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惊讶

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惊讶

    西山上空,大范围的火烧云几乎覆盖了方圆数十里的范围,远远的看去即将要渲染了半天天空,哪怕是在数百上千里之外,如此庞大的天象仍旧清晰可见,但凡修炼有成的存在,无论是人族还是域外势力,都已经意识到在天象发生的地方又有一位道境存在诞生了。

    梦瑜县西南方向,曲武山脉西麓。

    钱道人与杨君秀、钟九三人正站立在一座山岗之上,远望着千里之外被天象所渲染的赤红色天空。

    “这是杨君昊那个家伙进阶道境了吧?看如此庞大的声势,这家伙此番积累雄厚啊,想来本命道术神通也已经修成了吧?”钟九喃喃自语道。

    杨君秀在一旁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应该是他了,总算没有再浪费杨家的底蕴,据说那‘星火燎原’神通在道术神通榜上排名靠后,却是不曾想居然有这般声势!”

    “一个人实力的高低,神通也只是其中一方面罢了,如果所谓的神通排行榜管用,大家也不用再斗法厮杀,只需将各自修炼的神通亮出来,看一看排名高低就能断定实力的强弱。”

    钱道人头也不回的说道:“此子所修炼的功法应当颇为不凡,而且此人应当还另有奇遇,多种因素的相互契合,使得他的真元与神通在施展之时相得益彰,再加上火行神通本就以声势浩大,破坏力强为闻名,能够有如此声势自然也就不奇怪了!”

    钱道人寥寥数语,却是仅仅通过杨君昊进阶道境所引发的天象,便能够将其修为实力揣测个七七八八,要知道此时三人所在之地距离西山至少也在千里之外,这如何不让杨君秀与钟九感到吃惊。

    然而见得二人惊愕的神色,钱道人却只是微微一笑,道:“你们也不必惊讶,待得日后你们若有机缘达到老夫这般境界,能够看出这些来也并不算难事。”

    说到这里,钱道人的语气顿了一顿,道:“不过这杨家修士进阶道境能够搞出这般动静,背后也未必没有其他缘故,杨君山在阵法一道学究天人,杨家的守护大阵若是想要掩盖这进阶道境的天象简直易如反掌,可杨家显然没有这么做,而且还借着道境天象推波助澜,仿佛生怕外人不晓得杨氏家族又多了一位道境修士,呵呵,明着是立威,实际上却是心虚啊,看样子你们说的没错,杨君山现在的确不在西山。”

    杨君秀与钟九面面相觑,却是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过得片刻之后,钟九这才咳了一声,道:“那个,这位前辈,既然我家老大的兄长没在西山,那么您老人家似乎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吧,要不小的给您整治一些液位儿,为您老践行,你看怎样?”

    钱道人闻言“呵呵”一笑,转过头来瞄了钟九一眼。

    钟九霎时间就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炸了起来。

    却见得钱道人扭回了头去,道:“不急,按照你们所言,杨君山既然是去了雷沼渡劫,那么算算时间,若然他没有陨落在雷劫之下,那么现在也应该巩固了修为返归了。”

    钟九干笑了一声,道:“那个,大神通者们闭关一下子过去了十年八年不都是再正常不过么,万一老大的兄长一时兴起,闭起关来没完没了,您老也不好总在这里呆着,您老说是不?”

    钟九的话音刚落,钱道人却是霍然转过身来。

    钟九以为惹恼了钱道人要杀他,顿时被吓得脸色苍白向后退去,脚步踉跄之下差一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却不料钱道人目光炯炯,却根本没有落在钟九身上分毫,而是直接看向了他的身后。

    钟九惊魂未定,下意识的顺着钱道人的目光转头向后看去,不过在他尚未看到身后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已然听得杨君秀惊喜的叫声。

    “哥哥,你回来了!”

    钟九原本紧绷的情绪瞬间得到释放,同时他感到自己之前的言辞就像是一个小丑。

    钱道人的目光之中闪烁着惊奇之色,看着远处不知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出现之人,赞叹道:“君山道友果真已经渡过了雷劫,这不知道会让多少人感觉不可思议,老夫钱玄道,在这里等候道友意图一见已经三年了。”

    杨君山面对眼前老者奉上的敬意却表现的无动于衷,而是冷声道:“哦,阁下想要见到杨某的办法就是挟持杨某的义妹和她的手下么?”

