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四章 坑弟

第九十四章 坑弟

    您照顾过我么?

    杨君山很想问自己的一句,至于帮自己找的炼器师恐怕也是为了谋算我爹手中的那些修炼资源,甚至是我自己积攒的这些东西吧?

    杨君山很清楚自己大伯的为人,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杨家,更没有什么一母同胞的兄弟,这些东西都是为了他修为提升,地位提升的时候才会拿来用的。

    当年为了成为青石镇镇守撼天宗的外门弟子,他可以联合自己的同胞兄弟和王氏对抗;转眼到了争夺族长继承人的时候便作壁上观,眼看着杨田刚一家分家出走也不曾有过哪怕一次声援。

    为了成为撼天宗内门弟子,他可以放弃老杨家把持了数十年的镇守之位,让自己的妻子回杨家老宅讨好王氏缓和关系,争取王真人的支持;为了进阶武人境第四重他马上就拿出了兄弟亲情,开始谋算杨田刚五年来积攒的家底儿。

    自己到了青石镇数月的时间,就算杨田臣再忙顾不得见自己,派个人过来问候自己两声总是可以的吧,可事实上除了那一次在老杨家宅门口遇到郭淑荣之外,杨田臣一直对杨君山的到来不闻不问,即便是遇到郭淑荣那一次也是万般无奈之下才对杨君山做了邀请,语气之中除了客套就是疏远。

    七日之后,在杨君璐与杨君凯的带领之下,杨君山一行三人到了晨瑜县城,一路行来,这兄弟二人极尽炫耀之能事,一个四弟这些东西你没见过吧,一个四弟这等繁华景象在土丘村绝对看不到吧,完全将杨君山当成了一个什么都没有见过的乡巴佬。

    他们却不晓得杨君山对于这晨瑜县城甚至比他们兄弟二人还要熟悉,甚至连这县城日后的废墟他都熟悉的很。

    撼天宗在瑜郡每一个县城都设有别院,别院的院主通常都由本县的县令真人兼任,乃是该县撼天宗所属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日常聚会之地,每一个县的别院都设在本县灵脉汇聚灵气最为充裕之地,与其说别院设在县城当中,还不如说是县城依附于别院的存在而形成。

    至于撼天宗真正的宗门,同样建立在郡城附近,不过撼天宗真正的宗门平日里只有本宗的真人修士、长老,真传弟子以及极为杰出的内门弟子才能够进入,像杨田臣这样的也只有在他晋升为撼天宗内门弟子之后才有一次机会进入郡城本宗驻地进行身份核实,觐见撼天宗掌门宗主,平日里也只能在晨瑜县的撼天宗别院进行修行。

    在出示了杨田臣的信物,带着杨君山进入内院之后,原本神采飞扬的兄弟二人却是立即收敛了原本的张狂,老老实实的领着杨君山向着别院西南角走去,一路上不停地嘱咐杨君山一定要小心行事,万不可有丝毫行差踏错云云。

    别院占地极广,内中灵气充裕,至少比杨君山灵泉洞穴之中的灵力要充裕的多,别院之中往来的修士却极少,因为大部分的别院修士都在该县担任重要职司,平日里多有俗事搅扰。

    不过每当有人经过的时候,这兄弟二人却是马上恭敬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而路过之人往往也只是瞥上二人一眼,脚下步履不停不做丝毫停留。

    “这别院之中往来之人中少,但能够进入此地的都是撼天宗门下弟子,四弟你平日躲在乡野偏僻之地,礼数可能有所欠缺,但你无论见到何人都要躬身行礼,万勿不可因为失了礼数而惹这些前辈不高兴!”

    见得杨君山进入别院之后东瞅西看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杨君璐略有不喜,暗道四弟这些年跑到土丘村那等荒僻之地,家教礼数却是越发的荒废了,若是引得别院修士不满,岂不是要归罪在父亲身上,于是便出声提醒。

    “哦,知道了!”

    杨君山的答复在杨君璐看来显然是心不在焉,不由心下暗自摇头。

    “四弟,不是我说你,撼天宗别院可不比你那土丘村,在土丘村你是村正少爷,人人都敬你三分,可现在这里随便一个人便是咱们的前辈,你若是还这般随性,惹恼了随便哪一个,不说费大师那里可能会有变数,要是影响到我爹的声誉那可就不太好了。”

    杨君凯见得杨君山根本没有将大哥的话听在耳中,说话的语气不由的便加重了几分,道:“更何况这几天有一位撼天宗的天才修士来别院修行试炼,那位可是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现下虽只是内门弟子,日后成为真传弟子可谓是板上钉钉的事,若是不小心打扰到了他,到时候便是我爹恐怕也帮不了你!”

    杨君山闻言笑了笑,朝着他们二人身后努了努嘴,道:“你们说的是他么?”

