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章 两颗

    “这个念头在咱老楚心里转了好长时间了,原本还打算晚一些跟小兄弟你说的,可刚刚听说小兄弟你就要离开了,要是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杨君山好奇的问道:“你就能肯定我会答应?”

    楚闯摇摇头,道:“不能肯定,但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

    杨君山正色道:“这件事情一来我也最多只能给你们向我父亲传一个话,毕竟这样的事情我自己做不了主;二来说句实话,你们如今能凑出来多少绵土粉?你们每日下矿最后研磨出来的绵土粉除了换取灵谷还能剩下多少?若是积攒起来的绵土粉只能换个三四百斤灵谷,我父亲又何苦从梦瑜县到晨瑜县跑一趟?”

    楚闯听到杨君山前一句脸上顿时浮现了笑容,可听到后一句却是脸色一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嘴里蠕动可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杨君山说的也是事实,梦瑜县到晨瑜县就算是马车行走也要一天两夜的时间,就算驾着粮车能走快一些也要一天一夜,若是换的数量少了,根本不值当走一个来回。

    再说了,这个年景哪里都缺灵谷,公然驾着一辆满载的粮车在两县穿梭,为了防止中途万一惹得哪家眼红下手抢粮,至少也需要一位武人境高手压阵,为了青树村民手中的那丁点绵土粉,还是个一锤子的买卖,真不太值得。

    第二日,杨君山换了另外一个矿道进行挖掘,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将矿道向前推进了七八尺的距离却没有任何收获,傍晚的时候杨君山又回到昨天的矿道之中带了一篓原矿来,与楚闯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背了一篓精矿离开,他能够看出楚闯似乎想要同他说什么,可似乎有所顾忌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第三日,杨君山再次从矿道底端挖到了一处小石穴,收获了一颗只有鸽子卵大小的戊土石,这颗戊土石个头虽小,但却是让杨君山最终放下心来,终于开始再次静下心来修炼起来。

    如此又过了三日,杨君山在第二条矿道之中挖出来的戊土石已经达到了八九颗,虽然还没有能够挖出第二颗戊土精石来,但收获也算得上是不错了。

    这几天那楚闯却是送给了杨君山一面小旗,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楚”字,却是这几日楚闯带领自己的几个兄弟手下与其他矿工因为争夺矿道发生了冲突,楚闯等人联合起来已经开始有目的的侵占一些矿产丰厚的矿道,将这个“楚”字旗插在矿道口上,便是告诉矿洞中的其他矿工,这条矿洞他楚闯的人包场了,谁要是再闯进去那就是和他楚闯过不去。

    楚闯已经在矿工之中打出了名气,有这条旗子倒是省了杨君山不少麻烦,插在矿道口无论是修炼还是挖矿都少了许多骚扰。

    到了第七日傍晚,杨君山一如既往的背着一篓原矿来到楚闯等人在矿洞中的聚集处,换了一篓精矿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被楚闯一把拉住,拽到了一个僻静的矿道当中。

    “杨兄弟,若是老哥我手头有大量的绵土粉的话,杨兄弟你能不能劳驾给老哥我与杨三爷搭个桥?”楚闯恳切的问道。

    杨君山诧异道:“大量的绵土粉?你有多少,怎么来的?”

    楚闯咬了咬牙,道:“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能积攒足够换一辆满载辆车的灵谷!”

    “不可能!”杨君山根本不相信,道:“两个月积攒足够换一百五十石灵谷的绵土粉,就算你和你手下的几个兄弟这两个月不吃不喝不修炼,也不可能够攒下来!”

    楚闯道:“这你就别管了,反正咱老楚有办法凑足足够多的绵土粉,只要杨兄弟你能够弄来一车灵谷,咱老楚绝对不让你吃亏便是。”

    杨君山眯着眼睛打量着楚闯,最终还是摇头道:“楚老哥,不是兄弟不信任你,而是我信你没用,事关重大,你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服我父亲的理由!”

