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零二章 较量

第一百零二章 较量

    当杨君璐兄弟二人气势汹汹的找到杨君山的时候,却被杨君山周身澎湃的气势压得势头一滞。

    别看杨君璐自己也是凡人境五重的修为,但在杨君山面前他却有一种被压抑的感觉,就好像此时的杨君山正在高高在上俯视他们兄弟二人一般。

    怎么可能,自己进阶凡人境五重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而杨君山却不过刚刚跨过这一道门槛,周身的灵气波动还不曾平稳下来,怎得可能比自己还要胜过一筹?

    如果说杨君璐是惊疑不定,那么杨君凯就是赤裸裸的嫉妒了,他比杨君山还要大了一岁,三等的资质比杨君山也要高了一筹,如今进阶第五重的时间反而落在了杨君山后面。

    哼,现在走得快有什么用,修炼看得是根基和底蕴,你一个用土黄石唤仙灵的四等资质本身灵窍开辟的就小,奠定仙根所需的灵力凝聚也少,修为自然增长的就快,不过这般的追求速度,到了进阶武人境的时候有你后悔的时候。

    杨君凯的修为只是在第四重,他无法像杨君璐那般与杨君山站在同一个层面感受杨君山的实力,只是想当然的以为只是修为上的差距而已。

    这兄弟二人心思各异,杨君山原本还以为这二人跑过来是要兴师问罪,却不料一个个见到他之后脸色阴晴不定,倒叫杨君山大为稀奇。

    杨君山这段时间虽然闭关,但外界的事情也并非一无所知,对于这兄弟二人的来意也有所猜测,无非就是眼馋罢了。

    “老四,你的法器灵材收集齐全没有,费大师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要知道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动了费大师出手,若是像你这般怠慢,费大师若是甩手不干了,你可莫要后悔。”

    杨君璐到底还是记得这一次来找杨君山的目的,很快调整了情绪质问道。

    “就是,人家可是炼器大师,要不是看着我爹的面子上,人家会搭理你爹一个外县的村正?你可倒好,老神在在的闭关修炼开了,好大的架子,让我们这么多人等着你?”

    杨君凯到底还是嫉妒杨君山的修为先行一步,语气之中冒着浓浓的酸气。

    杨君山不急不缓的笑道:“两位哥哥息怒,你们也知道那费大师所需的灵材极多,有数种还是下品灵材当中极为罕见之物,一时半会儿找齐哪里有那么容易,还请允我多找一些日子。”

    杨君璐急切道:“你已经找到了多少种,可以先交给费大师嘛,你可能不太懂得炼器,炼器也是需要做一些前期准备的,比如将各种灵材用秘法进行加固、提纯、调和之类,这样等你找齐了所有灵材便可以直接着手炼制法器,而费大师也不必等得着急!”

    杨君山疑问道:“他着什么急,难道作为撼天宗的炼器师,还需要抢着为别人炼器么?你们该不会说那费大师这一段时间什么都没做就等着我的灵材准备炼器吧?你觉得是我大伯有这么大的面子还是我有这么大面子?”

    杨君山冷笑了一声,接着道:“若是费大师等得着急,可以先忙别的事情么,不必等我,我不急的。”

    “你不急我们急啊!”

    可这话哪里能说得出口,杨君璐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反驳杨君山。

    一旁的杨君凯一听就急了,道:“这怎么可以,你不能这么干,我们都等这么长时间了,你怎么能说让我们等着就等着呀,你以为你是谁?”

    杨君山眉头一皱,道:“你们?”

    杨君璐见得杨君凯差点说漏了嘴,不着痕迹的瞪了他一眼,道:“我爹很关心这件事情,要我们一定要帮你把这件法器炼好了,你可是我们的堂兄弟,三叔和我爹可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我们怎么可能不尽心尽责。”

    杨君凯在一旁帮腔道:“就是,哼,哪里像有些人说好了的事情还要返回,明知自己的大哥修炼到了紧要关头也不知道帮上一把。”

    这兄弟二人一唱一和,配合的倒是极为娴熟默契,杨君山在一旁听得杨君凯指桑骂槐,脸色却是一沉,道:“我修为尚未巩固,这事情以后再谈吧!”

    杨君璐见得杨君山转身要走不由急了,道:“老四,难道你不想炼制法器了吗,我可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将灵材交给费大师,小心费大师一气之下不再理睬你的事情,到时候可不要后悔。”

    杨君山头也不回道:“不炼就不炼好了,反正我也没进阶武人境,这么早炼制法器做什么,我不着急!”

    兄弟二人一下子有些傻眼,没想到杨君山居然这般光棍,一气之下连法器都不炼了,这岂不是说自己兄弟眼看到手的好处就这么飞了,这让兄弟二人不由有些气急败坏起来。

    “你不要走!”

