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五章 怪才

第九十五章 怪才

    在这一片贫民窟之中居住的人多是一些在县城之中讨生计的凡人,若是灵耕农,哪怕是没有自己灵田的佃农,在这方世界的地位也远不是凡人能够相比的。

    这一片凡人居住的区域房屋搭建的乱七八糟,没有丝毫调理可言,然而杨君山却能够轻车熟路的穿梭在这片仿佛迷宫一般的胡同小巷当中,直到来到两扇朽木做成的木门面前。

    这两扇木门上画着一副随手涂鸦的画,左边一扇门上是一截长长的莲藕,而右边一扇门上是一只正要伸着脖子试图吃藕的山羊,可惜这幅画中间却被两扇门的门缝隔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孩子的恶作剧一般,杨君山看到这副画却是笑道:“就是这幅画,应当不会错了!”

    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杨君山握紧了拳头在木门保持着每次三下,一连三次的砸门节奏,将两扇木门砸得几乎要倒飞回去,簌簌的尘土洒落下来。

    杨君山也不理会,握紧了拳头“咣咣咣”又砸了九拳,门栓都被砸得“吱吱嘎嘎”乱响,仿佛随时都要断裂了一般,可依旧还是没人应声。

    杨君山微微一愕,暗道:“莫非这个时候叫门的节奏不是这个?”

    “谁呀谁呀,大下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一道不耐烦的声音骂骂咧咧的从门后由远及近传了过来:“再这样下去,老子的门非得让你们砸坏了不可,是换两扇门呢,还是换一换敲门的节奏,嗯,这个得考虑考虑!”

    两扇木门中的一扇向后一拉,一个满头乱发的脑袋便从门缝当中猛然伸了出来,猛一看上去就像一个吊死鬼一般。

    “咦,怎么是一个小孩,你是谁,怎么来这里的,你怎么知道敲门的暗号?”

    杨君山看着眼前这个人却没有丝毫的意外之色,尽管满头的乱发遮掩了他大半的容貌,但杨君山依旧能够一眼便认出此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不过这个时候看上去却是要比前世年轻得多,也有活力的多。

    杨君山也不回答他的问话,只管抬脚就往门里面走,一边走一边道:“来者都是客,能在这里找到你的自然都是有门路的,问那么多干什么!”

    乱发年轻人不由自主的给杨君山让开了道路,眼瞅着他从自己身前走了进去,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一个小孩给蒙过去了,赶忙道:“哎,哎,我说,总得告诉我你是谁介绍来的吧,来我这里的可都是熟客,没人介绍谁会找到这里来。”

    杨君山走进门便四处打量,不大的小院当中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看似杂乱实则杨君山却能够看出这些东西大多都分着门类,实则井然有序。

    乱发青年人见得杨君山不理睬自己居然一路向着屋内走去,连忙抬脚跟上,道:“那你找我是来做什么?”

    杨君山好笑道:“你这里是做什么的?”

    青年人脱口而出道:“炼器呀!”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我就是来炼器的!我打算炼制一件下品法器”

    说罢,杨君山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一股奇怪的味道顿时直冲杨君山的鼻端,让他狠狠打了两个喷嚏,赶忙走到房门两侧将窗户一一打开,让院中清新的气流涌进来换一换屋子里的污浊空气。

    屋子的地面上、桌子上、窗台上、椅子上,凡是能摆放东西的地方都放满了各种工具、颜料、木材、骨骼、皮毛、金铁、土石、纸张、盛着不知名液体的木桶,等等,正中央一座大铁炉子好像许久不曾生火,表面上都盖上了一层薄锈。

    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供人行走的人字形通道,一头连着正门口,另外两头一头连着一张小木床,另一头连着唯一空着的一个凳子和一张摆满各种工具的四方桌。

    靠墙的那张小木床上一半的地方都被各种线装的书籍摆满,只留下一尺多宽的床面上有一张刚刚掀开看不清颜色的毯子,刚刚那年轻人应当就是在那里躺着睡觉来着。

    将屋子里的一切都打量了清楚,杨君山这才惊觉那乱发年轻人居然没有跟着自己进来,转身望去时却见他正站在屋门口看着自己的脸色阴晴不定。

    “咦,你怎得不进来,这可是你的屋子呀!”

    那年轻人闻言一脚踏进了自己的屋子,不知什么时候将额前的乱发一股脑的抚在了脑后,露出一张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过的脸来,却反而衬托的一双眼睛越发的有神,只见他神色间带了一丝凝重道:“你真要让我炼器?”

