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十四章 合作

第八十四章 合作

    这已经是杨君山第二次在正面对抗当中击败凡人境第四重的修士了,而且这一次他面对的还是两个人,无论哪一个的实力都要比杨田寿那废材强多了。

    这一次双方交手的时间很短却异常的凶险,那壮汉与他的同伴显然都是有备而来,若非杨君山的实力着实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这一次杨君山说不准就要吃亏。

    这一切还要多亏杨君山最近一段时间在锻体术上的进步,特别是在钻研一种下品拳术“蟒行拳”的时候,参照陈纪留给他的锻体精义,将莽牛拳与蟒行拳交相印证,居然将两套下品拳术练得刚柔相济,对于肉身的锻制效果几乎接近了中品拳术。

    更为难能更可贵的是,在杨君山没有进阶凡人境第四重之前,这两种拳术在对敌过程当中居然还能够发挥更大的效用,先是杨田寿,接着便是眼前这两名修士,都败在了这两套拳术的交错使用当中。

    不过这两套拳术终究还是刚柔两极,彼此转换之间多有冲突,对于修士的肉身内腑有着不小的冲击,而杨君山对此却是全无顾虑,这一段时间他精修陈纪传给他的锻体术,包括专门用来锻制六腑的神秘的六腑锦,这两套拳术给内腑带来的强大负荷完全在六腑锦的承受范围之内。

    “小子,放开我老大,否则你就等着死吧!”

    那汉子虽然明显的色厉内荏,但手中的赤炎符石的确是灵光闪烁蓄势待发。

    杨君山手符箓和符剑在手却也不惧,但若当真在矿道之中动手,引起矿洞坍塌就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因此杨君山面对那汉子的威胁置若罔闻,反而低头看向躺在地上的壮汉,道:“楚老大,你怎么说?”

    “你认得我?”

    那壮汉惊讶的看向了杨君山,随后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符箓和符剑,道:“小子,你也是杨家的人,你为什么要走韩管事的路子,你叫什么?”

    “我叫杨君山,韩管事是我舅舅。”

    那壮汉顿时恍然,道:“你是老杨家三爷的儿子?”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你认得我爹?”

    那壮汉“哈哈”一笑,道:“杨家三爷几年前也是青石镇的风云人物,咱老楚怎么会不认得,你是杨三爷的后人,难怪会让杨田寿记恨,听说杨三爷五年前离开了青石镇分家单过,不过在青石镇还是有很多人记得杨三爷这一号人物的。”

    杨君山点了点头,当年老杨家第二代杨田臣、杨田雷、杨田刚三兄弟先后进阶武人境,直追当年开创老杨家的第一代杨氏四兄妹声势,青石镇上下称他们为“杨氏三小虎”,都赞叹老杨家后继有人,虽然数年过去,但记得杨田刚的人自然大有人在。

    那壮汉倒也光棍,道:“既然是杨三爷的后人,那算我兄弟两个瞎了眼,今日之事要向杨少爷赔礼了,你们叔侄的矛盾我们兄弟再不会也不敢再参与,还请杨少爷放过咱老楚一马,日后但又吩咐,力之所急义不容辞!”

    这话杨君山倒也信得过,既然自己已经表明了身份,这两人要是还敢不依不饶,那可真就是找死了,除非两人能够拉着杨君山同归于尽,不过双方显然还没有结成这般大的仇怨。

    更何况杨君山前世还认得这姓楚的壮汉,此人叫做楚闯,乃是青树村矿洞一伙儿矿工的老大,有凡人境五重的修为,为人豪爽重义,曾经团结青树村的矿工逼得武人境修为的矿主胡四平不得不降低灵矿上缴的额度,在青树村矿工之中拥有很高的威望。

    青树村宝物出土之后,这楚闯便是最先开始发掘的一批人,在通过那些东西换到了足够晋升武人境的修炼资源后便果断收手,因此在那一场针对矿工的大屠杀下成功的活了下来,待得杨君山到青树村矿洞开始挖掘绵土粉的时候,这楚闯已经是武人境初阶的修士了,当初韩秀生带着他不仅拜访了胡矿主,还拜访了他楚矿头,分别送上了一份厚礼。

    如今这楚闯只是一个修为连凡人境第五重都没有达到普通矿工,并未有前世一呼百应的气概,不过言行举止之间却是显得很有些直爽大气。

    “好,这一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我信得过你!”

