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零八章 出手

第一百零八章 出手

    就在杨君山为那尹拙鸣在阵法传承当中表露出来的以武人境修士抗衡真人境修士的气魄而心神摇曳之时,在石洞外,张玥铭等一行十余人已经被潭玺派的修士堵在了缓坡之上。

    张玥铭站在最前方率领撼天宗弟子与潭玺派的人对峙,在他脚下躺着的两名潭玺派的少年修士,而潭玺派那里也有一名撼天宗少年修士的尸身,另外还有两人被打伤,若非张玥铭凭借一己之力相救,说不定那两人就要被潭玺派俘虏了去,到时候就会更麻烦。

    “你潭玺派这是想要挑起两派大战了吗?”张玥铭向着潭玺派一方为首的几名少年修士厉声质问道。

    郑师兄当先一步,仰天干笑了两声,道:“哈哈,阁下似乎也太过看得起自己了,就为了我等这些人的小命,还能引起两派的大战,你以为自己是撼天宗的首座,还是说我是潭玺派的掌门?”

    郑师兄这冷笑话虽说说的是事情,可听在人耳中却着实让人笑不起来。

    张玥铭冷哼道:“纵然两派不会为了我等引发大战,难道你潭玺派能够承受得了我撼天宗的怒火?”

    “撼天宗的确是我玉州修炼界的第一宗门不假,”方脸少年从潭玺派众人当中走了出来,侃侃说道:“不过今日之事却是我等小辈之间的较量,我等也并非要置诸位于死地,……”

    “方师兄,方师兄,……”

    潭玺派众人一听得方脸少年如此说,纷纷抗议着似乎大为不满,潭玺派如今整体实力虽依旧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但之前接连三次交手却都不曾讨到便宜,这让潭玺派众少年修士大为激愤。

    方师兄抬手一举,示意众人稍安勿躁,接着道:“如今形势撼天宗的道友想来也清楚,我等虽可承诺不下杀手,只需诸位向我等投降并随我等返回潭玺县,我等必善待诸位,日后待得撼天宗前辈前来,我等必定将诸位完好无损的送回,如何?”

    方师兄身后的大眼少女闻言顿时“咯咯”笑了起来,道:“方师兄此言甚好,只需诸位向我等投降,我等以宗门信誉承诺,决然不会加害诸位,这样一来我们双方也不用再多死人了,岂不是一举两得!”

    对于撼天宗这样的宗门而言,宗门名誉大如天,若这些少年修士真要是不放一道法术被人尽数俘虏了去,就算是这些人尽数都是天才,到时候在撼天宗看来,要陪着宗门的脸面向潭玺派低头要人,还不如这些人全都死了才好;可真要是不将他们赎回来,那将来还不知道要寒了宗门上下多少人的心。

    郑师兄和朱姓少年很快也看清了这其中的缘由,纷纷赞成,大声吆喝着撼天宗修士偷袭,并保证善待众人不受伤害。

    “我等宁可尽数战死在此地,撼天宗弟子没有投降之人!”

    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大声斥责潭玺派众人的会是徐菁这样一个女孩儿。

    张玥铭也缓缓的沉声道:“阁下所言简直痴心妄想,不要忘了,之前我等三次交手,你等都不曾占到便宜,就算你等人数是我等一倍,酒囊饭袋多了又有何用?”

    张玥铭的话令撼天宗弟子神色一振,之前张玥铭数次出手击退潭玺派修士,其远超同阶修士的实力在撼天宗众弟子当中树立了绝对的权威。

    方师兄朝着徐菁瞥了一眼,笑道:“诸位撼天宗的道友可要想好了,之前三次你等之所以能占到便宜,不过是因为我等也存了取巧的心思,想要通过偷袭的手段减轻自身的伤亡罢了,如今我等却是晓得诸位当中有一位拥有苍耳仙根的天赋秘术修士,偷袭的手段用不上,那么也只有堂堂正正的一战了,敢问张玥铭张道友,你认为己方有多少胜算?”

    张玥铭缓缓的从腰间抽出一柄青铜符剑,遥指潭玺派众人作为回答。

    石洞之中,终究有些不甘心的杨君山还是将手掌印入了石台上的手掌印当中,鼓足了全身的灵力注入到手掌当中。

    杨君山体内蓄积的灵力不知道超过同阶修士多少倍,这也是他不甘心想要试一试的缘故,万一能够开启这条捷径,尹拙鸣洞府中的宝物岂不是尽数入了他手?

