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零三章 蛇潭

第一百零三章 蛇潭

    南轩沼泽位于曲武山与元成山之间的一处低地,这里原本应当是一处从晨瑜县通往玺郡潭玺县的最佳通道,然而却因为曲武山和元成山上的山泉溪水尽数注入了这片洼地而形成了一片隔绝两地的沼泽。

    南轩沼泽之中遍布危险,除了隐藏在沼泽之中随时可能将人吞噬的泥潭,这里还是泥蛇生活的天堂,在沼泽的泥浆水泽之中隐藏着许多剧毒泥蛇,随时有可能从中窜出致人死命。

    除了这些,在南轩沼泽之中还隐藏着一些亡命散修,这些人或者是在瑜郡,或者是在玺郡犯下了命案,被人追杀后不得不躲到了沼泽之中隐藏,在这里很少有人性的束缚,杀人夺财是最常见不过的事情。

    不过在来到南轩沼泽之前,杨君山却是也发现有一些方石镇的修士组织起来冒险进入沼泽之中,试图横穿进入玺郡潭玺县境内,这些人大多背负着许多包裹,应当是一些行商,他们堂而皇之的借此避过撼天宗设在其他通道上的税卡,将方石镇的出产运送到潭玺县,再从潭玺县换回方石镇所急需之物。

    一道寒芒从杨君山的身侧闪过,一条从泥沼之中突然窜出来的指头粗细的细蛇被他用手中的横刀斩做两段,掉落在污泥之中来回扭曲挣扎,溅起一片片的泥水,别看这条细蛇短小,但劲力却是十足。

    不同于那些普通修士在横穿沼泽的时候都需要用一根长木棒插在身前的路上,防止陷入泥潭当中,杨君山对于这南轩沼泽却是熟悉的紧,他能够清楚的明辨出泥水下面到底是路还是陷阱,尽管仍旧无法如履平地,但至少也其他进入沼泽的人走得要快的多。

    杨君山手中的横刀是韩秀生惯常使用的兵器,虽不是法器,但也是百炼精钢所制,品质很是不错,这一次他进入沼泽,韩秀生便将这口刀送给他防身。

    除此之外,杨君山的七石弓同样斜跨在肩上,背上还有满满一壶符箭,尽管这张七石铁胎弓对于现在的杨君山而言仍旧是软了,但此时他需要的已经不是弓箭本身的威力,而是符箭可媲美法术的威力和远超法术的射程。

    天釉泥通常是在泥蛇聚集的泥潭之中,而泥蛇大量聚集的泥潭往往都是灵气汇聚之地,这里的泥潭经过泥蛇的长期栖息,在蛇身不断的鞭挞之下,便会有一部分参杂了灵气和泥蛇表层体液的泥水化为灵材天釉泥。

    天釉泥本身品质并非一定就是法阶下品,随着天釉泥本身色泽的不同,天釉泥也可以分作上中下三品,其中青色的天釉泥就是品质最低也最常见的下品灵材,也是本次杨君山进入沼泽的首选目标;若是天釉泥的色泽变成赤红,那么其品质就会上升为法阶中品灵材;而若是化成淡黄色,那可就是能够用来炼制上品法器的法阶上品灵材了。

    因此,沼泽之中天釉泥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必然就是泥蛇聚集最为密集的地方,而杨君山这一次要去的就是前世记忆当中的一处蛇潭。

    横刀在他的手中如指臂使,四周从泥潭当中窜起来的泥蛇不论大小尽数被杨君山一刀斩做两段,但有的泥蛇却一直潜伏在杨君山所经过的路上,直到脚踏下的那一刹那突然伸出蛇头向着小腿或者脚上咬去,可随即便被他踏下的那一脚震得骨头都酥掉了。

    杨君山虽然不曾将震地术作为本命法术刻印在仙根之上作为本命法术,但在进阶第五重之后却也能够修炼普通的法术,震地术和飞沙术这两道杨家嫡传的法术自然没有不修炼的道理。

    虽然短时间内他还没有将震地术修炼成功,但用来震死一两条泥蛇却也算不得什么难事。

    不过很快眼前出现的场景却是令杨君山有些惊疑不定,前世的杨君山作为散修所学很杂,这其中就包括了追踪之术,这沼泽之中虽然泥水横流,会渐渐将人走过的痕迹遮盖,但眼前的这一片脚印却还没来得及被泥水浸满。

    从杨君山的经验判断,这地面上留下的痕迹应当是前后有两拨人走过,前一拨人来的路径大致与杨君山来的方向相同,应当也是从方石镇而来;而另外一拨人来的方向显然是南方,那么十有八九应该是从玺郡过来的了。

    不过令杨君山好奇的不是这两拨人的路径在此地交汇之后向着同一个方向去了,而是这后来的一拨人明显是在跟踪前面的一拨人。

    哈,难道说是让自己碰上了沼泽中亡命修士的黑吃黑?

