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元磁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元磁

    压缩灵识最容易的时候便是在修为晋升之时,但压缩自行诞生的灵识同样需要秘术传承,否则修士只需要将自己的灵识自行局限在很小的范围之内,岂不是也可以达到杨君山想要追求的效果了?

    尹拙鸣的阵法传承之中也记载了一种压缩灵识的秘术传承,能够将修士的灵石压缩到原本的三分之二,这已经算得上是品质极为了得的秘术传承了,不过与杨君山从前世偶然得来的灵识传承,能够将修士灵石压缩到原本一半的“降灵术”相比还是差了一筹。

    在杨君山将自身的灵识压缩成功之后,不但可以在他人的灵识探寻之下更好的隐藏自己,而且还能够察觉到他人的一些隐藏身形的手段,更好的发现隐藏起来的对手。

    就在杨君山巩固修为,压缩灵识,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失去了生命迹象的木头桩子一般时,一种诡异的波动突然传来,一下子将正沉浸在修炼当中的杨君山惊醒了过来。

    不仅是杨君山,连欧阳旭林也察觉到了有人已经来到了小院之外,而且来人似乎还察觉到了杨君山在院墙之上布下的乱色阵,而且正在着手破除。

    “欧阳旭林,没想到你居然与一群凡人居住在一起,倒是叫我们一通好找!”

    乱色阵只是一个遮人耳目的阵法,本身并没有多少防御和攻击的能力,又是以阵符布下,因此在面对三个武人境修士的时候并未造成多大的阻碍。

    小院上空的虚空突然如同海市蜃楼一般晃了一晃,小院之中狼藉的景象便再也无法遮掩,不过好在院墙还在,倒也不虞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景象。

    小院的大门猛然被人推开,两男一女三个年轻人先后走进了小院之中四处打量,这三人每人都有武人境的修为,为首的一名男子修为更是达到了武人境第一重巅峰的程度。

    其三人中唯一的女子见得院中狼藉,撇了撇嘴,当先开口道:“你这人从小便邋遢,如今一个人偷跑出来,住的地方也如同牲畜一般,要是让外人看了凭白丢了我欧阳家瑜郡名门的脸面。”

    欧阳旭林脸色阴沉的站在院中,看着三人道:“你们来做什么,这里是我的地方,请你们都出去!”

    之前说话的那女子冷笑道:“你以为我们愿意来你这猪圈一般的地方?要不是佩林大哥要我们找你回去,你就是死在外面我们也不稀罕!”

    听得那女子之言,欧阳旭林的神色更显阴沉,道:“我是不会回去的,既然你们不远来我这地方,那就请离开吧!”

    三人之中为首的男子向着小院之中大量了一番,笑了笑,道:“旭林,我知道你从小就打算做炼器师,从家中逃出来之后还偷了家族一尊炼器炉出来,我们这一次出来之前佩林大哥已经说了,只要你愿意回去,家族就会支持你成为炼器师,也不会追究你偷盗家族宝物的罪过,以咱们欧阳家族的力量,为你准备充足的炼器灵材不在话下,你想要成为炼器师自然更加容易。”

    欧阳旭林讥讽道:“忘了跟你们说了,我已经炼成了第一尊法器,如今已经是一名炼器师了,接下来我打算去投奔撼天宗,想来如同我这般年轻的炼器师,撼天宗还是欢迎的。”

    听得欧阳旭林炼成了法器,三人显然脸上都显露出了惊讶之色,那为首的男子道:“你是欧阳家的人,为什么要去撼天宗?你既然有了炼器的本事,更应该为家族效力,想来家族日后也会更加看重于你,撼天宗,哼哼,日落西山罢了,恐怕等不及你熬出头!”

    欧阳旭林冷冷笑着道:“回去?然后像我爹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吗?”:

    那男子脸色一沉,道:“旭林,五叔的死是意外,与佩林无关!”

    欧阳旭林摇头道:“我不相信,所以我不能回去!”

    这时一直不曾说话的男子突然开口道:“景林哥,还和他啰嗦些什么,佩林哥说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将他带回去,既然他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好了,你、我和诺琳三人联手,还怕擒不住他?”

    那为首男子欧阳景林没有理会旁边男子的言语,而是再次向欧阳旭林劝道:“你与佩林从小不睦,就算你心存疑虑,但如今你也已经是炼器师,回到家族之后自然会有长辈庇护,欧阳家毕竟才是你的根呐!”

    欧阳旭林道:“我想过了家族会派谁来抓我回去,但怎么也没想到景林哥你会来,可越是如此,那么我便越是不能返回家族去了!”

    欧阳景林脸色一红,却听旁边的欧阳诺琳道:“不要同他再废话了,这里是晨瑜县城,我们联手速战速决,待得擒下此人便由不得他了!”

