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十二章 矿工

第八十二章 矿工

    杨君山刚刚走到杨家宅院的门口,却正巧看到一个中年妇人急匆匆的从门外走了进来,这妇人似乎有急事,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前不远处的杨君山直接便撞了上来。

    杨君山连忙侧身一闪让过了妇人,却也看清了来人的面貌,于是“咦”了一声,道:“大娘,是你?”

    妇人闻言一怔,停下脚步扭头看了杨君山一眼脸色却是一变,目光之中泛起了一阵慌乱,可随即就恢复了笑容,满脸惊喜道:“呀,这不是小山吗,都长这么大了?你这是刚回青石镇?可惜这两天你大伯不再镇守所,否则你应该去看看你大伯!”

    妇人在见到杨君山之后便是连珠炮一般的猛说:“你爹上次托你大伯办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到底是亲兄弟,这一次你大伯去撼天宗其中可不就有因为你的事情!你大伯为了你的事可是跑前跑后没少操心,你大伯如今可是就差一步就到了武人境第四重,又是撼天宗的内门弟子,这也就是自家人,要是别人你看你大伯舍得浪费随时可能突破的修炼的时间去给别人办事?”

    这妇人便是杨君山亲大伯,撼天宗内门弟子杨田臣的妻子李氏,杨君山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

    杨君山能够从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当中却是听出了浓浓的疏远之意,而且从她遇到自己时的慌乱来看,李氏这个时候回老宅显然是有什么急事,而且十有八九是去找王氏而且还不愿意让人看到,这才同杨君山巴拉巴拉说了这许多,倒像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

    杨君山心中也是不耐,直接打断道:“大娘,你回老宅,这是,有事?”

    李氏干笑了两声,道:“没啥事,你大伯不在,家里闷得慌回老宅看看透透气。”

    “哦,”杨君山点了点头,道:“那过两天等大伯回来了,我再去拜访大伯!”

    “也好,也好!”

    返回舅舅家中后,杨君山将在老杨家的经历大致与韩秀生说了,韩秀生听闻杨君山说起王氏试图将杨田刚调回青石镇的事情,冷笑道:“她妄想,老杨家的手现在还伸不到梦瑜县去,除非是你爹自己不干了,否则老杨家如今谁也别想动他的村正之位。”

    这一点杨君山自己晓得,不过在说起自己将十二叔杨田寿打了一顿的时候,韩秀生更是讶异连连,没想到自己这个外甥居然这么厉害,才凡人境第三重就能将进阶第四重数年的杨田寿打败,别忘了杨田寿还是个成年人,而杨君山还不到十五岁。

    “打得好,这个纨绔子弟,你们老杨家一半的名声都是他给败坏的,哎,如今整个杨家也就只有你爹和你敢教训他了。”

    韩秀生见得杨君山不解的目光,道:“你大伯从来都不过问家族中事,成了撼天宗的内门弟子之后又想着将修为提升到武人境第四重,对那王氏巴结还来不及,哪里还敢训斥她的宝贝儿子;至于你二伯杨田雷,嘿嘿,曾经倒也看不过你那十二叔的胡作非为而说过几句,不过如今恐怕也是焦头烂额吧!”

    杨君山闻言心中一动,道:“哦,听说二伯他在长石镇的长河村为村正,长河村可是有着晨瑜县最大的赤炎铁矿,作为那里的村正,二伯他应该是过得很惬意才是!”

    韩秀生冷哼道:“你这孩子根本不清楚情况,那长河村的村正原本应该是你爹才是,可惜最后却是被王氏和你二爷爷联手挤走了你爹,让你二伯做了村正,头两年你二伯的确是春风得意,可这两年你二伯在长河村刮得太厉害了,搞得长河村的村民怨声载道不说;因为大肆挖掘赤炎矿,你二伯的心思根本就没在长河村的灵田耕种之上,一场巨蝗灾过后,长河村的灵谷产量只有可怜的两成!”

