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混乱(续)

第一百五十九章 混乱(续)

    徐家大宅院偏厢,徐三娘刚离开不久,徐二晨的独子徐朗走了进来,道:“爹,三姑来过了?”

    徐二晨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闻言点了点头,问道:“叫你去打听的事情怎样了,土石村那里可有消息传回来?”

    徐朗神色顿时一振,喜形于色道:“有,爹,土石村那里传回来的消息绝对能令你大吃一惊,今天土石村和几个熊家的人去西山上堵杨君平兄妹两个,不曾想最后却是被杨家人给打了,尤其是熊家还有一位武人境的寻灵师,被打得尤其惨,据说连腿骨都打断了。”

    “什么,有这种事?”徐二晨闻言吃了一惊,随即又疑惑道:“不对啊,那杨田刚今天在村会上明确表态要将灵源之地让给熊家呐,那表现明显是在向熊家示弱,可真要是下了这般狠手,就算他示弱也难保熊家日后不会秋后算账呐!”

    徐朗在一旁道:“爹,这事千真万确,咦,爹,灵源之地是什么?”

    徐二晨恍然道:“哦,是了,灵源之地,那杨田刚八成以为灵源之地兹事体大,那熊家会因此而网开一面,嗯,这也难免,那杨田刚毕竟是一村之长,在梦瑜县也算是小有名气的高手,熊家或许会抛去前嫌而笼络此人,这就难怪了。”

    徐朗在一旁道:“爹,你在说什么,孩儿有些听不懂。”

    徐二晨微微一笑,道:“这样,你再去跑一趟土石村,将你三姑打算将灵源之地告知余家的消息通知那石九童,让他告知熊家好有所防备。”

    徐朗闻言微微一怔,道:“爹,这样做好吗?最近村里杨家的势力越来越大,三姑这恐怕也是为了趁机引余家的势力打压杨家,说不定因为灵源之地的事情还能将那杨田刚赶下村正之位呢!”

    徐二晨眼睛一瞪,冷声道:“然后呢?”

    徐朗神色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然后?”

    徐二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然后你三姑就能够依着徐家的势力坐上村正之位,而后在土丘村呼风唤雨,这族长的位置也愈发的稳固,日后等你那血统不正的表弟从余家学成归来,继续做徐家的族长,这徐家从今而后可还有你我父子的出头之日?”

    徐朗闻言脸上的嫉恨之色一闪而过,沉声道:“爹,可是就算三姑这一次失了威信,她可是还有一个在撼天宗做外门弟子的儿媳呀,前几天有消息传回族内,说那徐菁在撼天宗颇得夸赞,就待她进阶武人境就能成为内门弟子了!”

    徐二晨一听这话顿时大笑一声,道:“哈,这件事说起来为父就心旷神怡,那徐三娘平日里自诩精明,却因为爱子心切反而在这上面犯了一个大糊涂!”

    见得徐朗不解的神色,徐二晨解释道:“一个末流家族的继承人,一个撼天宗内门弟子,这就好像一只癞蛤蟆和一只天鹅,就算她徐三娘有心高攀,那徐菁会舍得自降身份?什么婚约,在撼天宗面前都是狗屁,这一道婚约一旦阻了徐菁那妮子的上进之路,嘿嘿,你看吧,那妮子铁定会迁怒你那表弟和她未来的公婆,想必你三姑现如今已经感到不妥了吧?”

    见得儿子一副心花怒放的表情,徐二晨语重心长的道:“儿子,爹知道这样做徐家可能依旧不能称霸土丘村,可你三姑是反对两寸合并的,只要这一次并村成功,对你三姑在族内的威信必然是一次打击,余家也会不满你三姑办事不利,到时候就是你爹我出面接掌整个徐家的时候了。”

    徐二晨越说越气,似乎要将这些年心中积蓄的不满尽数发泄出来:“哼,你三姑这些年来一直用各种借口克扣为父,否则为父早已经进阶武人境,即便是这些年来族内富裕了不少,她再也没有理由克扣,却也千方百计的拖延到自己进阶武人境第二重之后,才支持为父进阶武人境,对为父防备的心思之深昭然若揭呀!”

    徐磊神色也沉了下来,道:“爹,你放心,孩儿这就去一趟土石村。”

    送走了熊七斤之后,杨田刚父子一前一后向着家中走去,半路上却见杨振彪迎面走来,道:“三爷,柱子已经从县城里回来了,七姑爷说放心吧,他会在预定的位置和三主母汇合的,另外三主母之前也已经离开了。”

    杨铁柱也是杨振彪的大儿子,同样是凡人境巅峰的修士,与杨铁牛、杨青牛一般,从小都是杨田刚的长随伴当。

    杨田刚见得杨振彪神色有些顾虑,于是道:“彪叔,有什么话你说!”

    杨振彪道:“三爷谋算,老汉倒也猜到几分,只是只有七姑爷和三主母两人,力量是否淡薄了一些,听说山少爷有一位武人境的长随,不知是否可靠?”

