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打趣(求订阅)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打趣(求订阅)

    妙池道人点了点头,却是微微闭上了双目,似乎在感知着周围的一切,片刻之后睁开眼睛,略带无奈道:“这里爆发了一场混战,死的也不止一人,看样子都已经灰飞烟灭了,可惜这里是雷沼之地,这个区域有曾经有大面积落雷,无法再感应到多余的消息了,料想应当是妙煌师弟最后施展神通引发雷沼上空雷云的大范围响应之故。”

    那手持紫玉的修士神色黯然的点了点头,道:“想来应当是妙煌师兄的拼命之举了。”

    这时那妙池道人却是一拍手,叫道:“哎呦,不好,妙镛师弟,咱们快往雷湖那里去。”

    妙镛道人神色一变,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惊道:“师兄,你是说……,不会吧?”

    妙池道人这个时候脸色已经有些不太好看,他也没有心思回答妙镛道人的话,只管向着雷湖所在的方位飞去,妙镛道人见状也立马跟上。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了雷湖岸边。

    妙池道人嘱咐道:“师弟,你且在这里等待片刻,待为兄先到三清派一探究竟,但愿不是最坏的事情发生。”

    妙镛道人却一甩身后的披风,道:“我与师兄同去吧,有辟雷披风在,这雷湖师弟我也能下得。”

    雷湖之上雷光乍现,却是妙池与妙镛两位道人从雷井通道之中再次返归。

    两人此时悬立于湖面之上谁都不曾说话,只是两人的神色此时看上去都异常难看,显然在雷井通道另外一边发生的一切两人都已经知晓了。

    “一定是三清派那边出了纰漏,妙煌师兄定然在那边遭遇了伏击。”

    妙镛道人忧心忡忡的说道:“雷井周围地势大变,三清派那边肯定会察觉,搞不好雷井的秘密会泄露。”

    妙池道人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已经泄露了,在妙煌师弟遭遇伏击的时候便已经泄露了,三清派在本派的掌控之下,千年以来连道境修士一旦出现都被暗中处理掉,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妙煌师弟,只是不知道雷井的消息是三清派暴露的,还是有域外势力找到了雷井的存在。”

    妙镛道人一怔,道:“那,需要马上前往域外一趟?”

    说到这里,妙镛道人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手掌向下狠狠一挥,道:“实在不行,那三清派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满门诛绝便是,死人自然不会再泄露雷井的秘密,本派能在域外扶植一家附庸宗门,自然也能造就第二个三清派。”

    “域外琼天星界当然要马上去一趟!”

    妙池道人神色显得有些沉重,显然他对于雷井之秘是否能够积蓄保有持悲观态度,道:“但愿妙煌师弟已经与在雷井外伏杀他的域外修士同归于尽,否则本派只有放弃雷井通道这个秘密,抢先一步上秉仙宫了。”

    妙镛道人一怔,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颓然叹了一口气。

    两位紫霄阁的道人又在雷沼之中徘徊了半晌,直到最终仍旧一无所获之后,这才架起了遁光离开——

    湖州千湖海眼定海水牢。

    一大早,江心道人便带着手下几名弟子在水牢之外的湖面上等待着宗门新派来的水域巡检。

    “夏师妹,没想到宗门这一次居然是派了你来!”

    远远的有一艘大船破开湖面上的水雾,向着江心道人一行人行来,在众弟子尚未看清船上之人的时候,江心道人已经大笑着说道。

    一道清影从船中出现站立在船头,随即一道清脆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有劳江师兄久等了,此番小妹还负责押送一批囚犯与师兄交界,却是因此在路上耽搁了片刻。”

    江心道人一笑起来,庞大的身躯上肥肉乱颤:“无妨,正巧为兄那水牢刚建成不久,里面还有好多牢房空置,为兄这牢头当得也是名不副实啊!”

    说话间,大船已经驶到了近前,夏媛道人身形飘飘而起,踏着湖面水波来到江心道人近前,幽幽叹道:“师兄虽得了定海锚,却也因此而身困此地,整个宗门上下,恐怕也只有师兄能够在如此境况之下还能乐观至此了。”

    江心道人闻言哈哈一笑,道:“师妹言重了,为兄能够得到定海锚这件道器便已经是宗门师长青眼有加,更何况为兄坐镇此地虽说不得自由,却也因此能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修炼之上,如今在宗门同辈师兄弟当中,为兄算是第一个进阶庆云境的吧?师妹如今还只是瑞气境,说来也是落后喽。”

    夏媛道人微微一笑,道:“师兄天资,小妹想来是佩服的。”

    “不说这些了,不说这些了。”

    江心道人摆了摆手,然后向着身后几名宗门子弟吩咐道:“你们几个小兔崽子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船上帮你们师叔的弟子将那些个域外之人押送到水牢里面关起来?”

