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十九章 请求

第八十九章 请求

    眼前的这一颗石球大约有拳头大小,不同于戊土石的那种土黄色的外表,这颗石球看上去就如同黄金一般表面闪烁着丝丝点点的光泽。

    这就是戊土精石,没错,里面蕴藏的戊土元气无论是其浓度还是品质都远胜戊土石,这就是能够提升修士突破武人境成算的戊土精石。

    杨君山极力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伸手向着腰囊之中摸去,不料手到了中途却是无奈的停了下来,下矿洞之前,每一个人身上的携带之物都要先上缴由款上的管事保管,只带着一只竹篓和一把矿锄外加两个锄头,此时别说杨君山身上没有封灵盒,就算有也别想通过阵道带出去。

    将戊土精石放在手中摸索了片刻,杨君山还是不得不将其埋放在身旁挖掘出来的那一堆矿渣下,与那十几颗戊土石放在一起。

    将矿锄和背篓背在身上,杨君山毫不迟疑的走出了这条矿道,刚走到这条矿道口的岔口处,正巧迎面便走过了两个说说笑笑的矿工。

    见得杨君山走了出来,两人向着杨君山身后的背篓看了一眼,其中一个矿工嘲笑道:“小子,挖了一条贫瘠矿道?”

    杨君山自嘲的笑了笑,道:“运气不是太好!”

    另外一个矿工则笑道:“看你年纪不大,应当是一个新手吧,这挖矿也是有讲究的,慢慢的经验多了收获也就多了。”

    杨君山苦笑道:“多谢两位指点。”

    两人朝杨君山点头示意,便转过了岔口去了距离杨君山不远处的一条矿道当中,不一会儿里面便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响。

    杨君山嗤笑了一声,那条矿道比自己的这一条也好不到哪里去,显然这两人也不见得是什么经验丰富的老矿工,不过是看杨君山年纪小口头上沾点便宜罢了。

    不过令杨君山不安的是,如今青树村矿洞中的矿工却是越来越多了,这几日从这条矿道附近经过的修士也是越来越频繁,这也使得杨君山无论是挖矿还是修炼,都变得断断续续,以前一个戊土石足够他在矿洞之中修炼两个白天,可现在手中那个已经三天了还不曾将里面的戊土元气吸纳干净。

    以前杨君山还想着用储物袋之类的空间物品来躲过阵道的探查,为此杨君山也曾有过寻找储物袋的计划,可如今连矿工下矿洞前都要先上缴身上的物品,储物袋这样显然的物品显然是不可能显露在人前了。

    第二天,杨君山心事匆匆的走进了之前最后确认的三条矿道中的另外一条,之前那条矿道中的戊土石差不多已经被杨君山挖了大半,就算剩下的还有挖掘起来也会变得越来越困难,但看他为了寻找戊土精石便挖了整整一天的矿却一无所获便知晓了。

    他要寻找另外一条蕴藏了戊土石的矿道,因为那里可以确定至少还有一颗戊土精石,而且普通戊土石的挖掘肯定也要比之前的那条简单。

    不过尽管杨君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过在挖掘了大半日之后出现在他眼前的情景还是令他有些哭笑不得,戊土石他没有找到,却是在挖过了一段贫瘠矿脉之后,找到了一条绵土富矿,而且明显是品位极高的富矿。

    到了下矿前的半个时辰,杨君山按照以往与楚闯等人约定的地点来背取他们已经筛选好的精矿,顺便告知他们一两处可能存在富矿的地方,便足够他们开采两三天的了。

    不过这一次杨君山却是背了满满的一篓原矿石走了过来,远远的便听到楚闯几个人正在那里议论。

    “妈的,镇上的灵谷却是越来越贵了!”

    “楚老大带着我们压低了下矿钱,压低了精矿上缴额度,咱们各自收获的绵土粉也都增加了,可到头来买到的却还是和以往一样的灵谷。”

    “你这话说的,要不是楚老大,你连现在那点灵谷也买不到。”

    “哎,他也不是那个意思,不过最近灵谷的质量也是越来越差了,狗日的黑心粮商,不知道往灵谷里面参杂了多少沙子草根,而且态度还一个比一个蛮横,一副爱买不买的模样,咱这也只有打断了牙齿和血吞呀!”

    “村东头的梁老汉为了给孙子节省点修炼资源修炼,已经十多天没有吃灵谷了,以他的年纪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修为就会垮掉,到时候怕也活不长了。”

    “相比而言,咱们村比其他村的境况好了不少,这还是多亏了楚老大带着咱们干了这么一场。”

    杨君山被这竹篓默默的走了过来,几个成年人见到杨君山之后都显得很是恭敬,纷纷叫道:“杨小少爷!”

