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九章 灵童

第九十九章 灵童

    “这个所谓释教的护法弟子和信众上缴的灵谷足有七八十石,因为山顶有十几辆送粮车,一时间还没有统算出来。”

    “嗬,这个释教积累修炼资源的方式倒是无所不用其极,你看看这一大片的玉币、石币混杂在一起,折算成玉币我看差不多有一百枚了吧!”

    “这里还有一堆的灵草、矿石,还有筛选的精矿,咦,这是什么,难道是法器碎片,难道还有这东西?”

    山顶一片杂乱的声音,收刮战利品无疑是最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杨君山将那圆坤修士那被杨田刚打得彻底报废的法器钵盂捡了回来,韩秀梅看着这件原本的下品法器大为惋惜道:“太可惜了,否则我也能有一件法器了。”

    杨君山笑道:“娘,这释族邪教的法器很是邪门,恐怕只能够用他们修炼的功诀才能够驱使,您要强行祭使,法器本身威力大降不说,灵元损耗也要严重的多。”

    韩秀梅瞥了他一眼,道:“你这孩子怎么什么都知道,现在这法器被你爹的灵术彻底废了,你娘我就是想要也要不成了。”

    杨田刚却正色道:“这邪教徒的功法的确非同寻常,还有那种惑人心神的咒语神通,很容易在斗法过程当中搅扰对手的心神,同阶修士相争胜负原本就在毫厘之间,若是我单独对上此人,猝不及防之下恐怕还要吃亏!”

    “哈哈,快来这里,这里发现了一座密仓!”

    杨田刚几人一听立马循着声音走了过去,却见苏宝章正站在后山一片乱藤跟前,见得杨田刚过来,道:“村正大人,这里发现了一座上了锁的密室,看样子应该是一座仓库!”

    苏宝章如今也是第四重的修为,得杨田刚传授了两道法术,其中一道飞沙术更练成了本命法术,今日也参与了牛首山之战。

    那锁并非是普通的铁锁,而是与大门合为一体的符锁,整个大门便是一张放大的符箓,而符锁便是激发这张符箓的关键,若是破解不当,整张大门符箓一旦被激发,不但能够及时预警,还有可能把试图破门的修士击伤甚至击毙。

    苏宝章显然也是看出这符锁上的陷阱,知道自己无法破解,这才将杨田刚等武人境修士招来。

    安侠一看这符锁眉头就是一皱,道:“这是什么符锁,怎得从来就没有见过,上面刻画的符纹好生怪异,这释教修士到底是何来历?”

    杨君山想了一想,道:“那叫圆坤的修士身上会不会带有钥匙?”

    “唔”杨田刚伸手在袖中一抹,一只表面上修了一个“卍”字的锦袋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正是杨田刚从死去的圆坤身上找到的储物袋。

    “芥子兜!”杨君山见得那锦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释族人的芥子兜和储物袋是一样的,他早就想要一只储物袋了,可惜储物袋本就稀少,他一直没有机会得到。

    杨田刚笑了笑,灵识探入储物袋搜寻了片刻,一只四寸长的铁钥匙出现在手中,道:“袋子里面就这么一枚钥匙,应当就是了!”

    苏宝章上前道:“村正大人,我来吧!”

    杨田刚在他肩上拍了拍,一层黄色的光芒陡然从地面升起,攀着苏宝章的双腿一路向上,知道将他整个人的身躯都覆盖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光幕,这才道:“去吧,一切小心!”

    铁钥匙插入锁孔,“咔嚓”一声符锁被顺利打开,众人也都松了一口气,随着大门被苏宝章推开,光芒同样向着密仓之中延伸,里面的情景顿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好家伙,果然是一座灵谷仓!”

    就看到这座密仓长宽大约五六丈,两侧堆满了一袋袋的灵谷,中间是一条通道,在通道的尽头摆放着一张靠墙的木桌,上面供奉着一个与杨君山在那个护法弟子家中看到的一模一样的神龛,神龛前还有一个小小的香炉,里面盛放了满满的香灰。

    “这么多灵谷,至少也有三百石吧,这释族修士不过武人境三重修为,手下不过七八个护法弟子,就算是有近千的教众,三个月的时间想要收刮这么多灵谷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发了发了,就这三百石灵谷就足够咱们干这一票的了,而且你们看,密仓里面靠近那供桌边上还有两只封灵箱,你们说那里面会是什么,不会是两箱玉币吧!”

    楚闯的目光比之前杨君山看到储物袋时垂涎欲滴的神色还要不堪,左右看了看众人也都是满脸的惊讶,这货当先抬脚踏了进去,道:“我先去看看!”

