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法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法器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这座小小的院落之中时刻充斥着滚滚热浪,还不时仿佛失火一般又剧烈的浓烟从中冒出,有的时候还有各种剧烈的轰鸣声从小屋之中传出。

    不过在乱色阵的遮挡之下,那些浓烟火苗在从小院之中散发出去的时候便已经被稀释分散,根本看不到有烟火从院落上空腾起,而炼器过程当中发生的响动也被阵法所遮掩,居住区周围的凡人也不曾察觉。

    这欧阳旭林虽说是第一次炼器,杨君山能够看得出来,他单纯在炼器一途上已经做了足够充足的准备,充足到除了炼器本身之外,其他一切相关的东西都不曾费心思去考虑的地步。

    除了炼器过程当中可能发生的噪声和烟雾这些事情之外,他能够将杨君山法器所需的器符种类都计算的清清楚楚,并能够针对每一种器符都准备一支相应的符笔;可小屋中储备的灵谷却只够两人吃十天。

    他能够计算到融合一种灵材之后能够出现的十三种不同的情况,可是却不曾会想到炼器炉持续散发出来的高温会将小屋子里面的书籍烤成一团黑屑,甚至到得最后整个房屋都几乎被点燃,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将整个房屋的屋顶拆掉,然后又在更高的地方搭建了一个棚顶,勉强用来遮阳避雨,同时也避免被炼器炉腾起的热浪再次烤糊。

    ……

    总而言之,在杨君山看来,这欧阳旭林其实就是一个除了炼器之外什么都不考虑的人,而且在他炼器的时候必须要用一帮人要为他打下手,不是处理炼器过程中的事宜,而是处理炼器之外的诸如采买、做饭、睡觉、整理资料、清理矿渣之类与炼器无关,却又与他本人相关的事宜。

    这也就是碰上了杨君山这样见多识广的人,虽然对于炼器本身钻研的不如欧阳旭林深,但炼器过程当中可能出现的状况却多少都了解一些,再加上本身就是为他自己炼器,因此,杨君山基本上都能够与他配合的还算默契。

    这家伙现如今还没成为炼器大师呢,可这炼器的过程当中摆得谱比通常的炼器师都不小!

    杨君山自己也不免摇头苦笑,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炼器之中的欧阳旭林平日里甚至连七情六欲都随之消失掉了,整天只剩下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上去就仿佛痴傻了一般。

    这或许就是前世他“器痴”名声的来历,或许更是他能够在炼器一途上取得绝高成就的原因。

    炼器炉之中,熊熊的器火之上悬浮着一枚三寸见方的玺印,在器火的炼燃之下,玺印表面一开始土黄的颜色显得越来越亮,渐渐向着金色转变,而且闪烁的灵光也越来越盛,印座之上是一座小巧却看上去颇有些险峻神韵的山峦,经过两个月的艰难炼制,杨君山的下品法器终于渐渐成型。

    “要是下一次再次炼制同类的法器,我至少可以缩短一半的时间!”

    欧阳旭林猛然间说出的一句话倒是将旁边不经意的杨君山吓了一跳,这两个月来杨君山听到的大多是欧阳不带丝毫情绪的命令似的言语,而且也多是吩咐他去做什么事情,今日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感叹的话来,倒是让两个月来不曾与真正的“人”交流过的杨君山颇有些兴奋的感觉。

    “怎么,看样子要炼成了?”相比于此时的欧阳旭林,杨君山更加难以遮掩神色间的兴奋之意。

    欧阳旭林淡漠的看了杨君山一眼,仿佛在瞬间又回到了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状态,道:“炼成?之前的一切都是在为法器本身打造根基,因为是第一次炼制,因此由不得我不小心,多花些时间尽可能的避免错误,影响法器自身的威力才是正经!”

