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百零一章 五重

第一百零一章 五重

    牛首山之战还是引起了梦瑜县和晨瑜县不少修士势力的注意,从牛首山留下的大战痕迹来看,这里显然曾经潜伏着一股不为人所知的势力,而这一场大战显然也出现了武人境修士之间的较量,甚至还出现了灵术神通的动荡,这给晨瑜、梦瑜两县平静的修炼界带起了不小的波澜。

    秘密潜伏在牛首山的势力是谁,将其彻底拔出的势力又是谁?

    靠近两县边境牛首山的梦瑜县荒丘镇镇守受到了梦瑜县令熊长风真人的严厉斥责,据说镇守之位已经岌岌可危,长风真人有意让家族子弟熊满山担任荒丘镇的镇守一职。

    与梦瑜县不同,牛首山之事在晨瑜县引起的波澜甚至远在梦瑜县之上,不等晨瑜县令对此事做出反应,撼天宗传书斥责其保境不力的消息便已经在整个晨瑜县上下闹得沸沸扬扬,甚至让晨瑜县大小势力都忘记了事情起因所在的牛首山,而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撼天宗对晨瑜县令的斥责上。

    牛首山之事可大可小,可对比两县的不同遭遇,晨瑜县令位置不稳的传言愈演愈烈,一时间晨瑜县上下各大小势力暗中也是蠢蠢欲动。

    紧跟着同样靠近牛首山的晨瑜县乱石镇镇守鲁奇,以牛首山之事失察为由,突然向县令辞去了镇守一职,不等晨瑜县各方势力反应过来,一名叫做薛盛的撼天宗内门弟子空降下来,在乱石镇走马上任。

    很快有关这位薛镇守的小道消息便传遍了晨瑜县,这位撼天宗的内门弟子有着武人境第四重聚清气的修为,据说乃是撼天宗一位真人境长老的门下弟子。

    就在晨瑜县的局势这一段时间风云变幻的时候,杨君山却安安静静的呆在了舅舅家中闭关修炼,原本杨君山是打算去方石镇挖天釉泥来着,不过因为晨瑜县最近很是不太平,再加上在牛首山收获甚丰,与他手中不多的几颗戊土石,杨君山一时间有了静下心来修炼,冲刺武人境第五重的想法。

    那日在撼天宗别院巧遇张玥铭,那时这位撼天宗未来的“三杰”之首便已经是武人境高阶的修为了,如果杨君山所料不差的话,张玥铭之所以来到晨瑜县的别院历练,应当是已经在为冲击武人境做准备了。

    “三杰”中另外一人宁斌,杨君山当初修为还是第三重,在曲武山救下他的时候便已经是第四重的修为了,如今近两年的时间过去,又在撼天宗宗门内清修,修为至少也应当不在张玥铭之下。

    至于“三杰”的最后一人“器痴”欧阳佩林,因为年长于前两者的缘故,如今早已经是武人境初阶,开辟了丹田的修士了。

    与未来整个瑜郡,乃是整个玉州修炼界真正的天才新秀相比,杨君山的修为无疑还是落后了一筹,他必须要竭尽全力跟上他们的脚步,才有可能在未来风云变幻的修炼界当中具有自保之力。

    对于服用丹药辅助修炼,杨君山始终抱着极为谨慎的态度,通常一颗法云丹足够支撑他修炼一天,为了防止丹毒累积,每一次在炼化丹药之后他都要隔上三四的时间使得体内气血灵力自行化解丹毒,这样一来前后便是五天的时间。

    不过在杨君山进阶第四重之后却是发现自己肉身对于丹毒的排除能力远在自己的估算之上,基本上在炼化一颗丹药之后,只需一天的时间便能够将大部分的丹毒排除干净,再有一天的时间就算是一些残留的毒素也难以在体内留存。

    不过对此杨君山虽然意外但却也不再惊奇了,自从经历了伤口快速愈合以及对于瘴毒远超常人的抵抗能力之后,如今再多出一项排毒能力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心中对于以极品仙灵髓奠定的隐仙根的期待也越发的强烈起来。

    丹药的服用由五天一枚改作三天一枚,对于杨君山修炼效率的提升自然是再明显不过的,而在舒缓丹毒的两天当中,他又完全可以利用戊土石来继续修炼,使得修炼的效率进一步提升。

    奠仙根的过程与其他修炼阶段不同,其他修炼阶段需要的是循序渐进,而仙根在奠定过程中需要的却是大量灵气的补充,也就是说只要修士修炼的越勤,灵力的补充越是充分,那么这个阶段完成的也就越快,中间几乎没有瓶颈之说。

    也就是杨君山的功诀本身修炼速度缓慢,否则以杨君山积攒下的修炼资源,又何至于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堪堪将自身修为推升到第四重的圆满境界。