    楚闯目光游移不定,显然心里也在天人交战,最终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道:“好!谁叫大伙儿都被逼到这份儿上了呢,咱老楚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看着杨君山疑问的目光,楚闯沉声道:“杨兄弟,我们在矿洞的一条偏僻的矿道底部无意当中挖通了一个暗道,一个躲过阵道监视通往矿洞之外的暗道!”

    “什么?”杨君山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高了,连忙捂着嘴低声道:“这怎么可能,你手下的那几个兄弟当中难道还有精通阵法一道的?”

    楚闯苦笑道:“哪里有什么阵法师,就是无意当中碰巧发现的,楚阳已经试过了,将一筐筛选好的精矿送到了矿洞之外,之后阵道并未出现预警,下工之后我和他从后山悄悄的将那一筐精矿扛了回来。”

    矿洞的阵道能够检测下矿的矿工身上是否有夹带之类,除此之外,阵道还有一个作用便是对矿洞的挖掘情况进行预警,一旦有人将矿道挖通了地面,矿洞上的管事、把头马上就会知晓。

    杨君山看向楚闯的神色显得阴晴不定,楚闯不知道杨君山的心思,只是紧张的看着他,却听杨君山突然道:“那恐怕也不行,矿上的管事、把头都不是傻子,每日验矿都可以大概估算出精矿的采集量,你们要是偷运精矿出去,自己开采的肯定就少了,时间长了就会被注意到的,就算你们能够额外多挖一些,可这样一来偷运的量肯定又少了。”

    楚闯笑道:“这一点咱老楚早就想到了,一来是有杨兄弟你的指点,咱们总是能找到一些富矿,开采的量自然就夺了;二来杨兄弟也知道,最近老楚我正带着兄弟包场,每日强行占下几条矿道共同挖掘,这样也省了每日里与其他矿工争抢。”

    “原来你早就想好了!”

    杨君山暗道此人思虑果真周全,难怪前世能够成为青树村上百矿工的头目,不过这对于杨君山而言却是一个天大的好机会:“不行,事关重大,我必须要亲自去看一看那处暗道。”

    这种阵法上的漏洞的确有可能存在,更何况矿上的阵道也不见得是什么高明阵法,有漏洞是再正常不过,以杨君山如今的本事,若是布置阵道的阵盘、阵基被他看到了,说不定也能够从矿洞之中找到一条暗道来,但像楚闯一样愣是在矿道之中碰巧找到一处漏洞,那也只能说他气运冲天了。

    楚闯一听杨君山要亲自去看那一处暗道,脸色顿时一变,道:“杨兄弟,这就没有必要了,那条矿道毕竟是我兄弟和我冒着性命之忧找出来的,你看这样如何,你交给我一样东西,我第二天不经过矿道再还给你,这样不就可以证明咱老楚手中的确有这一条暗道了么?”

    杨君山也知道想要亲自去证实那条暗道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见得楚闯反对他便也不再坚持,道:“好,明天你叫楚阳不要上工,我下矿洞交给你一些东西,然后我中途下工离开矿洞,你依旧留在矿洞,我出去后约定一个地点与楚阳见面,若是他能够把我给你东西带过来,自然证明你们的确有避过阵道的通道,如何?”

    楚闯暗自思索了一下杨君山的方法,没有发现什么漏洞,于是点了点头,道:“好,就依你!”

    第二日上工,杨君山进入矿洞之后并未马上去寻楚闯,而是快步向着正在挖掘戊土石的那条矿道走去,可刚刚来到那条矿道附近的岔口处,杨君山脚步一顿,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

    叮当!叮当!……

    不好,有人已经先自己一步来到了这里采矿!

    杨君山放慢了脚步,来到自己正在挖掘的那条矿道之外,发现里面并未有矿工在开采,顿时松了一口气,然而当他顺着声音找到正在开采的那条矿道时,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这条正在被人开采的矿道赫然是另外一条出产戊土石的矿道。

    这么快就有人注意到这条矿道了?杨君山记得前世戊土石被发现可是在一年半之后,而杨君山前来挖矿更是在两年之后!