    眼前这几个人都是当初挑头跟着楚闯罢工的村民,事后楚闯成了青树村民的矿头,因为当初大伙儿都是豁出了命去,这过命的交情自然令他们彼此之间成了最信任的兄弟。

    杨君山原本不算是他们这一个圈子的人,只是在他们看来杨君山显然是掌握了探矿的秘术,因为自从楚闯认识了这位“杨小少爷”之后,他们每天筛选的精矿比以往多了一成,而绵土粉的产量也多了一成半,因此,尽管杨君山每一次不用采矿都从他们这里背走一篓筛选好的精矿,但这些人却毫无怨言,反而对杨君山越发的尊敬。

    楚闯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见得杨君山被这满满的一篓原矿石,不由埋怨道:“哎呀,杨老弟,不是叫你不用采矿,除了给兄弟几个找几个富矿所在,然后找个地方安心修炼就是了嘛,怎得又挖……”

    杨君山单手将背后两百斤的原矿石卸了下来扔到地上,“哗啦啦”,满篓的矿石滚落出来。

    “咝哈!”

    饶是楚闯也算得上是采矿的老手,在看到杨君山这一篓原矿石的时候也是忍不住惊叹:“这矿石好高的品位,咱们以前找到的那些所谓的富矿和这一比简直就是矿渣啊,杨兄弟,杨小少爷,你,你这是在哪里挖到的?”

    杨君山无奈的笑了笑,道:“无意当中找到的,你让兄弟们粉碎筛选了精矿之后各自分了吧!”

    楚闯连忙摆手道:“这可不行,这一篓矿石的品位与其他矿石差距太过明显,这个便宜我们占得太大了。”

    “不碍事不碍事,你只管拿去用,我收集的绵土粉已经足够多了,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走了,到时候我把找到的这个富矿跟你们说一声,应该够你们所有人开采几天,增加一些收入”

    杨君山所收集的绵土粉早已经足够了,之所以一直还留在矿洞之中为的就是戊土石,为此连韩秀生都已经一再催促他去采集别的矿藏了,现在杨君山满脑子都是戊土石,哪里还会在意这点绵土矿。

    岂料杨君山越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却越是令楚闯等人感激,这些富矿的品位几乎高出平常矿石的一辈,筛选之后的精矿产量可能还要增加,这对于楚闯这些人而言已经算得上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了,而杨君山却是说送人就送人了。

    在楚闯的示意下,身边的一个兄弟小心翼翼的将杨君山的背篓抱了起来,另外一个将散落在地上的原矿石一个不拉的拾了回去。

    “杨兄弟,你这,你这却是让咱老楚说什么好。”

    杨君山笑道:“大伙儿都是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那楚闯看向杨君山的眼神儿越发的感激,又回头向着这里的几个兄弟看了一眼,彼此之间似乎有着什么默契在交流一般,而后楚闯又看向了杨君山,神色沉吟之间似乎欲言又止。

    几个兄弟见状都各自起身去忙碌其他的事情,杨君山笑道:“楚老哥有什么事情直说!”

    楚闯有些为难道:“咱们这些苦兄弟得杨兄弟之助已经甚多,原本咱老楚也不该再得寸进尺,只是如今兄弟们各个生计维艰,我老楚却也不得不后者脸皮再向杨兄弟你求一条门路了。”

    杨君山见那楚闯说的郑重,脸上也带了一丝肃容,道:“请讲!”

    楚闯低声道:“咱老楚也不瞒杨兄弟,当初在得知了你的身份之后,咱老楚也曾派人去镇上了解杨三爷的情况,……”

    说到这里,楚闯不由看了看杨君山的脸色,见杨君山并无不悦之色,这才接着道:“不料却从镇上那里听到了杨三爷的不少事情,最近的便是传说杨三爷的村子在巨蝗灾肆虐的情况下,这两年基本上都没有减产,都说杨三爷如今是屯满粮足,所以咱老楚便斗胆想向杨兄弟你求条门路,能不能从三爷那里换些灵谷回来?”

    杨君山刚刚挑了挑眉毛,便听得楚闯急忙补充道:“当然,价钱绝对不会让三爷那里难做,咱们都用研磨好的绵土粉来换,价格就按市面上来,……:”

    说到这里,楚闯咬了咬牙,道:“哪怕再高一点也行!”

    杨君山惊讶道:“再高也行?那你们图什么,还不如就在镇上去买!”

    “哎呦,我的杨小少爷!”

    楚闯叫苦道:“现在真正难的不是价钱高低,是你有东西也换不到啊,就镇上那些参杂了枯草沙土的灵谷也都是限量供应,多高的价格大伙儿都在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