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栽赃

第一百七十二章 栽赃

    上品法器,这石九童居然祭出了一件上品法器!

    四周观战的两村村民虽然不知道场中发生了什么,但是观战的武人境修士却是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那石九童祭出的那一颗珠子是一件上品法器,也正是因为这一件上品法器,他挡住了杨田刚同为上品法器的烟锅子的一砸。

    石九童的呼吸一阵急促,胸腹之内灵元翻腾,不过很快便被他平息了下来,虽然他接下了杨田刚这一击,可双方法器相交的刹那却是令石九童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杨田刚此时的修为,那根本就是武人境第三重巅峰的实力!

    杨田刚同样不曾想到石九童居然能够拿出一件上品法器,在他看来,就算石九童进阶武人境第三重,但这两年来在充足的修炼资源供应之下,杨田刚已经将自身的修为推升到了第三重的巅峰,那石九童依旧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伙居然祭出了一件上品法器!

    没有人比杨田刚更晓得得到一件上品法器的艰难,当初杨田刚为了手中的这件上品法器,几乎将他离开青石镇之前所能够动用的关系尽数打扰了个遍,更是将他多年积攒的修炼资源变卖了大半,其中就包括一件在父亲杨烈帮助下炼制而成的下品法器,再加上他出走梦瑜县杨家所作出的部分补偿,这才勉强凑够了炼制一件上品法器的灵材,即便如此,杨田刚一家来到土丘村之后也过了两三年的苦日子才缓过来,为此甚至耽搁到了他的修为进境。

    那石九童自然无法与当年还能够借助青石镇杨家之力的杨田刚相比,因此他手中的上品法器自然不可能是他自己所有,最大的可能自然就是站在他背后的熊家专门为他提供的。

    事实上此时正在观战的宋威便突然转身向着旁边的熊驰忠笑问道:“听闻熊家传承底蕴厚重,有灵器两件、上品法器五件、中品法器九件、下品法器更是多达二十件,其中便有一件上品法器唤作‘铁霞珠’,应当就是这一件了吧?”

    熊驰忠脸色顿时就变了,不是因为宋威认出了这一颗铁霞珠,上品法器难得异常,在石九童祭出的时候,就算别人不认得这件法器,十有八九也会认定这件法器来源于熊家,这位外务管家真正感到心惊的是,宋威对于熊家法器数量的掌控居然已经精确到了如此地步!

    他晓得这是宋威对他身后熊家的一个警告,然而熊驰忠心中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寒意,仿佛熊家的一切在宋威以及他背后的陈纪真人眼中仿佛透明一般。

    宋威见得熊驰忠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幻,晓得自己的警告已经达到了目的,于是便再次将目光转向了场中。

    场上的两位村正此时再次战作一团,两件上品法器的出现,将两位村正的实力推升到了极致,杨田刚虽然在修为上占据了上风,然而铁霞珠显然与石九童的功诀更加契合一些,因此场面看上去杨田刚是在攻,而石九童在守,然而间或的反击却也令杨田刚颇为忌惮。

    杨田刚手中的烟锅子在上品法器之中品质也只算平常,而且这件法器更偏向于火属性,与杨田刚所修炼的覆土灵诀并不算太契合。

    而在两人斗法的过程当中,石九童虽然一直在守,然而他却在斗法过程当中一直默默的蓄势,一开始还看不出来,但随着两人斗法过程的深入,石九童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显然在酝酿着反击。

    然而杨田刚却一直视若未见,一连窜的法术通过上品法器爆发出来,然后被石九童一一挡下,赫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借着自己深厚的修为同石九童拼消耗的样子。

    “这石九童显然是在蓄势,这杨田刚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没有看出来一旦被这石九童爆发出来,反击定然是凌厉无比吗?”

    余泽林有些看不明白,不由向着旁边的宁长春随口问道。

    这宁长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闻言只是道:“这谁知道,或许不等那石九童蓄势成功,便已经在杨田刚的连续进攻下灵元耗尽了,毕竟这石九童修为本就不如杨田刚,更何况之前那杨田刚之子还曾与他过了几手,多少也消耗了些石九童的灵元。”

    余泽林摇头道:“我看不像,这杨田刚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都显得极为沉稳,说实话,若真要选一个合适的村正余某倒更中意此人,以在下看来,这杨田刚不可能看不出来,他如此这般,以余某所见道更像是对于石九童的反击胸有成竹一般。”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场上风云突变,一直被杨田刚压制的石九童突然爆发,铁霞珠在半空中带起一片片的霞光洒落一重重的寒霜,两件上品法器每一次相交都会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冰寒之力顺着烟锅子试图冻结杨田刚体内的灵元,而杨田刚受连续不断的冰寒之力冲击,连续的攻击节奏也终于有了那么一丝的混乱。

    石九童迫不及待的抓住了杨田刚的这一丝攻击间隙,体内酝酿的气势仿佛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般爆发出来,一丝丝灵元发散在身周,凝聚成一团团闪烁着灵光的飞絮,瞬间弥漫了大半个场地,飘飘荡荡向着杨田刚围去。

    余泽林见得场中情境目光顿时一亮,道:“灵术,原来这石九童也有灵术传承,他打得却是这个主意,这一下那杨田刚想要破解怕也不容易!”