    两人骤然转过头来,却见一位身着深蓝衣衫的十五六岁少年正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正向着杨君山等人这边望来。

    “张师叔?见过张师叔!”

    两人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马上以大礼参拜,同时杨君璐还焦急的小声向着杨君山催促道:“快,这就是三弟向你说的撼天宗天才娇子,日后必成真传弟子的张师叔,还不赶快拜见。”

    杨君山却恍若未闻,只是笑盈盈的与远处那少年对视。

    “是你!”

    那少年突然开口,杨君璐与杨君凯兄弟二人不明所以,顺着那少年的目光望去的时候这才发现他居然是在同杨君山说话:“我认得你,在百雀山中。”

    杨君山依旧笑道:“我也认得你,荒原镇的张玥铭,梦瑜县的天才修士,却是不曾想在这里遇到你!”

    张玥铭问道“你也是本宗弟子?”

    杨君山摇头道:“不是,只是经人介绍想要贵宗的费大师出手炼制法器。”

    “费大师?”

    张玥铭皱了皱眉头,似乎对这个称呼很是有些疑惑。

    杨君璐连忙道:“启禀师叔,是炼器师费子清费师叔,师叔答应了我堂弟,在他准备好灵材之后便出手为他炼制法器,今日是先来拜会费师叔,也好确定我堂弟要炼制什么样的法器。”

    张玥铭对于杨君璐的言语不置可否,只是盯着杨君山道:“你很不错,可惜不是本宗弟子,日后若有缘相见,我或许会向师尊推荐你入得本宗门墙。”

    杨君璐与杨君凯闻言脸上都露出了嫉羡之色,不料却听身后的杨君山道:“承蒙张兄看得起,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待得那时再说吧。”

    张玥铭点了点头,道:“还没有请教阁下如何称呼?”

    杨君山道:“在下姓杨,杨君山!”

    张玥铭朝着杨君山点了点头,随即便转身离开了。

    眼瞅着张玥铭的背影,杨君璐与杨君凯面面相觑,带着莫名的神色,兄弟二人转身向着杨君山问道:“四弟,你认得张师,嗯,他?”

    张玥铭与杨君山显然是平辈相谈,杨君璐可不想凭白比杨君山低了一辈。

    杨君山笑道:“认得,不是很熟。”

    杨君凯又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杨君山笑道:“在百雀山围猎仙灵的时候,我抢了他三只熊掌,他带着人试图围堵我,被我逃出去了。”

    杨君璐与杨君凯兄弟两个再次面面相觑。

    费子清是撼天宗内门弟子中的一位炼器师,在见到此人的时候,杨君璐与杨君凯对此人执礼甚恭,那费子清见得杨君山只是抬了抬下巴,道:“就是给这小子炼制法器,他能用得了?”

    杨君璐赶忙陪笑道:“师叔只管炼制就是,反正炼制法器的灵材都由我堂弟全额提供。”

    “唔,”费子清大师仿佛想起了什么,道:“对对,全额提供,小子,你懂什么叫全额提供么?”

    不等杨君山回答,这费子清便先行解释上了:“就是说你要为老夫准备至少三份足够炼制法器的灵材,法器炼制艰难呐,用三份灵材能够炼制出一件法器便已经是得天之幸了,当然,若是你运气着实不好,三份灵材都在炼制法器的过程当中毁了,那也只是天意,这些老夫可要同你先行说清楚。”

    杨君山认真道:“前辈的意思也就是说晚辈必须准备三份灵材,还不保证一定炼制成功?”

    “当然,这都是炼器师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哦,不要忘了还有老夫的酬劳,一件下品法器从开始着手炼制到结束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酬劳就算三十个玉币好了,三份灵材那就是三十个玉币,在老夫炼制之前是要全部付清的。”

    杨君山好奇道:“那要是前辈技艺高超,第一次炼制就能够圆满成功的话,剩下的两份灵材是否会退还晚辈,同时另外六十个玉币也就不用出了?”

    费大师顿时勃然作色,朝着杨君璐兄弟道:“你们找来的人懂不懂规矩,哪里有这么问的,要是信不过老夫,大可以让别人去炼制嘛!”

    杨君璐连忙道:“大师息怒,息怒,我这堂弟乡野村夫,没见过世面,不懂得规矩,还请大师莫要生气,我这就与他分说。”

    杨君璐安抚了费大师,转身便朝着杨君山大声训斥道:“四弟你好不晓事,这一次能请得费大师出马合该你庆幸,怎得还能够计较那些灵材、灵币,那些东西自然都应该是费大师出手炼器的练手之物,三份灵材和九十枚玉币,哪一个也不能少!”

    说罢朝着杨君凯做了一个眼色,杨君凯顿时也附和道:“就是,我爹不知道花了多少心力才请得费大师出手,若是都像你这般不识抬举,我爹又何必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杨君山点了点头,不再在这件事上纠缠,转而问道:“那么大师打算为在下炼制一件什么样的法器?”

