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六章 释族

第九十六章 释族

    就在杨君璐兄弟还在盘算着杨君山手中收集来的那点灵材的时候,却不知道杨君山自己压根就没打算找那位“费大师”炼制法器,他宁可找一位从未炼制过法器,但日后却能够成就真正炼器大师的人来为自己炼制法器,哪怕那欧阳旭林将他准备的灵材尽数练废了也在所不惜。

    杨君山一路在这片凡人居住区内穿行,眼看就要走去,却猛然间停下了脚步,远远的看向在一条胡同口一道青色的背影从一道门前一闪而逝,硕大的光头令杨君山印象深刻。

    “释族的人?算算时间似乎也差不多该出现了!”

    杨君山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随后向后踏了两步来到一处阴暗的转角之处,默默的盯着刚刚那道身影进入的木门,若是所料不错,那人应当很快就会出来。

    果然,过不得一盏茶的时间,那木门又一次打开,这一次杨君山看清楚了,一个面含慈悲之色的中年释族修士从门后走了出来,转身向着门内双手合十躬身为礼。

    一个五旬的凡人妇人站在台阶上双手捧着什么东西极为尊敬的说了几句话,然后那释族修士似乎要拒绝,却见那妇人神色突然有些激动,那修士这才又躬身谢过,从身后的褡裢中拿出了一只钵盂,那妇人小心翼翼的将双手捧着的东西放在钵盂之中,却是一捧灵谷。

    而后释族修士转身离开,那妇人又在身后朝着他的背影远远行了一礼,这才走回院中把木门关上。

    杨君山从角落之中闪了出来,望着那释族修士离开的方向沉吟了片刻,而后暗中跟踪了上去。

    天地大变,外族入侵,妖族杨君山已经见识过了,没想到释族之人这么快也出现了,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在一县之城当中开始结教化缘,难道就不怕引起城内撼天宗以及晨瑜县豪强望族的警觉?

    释族之人不事生产,他们广纳信众,依靠信众们无偿捐助的修炼资源进行修炼,每一名释族之人在踏入修炼之途后,都会寻找并笼络属于自己的信徒,这些信徒可以是任何人,可以使凡人,同样可以是修士,只要你有本事,哪怕就是度过了一位真人境修士为自己的信众,那也未必没有可能。

    当依靠这些信众的支持修炼达到一定境界之后,便会在信众之中选择有资质、有毅力且信仰忠诚的信徒,授予修炼法诀,将其度化为释族之人,而后再令其去收拢信徒,吸纳修炼资源,……

    如此层层积累,等级森严,组织严密,使得释族总是能够形成一张严密而宽广的大网,拥有着令人忌惮的潜势力,而每一名释族之人也往往能够轻易的积蓄起令人心动的修炼资源。

    前世天地大变之后,释族是修炼界入侵的外族之中势力增长最快,也是最开始选择与修炼界的本土势力开始融合的种族。

    就像修炼界原本没有妖族一样,释族原本在修炼界自然也是不存在的,然而现如今却出现了,按照杨君山前世的认知,原因不外乎两种可能:一是有修士被释族大神通者以梦中证道的大神通直接点化,被度化成为了释族修士;二恐怕就是有释族大神通者早已经在许多年便已经布局,亲自转世进入这方世界,如今恐怕正以转世灵童之身暗中传教结社。

    不过在杨君山看来眼前这名释族修士身后的头目十有八九应该是出自第一种方式,而且被梦中点化的释族修士本人恐怕也是一名散修出身的武人境修士。

    毕竟想要点化真人境修士太过艰难,而要是点化一个凡人境修士又实在浪费,只有武人境修士最为合适,但这名武人境修士又不能有太过复杂的背\景,否则很容易便会被人发现端倪,因此也只有那些武人境的散修最为合适。

    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君山跟踪的这位释族的低阶修士才会落魄到纳凡人为信众的地步,而且上门化缘才得一捧灵谷,与前世那些释族修士相比实在寒酸的要命。

    至于转世灵童干系重大,非释族大神通者不能施展此术,而那些释族大神通者本身精贵的很,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或者有绝大的好处,绝不会舍了自身的一身修为冒险进入这方陌生的修炼界。

    杨君山暗中跟着这名释族修士在县城之中行走,发现此人大多游走在凡人以及凡人境低阶修士之间,这些人在见到此人的时候都显得异常恭敬,化缘而来的东西有的时候只是一捧或者一碗灵谷,有的时候是几枚石币,有的时候干脆就是一碗吃剩的灵谷饭,这人也不嫌弃,直接吃进了肚中。