    几名飞流派弟子纷纷称是,连忙从船上拎下来一个个被封禁了修为的域外修士,然后来到不远处的湖面上,径直将这些修士沉入了湖中。

    两位道人看着这些弟子来来往往的忙碌,夏媛道人这才开口道:“小妹此番被宗门遣来巡查千湖海眼周边水域,师兄久坐镇在此,不知有什么可提醒小妹的?”

    江心道人闻言略略沉吟,道:“千湖海眼干系重大,这些年来因为完全被本派占据,却是让湖州各派颇有怨言,为兄凭借定海锚之威虽说仍旧能够占据海眼之地,但各派觊觎此地之意从未断绝,但因为忌惮本派势大,因此,为了隐藏身份多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师妹刚刚接手此处,一定要防止这些人的下作手段,而且一旦遇到定要下重手惩治,只有如此才能让这些人有畏惧之心,千万不要对这些人心存善念,反而会助长他们的气焰。”

    夏媛道人对于江心道人的建议听得很是认真,而且从江心道人的语气中她可以感觉到,千湖海眼周边水域的境况似乎并不太好。

    听得江心道人说罢,夏媛道人冷哼一声,道:“这些宗门尽皆鼠目寸光之辈,只看到了千湖海眼中孕育的天材地宝,却根本不知道那海眼之中随时都可能有倾天大祸,本派占据此处又何尝不是在保护他们。”

    江心道人闻言苦笑了一声,又道:“如今形势恐怕要变得更坏,据为兄查知,最近在周边水域出没的已经不止是湖州其他几家宗门,似乎就连一些域外势力也已经在注意这里了,这也是为兄为何会建议宗门派遣道境修士巡查千湖水域的缘故,却不曾想宗门却是派了师妹前来。”

    夏媛道人闻言笑道:“听师兄这口气,却是有些看不起师妹呢。”

    江心道人连忙赔笑道:“岂敢岂敢。”

    夏媛道人看了几眼跟随江心道人镇守定海水牢的弟子,笑问道:“之前听闻师兄却是收了一名记名弟子,却不知是哪个后辈居然能得师兄青眼看中?”

    江心道人目光一闪,“哈哈”一笑,道:“什么看中,不过是一位故人之子罢了,如今带着信物寻上门来,便收他做一个记名弟子,也算是对故人有所交代。”

    说到这里,江心道人冲着一个刚刚将一名域外修士丢到水牢中去的年轻修士叫道:“庆阳,庆阳,过来见过你夏师姑。”

    这名修士听得江心道人召唤,连忙走了过来,向着夏媛道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道:“弟子于庆阳见过夏师姑。”

    夏媛道人目光将眼前这个身材略显瘦削却修长的年轻修士上下打量了一番,勉励道:“既然有幸拜在江师兄门下,平日里可不能偷懒懈怠。”

    夏媛道人虽是女子,却比江心道人这个乐天派有威严的多,只是一句话说出来,便有一种令人心折的气质。

    于庆阳闻言连忙称是。

    夏媛道人点了点头,只是一名聚罡境的记名弟子,而且还有人情在其中,自然不值得她对于庆阳多么重视,叫来勉励一句也不过是看在同门师兄的面子上罢了。

    江心道人见状又问道:“对了,为兄这些年坐镇千湖海眼,却不知宗门最近可有什么新的动向?”

    夏媛道人摇了摇头,道:“门派内部还是老样子,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么就是最近几年宗门上下似乎对于阵法师的培养,以及拉拢修炼界成名的阵法师,颇为上心。”

    江心道人向来挂着笑意的胖脸难得严肃了一下,道:“可还是因为前些年九驷仙尊登仙以及杨君山之事?”

    夏媛道人有些迟疑的摇了摇头,有些不太肯定道:“这几年听说各派以及仙宫对于西山的监控却是越发的严了,不过小妹总也感觉各方势力此举的目的似乎并不单纯。”

    江心道人奇怪道:“师妹的意思是说,他们关注的可能并不只是杨君山能够布置仙阵抵挡昊天镜光之事?”

    夏媛道人没有直接回答江心道人的疑问,而是道:“宗门这几年加大了对护宗大阵的修缮、维护以及补强的频率,而且这件事似乎不止本派在做,其他几家顶尖宗门似乎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难道说如同杨道友那般造诣的阵法大宗师,是能够通过这些方法就能够培养出来的?”

    “那倒也是,看来各方势力关注杨道友的目的并不简单呐!”

    说到这里,江心道人却不知忽然想起了什么,突然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语气打趣道:“提到杨道友,说来如今宗门几位长辈怕是后悔的要死,为兄记得当初东流师伯祖对于杨道友可是颇有几分看重,甚至有意撮合师妹与杨道友好事,可惜当初杨道友以及他背后的家族还不入宗门法眼,刚刚提及此事,便被几位长辈当成说笑一般毫不犹豫的否决掉了,此事只好作罢,就连知道的人都没有几个,否则的话,宗门又何至于这般临阵磨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