    杨君山说罢在楚闯的脚腕上一扭,只听“咔嚓”一声,脱臼的骨头已经被正位,随即后退了一步,手中的符箓和符剑也收了起来。

    楚闯活动了一下脚腕,试着站起身来,然后朝着那个手中依旧拿着赤炎符石的汉子瞪了一眼,那汉子略一犹豫,也将手中的符石收了起来。

    “既然是误会,那咱们就此别过,杨小少爷放心,你的事情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不料杨君山目光一闪,却道:“不急,你我不打不相识,在下其实也正因为绵土粉收集缓慢而发愁,虽然在下对于采矿有一些探究,但终究只有一人,两位若是有暇,可否助我一臂之力,所得精矿我等三人平分如何?”

    楚闯二人相互望了一眼,虽是意外之喜,但目光之中也不无忧虑,那楚闯略微沉吟道:“并非是在下不愿,而是杨小少爷缘何会这般信任我兄弟二人,要知道刚刚毕竟……”

    杨君山笑道:“楚老哥,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你楚老哥若非在这矿洞之中也不过是青树村的一个普通灵耕农罢了,更何况你有家有室,你无论如何是不敢得罪在下的,或者说在下身后之人不是你能得罪起的!”

    楚闯脸色一变,看向杨君山的目光阴晴不定,可最终还是苦笑一声,道:“你说的不错,无论是你爹还是你背后的家族,碾死我等这些灵耕农就跟捏死一直蝼蚁没什么区别。”

    杨君山多出来了两个手下,使得他开始节省出更多的时间来查探那种宝物最有可能出土的矿道,而挖矿的事情就着落在楚闯和他的本家兄弟楚阳身上。

    杨君山只需按照前世记忆当中出现过富矿的位置随意指点一处,以这兄弟二人多年挖矿对于各条矿道的熟悉程度,很快就能够在正确的矿道找到准确的位置,只管一通狠挖之下便能够收获不少富矿,省去了在矿道之中盲目开采寻矿的时间。

    不过在将矿石打碎进行精矿筛选的时候,杨君山再次发现兄弟二人的方法是在粗糙的很,不但在筛选的时候丢掉了许多原本富含绵土粉成分的矿石,而且还将不少无用的碎石加入了其中。

    无奈之下杨君山只得又将这些错误一一纠正,然后将后世一些改进的选矿方法传授给二人,使得筛选精矿的效率大大增加,同时也让杨君山节省出了选矿的时间继续查看矿道,楚家兄弟已经把所有的工序全包了,完全不用杨君山再帮手,只管在最后出洞的时候带走自己应得的那一份就可以了。

    杨君山倒是没有想到自己指点二人挖矿,以及无意当中把那些筛选精矿的方法教授给他们兄弟二人之后,会得到楚氏兄弟如此这般的感激,在他看来他找出来的这些富矿存在地点不过是借助了前世的先知先觉,而那些筛选精矿的方法也是前世极为普及的常用办法,而且其中有不少原本就是楚氏兄弟笼络了青树村矿工之后自行改进的,杨君山也不过是借花献佛,让这些方法早出现了几年罢了。

    然而他却是忘了,楚氏兄弟原本就是以挖矿为生的,杨君山指点他们挖掘富矿,改进筛选精矿的方法,这些都对他们的生计产生重大的影响,杨君山将这些东西毫无保留的传授给楚氏兄弟,由不得二人对杨君山心生感激。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杨君山所收集到的绵土粉早已经达到了预估的分量,然而杨君山却依旧没有离开矿洞的打算,因为经过前世的记忆推断以及杨君山的不断验证,他已经圈定了宝物最有可能存在的五条矿道,并且经过亲自挖掘已经排除了两条,只剩下了最后三条矿道。

    而韩秀生同样也没有想到杨君山的绵土粉收集会这么快完成,眼见得杨君山不打算停下来,还以为他这是打算要趁机多积攒一些,以后用来换取玉币,于是便也没有阻止。

    这一日,杨君山刚刚来到矿洞外,就看到数十个矿工齐聚在矿洞之外气势汹汹的叫喊着什么。

    远远的看到楚闯兄弟二人以及五六个矿工随意的在人群后的乱石上坐着,于是便走到两人跟前问道:“怎得大家都不进矿洞上工,出什么事了?”

    楚闯叹了一口气,旁边的楚阳恶狠狠的骂道:“狗日的胡四平,这家伙从今天开始要收什么矿钱,每个矿工进矿洞挖矿要先交十个石币!”

    “可不是,”旁边的一个矿工接口道:“咱们每次下矿挖石头,筛选出来的精矿原本就要上缴九成,剩下的一成还要花两天时间才能出那么一丁点的绵土粉,一个月下来原本就挣不了几个玉币,如今每次下矿还要交十个石币,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

    “听说这十个石币有七个是撼天宗下的命令要收的,瑜郡所有的矿山都要收,这胡四平是趁机加到了十个石币!”

    “这两年灵谷价贼高,别说挣的玉币本来就买不到几斗灵谷,就是想买往往还买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