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七十九掌 舅舅

第七十九掌 舅舅

    就在大鼎堂的三位炼丹师正对着杨君山琢磨不定的时候,杨君山已经乘上了去往晨瑜县的远程马车。

    马车一走便是一天两夜,车厢的晃动使得杨君山无法沉浸到修炼当中;而车厢之中也不是只有杨君山一人,因此也不能摆出虎踞图的姿势,无聊之下,杨君山便将心神沉浸在了“六腑锦”的残图之中。

    六腑锦之中详细的记载了人体强壮六腑的方法,而且还配上了极为精美的图画,可惜的是三焦和大肠两腑图画损毁了大半,而胃腑一图也有损坏,使得杨君山无法一窥这种神奇拳术的全貌。

    先将完整的三幅腑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杨君山自然升起了练上一练的念头,反正这秘术也是可以静修的,不虞会打扰到别人,也不怕别人能够看出端倪。

    将心神沉入体内,试着按照六腑锦的记载用灵力以奇异的方法震动内腑,试图以其中记载的共鸣秘术找出六腑之中最易修炼的一种,同时也暗暗祈祷千万不要着落在三焦、大肠和胃三腑之上。

    好在杨君山的祈祷似乎见效,在昏昏沉沉之中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杨君山突然感觉到体内灵力运转至胆器之中的时候出现了异常,胆腑之中原本被拓展的仙灵窍中的灵力如同被人搅拌起来一般,整个灵窍之中的灵力顿时沸腾起来,并开始缓缓的旋转起来。

    杨君山猛然心惊,一下子睁开眼来,却发觉车厢依旧在晃动,车厢中的通路之人却都摇摇晃晃似睡非睡,这才发现此时居然天色已经大亮,刚刚自己沉迷在六腑锦的修炼之中居然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

    将心神再次沉入体内,杨君山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了整个胆器似乎有了一些不同,仿佛多了一层淡淡的生机,胆器的那枚仙灵窍之中原本已经充满了突兀灵力,此时这些灵力却是渐渐有了一些凝固的迹象,而且或许是因为凝固使得灵力再次浓缩的缘故,仙灵窍之中再次出现了许多空隙。

    灵力浓缩固化,这可是奠仙根的征兆,这让杨君山心中更加惊疑不定,难道这就是修炼六腑锦的缘故?可自己这才修炼了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呐!

    为了让自己的仙根奠定的更加完美,仙灵窍之中出现的这些缝隙自然是需要他再次用灵力填满的,这也是杨君山在修炼当中猛然惊醒的缘故。

    可同样令他惊疑不定的是,戊土灵力原本就是极为注重根基稳固的修炼功法,它在杨君山体内凝聚的灵力已经足够雄浑厚重了,可没有想到自己在修炼六腑锦的时候居然再次出现了浓缩的迹象,这种现象杨君山无论在前世今生同样都不曾见识过。

    就算这六腑锦有加快仙根凝聚的功效,可对灵力的这般强劲的压缩同样也延缓了修炼的速度,这一增一减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只是这六腑锦不是锻体秘术么,怎得居然对于体内灵力修炼也有效果?

    好在自己手中有十来颗法云丹,再加上七八十枚玉币,只要不是在半年内进阶第四重,倒也足够他用来修炼的了。

    搞不清楚缘由的杨君山索性不再去所想,而是再次专心致志的修炼起了六腑锦中的胆腑锦,很快再次渡过了一天一夜的时间,马车的摇晃终于停止,晨瑜县的县城到了。

    杨君山对于晨瑜县的县城可远没有梦瑜县城那般熟悉,这倒不是因为他前世不曾去过,而是因为前世的晨瑜县城在撼天宗崩灭之后不久便在一场大战之中被付之一炬了,杨君山倒是对晨瑜县城的废墟挺熟悉的。

    不过此时看来,晨瑜县城明显要比梦瑜县城要繁华的多,街上人来车往,颇有一些车水马龙的感觉。大概熟悉了县城的布局之后,杨君山并未多做停留,而是出了城之后搭乘了一辆前往青石镇的马车。

    到了青石镇之后杨君山也并未立即前往杨家老宅,而是按照记忆当中的路线转而向西,来到了一座大宅门跟前。

    早已经得了消息的韩秀生就在门外等着,见着杨君山居然徒步走来,脸上先是闪过了一道疑惑之色,随即又是一道惊讶,这才迟疑着向着杨君山迎了过来。

    杨君山笑道:“舅舅,不认得我了?”

    “真是山哥儿了?”韩秀生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叹,道:“三年不见,山哥儿都长这么高了,要不是模样跟你爹越老越像,舅舅都不敢认你了。”

    舅甥两人寒暄了片刻,韩秀生这才道:“小山,你怎得自己步行了过来,还没去镇东老宅么?”