    杨君山闻言心中的兴奋顿时凉了大半,可马上又听欧阳旭林道:“不过也快了,如今这件法器其他的一切都进行的极为完美,就剩下了最后法器表面的器符雕饰以及底部的刻印了,对了,这件法器你既然要成玺而不用印,而玺本身又是王者专用之物,因此你最好选择一个贴切的名字,在刻印的时候要将你自身的灵力气息进行配合并融合到这件法器当中,这对于法器本身的威力也有极大的影响。”

    杨君山想也不想,便道:“那就刻‘山君’两个字,叫山君玺吧!”

    “山君?”

    欧阳旭林仍旧是那副淡漠的神色,甚至语气也不曾有丝毫的改变,道:“名字倒也贴切,不过山君本身又指猛虎,若是在法器之上再有一尊猛虎坐山,能够与法器本身融合,或许品质、威力会更甚一筹。”

    杨君山眼睛顿时一亮,道:“那你现在雕刻一尊也还来得及呀!”

    欧阳旭林摇头道:“法器炼制,特别是本命法器的炼制,与法器持有者息息相关,这一尊法器在炼制的过程当中你亲自参与的很多,此时若是再雕刻一尊猛虎,因为我无法将一头猛虎的神韵与你本身的气息融合在一起,因此对于法器本身威力并没有太大的提升,反而搞不好还要弄巧成拙。”

    杨君山心中闪过虎妞那矫健的身姿,上一次听二弟说虎妞这些日子已经很少回家了,整个西山都已经被她占山为王了,可惜要是欧阳旭林能够亲眼见到虎妞的话,或许就能够在这法器上雕刻一尊猛虎下山像,定然大大提升法器自身的威力。

    杨君山无奈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日后再次提升法器品质的话,能否将猛虎雕刻在玺座之上?”

    欧阳旭林道:“放心,你的田黄石分量足够了!”

    杨君山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欧阳旭林道:“来吧,最后的时刻到了,我需要你体内灵力尽可能多的支持,在器成之时,吸纳持器者本身灵力越多,与持器者本身的契合度就越高,日后炼化为本命法器就越简单,威力也会越强,而且或许还能对修士自身产生反哺的情况。”

    欧阳旭林说罢直接将双手伸进了器火之中,这些天已经充分见识到了器火威力的杨君山却发现此时的器火根本不伤欧阳旭林分毫。

    而后就看到欧阳旭林在山君玺四面的旁侧开始雕刻一些纹饰,这些纹饰不仅仅只是美观,更重要的是要将法器自身的威力能够以更少的灵力激发出来的关键,也是这件法器最终能否完美收官的基础。

    此时的杨君山却是将双手伸在山君玺的上方,体内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流转,而后在掌心汇聚之后隔空向着下方的山君玺汇去。

    而山君玺本身却像是一只饕餮,将杨君山雄浑的戊土灵力吞入其中却始终没有饱和的感觉,每当欧阳旭林将一枚纹饰雕刻完成,法器自身便会由内而外渗出一团元气,沿着纹饰的纹路全部浸染,而后纹饰表面便会有灵光一闪而灭。

    整整一天的时间过去,欧阳旭林才堪堪将山君玺四面中的一侧上的纹饰雕琢完成,而杨君山也以自身的戊土灵力支撑了一整天。

    欧阳旭林抬头看了杨君山一眼,觉得杨君山似乎尚有余力,于是便继续雕琢第二面纹饰,而杨君山依旧保持着对法器本身的灵力输出。

    又是一天过去,第二面纹饰也雕琢完成,欧阳旭林见得杨君山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于是道:“休息一下?”

    杨君山问道:“中断四面纹饰的雕琢是否会影响到法器自身的威力?”

    欧阳旭林道:“自然是一气呵成最好,不过你体内的灵力足够支撑吗?凡人境修士能够有现如今的灵力储存已经足够令人吃惊了。”

    杨君山勉强笑了笑,道:“继续吧,我有一颗还灵丹!”