    当看到矿道底端那一堆矿渣的时候杨君山恍然大悟,原因还是出在自己身上,任谁看到一条矿道之中居然堆积如此多的矿渣,都会认定这条矿道的矿藏应当不错,必然有很多人前来开采这才积攒出了这么多矿渣。

    看着矿道底端两个矿工身影锲而不舍的样子,杨君山虽然已经从这条矿道之中挖出了近二十个戊土石和一块戊土精石,料想大部分戊土石应当都已经被自己玩了出来,但谁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剩下的戊土石被挖出来。

    杨君山转身跑到了另外那条矿道底部,戊土石的秘密恐怕有泄露的可能,当务之急杨君山只能抢时间,争取在消息走漏之前多挖几块戊土石出来,如今他的修为在进阶第四重之后对于灵力的需求远超同阶修士,若是没有足够的戊土石保证修炼速度的话,他的修为恐怕就会与那些天才修士在此拉开了距离。

    好在自己转移了挖掘的矿道之后,杨君山顺便将藏在矿渣下面的戊土石和那一颗戊土精石同样转移到了如今这条矿道挖出的矿渣下面,否则事情恐怕会变得更加棘手。

    叮当!叮当!叮当!……

    杨君山再次疯狂的开始挖矿,矿锄砸落的声音几乎赶得上旁边那条矿道中两位矿工开采矿石的声音。

    一颗,两颗,……,杨君山将断折的矿锄换上了新的。

    三颗,四颗,……,杨君山咬了咬牙,将最后一颗法云丹扔到口中嚼了一个稀烂,一股厚重的灵力在腹内散开,随着戊土灵诀的运转流转全身。

    第五颗戊土石被挖出来的时候,杨君山的矿锄再次被折断。

    换上最后一个锄头继续开采,终于将第六颗戊土石开采了出来,杨君山此时已经精疲力竭,连续不停顿的高强度劳作几乎耗尽了杨君山的最后一滴精力。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慢慢走出矿道,走路的姿势像极了一头正在山野之中闲庭信步的山君,他正是在以山君八图中的虎行图恢复体内,同时体内戊土灵诀运转,竭力恢复着耗尽的灵力。

    再次悄然来到那条矿道口上,里面采矿的叮当脆响依旧不绝于耳。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矿道当中传来,道:“老秦,这都小半天了,你看看挖出来的都是些什么,这些矿石品位太低了,咱们走吧,你难道还想将一整天的功夫都浪费在这里?”

    “老赵,要不你先去别的地方挖一挖,我还就不信了,这么一大堆矿渣堆在这里,难道之前那挖矿的人也是白痴么,老子非得要撞一撞这南墙不可!”

    “哎,好吧好吧,我陪你一块挖,今天就耗在这里了,不过咱可是说好了啊,要是什么都挖不到,明天一定要换地方……”

    杨君山没有再听下去,而是转身快步回到了矿道当中,继续抄起了矿锄向着面前的矿石砸了下去。

    “噗嗤”,又是一声砸空的声响传来,杨君山一愣,暗道:不会这么巧吧!

    事实上不但是巧,而且是巧极了!

    一大块空壳石皮被撬开,里面赫然是一个近四尺高的石穴,一块远比之前那颗要大得多的金黄色石球从里面咕噜噜的滚落下来,被杨君山一把抄在手中。

    戊土精石,第二颗戊土精石到手了!

    杨君山背着一篓装得实实原矿石来到了楚闯跟前,这竹篓的口上被杨君山绑得结结实实,里面的矿石一颗也掉不下来。

    楚闯见得杨君山的竹篓,诧异道:“杨兄弟,你这是……”

    “把这一篓矿石原封不动的送出去,我去约定的地点等着楚阳,我已经在这竹篓上下了我杨家的独门标记,只要这一竹篓矿石到手我便信你!”

    ————————————

    来一章四千字的,感谢大伙儿一直以来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