:“通知村里的所有武人境修士加强戒备,我得向孟山说一声,叫他通知荒土镇的其他村正,防止流窜的天狼门修士捣乱。”

    杨田刚现如今还兼任着荒土镇的副镇守,如今荒土镇的事情恐怕已经上报了县衙,但命令这么一个折返再到地方村镇的时候时间就浪费掉了。

    杨君山这时突然想到什么,向安侠问道:“对了,七姑父,这一伙天狼门修士的修为实力如何?”

    安侠道:“说不好,他们从武人境初期到后期的人都有,如今被边防修士击溃,各自流窜,谁也不晓得会遇上哪一个。”

    石南生这个时候道:“这荒山镇也够倒霉的,三年前被天狼门的人干掉了镇守,巨蝗灾来的时候又是首当其冲,如今好不容易恢复了些元气,就又被天狼门这么一抢,……”

    张铁匠也接口道:“可不是咋的,我看天狼门这不仅仅是因为上一次梦瑜卫洗劫元武镇而报复,他们是真的缺灵谷,这一次县令真人下令封锁边境,几乎所有的暗道都被查封,连正当的商路也不让走了,没有了瑜郡的灵谷供应,天狼门狗急跳墙那也是无奈之举。”

    两人说着荒山镇,可一旁的杨君山却想到了现任荒山镇的镇守吴凤珠,在前任荒山镇副镇守孙泽雷勾结天狼门击杀前任镇守宁济之后,这荒山镇镇守之位便落在了吴凤珠手上。

    这吴凤珠颇有些能力,这几年在荒山镇办事勤勉,将荒山镇从几乎一片废墟的基础上发展到了如今的局面,可以说在荒山镇颇得人望,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前世撼天宗覆灭,天狼门大举入侵梦瑜县之前,便是他第一个主动投诚,打开了梦瑜县的门户。

    这样的一个人,他是否是天狼门布下的一颗棋子,杨君山自己也只是怀疑,这一次天狼门攻破镇守所抢掠囤积在仓库中的粮税物资,这些是否与此人有关,杨君山还是只能怀疑,但心中却已经将这位荒山镇的吴镇守放在了危险的位置。

    杨田刚这个时候正巧返回,闻言道:“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天狼门可能还会有大的劫掠举动?”

    张铁匠双手一摊,道:“我哪里晓得,只是猜测罢了。”

    杨君山神色却是异常的阴沉,道:“我看张叔说的有道理,梦瑜县和凌璋县的边界长达近千里,单靠边防修士哪里能够防的滴水不漏,我看咱们还是小心为妙,依托灵源之地的护村大阵要尽快布置才是。”

    石南生道:“这哪里来得及,护村大阵那可是要守护整个村子的,这般庞大的阵法就算是那些个望族也要历经数年的时间才能够布置完成,所耗费的物资实在太大了。”

    安侠不由抱怨道:“你说咱们这陈县令到底是怎么想的?如今瑜郡六县几乎都在变法,可他怎得就想到了开启边衅这一条,以一县之力与相邻的璋郡凌璋县和瑶郡胡瑶县对抗,这两个县虽分属不同的郡,然而那可是两家天狼门和开灵派的势力范围,天狼门与撼天宗积怨甚深,报复来得也快,可我想开灵派也不可能就这样吃了亏不吭一声吧!”

    厅屋里的几人各自沉默了片刻,杨田刚突然看了杨君山一眼,道:“过些日子,你倒县城去一趟吧,把今年中品灵田中成熟的那一批灵草换一批丹药回来,顺便打听一下布置阵法的物资,看孔掌柜的有什么门路没有。”

    杨君山晓得杨田刚实际上是要他去觐见县令陈真人,那日西山村并村斗法夺帅,不少武人境修士都看出了宋威对杨田刚不露痕迹的偏袒,不过最多也只是怀疑而已,而杨君山作为陈真人记名弟子一事,几乎乃是西山村杨家最大的秘密,杨田刚自然不会泄露出去。

