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二章 碎石

第九十二章 碎石

    杨君山与杨君羡差了一岁半多,或许是因为年岁相差不大的缘故,两人从小便经常打架,日后杨田刚与杨田雷二人相争,连带着各自的孩子也互相看不顺眼,但在那之后两人的争斗反而少了,可每一次争斗下手却更狠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随着每一次争斗而由玩闹变得越发的疏远,甚至仇视。

    杨君羡比杨君山打了小两岁,小时候打架自然是杨君山吃亏多,不过杨君山自己也有小聪明,偷袭、陷阱、群殴也令杨君羡吃亏不少。

    杨君山看着眼前的堂兄,哂笑道:“二哥,你多大了,小孩子的气话都当真,我都替你臊得慌!”

    杨君羡闻言脸色一红,杨君山离开青石镇不过九岁,他也才十一岁,拿着当时玩闹的话当真,他杨君羡自诩清傲,可若是不找一个借口今日还真不好出手。

    杨君山察言观色,冷笑道:“是十二叔鼓动你来的吧?”

    杨君羡又是一怔,随即便仿佛受了侮辱一般,脸色通红道:“放屁,我要揍你还用别人挑唆?”

    杨君山一拍手道:“着啊,这就对了,要打就打,你杨君羡什么时候也学会冠冕堂皇这一套了,还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真真让人笑掉大牙!”

    “你混蛋!”

    杨君羡两步跨出,藏书阁前用三寸青石铺就的地面在他脚下都开始“咯咯”作响,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野牛,人尚未接近,双拳已经猛然向着杨君山凌空捣去,两团灵气从拳头上喷吐而出,在三尺远的距离隔空向着杨君山撞了上来。

    修士进阶第四重,虽然无法徒手施展法术,但却已经能够熟练驾驭体内灵力外放,其实力相比于第三重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杨君羡同样是奠仙根的修为,可实力显然已经胜过了杨田寿,根基要扎实的多。

    不等杨君山闪躲,两团灵气已经冲到了近前,杨君山并不慌张,同样是两拳打出,浑厚的戊土灵力直接撞散了这两团灵气,同时也实实在在的与紧随两团灵气之后的杨君羡的双拳撞在了一起。

    对拳!

    呼啦!一团气浪从两人拳头中央向着四周爆散而出,将地上的灰尘直接挡开了一丈之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土环。

    杨君羡就感觉自己的拳头当真撞在了一头撞山牛的额头之上,剧烈的疼痛令他的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而对面的杨君山神色却是丝毫不变。

    装,真能装!

    杨君羡可不信杨君山就一点事儿也没有,他抽身一退,中途一个折返跳跃,人已经横跨了一丈来到杨君山的侧面,左脚前踏,一道道符纹光芒从脚底亮出,轰隆一声,整个青石铺就的地面就是一阵摇晃。

    不好,是震地术,这杨君羡居然将脚上的鞋子底面刻上了震地符纹,借助符纹之力施展出了法术。

    震地术震的不是地而是人,它可以借助地面将站在上面的人震得头晕眼花,给对手以可趁之机;严重的甚至可以直接震散了修士体内的灵力,任人宰割。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知晓这杨君羡即便是借助符纹之力也不曾将这道法术完全修炼成功,杨君山脚步踉跄而退,可体内灵力却在法力入侵的刹那便已经将其打散。

    见得杨君山败退,杨君羡得意一笑,脚步一搓,整个人脚下不动居然向着杨君山身前划去,脚下传来“沙沙”的响声,赫然又是一道杨家家传灵术的延伸法术“飞沙术”,不过很显然依旧没有修炼纯熟,只能够自己借助用以提升速度。

    眼看杨君羡一步追上就要趁着杨君山脚步踉跄之际出手,不料这时杨君山却是突然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杨君羡心中没来由的一慌,暗道一声不妙便想要抽身退走,可他将“飞沙术”施展成了“滑沙”术,原本就掌控的不够纯熟的法术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消除,身子依旧急速向着杨君山划去。

    就见杨君山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光华的石子儿,右手拇指与食指一弹,那石子儿顿时迎面向着杨君羡射来。

    杨君羡极力扭曲身形试图闪躲,不料那石子儿在飞到他近前之时突然“啪”的一声炸开,一蓬碎石向着杨君羡劈头盖脸的打了上去。

    “碎石术!”

