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反制

第一百四十四章 反制

    “哈!”撼天宗修士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道:“某家就算身受重伤,也不是你这样一个武人境初阶的小修能够来占便宜的!”

    话音未落,山腹中散落在地的石块便已经悬浮而起,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石流向着杨君山撞了过去。

    杨君山依旧含笑而立,眼见得石流就要撞到身前,就见他猛然向前一踏,那无数碎石组成的石流便“哗啦啦”仿佛下雨一般掉落在地上。

    那撼天宗的修士脸色一变,不过他已经趁机在身边快速布下了一道阵法,有阵法护身,此人面色明显一松,随即冷笑道:“小子,这里是长孙家的护族大阵枢纽所在,虽然护族大阵已经被破,但这里还残留着许多阵法符纹,你居然敢在这里与一位阵法师为敌,某家不知道说你是胆大妄为还是愚蠢透顶!”

    此人话音刚落,这山腹石壁上顿时浮现了许多之前与元磁灵光大阵相互呼应的符纹,这些符纹虽然只是尚未毁掉的护族大阵符纹的一部分,但与他布下的阵法相互呼应,阵法的光芒顿时好大了三分。

    “小子,你敢杀我撼天宗之人,就等着去死吧,别忘了,如今山腹之外可都是我撼天宗的人!”

    杨君山好笑的看着眼前之人,道:“之前原本我还不太肯定,现在却是再肯定不过了,你一个武人境第四重的修士居然对我这样一个初阶之人这般小心谨慎,看来之前的元磁风暴对你造成的伤害不是一般的大!”

    那修士神色不变,冷笑道:“你大可以上上来试试!”

    杨君山悠然向他走进,而那修士见得杨君山这般轻松,反而有些疑神疑鬼起来,不但没有出手攻击,反而又从储物袋之中扔出了不少阵器,试图巩固眼前的这道阵法。

    杨君山见状脸上笑意更甚,道:“你说自己是阵法师,这山腹符纹之地正是你借力之处,不过正巧我也懂得一些阵法,更不巧的是我懂得的一道阵法恰好叫做元磁灵光大阵!”

    “什么?”修士大惊失色,随即又仿佛想到了什么,冷笑道:“虚张声势,元磁灵光大阵早已经失传,即便是长孙家的阵图也不过是这大阵变换的其中一种模式罢了,如今却是连阵图都已经毁了,年轻人,你这谎撒得可真是不合时宜啊,哈哈,哈哈哈……”

    看着眼前仿佛看穿了自己底细之人得意的笑着,杨君山也跟着“呵呵”笑了一声,而后就看到他突然双臂在腹前虚抱,体内灵元在腹前双臂之中飞速积聚。

    而就在这一团戊土灵元在腹前积聚的刹那,一团黄蒙蒙的光芒开始在积聚的灵元表面泛起,整个山腹之中刻印的符纹刹那间一闪一灭,就像是黑夜之中突然裂开了一道闪电一般,同时也将那撼天宗阵法师的脸色引得如同厉鬼。

    “元磁灵光术,不可能!”

    修士的惊呼无法阻止杨君山的进一步动作,就在四周山腹符纹受到元磁灵光术的吸引而闪烁之后,那一股从长孙琦破碎的铜镜法器之中溢出来的黄澄澄的元磁灵光同样仿佛受到了吸引,顿时分出了一缕渗入了这一团黄蒙蒙的灵元团之中。

    “元磁灵光大阵若要发挥全部的威能,不仅需要大阵之中存有元磁灵光,还需要操控阵法之人懂得元磁灵光术,元磁山的大阵虽然有着元磁山孕育的元磁灵光支撑,可惜操控阵法之人却不懂得元磁灵光术,更不懂得阵法,因此这大阵的威能事实上只不过发挥了八成。”

    杨君山没说一句话便向着修士所布下的阵法踏前一步,每一步踏出去,山腹石壁上的符纹便会跟着明灭一次,符纹每明灭一次,便会有一缕元磁灵光渗入他腹前凝聚的本命灵术元磁灵光术之中,每一缕元磁灵光渗入其中这一团灵元的光芒便更盛几分。

    阵法师的脸色随着杨君山每一步的踏前都变得晦暗一分,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每当杨君山踏前一步,他借助闪避符纹沟通自身阵法的威力就会跟着减弱一分。

    不仅如此,随着杨君山沟通的符纹越来越多,而自己借助的符纹之力越来越少,此消彼长之下,杨君山甚至已经开始渐渐的对他形成了压制!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不等出手自己便已经败了!