    杨田刚让杨君山去拜见陈纪真人,除了谢过并村之事的帮助之外,自然是想要他从陈县令口中探听一些口风。

    如今梦瑜县形势微妙,一向温和的陈真人突然命令梦瑜卫在凌璋县和胡瑶县大开杀戒,这让所有人都摸不准这位县令的想法和路数,如今的西山村在杨田刚的整合下也是梦瑜县一方小势力,而且并村之事也使得西山村在有心人眼中已经站在了县衙一方,杨田刚觉得有必要跟随县衙的脚步,也好造作准备。

    不过当听得杨田刚有大鼎堂门路的时候,石南生和张铁匠二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他们只是晓得杨田刚中品灵田中种植的灵草都卖给了大鼎堂,然而从刚刚的言语当中却显露杨田刚与大鼎堂的孔掌柜关系非同一般。

    杨君山闻言点了点头,道:“好!”

    杨田刚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派人去叫徐族长和李少群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就商量一下如何防备流窜的天狼门修士的事情。”

    李少群便是原土石村另外一位武人境第一重的修士,李家也有上百户人家,算得上是除了徐家和石家之外,西山村第三大家族,况且还有李少群这个武人境修士,李家在西山村的分量也是不轻。

    不多时,徐三娘和李少群先后赶来,在听说了荒山镇的事情之后,两人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马上开始商议着该如何防备流窜的天狼门修士袭村。

    “敌暗我明,这事儿难办呐,而且关键是对手实力难辨,虽说这些人被击溃之后各自逃遁,但难保中途又汇合起来,即便是不曾汇合,也不晓得到时候来的人到底是武人境初期的修士,还是后期的修士。”徐三娘皱着眉头说道。

    杨田刚道:“以咱们村子的实力,无论来的是武人境初期还是中期,大可都不放在心上,可若来的是武人境后期的修士,这才是真正的棘手。”

    石南生补充道:“关键是这些人来去如风,行踪难定,要是今日来毁几亩灵田,明日来烧几座房屋,一旦咱们追出去人家就逃走,这可就难办了。”

    杨君山这个时候却道:“天狼门这一次潜入梦瑜县除了是报复之外,很显然就是为了劫掠而来,要是在村里建起一座仓库,里面放上一些灵谷或者修炼物资作为诱饵呢?”

    众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显然都在思索着杨君山办法的可行性,片刻之后那一直不曾言语李少群道:“要是来人实力高强怎么办,武人境后期修士凭咱们这些人联手或许也能抵挡,但想要留下人家却不容易,就算抢不到东西把仓库破坏了总行吧,那损失的岂不是咱们?”

    杨君山道:“那要是有阵法相助呢?”

    众人都是一愣,片刻之后还是安侠有些不太放心的问道:“你当真能困住武人境后期的修士?”

    杨君山笑了笑,道:“要是人家一定要来的话,咱们总要面对的,主动权可不在咱们手上。”

    李少群又问道:“还有一个问题,就像杨公子所言,主动权在人家手上,可咱们也总不能日夜都放着吧,正所谓只有千日做贼无法千日防贼,如果不能提前预警,总归还是防不住。”

    杨君山想了想,道:“看样子还得借助林承嗣前辈的帮助了。”

    诱饵都是现成的,西山村商队的十几辆大车还都在杨家宅院之外,仓库原本在杨田刚宅院当中有一座,不过杨田刚自然不会将战火引到自己家中,于是便又将这一次前往璋郡不曾换掉的灵谷重新搬上了车,然后在村中戏台那里的平地上搭建了一个建议的仓库暂时存放,伪装成一个村中商队即将启程的样子。

    第二日,荒原镇、荒沙镇和荒山镇传来了消息,至少有三座以上村庄被强人袭击,造成了数十人死伤,其中还包括两名村正,村里的公仓被洗劫一空,同时荒土镇的土孟村夜晚也有人试图袭村,但因为有杨田刚的提醒,被巡夜的一位武人境修士发现,贼人见无机可趁,随即退走。

    下午的时候,来自县衙的紧急通知终于下发到了梦瑜县的每一座村庄,同时到来的还有一张奖励丰厚的悬赏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