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八章 围杀

第九十八章 围杀

    杨田刚刚刚攻破了山顶的防御,安侠便已经驾着狂风冲了进去,山顶之上顿时传来了此起彼伏的轰鸣之声,两团人影从山顶之上盘旋升起,不过安侠很明显被压在了下风。

    一个四旬的胖大修士,一颗脑袋光得溜圆,身披青色衲衣,周身上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将安侠的法术余波尽数挡在身外。

    “本居士有佛光护体,你能奈我何?”

    那胖大修士圆坤手中托着一只青铜钵盂,居然是一件下品的法器,修为又比安侠高了一筹,虽说之前被杨田刚一击攻破了山门,但此时只见那钵盂“嗡嗡”旋转,一圈一圈的金色光芒荡开将安侠的法术层层化解消弭,同时又试图在半空之中捕捉安侠的踪迹。

    安侠本能的感觉到那些金色的光圈有异,以丹田浊气腾空,避开光圈袭扰的同时,不断地以手中的法器进行袭扰。

    便在这时,那圆坤口中突然念念有词,安侠以为他要施展什么怪异法术,因此凝聚心神准备应对,岂料一道呢喃的嗡鸣声如同跗骨之蛆一般在安侠的耳边响起,安侠顿时感到心浮气躁,体内灵元运转不畅,丹田之中浊气下沉,半空之中的身形也开始不受控制,很快便被钵盂中散发而出的一团团金色光圈追了上来。

    安侠虽不曾见识过眼前对手的怪异手段,口中念叨几句咒语不但能够搅扰自己的心神,而且能够干扰体内灵元运转,眼看就要被那金色的光圈波及,却见一只旱烟杆突兀的出现在他身前,将那一圈如有实质的金色广纹敲散。

    “此人修为与我相若,你我联手万不可让他逃走,否则日后必定卷土重来暗中报复!”

    杨田刚人在虚空之中他不向前,手中的上品法器遥指圆坤,口中突然爆喝一声:“碎!”

    圈向杨田刚身周的金色光圈顿时层层瓦解,而且瓦解之势不停,直接朝着光圈散发的中央溯流而上,一路碎开层层阻挡的光纹,直到“当”的一声触及到那钵盂法器的本体,在半空之中炸开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这才作罢。

    杨田刚的碎石术威力竟至于斯,与杨君山借助符石所施展的碎石术威力相比简直天壤云泥。

    那圆坤显然没有想到杨田刚只是一道法术的威力居然能够达到如此境地,之前他虽也在杨田刚手中吃了亏,但也自忖是因为对方有偷袭之嫌,但他却不晓得杨田刚本身修炼的却是土属性的法诀,与他手中带有火属性的上品法器并不是完全契合,之前施展火属性的神通哪里及得上本命法术出手时的威势。

    那圆坤只这一击便晓得杨田刚的厉害,眼见得两位武人境联手他胜算不大,于是将那钵盂一托悬在头顶,一圈圈的金色光纹垂落下来反倒将其护住,双掌向着两人一推,掌心之中分别出现一个“卍”字符,在半空之中迎风涨大,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向着两人身上印去。

    与此同时,那圆满向着山顶大喝一声,道:“今日事有不谐,诸弟子且先退去,日后以佛龛神烟再行联系!”

    “不好,这秃头要逃!”

    安侠怪叫一声,身周卷起一道狂风,他察觉到印向他的那道“卍”子符的威力不敢硬接,以驾风之术兜转避开,虽然身形快捷但到底失了直接追击那圆坤的机会。

    杨田刚周身上下土黄之气大盛,对于印来的“卍”字符却是不闪不必,直接用手中的旱烟杆迎面敲了上去。

    “裂!”

    那“卍”字符不等印到杨田刚身前便突然四分五裂,杨田刚直接冲破阻碍余势不歇,向着逃走的圆坤背心凌空打去。

    “灵术神通!”

    那圆坤目眦尽裂,显然知晓已经到了生死攸关时刻,径直将头顶的法器挡在了身后,一声巨响传来,那法器钵盂直接被杨田刚的“裂地灵术”打得龟裂,直接摔落到了地面上去,而那圆坤却是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形不敢有丝毫停滞,拼命向着牛首山之外飞窜而去,便是杨田刚一时间也追之不及。

    “哪里逃!”