    牛首山之战后,杨君山已经闭关修炼了两月有余,奠仙根的圆满境界已经被他打磨的足够坚实,是时候踏出进阶第五重的脚步了。

    凡人境的第五重施仙术,顾名思义,自然就是修士在进阶这一阶段之后便拥有了徒手施展法术的能力,而不再像是在第四重的时候那样,法术的施展需要借助符石之类的外力。

    根本原因就在于进阶第五重之后,修士体内的仙根彼此之间就能够联成一体,重新形成一个灵力流转的循环,修士体内的灵力再也不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圆满的仙根蕴藏的灵力相互之间沟通支援,使得修士在施展修士的过程当中再也不虞灵力的匮乏。

    严格说来,当奠仙根完全圆满的时候修士便已经算是进阶第五重了,因为当仙根奠定圆满的时候,已经完全能够承受至少施展一次法术所需要的灵力消耗,但这只是针对体内只有一枚仙根的修士而言,对于拥有两枚以上仙根的修士而言,重新建立仙根之间的灵力沟通才是进阶第五重的标志。

    这个过程对于其他修士而言需要在体内慢慢摸索,但对于杨君山而言却是驾轻熟就,再加上杨君山在肉身锻制上的成就,使得他重新开辟三枚仙根之间灵力沟通渠道的过程少走了许多弯路,而且灵力通道开辟的速度也相当之快。

    原本杨君山以为凭借骨髓隐仙根蕴藏超过普通仙根两倍的灵力,在开辟通道的过程当中应当是最快的一个,岂料从一开始胆器仙根开辟通道的速度就与骨髓仙根并驾齐驱,椎骨仙根反倒落在了最后面。

    胆器仙根在杨君山的三个仙根之中是品质最差的一个,也是蕴藏灵力最少的一个,可是在开辟其周围灵力通道的时候速度却是极为快捷,不过在通道远离了胆器仙根,向着其他两个仙根延伸的时候,速度却是马上慢了下来,终于成为三个仙根当中进展最为迟缓的一个。

    杨君山已经能够猜出原因应当就是出在六腑锦之上,这道陈纪留给他的锻体传承极为神秘,直到现在他也只是掌握了胆腑锦的修炼方法,但修炼的效果却是显而易见的。

    三枚仙根之上各自延伸出两道灵力通道,彼此之间开始对接,这个过程对于寻常修士而言至少也需要前后三个月,甚至更多的修炼时间,而杨君山却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便已经接近了尾声。

    随着六条灵力通道两两接通,杨君山浑身一震,三枚仙根彼此相连,蕴藏的灵力相互沟通,刻印在胆器仙根以及椎骨仙根上的两道本命法术符纹一道接着一道被完全点亮,完全可以随着杨君山的心意而随意施展。

    凡人境第五重施仙术,终于圆满功成!

    杨君山猛然睁开眼睛,右手拇指压着中指一弹,口中低喝一声:“碎!”

    嘣!

    三丈之外,以一整块大青石制成的修炼室大门正中多出了一处凹陷,一起为中心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蛛网一般向着四周散开。

    杨君山从修炼室中一跃而起,身形如同一直猛虎在跳跃一般,三两步来到大青石门前一推,一尺厚的石门缓缓的打开,一束阳光从修炼室之外投射进来。

    杨君山迈步出了修炼室,身后的石门在缓缓关闭的刹那微微一震,“哗啦啦”,一大片最大不过葡萄大小的碎石溅落在地上,那石门的中央多了一个直径一尺大小的口子。

    汹涌的灵力在体内流转,两道早已经修炼成功的本命法术完全可以做到随心而发,重生之后,杨君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终于拥有了一些微弱的自保之力。

    杨君璐和杨君凯兄弟这两天有些着急,自从上一次带杨君山去了一趟撼天宗在晨瑜县城的别院之后,两兄弟便惦记上了杨君山这一段时间所收集的灵材。

    然而从县城返回之后,杨君山对此事却是再也不曾提及,不过这两兄弟自认为掌握了“费大师”这个渠道,杨君山迟早还是要求到他们身上来,自然也不太着急。

    岂料前些天又出了一档子事,他们的三叔杨田刚家中中品灵田种植的灵草经过两年多的培育终于提前成熟,那可是上千株的灵草,老大的一笔财富,杨田臣早就盯上了这些东西。

    他之所以费尽心思为自己的二弟找来赤炎草的种子,心思根本不在分那三成收获上,而是想把杨田臣所有灵草尽数经自己手卖给撼天宗去,这样既可以用这些灵草向撼天宗表现自己的能力,又可以从中上下其手,分得一部分好处。

    岂料前些天灵草成熟之后,杨田刚派人送来了赤炎草收获的三成,差不多百余株赤炎草,之后便没了下文,别说整个三分中品灵田中的上千株灵草,就是赤炎草的数百株的收获也不曾送来。

    杨田臣急切询问送灵草过来的杨青牛原因,这才知道有人高价从杨田刚手中把灵草收购了去,为此杨田臣大发雷霆,大骂杨田刚不配做他一母同胞的兄弟,明知他如今正在冲刺武人境第四重的节骨眼上,却不伸手予以帮助,这兄弟二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生怕杨君山这里也出了岔子,到手的好处不翼而飞,因此这才打算催促杨君山赶快将收集到的灵材先行交给“费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