    钱道人微微一笑,道:“想来君山道友是误会了,这位妖王,哦不,杨小姐,这两年与老夫相处还算愉快,老夫也并未伤害并要挟于她。”

    杨君山朝着杨君秀点了点头,杨君秀会意之后便拽着钟九离开了此地。

    钱道人对于两人的离开视若未见,也并未出手阻拦,只是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却已经变得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你——”

    钱道人话音未落,脸色却突然一变,整个人向左一步踏出便已经到了十余丈之外。

    与此同时,怪异的声音突然从山崖处响起,钱道人原本站立之处的一大块山岩突然开裂,翻翻滚滚的从山崖之上掉落了下去,一路上不知道砸断了多少林木。

    “来而不往非礼也!”

    钱道人冷哼一声,他却也不去质问杨君山缘何出手偷袭,只管将衣袖超前一挥,一道利芒电射而出,直取杨君山的胸前。

    杨君山平静的神色看不出丝毫情绪,却只见他一拳向前捣出,被压缩的空间泛起一阵阵褶皱,那道利芒尚未走到中间,便已经在拳风之下崩解,而石破天惊拳的余势未歇,直向着钱道人身前逼迫而去。

    钱道人脸色再变,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再未躲闪,而是突兀的张口喷出一股白汽。

    那白色的元气从他口中直射出一丈之遥,然而随着白汽沿途扩散,原本因为杨君山的拳风所过之处被压缩的空间却尽皆被平复,而杨君山这一拳的威力也在无形之中被完全化解。

    “钱道友手段精妙,杨某佩服。”杨君山沉静的脸上突然浮出了一丝微笑。

    “杨道友可不像是一个初入雷劫境的修士啊!”钱道人的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感叹。

    两人此番交手虽然点到为止,而且所用的手段也尽皆在宝术神通以下,甚至因为两人交手之时的精妙掌控,神通碰撞之间并未有太大的余势泄露,看上去如同小打小闹一般,可实际上内中的风险却只有两人知晓而已,否则的话,杨君山也不会示意杨君秀二人先行离开。

    交手的结果看似以平局收场,两人仿佛也未尽全力,但杨君山心中却对钱道人颇为忌惮,此人在交手过程中对于神通的掌控极为老辣精细。

    然而杨君山所不知道的是,钱道人内心之中却是更为震惊,要知道他可是堂堂黄庭道祖,无论是修为还是实力,都与当初未曾登仙之前的九驷道祖相差无几,各种神通手段都有着浸淫数百年的火候,却奈何不得一个初入雷劫境的年轻后辈,这已经足以证明对方有着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

    而这种资格还是撇开杨君山身为阵道大宗师的身份,单纯的以自身实力而赢得的尊重,这可比后者要重要的多。

    杨君山对于钱道人的感叹充耳未闻,淡淡问道:“那么钱道友也是想要知道所谓的九驷仙尊登仙的秘密了?”

    钱道人笑道:“要说老夫之前根本没有这个心思,恐怕道友也不会相信吧?”

    杨君山冷冷一笑,神色间不置可否。

    钱道人则又道:“当然,如果道友能够将九驷仙尊登仙的过程详细告知的话,钱某自然不胜感激。”

    杨君山脸上浮现出一丝哂笑。

    钱道人却仿佛并未看到杨君山的神色,反而认真道:“虽说之前有紫苑、东流等人在凌霄殿转述了杨道友目睹九驷登仙的过程,但这到底并未是杨道友亲口所言,凌霄殿中诸多道友将信将疑还是占了多数,想来道友对于今后一个个找上门来询问也会觉得不胜其烦吧?”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杨君山沉声问道。

    钱道人见得杨君山被他说服,神情微微一松,然后严肃道:“钱某想要知道的是,道友当初对于那座残仙阵的改造,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杨君山沉吟了一下,道:“如若杨某所料不差的话,那座仙阵本身也并不算太过高明,我是说在仙阵之中只能算是品质较低的。”

    钱道人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听明白,继续问道:“然后呢,杨道友将这座仙阵修复到了什么程度?”

    杨君山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道:“如果是一位阵法宗师,大约能够将那座仙阵恢复到一成五到两成之间吧。”

    钱道人闻言神色凝重,他虽不是阵法师,但也能想象真正的仙阶大阵究竟是怎样恢弘的气象,不过他却没有忘记了继续询问:“那么道友你自己呢?”

    杨君山目光在钱道人身上停留了片刻,这才道:“如果有一位黄庭道祖相助的话,杨某可以将仙阵修复三分之一!”

    钱道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道:“这可就是提升一倍的威力了!”

    随即钱道人又仿佛想到了什么,惊声道:“不对,道友说的是当初还在华盖境的时候,如今道友可已经是雷劫道人了,修真百艺虽各有神妙,但却有一个根本的条件是谁都无法避开的,那就是任何技艺的高低都会受到修士自身修为的桎梏,如今如若道友再次出手修复那残仙阵,恐怕也不止三分之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