    杨君山反而一愕,道:“对啊,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年轻人没有回答杨君山的话,而是又问道:“你到底是谁介绍来的,又或者是你根本就是别人派遣来的?”

    说话之时年轻人炯炯的目光盯着杨君山,浑身上下的气势吞吐不定,仿佛一言不合马上就要大打出手一般。

    杨君山好笑的瞥了一眼,道:“我说老兄,你一个武人境初阶的修士何必对我一个凡人境的修士这般戒备,你自己说自己是炼器的,我正想求人帮忙炼制一件本命法器,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年轻人听得杨君山的话,也知晓自己有些反应过度,周身的气息顿时平复下来,但还是问道:“欧阳森、欧阳淼、欧阳鑫、欧阳犇、欧阳佩林、欧阳玉林、欧阳震林,这几个人你认识哪一个?”

    杨君山恍然道:“欧阳家的人,你怀疑我是欧阳家的人派来的?”

    年轻人冷笑道:“你果然知道欧阳家,你走吧,我也不愿与你为难,今日之事就此作罢!”

    杨君山无奈道:“好吧,看来这中间有什么误会,我先自报家门,在下原是青石镇杨家之人,如今是梦瑜县人杨君山,欧阳家在下自然是知道的,毕竟是瑜郡两大名门之一,不过要说在下与欧阳家有什么瓜葛,阁下也太瞧得起在下了。”

    年轻人沉默了片刻,又道:“既然你不是欧阳家的人,那就应当知晓我从未炼制过法器。”

    这一下轮到杨君山吃惊了:“什么,你没炼制过法器?这怎么可能?不对,那你刚刚怎么说自己是炼器的?而且你屋里面的那尊炉子分明就是一件炼器炉”

    年轻人这一下变得面红耳赤起来,大声咆哮道:“老子跟每一个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是炼器师,哪一个都他妈不和老子当真,就你小屁孩一个开口就信了,反倒让老子疑神疑鬼起来!”

    年轻人烦躁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用手指上下来回点着道:“还有,还有,你一个凡人境小修不过十来岁,顶多算是一个小小望族子弟,居然识得炼器炉?最大的问题还是你居然能找到我这里来,却不知道我平时也就是给人刻画一些符纹,雕琢一些纹饰,提纯一些炼器灵材而已,我跟每一个来我这里的人都说自己会炼器,可没一个人肯信,……”

    “所以,连你自己也不信了,”杨君山直接打断了他,讥讽道:“所以当我说找你炼制一件法器的时候连你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

    “放屁!”年轻人来回走着将地上摆放的各种器具踢得东倒西歪,踩得乱七八糟,不停地挠着自己的脑袋,道:“老子的确懂得炼器,只是,只是……”

    “只是你从来没有动手炼制过!”

    “不错!”年轻人恶狠狠的瞅着杨君山,道:“你还敢让我炼制法器?”

    杨君山摊开双手,道:“我想炼制一件法器,可我没有门路,要不你帮我找一条门路?听你刚刚的口气,你的出身应当不简单吧,与瑜郡名门欧阳家族关系匪浅,想来欧阳家家大业大定然有家族供奉的炼器师,要不……”

    “你想都别想!”年轻人这时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坏笑道:“老子就是欧阳家的人没错,可老子凭什么帮你的忙?嘿嘿,除非你能让我帮你炼器,反正你也没有门路不是,还不如让我帮你!”

    这一下该轮到杨君山不愿意了,道:“你没炼过器啊?”

    年轻人一看事情要黄,连忙道:“我没炼过器不假,可你也知道我毕竟是欧阳家的人,家学渊源你总得承认吧,我可是拥有完整的炼器传承,炼器法器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步骤都在我这里装着呢,而且在脑袋当中早已经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绝对没有差错!”

    看着年轻人指着自己的脑袋就差诅咒发誓,杨君山眼珠子转了转,道:“不瞒你说,我的法器灵材还没有全部准备好,需要先要向炼器师请教一下以我手中主要的灵材能炼制什么样的法器,同时还需要哪些辅助的灵材。”

    年轻人的目光又是一亮,道:“你说说,你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些灵材,我正好帮你参详参详!”