    杨君羡怪叫一声,急忙用双手护住了头脸,可那些炸开的石头颗粒依旧将他的两只手臂打得生疼,一些锋利的碎片甚至在他手臂的肌肤上划开了一道道细小的口子,殷红的血珠子点点滴滴的渗了出来。

    他得来的消息,那杨君山上次与十二叔较量的时候还分明是第三重的修为,如今也不过刚刚进阶第四重,如今到了藏书阁也分明是在挑选本命法术,可杨君羡怎么也想不明白杨君山怎得这么快就将碎石术修炼到了这般地步?

    他却不知道杨君山原本来这藏书阁也不过是为了做做样子罢了,不要说“碎石术”等三种延伸法术,就是杨家家传的“裂地灵术”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只要他的修为足够,完全可以随时施展。

    那枚打出去的石子儿正是杨君山当初从西山灵泉洞穴的小水潭当中带出之物,早已经在他修为只有第三重的时候,便已经在石子儿表面上刻画出了简单的符纹,只要仙根奠定便可以用来催发碎石术。

    唯一可惜的是,这个时候杨君山刚刚进阶第四重,虽能够借助外力施展法术,但因为还不曾将法术符纹刻印在仙根之上变成本命法术,这法术的威力就小了许多,杨君羡虽然吃了亏受损却并未伤筋动骨。

    瞬间吃了这么一个暗亏杨君羡自然不会甘休,这个时候他已经重新控制了脚下的飞沙,这些沙粒哗啦啦飞起来向着杨君山周身撞了过去。

    这些飞沙本身威力并不算大,可却遮人耳目,落在高明修士的手中,甚至能够无孔不入的渗入到修士鼻腔、肺叶之中把人呛死。

    杨君羡虽然做不到这般精妙的掌控,但他却可以借此迷惑杨君山的耳目,而后趁机偷袭致胜。

    眼见得杨君山被飞沙笼罩,杨君羡狠声一笑,便要冲进飞沙之中要杨君山好看,不料随着他的前冲,面前的飞沙居然也同样在急速缩小,杨君羡急忙想要重新掌控这道法术,不料却感觉到这些飞沙瞬间似乎都不听了他的指挥,被一股奇异的力道尽数吸引了过去。

    杨君羡心中“咯噔”一声,自己的法术居然被杨君山那小子破了!

    杨君羡抽身再退,不料眼前已经凝成了一团的沙球突然再次爆开,一蓬细沙再次迎面冲了过来。

    这一次杨君羡就算是护住了头脸也无法抵挡密密麻麻的沙子了,整个人被搞得灰头土脸,好不容易待他抹开了粘在脸上的沙土,睁开眼睛的刹那便看到一只拳头在他的眼前越来越大。

    杨君山也是被这小子小时候总是欺负自己而勾起了火气,铁定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这一拳下去虽说收敛了几分力气不至于将他的眼珠子打爆,但至少也能让他顶十天半个月的黑眼圈。

    眼看这拳头就要砸实了,杨君羡已经做好了剧痛临身的准备,不料却拳头却是迟迟未曾落下来。

    杨君羡狐疑的睁开眼睛,却见距离自己眼睛只有三寸远的拳头被横伸过来的一只手握住了杨君山的手腕。

    “七姑父!”

    “七姑父!”

    两人齐齐向着突然出现的安侠行礼,安侠瞟了两人一眼,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怎得在藏书阁前打起来了,难道就不怕别人见到了笑话吗?”

    杨君山神色轻松,道:“他在这里堵我!”

    眼见得安侠周身的气息和自己的父亲都要差不多了,杨君羡暗自咂舌,口中却是“嘿嘿”笑道:“好长时间不见,只是,只是找四弟切磋一下罢了。”

    安侠如何会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重重的冷哼了一声,将杨君羡吓得身上就是一个哆嗦,只听他道:“一个堂兄,一个堂弟,都是杨家的子弟,见面却如同仇人一般,连半吊子法术都用上了,真是让人惊叹呀!”

    两人都是低着脑袋不说话,安侠没好气道:“还愣着干什么,等我走了继续找你兄弟的麻烦吗?”

    杨君羡浑身一颤,向着安侠告罪一声,同时神色阴沉的瞥了杨君山一眼,转身急匆匆离开了。

    待得杨君羡一走远,杨君山笑嘻嘻的道:“恭喜七姑父修为大进,您什么时候回来的,上一次侄子我去家里看您,不料您一家都不在!”

    安侠瞪了他一眼,道:“少跟我在这里嬉皮笑脸,我问你,是不是你又给你爹出了什么坏主意,我刚刚进阶武人境第二重,尚未来得及巩固修为便被他急匆匆的从外地找了回来,说是关于灵谷的事情,还让我去问你舅舅?”

    杨君山“呃”一声,不好意思的笑道:“那您还是去问我舅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