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八十章 杨家

    杨家招赘婿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赘婿的修为至少也要在武人境以上,这样在招赘婿的同时也能为家族收揽高手巩固势力。

    然而武人境高手多是心高气傲之辈,而做上门女婿本身又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因此杨家为待嫁之女所招的赘婿多是那些散修出身,无牵无挂的武人境修士。

    杨君山的九姑父彭士道却并非是散修出身,彭家在青石镇也是传承了数代的修士家族,家族兴旺远在杨君山的舅舅家之上,彭士道的父亲本身便是一位武人境二重的修士,在青石镇大小也算是一位高手了。

    九姑杨田灵是杨君山爷爷杨烈的第二个女儿,是杨田刚同父异母的小妹,与四姑杨田芳同是王氏所出,杨家第二代子女当中排行第九,与九姑父彭士道原本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两人到了成年之后更是到了一个非你不娶另一个非你不嫁的地步。

    然而顽固的父亲杨烈却是咬定了赘婿的身份和武人境修为的底线,坚决不同意两人结合;而彭家虽不如杨家势大,却也不愿将自家儿子送到杨家做上门女婿,双方便这般僵持了下来,只剩下一对儿璧人在痛苦中煎熬。

    尽管有着两家大人的同时反对,但两人坚定走到一起的决心却是不变,那彭士道为了尽快达到杨烈的要求,强行突破武人境,最终虽是成功,却终究还是伤了根基,日后修为再无寸进不说,体内伤势还经常复发,原本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却是成了一个病篓子。

    这样的彭士道即便是愿意做杨家的上门女婿,杨烈又怎么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个看上去朝不保夕的男人,更何况伤了根基的彭士道还能为杨家贡献几分力量,说不得还要成为杨家的累赘。

    不料这一次却是轮到九姑杨田灵以死相逼了,死活就是认定了彭士道一个,这让杨烈更是火冒三丈,杨田刚、杨田芳等女子后辈都曾出面求情,却都被杨烈一个两个赶了出去。

    最终还是杨君山的姑奶奶,杨烈的三妹杨燕出面劝说大哥,这才最终点头同意了这一桩婚事,而彭家虽也不情愿,但见到两个年轻人闹到了这般天地,也不远再违逆他们的意思,最终点头同意。

    青石镇多灵矿,彭家之所以能够做到数代传承,就是因为彭家经营着一处断纹石矿,每年出产的矿石能够提取少量的断纹粉,乃是一种在炼器、制符、布阵方面都有广泛用途的法阶中品灵材。

    五年前,彭士道的父亲和唯一的一个兄弟在石矿之中被突然垮塌的矿洞掩埋,尽管彭士道的父亲有着武人境的修为,可依旧神通不及天数,父子二日内惨死在矿难之中。

    这一下整个彭家除了入赘的彭士道之外,便只剩下了一个尚未成年的小妹彭士彤,彭士道闻听此噩耗之后,原本就不好的身体伤势更重。

    当时杨氏之中便有声音,想要将彭家的矿产、田产尽数接受过来,而杨田刚夫妇听到此消息之后更是以死相逼,当时正在与杨天雷竞争杨氏族长之位的杨田刚更是言辞斥责了起了这些念头的族人,不料却也因此得罪了不少族人,使之站在了杨天雷一旁,令杨田刚后来竞争族长失败埋下了隐患。

    这五年来,因为彭士道夫妇的一力维护,杨家的人还不好下手,可彭士道也为此耗尽了心血,终于引得纠旧疾复发英年早逝,彭家的家产也在彭士道陨落之后很快便被杨家所吞并。

    在舅舅家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杨君山便返回到了杨家老宅却拜见祖母王氏,王氏作为撼天宗真人境长老王千真人之女,本身在嫁给杨烈的时候便有着不俗的修为,在杨烈过世之后,王氏武人境第四重的修为便成了杨家上下的第一高手,这也是王氏始终能够将杨氏掌控在自己手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杨家不仅背后需要一位真人境高手撑腰,明面上同样需要一位镇得住青石镇的高手坐镇,从这一点上而言,杨田臣与杨君山的二爷爷杨熙同样的武人境第三重修为却是多少有些不够看。

    王氏虽面容端庄,然保养的不错,却看不出年轻的时候容貌秀丽的痕迹,但寿元眼看过百,嫁到杨家这些年来修为却一直不曾有丝毫的增长,想来也是失去了进一步提升的可能性,但却因为常年执掌杨氏的缘故,神情当中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度,只有一双眼睛看人的时候偶尔会有精光闪露,令人不寒而栗。

    “孙儿见过祖母大人!”杨君山神色平静不卑不亢。

    王氏的目光扫过,杨君山便有一种浑身上下被人看透的感觉,知晓这是杨氏在查看自己的修为,对此他也早有准备,体内戊土灵诀流转,骨髓中的隐灵窍顿时被椎骨的仙灵窍所遮掩。

    “咦,”王氏轻叹道:“体内灵力充沛,根基扎得很足,听说你还在百雀山得了中品牛黄仙灵,的确是比你父亲从家族中带回来的土黄石强多了,至于修为么,这个年纪达到第三重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杨君山答道:“父亲督导甚严,孙儿不敢有一刻偷懒!”