    一念至此,阵法师手中掐出印诀,四条水鞭从阵法护罩之上延伸而出,甩动之间带着尖利的啸声向着杨君山身上抽来。

    之前此人布阵不但能够抽出八条水鞭,而且还能够与长孙琦这样的武人境巅峰高手对战而不落下风,此时四条水鞭不但少了一半,威力也跟着降低了许多。

    不过若是在寻常,便是这样的水鞭也不是杨君山刻意抵挡的,然而此时杨君山却是信心满满。

    眼见得四条水鞭分出三条从不同方向向着杨君山身上抽来,而那阵法师还不忘留下一条守护己身,杨君山双臂虚抱的本命灵术符印团猛然向上一抬,山腹石壁上刻画的符纹顿时亮起了大半,那阵法师就感觉支撑三条水鞭的灵元仿佛受到了吸引一般飞速的向外散逸,水鞭的鞭身不但变得稀薄,而且长度还在不断的缩短。

    阵法师强忍着体内真元的流失,努力支撑水鞭砸落,然而却见眼前这少年突然一笑,四周弥漫的元磁灵光顿时被引动,如同一汪被搅动的水泛起涟漪,抽过来的水鞭顿时被波动的元磁灵光扫得粉碎。

    不仅如此,涟漪扩散扫过阵法师所在的方位,那些悬浮在他身周的各种布阵器具一同失控砸落在地,阵法顿时就被破掉了一半。

    “果然,你在这山腹之中借助元磁灵光大阵的残阵符纹布阵,这些元磁符纹已经与你的阵法合围一体,而如今我以元磁灵光引动整个残阵,你的阵法便被反制,归根结底,你的阵法造诣远远不如那尹拙鸣呐!”

    杨君山似乎在喃喃自语,又好像是在对眼前之人述说。

    “你,你知道尹拙鸣,你到底是谁?还有你的元磁灵光术是从哪里学来的?”

    尽管只是残阵,然而此时整个山腹中的残阵尽数被杨君山所引动,所有的威力加诸于此人一身,此时他已经身体抖得如同筛糠,倒不是他在害怕,而是一股难以匹敌的巨力直接破开了他的阵法,将他禁锢在了原地,他在使出全力一边与这一股巨力抗衡,一边抗声向着杨君山质问,然而回答他的却是眼前一抹黄澄澄的元磁灵光。

    这元磁山果真是元磁灵光大阵最为理想的布阵之地,难怪当年尹拙鸣会选在这里布下此阵,而长孙氏事后不久也举族迁居于此,有这元磁矿脉支撑,大阵的威力能够凭空增加五成,若非被真人境修士强行破了阵法,单凭撼天宗那数十名武人境修士想要攻破元磁山还当真不好说。

    杨君山在山腹之中来回走动,赞叹着石壁上刻印的密密麻麻的符纹,这里既是长孙家护族大阵的操控之地,同时也是元磁矿脉的所在之处,大阵建于矿脉之上,才能够支撑起得元磁灵光大阵覆盖元磁山方圆数里的范围。

    杨君山虽然有着完整元磁灵光大阵的传承,但能够亲眼看到大阵布置的结果、实物,与自己空有传承记忆自然又有不懂,不但加深了对于这道阵法的理解,为日后自己亲手布置大阵打下了根基,而且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之前杨君山在钻研阵法的过程当中遇到的许多难题也迎刃而解。

    就在杨君山来回走动,观摩元磁灵光大阵的残阵符印之时,那一股从破碎的铜镜之中溢出来的元磁灵光也随着他的走动一缕一缕的渗入他的体内,然后被戊土灵元炼化,慢慢的归于丹田所化土丘之上,在之前元磁术凝聚的本命法术烙印之上凝聚成一方刻满了灵术符印的巨石,这就是元磁灵光术的本命烙印。

    原本杨君山的本命元磁灵光术虽已经修成了雏形,但想要真正修炼至大成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光,然而此时得元磁灵光相助,本命灵术不但大成,而且灵术本身威力也会随着元磁灵光的炼化而不断增加。

    只是可惜了那一面破碎的铜镜,那原本应当是一件上品法器,可惜在引动元磁风暴的时候被破坏,虽说杨君山收取了里面的一道元磁灵光,可还有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却是不知所踪。

    若是杨君山所料不差的话,那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应当是庚金煞气,与元磁灵光一般,也是天地孕育所生,这种煞气锋锐异常,直接炼化之后本身威力便不弱于寻常飞剑法器,乃是炼制金属性法器,乃至灵器不可多得的宝物。

    想到这里,杨君山来回走动的脚步微微一滞,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而后向着整个山腹猛然一挥手,一片黄澄澄的光芒闪过,山腹石壁上未必破坏的符纹几乎尽数被点亮,而后随着杨君山体内元磁灵光术的运转,一点点淡薄的白色雾气从山腹石壁上不同的方向渗出,然后慢慢的在山腹中央汇聚成了一小团银色雾团,正是之前从铜镜之中蕴藏的庚金煞气。

    这座山腹是元磁山整座矿脉经过之地,庚金煞气受元磁之力影响,只会被吸附在石壁符纹之上,杨君山以元磁灵光引动整座残阵之后,这一团庚金煞气果真便被他重新聚集了起来。

    ——————————

    明天还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