    不过杨君山显然没有兴趣去插上一脚,但跟着这段路径走了片刻,杨君山还是发现这后一拨人之所以能够追踪在前一拨人的后来,不是因为他们当中同样有着如同杨君山一般的追踪高手,而是前一拨人应当有后一拨人的内应,在路上留下了极为隐秘的标记。

    在沼泽之中偶尔裸露出来的岩石上面,杨君山从上面扒下一块污泥,从里面拨出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碎裂符石,这应当是一枚留踪石,通常是被修士用来防止迷路用的,应当是前一拨人有人暗中把符石放置在了污泥之中作为后一拨人追踪的标记。

    不过后一拨人或许是嫌脏还是其他的原因,在沿着标记走过之后却并未将泥中的留踪石捡起,而是直接一脚踏碎了,却不曾想在杨君山这样的追踪高手眼中,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明显的标记。

    在这个方向上走了片刻,杨君山转而向另外一个方向,此地距离那蛇潭应当是越来越近了,一路上袭击自己的泥蛇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而且从泥沼之中窜出来的泥蛇个头越来越大,越来越凶悍。

    渐渐地,远处传来了“哗啦哗啦,噼啪噼啪”的声音,就像一条溪水急冲而下,湍急的水流“哗啦啦”直响,水花撞碎在河石上发出“噼啪”的响声。

    随着杨君山越来越走进,这样的声响也越来越大,直到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一块沼泽当中的巨石之后,慢慢的将身子从巨石后探出,看着眼前的场景。

    尽管蛇潭已经不是杨君山第一次见到了,可每当他再一次看到的时候依旧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密密麻麻的泥蛇拥挤在方圆百丈的泥潭当中,这些泥蛇在潭中相互绞缠、游动、鞭挞、嬉戏、打斗,熙熙攘攘,时时刻刻都有无数的泥花伴随着泥蛇身躯的甩动而从泥潭之中飞溅到半空,然后再“哗啦啦”的落下来,这就是杨君山刚刚听到的仿佛湍急水流冲击的声音。

    杨君山颇有些胆战心惊的弯着腰沿着泥潭外围慢慢的走动,生怕一不小心惊动了泥潭当中的数万泥蛇,以他现在的实力,要是被数万泥蛇追杀,恐怕到时候连渣都剩不下来。

    泥蛇之中有大有小,大的足有人的手臂粗细,一两丈长,蛇身甩动巨大的力量溅起的泥浆有的直接落在了泥潭之外,而杨君山便是沿着泥潭游走,仔细查看这些飞溅出来的泥浆,看是否当中含有星星点点的天釉泥。

    在杨君山没有实力剿灭这一整潭数万甚至还多的泥蛇之前,这种积少成多的苦逼方法反而是收集天釉泥最为快捷的手段,除非他能够拥有逆天的气运,在这沼泽当中恰好找到一块足够分量的天釉泥出来。

    哗啦啦……

    一蓬泥水从天而降,溅得杨君山满头满脸,可他不但顾不得躲闪,连身上的泥巴都顾不得擦掉,因为杨君山看到了有一团青色的泥浆砸落在地上四处溅开,赶忙走过去一看,这一团泥水当中果真有不少天釉泥水。

    杨君山赶快将这些青色的水收集到随身携带的一个葫芦当中,之后还需要将这些泥水沉淀、过滤、提纯之后剩下的才是可以用来炼器的下品灵材天釉泥。

    一条泥蛇突然从泥潭当中窜出,时刻将心神绷得紧紧的杨君山一个箭步飞窜过去,手中的横刀一闪,“噗嗤”一声直接斩断了蛇头。

    这个过程杨君山不敢动用法术,不敢将丝毫的灵力注入兵器当中,只能够依靠肉身的敏捷和力量来完成。

    泥蛇对于灵气极为敏感,一旦杨君山动用体内灵力引起灵气动荡,在这泥潭旁边随时都有可能引动数十甚至上百只泥蛇从潭中窜出来,而要是不及时斩杀窜出来的泥蛇,那么马上又会有更多的同伴被泥蛇召唤出来。

    百丈方圆的泥潭,杨君山小心翼翼的一圈走下来花费了一个时辰,斩杀了大小泥蛇十余条,收集的天釉泥水仅仅填满了大葫芦的十分之一。

    休息了片刻,杨君山又开始绕着泥潭走第二圈,刚刚走到一半,就在杨君山正在收集一团正好飞溅出来的天釉泥水的时候,突然有三四条缠搅在一起的泥蛇从泥潭当中翻滚了出来,在落地的刹那几条泥蛇顿时被摔开。

    杨君山一看不妙,连天釉泥水也顾不得收拾,冲过去接连几道刀光闪烁,将四条手臂粗细的泥蛇斩杀殆尽,可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背后的毫毛顿时炸了起来,有人在背后偷袭!

    杨君山顾不得地上的泥泞,一个翻滚避开了从背后刮过的一道冷风,抬眼看去时,杨君山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想也不想转身就逃!

    一条足有人的小腿粗细,长有三丈左右的巨型泥蛇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刚刚收集天釉泥水的地方,刚刚那道冷风显然是这条泥水以蛇尾横扫杨君山,此时见得杨君山居然逃开了去,那巨蛇口中的蛇信来回吐得“咝咝”直响,不远处泥潭当中嘈杂的“噼里啪啦”声突然一顿,而后一股蛇浪突然从泥潭当中涌了出来,向着杨君山逃走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