    事实上这个期望也就差了那么最后一点就要成功了,汹涌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掌印之中,直到杨君山体内灵力即将枯竭之时,掌印终于不再吸纳他注入的灵力,说明里面充斥的灵力已经饱和了。

    然而杨君山期待中的捷径终于还是没有能够出现,杨君山大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他虽然不是武人境修士,但体内蓄积灵力的量已经足够了,偏偏就是在质上差了那么一点,灵力与灵元的差别,就在于丹田是否被开辟,而这也是凡人境与武人境的根本区别只所在。

    不过这也是因为守护洞府的大阵完好无损的缘故,若是此时有人在外以法术强行破解洞府大阵,那么守护大阵的力量必然会全力守御洞府入口,从而使得建立在这处破绽上的捷径开启所需的阻力必然会被大大分薄,杨君山或许便有机会打开通往洞府的捷径了。

    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杨君山自然将主意打在了张玥铭等人身上,不过看样子他们的处境似乎并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到时候要自己暗中出手相助。

    杨君山来到先前掉下来的泥沼边上,猛然跑了两步纵身一跃,眼看就要撞在墙壁之上,却见杨君山五指伸开向着墙壁一插,整个人便贴在了墙壁之上,手脚并用,杨君山就如同一直大壁虎,片刻之后便攀到了出口之处。

    杨君山刚刚从巨石之后的地面上跳出,便听得惨烈的喊杀声从巨石前的缓坡下传了过来。

    杨君山心中一惊,腰间的横刀已经拔在了手中,却发现自己周围并无敌人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慢慢的转过巨石向下看去,却见两拨人此时斗法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地面上躺着八九个不知生死的少年修士。

    “这些人来得倒是好快,不过看样子张玥铭等人的情势大为不妙啊!”

    潭玺派的死伤其实比撼天宗的弟子还要多,他们原本有近三十个人,此时只剩下了十九个;撼天宗倒是死的少了些,十七个人还能剩下十个。

    不过杨君山可以看得出此时真正岌岌可危的却是撼天宗,潭玺派之所以久攻不下,一大半的原因就在于张玥铭的悍勇,潭玺派前后死伤的十一人当中有六七个都是死在他的手中,正是因为张玥铭一人之力,使得撼天宗勉强在对方的围攻之下不曾崩溃。

    不过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张玥铭纵然实力再高,之前的大战如同救火一般四处搭救其他弟子,使得他体内灵力耗损不少,此时又被经被方师兄、朱师兄和郑师兄三人联手试图围堵,一旦被围住,那么没有了他的照顾,撼天宗其他弟子很快就会被镇压。

    张玥铭显然也对于眼前的形势极为清楚,他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一直试图摆脱潭玺派这最强的三个人的联手围攻,而另外一边剩下的几名撼天宗弟子在徐菁的带领下也想要将张玥铭接应过来,不过他们最终却是被大眼女子带领的其余潭玺派修士挡住了。

    便在这时,张玥铭突然爆发,左手掐出一道指诀弹出一道法术挡住了左侧的方师兄,右手猛然一推,一道符纹在掌心显现,一道金光从中射出,又在中途化作两道,分别射向朱、郑二人,这一道法术显然是张玥铭的本命法术。

    “两术齐发,这不是武人境修士才能够做到的吗?”

    朱师兄怪叫一声,整个人向后退去,显然之前曾经吃过张玥铭这道本命法术的亏,根本不敢硬接,其他两人也被他的法术暂时阻挡。

    趁着这个机会,张玥铭脚下生风,猛然向前一窜,隔空一掌将一名挡路的潭玺派修士震得口喷鲜血,整个胸腔都陷下去了三寸,眼看就要和冲过来接应的徐菁等人重新汇合。

    “张师兄,我来助你!”

    一名撼天宗弟子突然从中窜到了徐菁前面向着张玥铭接应而去,然而到得近前手中却突然亮出一柄百炼匕首照着张玥铭的胸前便捅去。

    “不要,李乘风,你干什么!”事起突然,徐菁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

    张玥铭刚刚力战逼退三名同阶高手,又掌毙一名潭玺派修士,看似悍勇一场,实则此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体内灵力消耗大半,正是接济不上的时候,对于这个同门修士突然出手暗算,别说是万万没有想到,就算是想到了也是无力再躲闪。

    眼看撼天宗的天才修士,未来的“撼天三杰”就要死在自己人的暗算之下,突然间一声霹雳般的弓弦炸响从远处传来,一道寒芒闪过,“啊——”的一声惨叫,那偷袭张玥铭的撼天宗弟子手中的匕首早已经丢在了地上,整个人抱着手臂跌倒在地,一根长长的铁羽箭身穿了他的手腕。

    “敢暗算张师兄,找死!”

    一声厉喝传来,薛子奇突然窜出,一脚踹向了那偷袭之人的后脑勺。

    “不要!”徐菁的喊声又迟了一步,“啪”的一声,那偷袭之人的脑袋被薛子奇踢了一个稀烂。

    ——————————

    明天趁着强推上架,凌晨还有一章公众章节,然后就到中午上架了,睡秋怀着忐忑的心情向诸位求取明天的订阅,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