    就在这时,一声厉喝突然从那圆坤飞遁的方向传来,那圆坤心中一慌,却见漫天的飞絮突然从山下扬起,纷纷扬扬挡在了那圆坤逃遁的方向之前。

    那圆坤本能的察觉到这一片飞絮之中隐藏着风险,然而身后两侧杨田刚与安侠已经一左一右夹攻而来,由不得他有丝毫的迟疑,纵然晓得里面是刀山火海却也只能闯了。

    不料那圆坤一头撞入飞絮之中却并未受到丝毫阻碍,那飞絮看上去更像是在虚张声势,那圆坤心中一松,却又见那飞絮落向自己的身躯,心中不由一动,体内灵元暗震,将身周的飞絮荡开了去。

    岂料这一下却是捅了马蜂窝,那圆坤体内的灵元在溢出体外的刹那,漫天的飞絮就如同见血的蚂蝗一般,一窝蜂的向着圆坤的身周涌来。

    那圆坤大惊之色,凝聚起体内灵元再震,将汇聚而来的废墟再次化为齑粉,可漫天的飞絮越发的疯狂起来,那圆坤也察觉到随着他两次震碎缠身的飞絮,体内的灵元居然在快速的流逝。

    “是那些飞絮,它们居然在吸纳我体内的灵元!”

    圆坤霎时间想明白了缘由,然而这时已经晚了,因为被杨田刚重伤的缘故,圆坤原本就已经无法完全掌控体内元气,此番再行震荡,外泄的灵元再也无法束缚,体内一阵阵空虚,再无无法维持飞遁的速度。

    安侠驾风追来,手中的法器盘旋一绞,那圆坤斗大的头颅顿时飞天而起,被结果了性命。

    与此同时,牛首山其他路口上的厮杀声也渐渐平息,杨君山与韩秀生联手接连斩杀了两名试图突围的凡人境五重的释族修士,此外还有三名低阶的释族信众。

    韩秀生与韩秀梅一般修炼的是相同的木属性功诀,这甥舅二人联手,韩秀生负责以木属性法术困扰对手,而杨君山则趁机以碎石术袭杀。

    如今杨君山的碎石术修炼的已经越发的凌厉雄浑,与当初在藏书阁前击败杨君羡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一指点出直接便炸碎了对手的内脏,生机全无;就算是以符石引导隔空施展法术,碎石术的威力也几乎可以与凡人境五重的修士匹敌。

    在杨君山的协助下,亲自斩杀了一名势均力敌的对手之后,韩秀生周身的气息已经越发的沉稳起来,原本身上的懦弱气质也渐渐消失,而动手之时也渐渐的带上了与那楚闯等人不相上下的凌厉气势。

    山顶之上,安侠吃惊的看着韩秀梅,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嫂子,你刚刚施展的是灵术?”

    韩秀梅“咯咯”一笑,道:“正是灵术,可惜我修炼的功诀太差,体内灵元无法支撑灵术多次施展不说,准备一次所需的时间也颇长,否则的话也不会差点就让这秃头修士逃了。”

    安侠摇头叹息道:“灵术传承比法器还要重要,嫂子掌握了灵术,本身实力都不弱于掌握了中品法器的同阶修士,三哥不但有上品法器,又有家传灵术‘裂地灵诀’,你们夫妻两个联手,就算是武人境五重的修士都不敢小看。”

    韩秀梅道:“哪里有那么厉害,我的灵术更多的还是辅助作用,刚刚也是因为那秃头修士被你们打伤之后又被我偷袭,否则单凭我这一道灵术根本不是那人对手。”

    三人说话之时,从牛首山西侧冲上来八九名修士,为首之人正是去年带头搬到土丘村的杨家老人杨振彪,连杨青牛和杨铁牛兄弟都跟在他的后面,这位大爷已经是七八十岁的年纪,可依旧龙精虎猛,此番围攻牛首山仿佛又找回了当年跟随杨家老家住杨烈创业时的峥嵘岁月,一人毙杀了两名同阶释族修士。

    “彪叔,西边的人都解决了?”杨田刚见得老人当先冲上山顶,于是笑问道。

    杨振彪“哈哈”一笑,道:“三爷放心,无一漏网,就看东边的人了!”

    “我们这里毙杀了一十六人,其中修士十二人,凡人境高阶六人,每一个逃出去!”

    就在杨振彪等人冲上来之后,楚闯也带着手下的兄弟跑了上来,毫不示弱的说道,杨君山随着韩秀生也随在楚闯等人身后上得山来。

    楚闯上得山顶之后,先是扫了韩秀梅与安侠一眼,随后便将目光放在了杨田刚的身上,上前两步躬身道:“楚闯见过杨三爷,感谢三爷半年多来的提携,我青树村上下获益良多!”

    杨田刚笑道:“楚兄客气了,今日之事足见楚兄义气,这些邪教徒收刮的修炼资源颇为不少,我等还是赶快清点一下离开此地,方才我等动静太大,怕是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众人此次前来说白了就是为了这些释族修士所收刮的修炼资源,一听杨田刚所言尽皆大喜,纷纷道:“正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