    王氏点了点头,意有所指道:“田刚做事胆大心细,祖母我却是知道的,当年家族为他谋了荒土镇土丘村村正之位便是为了更多磨练于他,如今看样子却是历练出来了,可见家族当年这步棋走得不错,土丘村将来也必是我杨家势力向外拓展的跳板。”

    王氏顿了顿,接着道:“那梦瑜县乃是瑜郡最为荒僻的地方,你父亲既然已经历练出来了,再呆在那里可就屈才了,如今我老杨家正是用人之际,正是需要你父亲回来的时候。”

    杨君山心中冷笑,当初自己一家不就是被家族逼到梦瑜县那荒僻之地的么,如今父亲在土丘村干出了声色,家族便又想着伸手摘现成的桃子,哪里会有那么容易的事情。

    杨君山不动声色道:“这一切都需父亲做主,祖母的话孙儿会带给父亲的。”

    辞别了王氏从老宅祖堂中出来,杨君山的手中多了一个锦包,算是王氏给孙儿的赏赐,与王氏的交流多少还是保持了一份亲人礼节,不过这锦包么,杨君山将其一翻,从里面倒出了三枚玉币,不由撇了撇嘴,暗道:“也不知道真是杨家的日子不太好过,还是自己这个非嫡亲的孙子不受待见,三枚玉币的赏赐也实在太过寒酸了些。”

    拜见了王氏之后,杨君山又马不停蹄的拜见了二爷爷杨熙、姑奶奶杨燕和四爷爷杨焦,三位长辈也各有赏赐下来,不过与王氏也是大同小异,只有姑奶奶杨燕赏赐的三颗法云丹让杨君山有些心喜,不过也可以看出杨氏最近的状况似乎真不是太好。

    离开青石镇四年多的时间,杨君山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面貌变化不小,许多杨氏族人都已经不太认得这位曾经的杨家第三代的四少爷,倒是杨君山还识得不少人,这一路走过去就是一路的寒暄,在得知杨君山的身份之后杨氏族人脸上的神色不免更添了几分亲切,甚至还参杂着几分讨好,倒是与当年杨田刚一家离开青石镇的凄凉大不相同。

    看来真像是舅舅所说,杨家的近况真不太好,不少族人对于杨君山这个粮满屯足的杨村正之子都抱着极大的热情。

    从四爷爷杨焦家中出来之后,杨君山原本要去拜访七姑杨田艳一家,不料七姑父安侠又带着一家人外出游玩去了,却是让杨君山扑了一个空。

    返回的时候路过一座小院,院外门墙上的白幡还没有撤下,杨君山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正见得一少妇从厅屋之中走出,正是杨君山的九姑杨田灵。

    “你是,小山?”杨君山的容貌与杨田刚是越长越像,越是亲近的人只看他的相貌就能够猜出他的身份。

    “九姑,我刚从荒土镇回来,拜见了四位长辈后听说了姑父的事情,便想着过来磕个头上柱香!”

    杨田灵眼圈一红,叹了口气,道:“好孩子,你有心了!”

    杨田灵领着他到了厅屋彭士道的灵位前,杨君山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又上了一炷香,却见杨田灵拿了一只小巧却装得满满的封灵袋出来。

    “九姑,你这是……”

    杨田灵勉强笑道:“这是你姑父家的矿洞中出产的法阶中品灵材断纹粉,从你爹那里也听说了你这一次回青石镇的目的,原本你姑父便答应了为你准备些断纹粉的,如今矿洞不在姑姑手中,只能给你这一小袋了。”

    虽是一小袋,可对于杨君山来言却是搓搓有余,这可比之前收到的赏赐贵重太过了,不过杨君山这个时候却是不愿收的。

    “姑,东西我不能收,姑父不在了,如今只剩下你和十妹相依为命,这些东西你们你们还是留着以后以备急用。”

    杨田灵脸色一板,道:“叫你拿着你就拿着,这断纹粉用处不少,日后等你出息了,说不定姑还有事去求你呢。”

    杨君山无奈,刚刚将封灵袋拿到手中,就听到院外传来一阵“蹬蹬蹬”的奔逃之声,同时一道声音也急冲冲的声音传了进来:“娘,小姑又在半路上埋伏小舅了,这会儿正被他们捉住了打呢!”

    “什么?”杨田灵快步走到门口,急声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

    我知道大伙儿都想让情节快速推进,可我真的是想好好写一写老杨家的一些事情呀,这本书在开始着手准备之前,睡秋便已经先将杨家的族系背(景)设计了出来,将杨家一二三代人物制成了一个大大的表格,配偶、子女、修为、资质、大致性格、人脉关系、成就、结局等等,在表格当中填写了不少东西,为此还学着制作了几张简单的人物卡,嘿嘿,真的不想描写的太过简单呀,当然,睡秋会力求做到主干情节推动不受干扰的,拜谢,另外,最近收藏的速度放缓不少,大伙儿有纵横账号的一定记得收藏一下哇,再次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