    杨君山道:“我手中主要的灵材是一块田黄泥,此外还有几种其他的灵材,比如绵土粉、断纹粉之类都是炼制法器时的辅助灵材。”

    年轻人笑道:“看得出来,你对炼器并非一无所知,我要不拿出点真本事来恐怕你也不会相信,那好吧,田黄泥本身材质在法阶下品灵材当中极好,它本身来源于法阶中品灵材田黄石的零碎渣末,若是炼制法器的话还是以印、玺状的法器最佳,对了,你本身是修炼何种法诀?田黄泥是纯土属性的灵材,若是属性不和,那么还需加入其他属性的灵材改变属性。”

    杨君山郑重道:“我修炼土属性法诀,纯土属性的法诀。”

    年轻人笑了笑,道:“看来你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啊,那么炼制单一属性的法器难度就要提高一些了,主要是灵材可选择的范围进一步缩小了,但为了不浪费你这块田黄泥的品质,炼制法器的灵材种类又不能太少了,这势必会加大寻找灵材的难度,我要好好想一想给你设计出几个方案,将炼制法器需要的灵材种类列出来,到时候你自行选择就是了。”

    此人果真不愧为是大家族的子弟,虽然杨君山不清楚他为何会躲在一个县城的贫民窟当中做一个纹饰匠,但他在炼器方面的传承的确极为完整,短短一个时辰之内便为杨君山设计出了一玺两印三种方案。

    而且以杨君山前世半吊子的炼器认知来看,这三套方案都是足够实用的可行方案,不愧为是日后的撼天宗“三杰”之一。

    这三种方案当中,品质最好的玺形法器所用的灵材数量最大,种类最多,杨君山手中的田黄泥分量也刚刚够用,此外还需其他土属性灵材十种,练成之后可以说是下品法器之中品质最为顶尖的宝物了;其他两种印形法器无论是威力还是品质都稍逊,但所需灵材种类和数量都少了许多,一种需要八种辅助灵材,一种需要七种灵材。

    三种法器对于杨君山而言各有千秋,一时之间难以取舍,一旁的年轻人却怂恿道:“小子,别说我没提醒你,那玺形法器日后可还有着提升的可能,也就说日后你要是得了田黄石还能提升为中品法器,后两种么,自然都是不行的啦!”

    杨君山斜着眼珠子看着他,道:“这里面有两种灵材我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弄,要是弄不来就没法炼了!”

    年轻人一愣,道:“小子你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本炼器师给你倒贴不成?”

    杨君山直接叹气摇头道:“可惜呀可惜,原本有着最好的方案却只能选择一个次品了。”

    年轻人道:“老子可是炼器师,只有别人求我的份儿,哪里有自己倒贴的道理,你想都不要想!”

    杨君山则道:“我看就选择第二种吧,收罗收罗应该还能凑够所用的灵材。”

    年轻人顿时急了,道:“小子,你身后家族好歹也是望族,难道就不能给你提供些帮助?就差两种灵材就能让法器威力提升一截,要是错过了多可惜呀!”

    杨君山摇头叹息道:“囊中羞涩有什么办法,就第二种吧!”

    “好了好了!”

    年轻人又开始烦躁了,道:“算我欧阳旭林怕了你了,你缺哪两种灵材,说出来我给你想想办法!”

    杨君山顿时眉开眼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您放心,日后我一定还您,实在不行可以折算成玉币!”

    “撼天三杰”中的器痴欧阳旭林,毕生追求炼器术的完美,他所炼制的法器都要追求灵材运用的最大化,追求最强的威力,最完善的功能,最契合的属性,甚至这种追求完美的心态形成了一种很强烈偏执。

    前世每当有修士寻求他炼器的时候,往往因为灵材不凑手而选择牺牲法器的某一项威力、功能、属性等,若是来人与自己相交甚笃,那么欧阳旭林宁可自己搭进去灵材去炼器,日后只需此人归还或者折算玉币之类便可;若是来人与自己不熟,那么任凭此人出多高的报酬,欧阳旭林也不会出手相助。

    欧阳旭林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也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这法器练废了,你可不能在我这里撒泼打滚,炼器界自有规矩,所谓炼三成一可也,也就是说你准备三份灵材我为你炼制三次法器,只要有一次成功,那么其他两次炼废的灵材是不用赔付的,当然,若是我第一次就炼制成功,那么剩下的两份灵材自然会返还,要是第二次练成的话,就只能返还一份了!”

    这才是炼器界正儿八经的规矩,至于撼天宗别院所谓的“费大师”,不过是与杨君璐兄弟勾结起来欺负杨君山不懂规矩,妄图哄骗杨君山的灵材而已。

    杨君山点点头,道:“规矩我都明白,不过想要开炉炼制尚且需要些时日,想来你自己也要做一些准备吧?”

    欧阳旭林点头道:“跟明白人说话就是简单,这毕竟是我平生第一次炼器,我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对了,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够凑足灵材?”

    “半年吧!”杨君山想了想道。

    ——————————

    今天周一没有加更,但每一章分量都足够,加起来也有九千字了。抱歉,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