    岂料他人还没有完全走进去,便已经被杨君山一把扯了回来,楚闯以为杨君山这是不想让他沾手这些灵谷,不由有些不悦的问道:“杨小少爷,你这个干什么?”

    却见杨君山满脸的凝重,指了指密仓最里面供桌上的神龛,道:“这个神龛不对,我之前在那个护法弟子家中看到的神龛里面空无一物,这个神龛当中却供奉着一个童子佛像。”

    楚闯疑惑道:“佛像?什么是佛?”

    杨君山一丝语塞,旁边的杨田刚却道:“唔,刚刚那秃头修士圆坤在念动咒语的时候,开头和末尾都有什么‘我佛保佑’,说的莫不就是这佛?”

    杨君山心中拧了一把冷汗,嘴里马上接道:“不错,这应当就是那‘佛’了,我看这佛像诡异,我等还是小心为妙!”

    楚闯晓得自己误会了杨君山的好意,有些过意不去道:“那该怎么办,要不还是让咱老楚去试上一试吧,万一虚惊一场呢,总不能看着宝藏挖不出来吧!”

    杨君山向杨田刚道:“爹,把那个佛龛毁了吧,总觉得不对劲!”

    杨田刚点了点头,令众人都从门口推开,而后猛然一脚踏向地面,众人就感觉地面似乎都摇晃了一下,而后就看到一道裂缝带着“噼啪”的炸裂声从他脚下开始一路向着密仓中的供桌延伸而去,赫然就是“震地术”。

    眼看地面的裂缝就要延伸到了地面,那佛龛中的童子佛像陡然金光大盛,光芒渗入地面甚至抵挡住了杨田刚的震地术,一个凛冽的童音突然从佛龛之中传出:“是谁,谁敢毁我佛像!”

    稚嫩的声音之中包含着一股俯视众生,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传入众人耳中心中都不由狠狠的跳动了两次,一股淡淡的威压从佛龛之中渐渐升起,甚至有越发浓厚的趋势。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杨君山更是面色大变,立马大吼道:“不好,是转世灵童,爹,快毁了他,快毁了他!”

    “嘿!”

    杨田刚也顾不得询问什么“转世灵童”,但听得自己儿子声音中透露着的恐惧,杨田刚吐气开声,又是一脚跺下去,这一次在场众人就感觉整个牛首山似乎都在晃动,除了安侠与韩秀梅两名武人境修士,包括杨君山在内的所有凡人境修士凡是在杨田刚身周二十丈范围之内的,尽数被地面传来的力道震倒在地。

    青石镇杨家嫡传的“裂地灵术”神通、

    “咔嚓!”

    那阻挡地面裂开的金光一下子被灵术神通撕裂成两半,那佛龛之中的童子佛发出一声尖利的惨叫,高声骂道:“孽障,敢杀我传法居士,敢毁我神龛佛像,贫僧日后定要超度尔等,打入地狱受那十八重煎熬,不要让贫僧知晓尔等是谁,……”

    “哗啦啦……”

    供桌被杨田刚的灵术震得粉碎,那佛龛连同佛像掉落下来摔得四分五裂。

    杨君山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一个箭步窜到了供桌旁边,将那佛像的碎片一脚一脚跺得稀烂,这才松了一口气。

    楚闯有些心悸的看着杨君山,小心翼翼的问道:“杨小少爷,你这是,这是怎么啦?”

    杨田刚不等杨君山回答直接道:“好了,不要多说了,所有人立即行动起来,楚兄弟,前山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了,带着你的兄弟马上把所有的东西都运走,一刻也不能停留,记住,今日之事烂在肚子里,否则日后都有性命之忧。”

    “三爷放心便是,咱老楚晓得轻重!”

    楚闯也是人精,见状知道有些东西不该自己知晓,马上叫过自家几个兄弟便向着前山跑去,在三位武人境修士出手的情况下还能分得八十石灵谷和上百枚玉币,楚闯已经在偷着笑了,那杨家三爷果真不负厚道之名,日后看来还是要多多打交道。

    楚闯前脚刚走,杨田刚便转身道:“彪叔,叫山下的家里人都上山来,把所有的车都拉上来,这里的东西能拉多少就拉多少,咱们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说罢,杨田刚径直走到密仓当中把两只一尺大小的封灵箱收进了储物袋当中,然后朝着韩秀梅和安侠点了点头向外走去,杨君山见状赶忙追了上去,身后杨振彪老爷子已经大呼小叫的叫着土丘村的杨家人往粮车之中搬运灵谷。

    ——————————

    诸位打鬼辛苦,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