    余泽林说话间左顾右盼,却突然发现身旁不远处的徐三娘脸色苍白,目光死死的盯着场上那飘扬的白絮神情激动,余泽林心中一动,想起昨晚徐三娘负伤来到余家通报灵源之地的消息时,曾经说过她半路遭遇伏击的事情。

    “徐族长,你可是发现了什么不妥?”

    余泽林低声问道,然而其故意营造出来的引人注意的语气却是将周围观战的武人境修士的注意力尽数引了过来。

    徐三娘此时神情显然异常激动,根本不曾发现余泽林语气中的目的,抬起因为激动而手指都开始哆嗦的手臂,指着场中的石九童,道:“是他,就是他!”

    余泽林连忙问道:“是谁,他怎么了?”

    徐三娘此时满脸都是愤恨,狠声道:“是石九童,昨晚与人中途截杀在下的便是这石九童!”

    余泽林一副惊讶的语气,道:“徐族长,你可莫要认错了人,石村正半路截杀你做什么?”

    徐三娘满脸的笃定,道:“错不了,就是他,就是这一道灵术神通,漫天的白色飞絮,附着在身上之后就像吸血虫吸血一样将灵元从修士体内吸出来,我就是被这些白絮附身,体内灵元不济的情况下才被人偷袭重伤的!”

    徐三娘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转身望向身周观战的武人境修士,眼见得这些人脸上不置可否的神色,徐三娘顿时大声道:“你们若是不信大可以看下去,这一道灵术定然能够吸附对手体内的灵元,是了,是了,这石九童半途截杀我,定然就是为了今日斗法之事好让土丘村少一位武人境修士,若非杨村正家大公子进阶武人境,这一战哪里还有我土丘村的胜算?”

    熊驰忠“呵呵”笑道:“这些终究不过是徐族长一面之词罢了,我看这件事还是慎重的好,诸位……”

    熊驰忠的话还没有说完,场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众人纷纷看去时,却见石九童的灵术所幻化的漫天白絮已经将杨田刚逼到了角落当中。

    杨田刚显然直觉这些白絮有问题,然而却摸不清这道灵术神通的底细,一开始只能在场中退缩,然而这些白絮却是越来越多,知道将杨田刚躲闪的空间一再压缩,最后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强行突破。

    然而就在他向着石九童冲过去的刹那,四周的白絮仿佛闻到了鲜血的蚊蝇一般,纷纷向着他的身上飘落,散逸在他身周的灵元顿时被这些白色飘絮吸了一个干净。

    杨田刚大惊之下周身煞气涌动,将身周三尺内的白色飘絮尽数碾成齑粉,然而这些白色飘絮却仿佛无穷无尽一般前仆后继而来。

    杨田刚依旧艰难的向着石九童逼近,然而他却能够察觉到体内的灵元正在流逝,不由变了脸色,道:“石九童,你这是什么诡异的神通,居然能够吸人体内灵元!”

    “哈哈,”石九童得意的笑了笑,道:“杨田刚,你没有想到吧,这一道灵术神通我早已经暗中为你准备了许久,今日定然要让你败在我的手中!”

    徐三娘这时突然大声喊道:“就是他,就是这道吸人灵元灵术神通,昨晚就是这石九童要杀我!”

    这一次余家、宁家以及宋威等人都是沉默,而熊驰忠却道:“仅凭一道灵术神通又能说明什么!”

    宋威这时突然开口道:“‘飘絮收灵术’,这道灵术倒是在璋郡七灵门和瑶郡开灵派多有传承!”

    熊驰忠一愣,事实上这道灵术他也并不识得,听得宋威一口说出了这道灵术的底细,他顿时神色一凝,道:“怎么,宋先生难道怀疑这石九童与这两家宗门有关?”

    宋威瞥了他一眼,道:“那么熊管家认为石九童这样一个灵耕农出身的小小村正,哪里来的这道灵术传承,熊家如此支持石村正,难不成这道灵术是熊家传授与他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