    欧阳旭林“唔”了一声,便也不再说话,而是继续埋头开始了第三面纹饰的雕琢。

    当日沼泽一战,杨君山虽然最终没有用到还灵丹,但还是向方玄笙索要了一颗,这方玄笙倒也慷慨,还灵丹虽说贵重,但还是二话不说就给了,杨君山一直留在身上,这时却是正好派上用场。

    第三天纹饰刚刚雕成了一半,杨君山体内灵力终于告罄,于是便将早已经含在口中的还灵丹咬碎,体内干涸的灵力又渐渐的开始恢复,然而用在他人身上至少能够恢复六七成灵力的还灵丹,在杨君山体内却只恢复了大约四成多。

    不过尽管只有这些也足够杨君山支撑到将第三面纹饰的雕琢完成了,但为了以防万一,杨君山还是从储物袋中抛出了一颗鸡蛋大小的卵石吞进了口中。

    欧阳旭林挑了挑眉毛,道:“戊土精石?”

    杨君山笑了笑,口中含着精石说不出话来,但显然是在示意欧阳旭林继续。

    第三面纹饰雕琢完成之后,欧阳旭林又问道:“只剩下最后一面了,你真不需要休息?”

    杨君山含着口中缩小了一半的石头,含糊道:“放心,我支撑得住!”

    在炼器过程当中想来古井无波的欧阳旭林这一次神色间也难免出现了一丝异色,但他还是继续开始了第四面的纹饰雕琢,而且在经过了前三面的纹饰雕琢之后,逐渐熟悉的他也有意加快了雕刻的速度。

    嗡!嗡!嗡!……

    在第四面的纹饰雕刻完一半之后,山君玺渐渐开始抖动了起来,而且抖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尽量控制好了,不要在器成的时候出了乱子!”

    欧阳旭林低喝一声,手上雕刻纹饰的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减慢,每一刀下去总能够在抖动的玺印上面精确的雕下一道纹饰。

    杨君山此时的脸色早已经苍白如纸,“噗”的一口吐出了一地的碎石渣,而后翻手又将一颗戊土精石含在了口中,甚至“咯嘣”一声直接将精石咬碎了,这样尽管会损失精石中的大量元气,但却也是尽快补充体内灵力的捷径。

    片刻之后,欧阳旭林低吼一声,道:“就要成了,一定要压住器成时的反弹,我好趁机刻印!”

    杨君山无声的点了点头,双臂之上陡然有青筋凸显,一双手掌似乎都涨大了许多。

    欧阳旭林的话音刚落,最后一道纹饰已经在他手中完成,玺印四侧的纹饰一齐大亮,一团雄浑的戊土灵力突然以山君玺为中心向着四周爆开,同时玺印自身也在杨君山的压制之下缓缓抬升,似乎有一种破空而去的感觉。

    向着四周排开的戊土灵力撞击在杨君山的身上,原本就快要到了强弩之末的杨君山“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心血,大部分都落在了玺印身上,却很快便渗透入玺印之中不见。

    “好机会!”

    身为武人境修士的欧阳旭林虽然同样筋疲力尽,但到底要比杨君山好了许多,见得杨君山居然趁机以心血压制玺印,连忙提醒道:“快,以心血为引,自行雕刻玺印铭文!”

    杨君山猛吸了一口气,脑海之中陡然闪现出了最初修炼,同时也是修炼的最为精湛的卧虎图影像,玺印底面陡然有血红渗出,渐渐的如同笔走龙蛇,两个蕴含了卧虎图神韵的血红大字出现在了玺印之上,正是“山君”二字!

    在字成的那一刻,一层薄薄的石屑从玺印底部自行剥落,只将“山君”二字微微凸显出来,而后整个法器上空血气伴随着戊土灵气升腾,渐渐在半空凝聚成了一只卧虎,正与卧虎图中的猛虎一模一样。

    “器灵,器灵!”欧阳旭林指着半空之中渐渐淡去的卧虎尖声大叫着。

    ————————

    本来说好要早点更新的,可还是晚了,不过这一章分量却足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