    韩秀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微笑,接着道:“晨瑜县本就矿多田少,长河村更是七山二水一分田,以前灵谷产量即便不高也能用赤炎矿来换,如今购买赤炎矿的人却是宁愿高价用玉币来购买,也不愿用一斤灵谷来换,玉币换来再多难道还能做到人手每天一枚来修炼么,村里的修士维持不了修为,据说已经有老修士因为修为枯竭而使得寿元终结,还有不少人出现了修为下滑的现象,你二伯如今就在风口浪尖上,要是不能力转乾坤的话,怕是明天村正就当不成了。”

    这些事情杨君山显然是不知道的,不过前世杨田雷的确是在第二年丢掉了长河村的村正之位,被赶回了青石镇,搞得很是狼狈。

    不过杨君山还是奇怪道:“不至于吧,毕竟有赤炎矿脉在手,就算灵谷再贵,也不至于一点灵谷都换不到吧?”

    “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赤炎矿脉,而在于出产的赤炎矿大部分都被你二伯低价转卖给杨家了。”

    杨君山吓了一跳,道:“转卖给杨家,杨家用那么多矿石做什么?”

    可转念一想,杨君山又道:“不对啊,要是转卖给杨家,那发财的也应该是杨家才对,可如今的杨家怎么看也不像是欣欣向荣。”

    “这可就不知道了,不过我猜杨家也不过是过路的财神!”

    杨君山“唔”的一声点了点头,似有所悟。

    不过这个时候韩秀生却是顿了一顿,脸色踌躇似乎有难言之隐,但还是道:“还有一件事可能到时候说不得还要求到你二伯身上去。”

    杨君山恍然道:“您是说赤炎铁?”

    韩秀生点了点头,道:“你爹给你计划的那件法器需要用到赤炎铁,整个梦瑜县最好的赤炎铁矿就在长河村,过两日你爹会把一封写给你二伯的信捎过来,到时候你带着信去长河村找你二伯,他会安排你进矿洞采矿的。”

    杨君山点了点头,韩秀生见他不言语,以为他不愿意去,于是劝道:“毕竟是上一辈的恩怨,你二伯为人也算明白事理,不会为难到你头上;再说你爹为你能够得到赤炎铁矿情愿给他写一封信过去,可不能让你爹的一番心血白费!”

    ————

    与此同时,在青石镇老杨家的一所宅院当中,杨田寿看着手下一干喽啰,大声道:“说,都打探到了什么?那小子这一次来青石镇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个年岁与其相仿的年轻人上前道:“十二少,我从小六那里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杨田寿看了此人一眼,倒是稍稍收敛了一下跋扈之气,道:“哦,是吴老弟啊,这事难道还与二哥有关?小六怎么说?”

    那人笑道:“上一次三爷,哦,那杨田刚回青石镇的时候,曾经拜托七姑爷去了一趟长河村,小六当时在一旁正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那杨田刚的儿子这一次回青石镇是为了锻制自身的法器而做准备,而他要锻制的法器用到赤炎铁,七姑爷便是为了这个去说情的。”

    杨田寿闻言嫉妒道:“老子还没有法器,那小兔崽子才第三重的修为,杨田刚就开始为他铺路了?他就那么笃定自己的儿子将来肯定进阶武人境?”

    杨田寿扭头道:“我二哥怎么说,他答应了没有?”

    那人笑了笑,道:“我二姐夫哪里会和一个晚辈计较,不过小六说我二姐夫还是让七姑爷带了话回去,说是这事儿只需杨田刚亲口与他分说,至少也要写一封信过来,自家的事儿扭扭捏捏还要接着第三人来传话算什么!”

    杨田寿“嘿嘿”冷笑道:“这是二哥要逼着老三向他低头啊!对了,吴老弟,小六说了那小崽子什么时候去长河村了不?你可是我二哥的小舅子,这些日子可要替我盯着点。”

    那人笑了笑,道:“十二少放心,我已经让小六君敏注意了,一旦那杨君山去了长河村,消息马上就会传过来的。”

    杨田寿拍手说了一声“好”,道:“这一次铁定叫那小崽子练不成法器,要那杨老三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罢,杨田寿又向着其他人道:“这些天给我跟紧点那小子,看他都去哪里,法器的炼制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就算确定了主要灵材,其他辅助灵材至少也不下七八种,那小子来青石镇绝对不是直冲着一两种灵材来的。”

    ————

    韩秀生有些吃惊的看着那一颗在杨君山手中滴溜溜滚动的金属丸子,神色间仍旧有些不敢相信,知道拿在手中仔细辨认了一番,这才惊叹道:“还真是赤炎铁,而且看上去精炼的极为细致,纯度颇高,用来直接炼制法器再合适不过,你这小子从哪里弄来的这宝贝,连你爹都不知道?”