    杨家乃是青石镇望族,镇守所东边的宅院几乎都是杨氏所有,杨家老宅自然也在其中,韩秀生这般问是在问他为何没有先去老宅拜访自家诸位前辈。

    杨君山不以为然道:“反正要在舅舅这里住,老宅便不着急先去,否则到时候见了许多人也不自在,若是有人留宿再行拒绝的话也显得尴尬,反倒不如直接拿舅舅做了挡箭牌,双方都下的来台。”

    韩秀生笑骂道:“你这小鬼头,忒得精明,居然连你亲娘舅都算计,不去就不去,舅舅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过说真的,小山你现在要是回老宅的话,可能想要讨好你的人也不少。”

    这却是让杨君山有些惊讶了,前世的场景历历在目,杨君山之所以直接来舅舅家住就是不愿碰触那么多麻烦,怎得听舅舅之言好像自己倒成了香饽饽的样子。

    “走走,别在这大街上站着了,到家里说去,你妗子准备了灵谷饭,就等着你来呢!”韩秀生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杨君山进了家门。

    韩家在青石镇也是修士家族,虽不是望族之流,但祖上也曾数次出现过武人境修士,在青石镇也算是历史悠久的家族了,不过韩家人丁一直不旺,到了韩秀生父亲这一代,只留下了韩秀生与韩秀梅兄妹二人。

    进得家中,妗子已经从屋中迎了出来,老远看到杨君山便笑道:“这是小山吗,长得和你爹是越来越像了,快到屋里坐,呆一会儿咱们吃饭。”

    杨君山见得笑意盈盈的妗子也是感概万千,前世他来舅舅家中可不是这般光景,舅舅对自己依旧亲热,可妗子却远没有如今见到他这般热情。

    原因不过就是因为杨君山外公去世之前托杨田刚照顾舅舅一家,杨田刚也为他在镇上灵土矿上谋了一个差事,后来杨田刚去了荒土镇分家单过,舅舅一家在青石镇失去了照应,日子过得便不如以前顺心。

    不过如今杨田刚一家在荒土镇,先是韩秀梅一举突破了武人境,一个多月前杨田刚带着杨君平来青石镇测试灵窍的时候,不但他本身已经是武人境第三重的高手,顺便还给舅舅一家带来了十石灵谷。

    十石灵谷呐,如今大半个瑜郡都处于灵谷的饥荒当中,尽管因为玉币与灵谷同为修炼辅助之物,灵谷价格就算再高涨与玉币的兑换价格也不会太过离谱,可问题的关键是如今就算是有玉币也买不到灵谷!

    十石灵谷,足够舅舅一家四口维持用来最低修炼用度两三年,在青石镇这已经算是颇让普通修士之家艳羡的一笔修炼资源了。

    再加上之前杨君山的七姑一家从土丘村带回来的消息,如今整个青石镇谁家还不知道杨家老三当年负气出走之后,如今在荒土镇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前些日子回来了青石镇一趟,当即便有五户杨家族人追随他去了荒土镇。

    进了堂屋,杨君山问道:“小景和小武两个人去哪儿了,怎得没见着他们?”

    韩秀生摇头苦笑,道:“谁知道去哪里疯玩去了,如今家里我是顾不上,你妗子将两个孩子宠溺坏了,小景眼看就到了测试仙灵窍的年纪,可莽牛拳练得却是一塌糊涂。”

    “不说他们了,”韩秀生摆了摆手,道:“如今你既然已经到了青石镇,若是不回老宅是说不过去的,不过你放心,如今老宅里面的人就算和你隔阂再深,也不会这个时候给你脸色看的,说不得到时候还会有人暗中巴结你。”

    杨君山神色不变,问道:“舅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秀生冷笑道:“还能怎么回事,一来是老杨家如今日子难过,你爹那里却是蒸蒸日上,老杨家怕是有人又动了让你家回归的心思;二来你爹进阶武人境第三重,身份地位又自不同,整个杨家也只有你那后继的祖母、你二爷爷和你大伯三个人修为在武人境第三重以上,到时候也不用担心有人给你使绊子。”

    杨君山却是有些不信,道:“大半个青石镇都可以说是老杨家的,日子能难过到哪里去,就算这两年有灾荒减产,可毕竟这么多年的积累在那里,……”

    “积累?还有什么积累?”

    韩秀生冷笑着打断杨君山,道:“若真要是日子还过得下去又何至于把你九姑父的彭家都抄了!”

    杨君山一愣,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舅舅,你说什么?”

    韩秀生叹了一口气,道:“你还不知道,半个月前你九姑父彭士道在突破武人境时留下的旧伤复发,没能熬过去,就在他去世三天之后,杨家便将你九姑父在彭家唯一还在世的小妹彭士彤接到了杨家,美其名曰代为照顾,可彭家这些年来积攒的家产和几亩灵田则尽数都被杨家的人占了去。”

    杨君山喃喃自语道:“九姑父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