    而且此人明显在遮掩自己的行迹,在走到人多地方的时候,表现的便与常人无疑,而在见到自己信众之后,也多是到了僻静的地方,双方才会以释族的礼节相互拜见。

    如此,杨君山随着此人在县城之中游走了两三个时辰,直到天色渐暗,那人才向着城外走去。

    出得县城,那人并未在大路上行走,而是一路向着荒野之地而去,远远的看到山脚之下有一座木屋,倒像是猎户平日的居所,那人却是一闪身进了木屋之中,片刻之后,一点灯光从木屋之中摇曳透出。

    此时的杨君山便如同一头在黑夜之中悄然向着猎物接近的大虫,身形向着木屋快速接近的同时,脚下却没有丝毫的声响传来。

    那人进得木屋当中之后,首先将身上的褡裢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而后手中竖起三炷香恭恭敬敬的站在木屋正中供奉的一座神龛面前,双手光华一盛,那三炷香头猛然一亮,随即三缕丝烟从香头升起三寸之后便缓缓的向着神龛之中飘去。

    “护法弟子行深上禀居士,弟子拜别已有三月,于晨瑜县城中纳信徒一百一十有七人,除弟子平日所耗,共集得灵谷五石七斗,玉币四枚,石币五百零九枚,各类灵草二十九株,灵材灵矿若干,七日之后,弟子将亲自将所集修炼之物押送至牛首山,还请居士派人接应。”

    说到这里,那叫行深之人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又道:“非是弟子惫懒,实是晨瑜县这两年连续遭灾,凡人贫苦,修士拮据,各种修炼资源尤为紧缺,弟子有心无力,却又不敢竭泽而渔,引起县城撼天宗以及两家豪强的注意,还请居士大人明察!”

    行深说罢之后,手中三炷香已经烧了大半,他将剩下的残香插进神龛前的香炉之中,而后跪伏在神龛之前,直到那三炷香冒出的烟也已经不再飘向了神龛为止。

    行深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等到三柱残香彻底在香炉之中燃尽熄灭,这才从地上一跃而起,带着一丝后怕道:“还好还好,居士果然没有怪罪,看来我料想的不错,其他几个护法弟子的收获也不过如此,这样便能够省下一笔修炼资源来,只要待得本座也成为居士,摆脱僧人的身份,便同样有了点化护法弟子的资格,到时候即便不能与居士大人平起平坐,至少也有了自保之力。”

    那行深在屋中走了走去,口中喃喃自语道:“哎,要是能够度化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修士便好了,这样修炼资源的积攒速度定然加快,可惜本座现如今修为不济,还是谨慎为妙,嗯,不管怎么说,目前积攒修炼资源的速度还是有些慢,看来要好生催促那些个信众一番了,让他们每五日就把自己所得的三分之二上缴,同时也要扩大信众的规模,大不了本座成为居士之后多点化几个护法弟子就是了。”

    就在这时一声叹息突然从屋外传了进来:“哎,释族之人果真无耻!”

    行深猛然一惊,一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捣出,同时口中大喝一声:“谁在外面装神弄鬼!”

    黄蒙蒙的灵光从行深的拳头上射出,“哗啦”一声,木屋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一尺大小的窟窿,夜风从窟窿当中灌入了木屋当中,屋外除了“呜呜”的夜风什么声音也没有。

    咣当,木屋的窗户不断的开阖,里面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灭了,行深已经从木屋当中跳了出来,双手食中两指分别在双目上一抹,他的两只眼睛在黑夜之中居然闪烁起了幽幽的光芒来。

    可就在行深能够看清楚周围夜色的刹那,两枚小巧的暗器已经带着划破夜空的尖啸向着他的双目打来。

    行深冷哼一声,右手手掌突然一张,一道“卍”字在掌心之中闪烁着黄蒙蒙的光芒拍出,两枚暗器尚未及身便临空爆开。

    然而未等行深松懈,那爆开的两枚暗器的碎片居然劈头盖脸的向着行深的脸上飞溅而至,那行深顿时晓得中计,大喝一声,身上的僧衣不知何时已经脱在了手中在半空之中一兜,将所有的炸裂的碎片裹在了衣服之中。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突然从木屋之后闪出,一跃七八丈刹那间已经来到了行深身后,待得他发觉之时已经迟了,那道身影陡然伸出一指点在了行深的后心之上,一道声音同时在他耳边炸响:“碎!”

    “咚”的一声闷响从行深的胸膛之中传出,行深双目暴突,猛然一口含着内脏碎片的鲜血吐出,整个人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砸到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