    杨君山郁闷道:“我也不知道他还让七姑父找了我二伯呀!”

    韩秀生点点头道:“这样最好不过,你二伯要你爹亲自写一封信过去,其实就是要压你爹一头,为难你爹,他知道你爹为了你肯定会写,如今却是不用了,有这块赤炎铁在手,长河村大可以不去!”

    第二日,杨君山随着韩秀生来到了青石镇青树村,青树村这里有一条绵土矿,出产一种法阶下品的灵材绵土,是炼制法器当中经常用到的一种灵材,是一种能够让各种灵材更好的融合在一起发挥出更大作用的调和剂。

    韩秀生便是在这里的灵矿之上做了一个管事,这一次带杨君山来也是利用职务和人情之便,要他在这里的矿洞之中挖矿,所得的绵土除开上缴矿上大部分之外,余下的便可由他带走一部分原矿,直到他积攒够足量的绵土为止。

    韩秀生首先带着他去了青树村的村正家中,那村正也正是绵土矿的矿主,见得韩秀生便笑道:“秀生呐,你在哪里搞来的灵谷,你嫂子昨天还说,现如今这么好的灵谷是越来越难买到了,晨瑜县如今能在市面上看到的灵谷价格贵的离谱不说,一斗灵谷里面还至少参杂了三升草籽沙石,据说都是从瑜郡外运进来的,你小子能弄到品质上好的灵谷,本事不小啊!”

    韩秀生连忙赔笑道:“矿主大人,你看昨天说的那事……:

    那矿主瞅了杨君山一眼,笑道:“这就是杨老三的儿子?杨老三当年在青石镇为人还算厚道,既然是他的儿子,这个面子还是要卖的,不过……”

    韩秀生闻弦歌而知雅意,马上道:“矿主大人放心,规矩这孩子都懂,既然是嫂子喜欢,正好我那里还有姐夫送来的五斗灵谷,晚上就给您拿来尝尝鲜。”

    矿主连忙摆手道:“哎,哪里用得了那么多,破费了破费了……”

    “应该的,应该的!”

    当日,杨君山便带了一把韩秀生为他准备的矿锄,背着一个竹篓下了青树村的绵土矿洞。

    青树村,绵土矿,嘿嘿,好熟悉的名字,就是不知道前世那件闹出了数十条人命的宝物如今是在矿洞中的哪一条矿道之中等待着人去挖掘。

    前世因为那件宝物闹出了绝大的风波,消息都传到了梦瑜县,不过当时的杨君山还窝在土丘村修炼,杨田刚虽也为他有所谋划,可因为没有这一世的底气和财力,大多数计划都还没有付诸实施。

    当务之急,便是要悄无声息的找到那条挖出了宝物的矿道,其次便是要想着怎样才能将宝物神鬼不知的带出去。

    挖矿的过程也是一个锻炼人肉身的绝佳过程,杨田刚亲自要他下矿挖掘,除了要他自食其力为炼制自己的第一件法器做准备之外,其实也是对杨君山的一种磨练。

    杨君山要做的便是每日进入矿洞之中挖掘矿石,再将这些矿石砸碎了之后筛选,然后再将筛选过后的精矿背出矿洞,向灵矿管事韩秀生上缴九成精矿之后,剩下的一成精矿便由他带走。

    而这剩下的一成精矿还要经过粉碎、研磨、浸水、过滤、暴晒等十几道过程之后,才会最终得到那么一小撮的灵材绵土粉。

    ————————

    又是四千字,大伙儿的收藏、红票、点击都不要吝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