    那欧阳诺琳话音刚落,率先出手的却是另外一边的欧阳玉林,只见他甩手便是一道风刃向着欧阳景林飞斩而去,后者同样甩手一道火刃迎面撞上,而后两道法术不但没有相互湮灭,反而在接触的刹那各自向着旁边一划,便以更快的速度分别向着两人再次飞斩。

    回风舞柳,欧阳家族的家传法术,两人都是欧阳家族的子弟,彼此知根知底,这一道法术的威力不在第一击,而在第二斩!

    欧阳玉林张开一道青色的风盾,火刃瞬间撕裂了风盾,可自身也溃散开来,欧阳玉林脸色一变,一道酷热的气息逼来,令他不得不向后一纵丈许。

    而另外一边,欧阳旭林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尊尺许高低的小炉子,那风刃斩来的瞬间便被这炉子吞入了其中没了声息。

    欧阳诺琳神色一变,朝着旁边的欧阳景林,道:“他有法器在手,我等必须要联手了,景林哥!”

    欧阳景林叹了一口气,向前踏了一步,张口猛然吹出一口白雾,那白雾直射出三尺远,瞬间化作一柄三尺雾剑,向着欧阳旭林飞刺而去。

    “吹气成兵,好,不想景林哥居然练成了这道灵术!”

    欧阳诺琳说话之间也向着欧阳旭林扑了过去,试图与欧阳景林夹击欧阳旭林。

    欧阳旭林见得欧阳景林出手便是家族秘传灵术,同样大吃一惊,这“吹气成兵”之术在他们这一代只有欧阳佩林在武人境第一重便练成了,不曾想如今欧阳景林也做到了这一点。

    欧阳旭林即便是手持法器,此时也不敢正面抵挡雾剑的飞刺,想要向着两侧躲闪,却见欧阳玉林和欧阳诺琳两个人已经从两侧扑了上来,就等他露出破绽一举成擒,无奈之下欧阳旭林只得选择一边后退一边全力抵挡雾剑飞刺。

    橘红色的火焰突然从炼器炉之中喷吐出来,这一朵火焰正是之前欧阳旭林用来炼器的器火,这一伙火光出现的刹那,整个小院之中的温度都开始上升,院落之中仅剩的一座完好的棚屋搭建的木材也开始变得焦黑欲燃。

    欧阳旭林同样张口一吹,那器火随着他口中的气流延伸却是化作了一柄火焰长刀,迎面向着飞刺而来的雾剑便是一斩。

    欧阳旭林同样修习了吹气成兵灵术,只是他并未修炼成功,根本无法像欧阳景林那般将丹田之中孕养的一口本源灵气化作兵器使用,但他却取了巧,接了器火之力吹成火焰长刀,有法器之力加持,火焰长刀的威力大增,与雾剑相撞的刹那便在小院之中卷起了一道灵力旋风。

    借助法器之力,欧阳旭林力敌吹气成兵灵术不落下风,然而在他左右两侧灵力突然剧烈动荡,欧阳玉林和欧阳诺琳二人却是趁机完成了对他的夹击,而欧阳旭林此时却是因为与欧阳景林的一记硬拼而灵元动荡,一时间对于两人的夹击难以做出有效抵挡。

    眼见得欧阳旭林就要为两人夹击所伤,地面突然莫名一震,而后一股奇异的力道突然笼罩了整个小院的院落,欧阳玉林发出的品字形的三道风刃中的两道莫名一划,却是飞斩到了其他的地方,剩下的一道风刃直接被欧阳旭林的炼器炉挡住,发出铮然脆鸣。

    而欧阳诺琳三枚风刺同样有两枚突然下沉射入地面,将地面炸开了两个三尺大小的土坑,而另外一枚虽然还是射向了欧阳旭林,可她却能够感觉到有许多莫名的力道在从不同方向牵扯着这一枚风刺,瓦解着风刺之中蕴藏的灵元,堪堪射到欧阳旭林身前之时便自行瓦解成了一团灵力消散。

    “不好,是阵法!”

    欧阳景林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异变发生的根源,大声道:“小心了,这里有阵法师!”

    想及之前三人进来时笼罩在这小院上空的乱色阵,当时以为只是欧阳旭林用阵符布下的遮人耳目的小阵,现在看来却是错了,此人背后居然还有一位阵法师,欧阳诺琳和欧阳玉林两人心中没来由的就是一寒。

    一股巍峨的气势陡然从棚屋之中升腾而起,小院中的众人就感觉仿佛平坦的地面正在隆起,一座山峰正在从地面缓缓上升,向着遥远的天空接近,那低矮的棚屋一下子便被轰然的气势撑得粉碎,遮掩了面孔的杨君山大步从中走了出来。

    这里居然还藏着一个人,一个武人境的修士,居然谁都不曾发现!

    杨君山看了看在场的三个陌生人,转身向着欧阳旭林问道:“这三个人怎么说,是杀是留?县城之中不宜久战,你尽快拿主意!”

    ————————

    这两天有些忙,更新的时间不固定,但每天至少两更是不会变的。

    还有,月末求票,求票,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