    杨君凯急忙追上前去伸手便向杨君山的肩上扣去,情急之下体内灵力运转,手掌之中已经氤氲了一团土黄色的灵力,这一掌要是扣在一个普通人身上,足够打断人的肩胛骨。

    杨君山冷哼一声,体内灵力流转,肩膀微微一耸,杨君凯的手掌在接触到他肩膀的刹那就如同抓到了一个炮仗,一股诡异的力道突然在他的手中炸开,将他掌心中的一团灵光抹得一干二净。

    杨君凯的手掌猛的被弹开,他感觉自己的整个手臂一瞬间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噔噔噔”向后退了好几步,若不是杨君璐见势不好在身后拖了他一把,杨君凯几乎就要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禁心中骇然。

    杨君璐见得兄弟吃亏,不由也是心头火起,冷哼一声,伸手一指隔空点出,一股劲力直向杨君山的腿上袭去,赫然也是杨家嫡传的法术碎石术。

    杨君山同样不甘示弱,有心要与杨君璐较量一番,猛然转过身来同样一指弹出,两道法术在两人之间霎那间相撞。

    啵!

    一团灵力炸开,直接在三丈方圆内卷起了一道狂风,夹杂着尘土将一旁的杨君凯吹得漫天满脸好不狼狈,好不容易挥开了眼前的尘土,却看到杨君璐的身影一路后退向着他的身上撞了过来。

    杨君凯连忙伸手拖住大哥,岂料从杨君璐身上传来的力道比刚刚击退自己的那一道要大得多,猝不及防之下,两兄弟顿时撞在了一起,四条腿相互拌蒜顿时滚做一团。

    灰尘散去,在两道碎石术相撞的中央,地面铺路的青石已经被炸裂,道路两侧房屋上的砖瓦被掀翻了一大片,从地面上飞溅的石子受两人法术催动飞溅在两侧的墙壁上,将石墙砸得石屑乱飞。

    杨君山的模样看上去也有些狼狈,但他却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满身的灰尘多是之前斗法所激起的狂风乱流吹落在上面的。

    看了一眼滚翻在地的两兄弟,杨君山咧嘴一笑,转身便离开了此地,身后传来杨君凯的大声叫骂:“杨君山,你敢对我们出手,你的法器别想再炼了,得罪了我们就是得罪了费大师,咱们走着瞧!”

    爬起身来的杨君凯见得杨君山对他兄弟二人理也未理,不由又有些后悔,连忙向还坐在地上的杨君璐问道:“大哥,怎么办,他要真不打算炼制法器了,咱们可就没地方捞好处了!”

    杨君璐坐在地上两眼发直,对于杨君凯的询问置若罔闻,只是低声念叨着:“怎么可能,他的修为刚刚进阶,法术的威力怎得会远在我之上,我居然连他一招都接不住,……”

    打发了这兄弟二人,杨君山便准备向韩秀生辞行,这段时间韩秀生很少去青树村的矿上,而是将大部分的时间又重新放在了修炼上面,牛首山之战过后,杨田刚嘱咐韩秀梅分了他一些丹药,其中就有对于突破武人境具有极大辅助作用的法玄丹,这让一度对于进阶武人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韩秀生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你要去方石镇?”

    韩秀生皱着眉头,问道:“你是要去南轩沼泽吧,是为了找天釉泥?”

    杨君山点头道:“不错,我的法器就差最后两种灵材了,这天釉泥的用量可是仅次于田黄泥,听说南轩沼泽那里不时有人能找到这东西。”

    韩秀生摇了摇头,道:“最近方石镇可不很太平,听说南轩沼泽里面的泥蛇又出来吃人了,虽说吃的都是凡人,但也可以看出沼泽里的泥蛇数量恐怕已经多到了里面的食物都不够吃了。”

    杨君山笑道:“那正好进去大杀一通,若是侥幸碰上几只凶蛇,没准还能给小妹带回一两枚仙灵来,就算没有仙灵,那泥蛇做成的蛇羹也是美味,到时候给舅舅带回来一些饱饱口福。”

    杨君馨已经到了测灵窍的年纪,如果杨君山没有记错的话,杨君馨的体质更偏向于水属性,倒是与泥蛇中的凶兽所产的仙灵颇为契合。

    韩秀生还是有些不放心,道:“话虽如此,但方石镇可是晨瑜县的最南端,南轩沼泽更是横跨晨瑜县与玺郡的潭玺县,两县经常有修士进入沼泽寻找天釉泥,而且那里多有亡命散修在其中躲藏,杀人劫财之事也时有发生,你要小心。”

    ————————

    半夜码字,一个蚊子在耳边老叫,一巴掌扇上去,蚊子没了,耳朵里面叫的更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