    杨田刚笑道:“彪叔放心吧,这一次不是生死搏杀,双方只是一沾即走,达到目的即可。”

    杨振彪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是老汉多想了,既然这样那老汉就先回去了,族里人这边三爷放心,到时候绝对都是站在三爷这一边的。”

    杨振彪离开后,杨田刚也问道:“那个大个子什么来路,当真可靠?”

    杨君山苦笑道:“可靠倒是可靠,但这家伙是一根筋,硬打硬杀问题不大,做其他的事情不跟他说清楚是不行的。”

    杨田刚笑道:“你本事倒是不小,能得这样人跟随,不过接下来的事情爹去做就行了,你和那个大个子在家里面保护好弟弟妹妹就行。”

    杨君山还想要说什么,杨田刚笑着打断道:“或许过得两三日,咱们杨家便有了自家的灵源之地,有了灵源之地便能够布置护族大阵,到时候让爹看看你的阵法造诣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杨田刚笑着向村南走去,杨君山在他身后道:“爹,你要去哪里?”

    杨田刚头也不回道:“去张铁匠家里看看,问一问他还会不会炼制法器。”

    荒丘镇镇守所,熊七斤见到熊满山之后,老大的一个人顿时放声痛哭起来,道:“三少,三少啊,你可要为七斤我做主啊,我这可都是为了家族,为了三少您才落的一身伤呐!”

    熊满山见得眼前熊七斤涕泗皆流的模样没来由的闪过一道厌恶,但又见得他浑身的伤势眉心间又闪过了一道怒色,道:“说,是怎么回事,谁把你打成这样的,难道不知道你是熊家的人吗?”

    “是杨田刚,就是那个土丘村的村正一家人干的啊!”

    熊七斤抽抽泣泣的将在土丘村的遭遇添油加醋的说了,然而预料中熊满山的暴怒并没有出现,反而一脸喜色的向他问道:“七斤,你能确定了吗,的确是灵源之地?那杨田刚也亲口答应让给熊家了,不是诈你?”

    熊七斤心中略显失望,但他却不敢表现出来,实话实说道:“的确是灵源之地没错,七斤我这点把握还是有的,那杨田刚说的应该不假,因为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我是熊家的人,我这一身伤都是他的那两个小崽子干的,后来那杨田刚晓得我的身份后,诚惶诚恐的就像是一只狗儿,二话不说就把我放了,还要我替他美言几句,继续做土丘村的村正,哼,真是美的他!”

    那熊七斤说得兴起,却见熊满山却是一脸思索的模样,那熊七斤心中不由一沉,道:“三少,您,你不会真的想要继续留他做村正吧,我这可是被他们伤得不轻,你可得替我报仇哇!”

    熊满山沉吟道:“老七,不是我不帮你,而是灵源之地非同小可,而最近家族中又传下命令,叫族人各自收敛,莫要被县令抓住了把柄。”

    熊七斤嗤笑道:“县令?就是那个毫无作为的老好人县令陈纪真人?怕他干什么,他难道还敢管咱们熊家的事情?”

    熊满山怒道:“放肆,那可是一县之尊,真人境的高手,你熊七斤算个什么,敢不把县尊放在眼里?”

    见得熊七斤脖子一缩,熊满山缓声道:“咬人的狗不叫,家族叫族人收敛说的可不就是你这样自以为是的人,吃了老大的亏还不长记性!”

    熊满山数落完了,这才道:“你也别小看那杨田刚,他的背后也有人,虽不在梦瑜县,可能量也不小,当初我……,算了,总之,那杨田刚好歹也是村正,大面上这个职位那也是经过了撼天宗认可的,更何况这些年在梦瑜县也小有名气,如今梦瑜县的形势,若是在人家让出灵源之地咱们还不依不饶的话,名声传出去会说咱们熊家忘恩负义,对咱们熊家不利,你的仇咱们熊家不会忘,但要向后放一放,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那熊七斤满脸的失望,听得熊满山言语含糊,暗自腹诽莫不是你熊老三当初也在这杨家手中吃过亏?但如今形势比人强,熊七斤只能暂时打落了牙齿合血吞,心中对于杨氏父子恨意更深。

    夜色之中,在去往县城的道路上,徐三娘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沉声道:“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拦住我的去路?”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周身上下突然卷起了一团狂风便向着徐三娘冲了过来。

    徐三娘脸色一变,没有想到眼前之人说打就打,然而她早有准备,手中的法器祭起,直接朝身前一斩,凛冽的光芒瞬间将漫天的狂风斩开。

    眼前之人修为与她相若,不过法术神通施展起来却要比她老辣的多,显然实力要略高过她一头,不过徐三娘却也不惧,此时她随时都可以抽身退走,然而便在这个时候,一团团的飞絮在黑夜的掩饰之中越来越多的向着她的身后汇聚而来。

    ————————

    祝所有的书友中秋节快乐!

    晚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