    费大师冷哼一声,道:“听闻你手中有田黄泥?那就炼制一块千金砖吧,用来砸人是最合适不过了,一旦祭起金光大放,绝对令人瞩目,一砖下去就算是修为比你高一重的人也难逃厄运。”

    千金砖,下品法器中最常见之物,炼制简单,所需灵材种类也少,是不少手头修炼资源拮据修士的选择,威力寻常且功能单调。

    杨君山脸上的玩味儿之色越发的浓厚,又问道:“在下怎得听人说起过这千金砖乃是土、金双属性修士均可用之物,而且更偏向于金属性的修士?而且这件法器既然是金土双属性修士均可使用,那田黄泥似乎也用不了多少?”

    “无稽之谈!”

    费大师顿时向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来,道:“你小子莫要听信他人夸夸其谈,若这些人当真懂得自己就是炼器师了!千金砖的确是土、金双属性修士均可祭使不假,可那也要看如何炼制,若是加大千金砖中田黄泥的分量,那这法器自然就偏向土属性了!”

    杨君山却也不再争执,而是继续问道:““那么炼制千金砖晚辈所需准备的灵材要多少种?”

    “哦,”费大师脸上终于带上了一丝喜色,道:“总共十二种下品灵材,分别是田黄泥、赤炎铁、绵土粉、断纹粉,……”

    杨君山不动声色的听着,法器炼制自然是融合的灵材品质越高越好,种类越多越好,十二种下品灵材已经是炼制下品法器的极限,而千金砖作为再普通不过的下品法器,显然是用不了如此多种灵材进行炼制的,而且杨君山还知晓仅用五种灵材便炼制千金砖便足够了。

    杨君山点头道:“好的,晚辈记下了,不过如今晚辈却并未集齐这十二种灵材,还请前辈等待些时日,待得晚辈收集齐全再交由前辈出手炼制。”

    “要快啊!”费大师拉长了声调,道:“老夫没那么多功夫等你这小辈一个人,要是这段时间又有其他道友央求老夫炼制,说不得你的法器就要推后了。”

    杨君山拱手告辞,杨君璐与杨君凯兄弟同样面露喜色向费大师告辞。

    待得三人出了撼天宗别院,杨君凯拽了拽大哥的衣角,杨君璐顿时一拍脑袋,“哎呀”一声,道:“四弟,我爹交代下来的一件事情却是忘了,你先在这县城之中逛一逛,顺便好生看一看这县城的繁华,我与你三哥去去就回,咱们傍晚的时候在城外见面,一同回青石镇。”

    杨君山似乎早已经料到两人会有这么一招,笑了笑道:“不必了,两位哥哥先去忙吧,我在县城转一转就要先回青石镇了,我得抓紧时间收集灵材,要不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法器,两位哥哥放心,回家的路我识得!”

    杨君璐闻言笑道:“那好吧,你自己小心!”

    望着兄弟二人脚步轻快的重新进了别院,杨君山面露轻蔑之色的笑了笑,随即便独自向着县城之中走去。

    别院之中,杨家兄弟一边向着费大师的炼器室赶,一边笑道:“没想到这老四还不太好糊弄,事情一件一件问这么清楚,真怕他嫌贵脑袋一热甩手不干了。”

    杨君璐冷哼道:“都是乡下人的陋习罢了,事事都要锱铢必较,不过总还算不笨,知道四姑那里如今也帮不上忙,除了父亲他也没别的办法找到炼器师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杨君凯兴奋道:“哥,你说这一次咱们能分多少灵材?”

    杨君璐也笑道:“至少能省咱们不少力了,如今父亲全力冲刺武人境第四重顾不得咱们,咱们哥俩的法器到现在还没有着落,此番借了老四之手看样子倒是能得不少好东西。”

    杨君凯语气带着酸气道:“是呀,不得不说三叔为老四下得力气可不少,不过这样日后难免被三叔知晓了,父亲脸上须不好看!”

    杨君璐嗤笑道:“千金砖这种法器费大师还是有把握的炼制的,三份灵材足够给老四练成了,到时候老四手中有了法器,不管怎么说三叔都要承父亲的情,要他点灵材怎么了?再说了,他要怀疑也是怀疑费大师,除非他能进入别院与费大师对质,否则以三叔的厚道,怎么可能怀疑到他的侄子们身上?”

    两人一路嘻嘻哈哈讨论着这一次可能到手的收获,而这个时候的杨君山却是来到了晨瑜县城南的一片贫民窟之中。

    ——————————

    通知大家一个消息,经过与编辑一再沟通,试图延缓上架日期的努力还是失败了,下周一也就是本月十八号,本书将正式上架,无限忐忑之中,在此向大伙儿预定一下订阅支持,拜谢诸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