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二百章 劫至(二)

第一千二百章 劫至(二)

    域外某家宗门重地,一连数人齐聚在此,中央则是一口两尺宽深井,而这些人则一直默默的盯着这口深井,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片刻之后,突然有“隆隆”的闷响从井底泛起,环绕在深井周围的人精神顿时一振,当中一位葛袍鹤发的老者将手中的拂尘一甩,用宽大的袖袍遮掩了微微抖动的双手,眼角的皱纹微微颤动,口中尽量平复着语气,淡然道:“来了!”

    环立在井口周围的几道人影看似没有丝毫动作,可周围的气氛却不知为何变得凝重了许多。

    井底的闷响越来越大,片刻之后就如同有一声声闷雷在众人耳边炸响,那鹤发老者须发皆张,宽大的衣袍鼓风而起,显然在竭力抵御着这突然迸发的声势,而在他身后尚有几人则更要狼狈许多,一个个东倒西歪,随着老者一挥手,一个个如蒙大赦,连忙向后退出了这座小院。

    “让几位前辈见笑了!”

    老者带着一丝谄媚向着周围的几道身影说道,然而这几道身影却一个个矗立如山,对于老者之言恍若未闻,只是盯着当中的深井神色越发的凝重。

    俄而有水光炸裂,一蓬银色水花从井中飞溅而起,那老者骇得急忙后退,仿佛那一蓬水花之中蕴藏着绝大的危险一般。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在那一蓬水花落在井边上的时候,突然引发一连窜的雷鸣电闪,那所谓的“井水”居然是一蓬雷浆,在溅开的瞬间,在那井口诡异的形成了一座雷电平台,而后沿着平台合拢成为一个圆形的雷电光幕。

    而与此同时,原本环绕着井口站立的几道身影,在鹤发老者惊愕的目光当中突兀的消失不见。

    而不等老者有所反应,又是一股浆水一般的雷光用处,就像是沿着井壁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一道身影突然从通道之中出现,紧跟着一道声音便响起:“三清派如今是谁在主事,过来说话!”

    那鹤发老者听着那声音传来便是一颤,微微上前将目光垂下,恭声道:“三清派太上长老都梁见过圣地使者!”

    来人“嗯”的一声点了点头,道:“都梁,这个名字倒是听说过的,看来你不是第一次来此了吧?”

    那鹤发老者都梁仍旧垂首道:“回禀圣地使者,老朽已经是第三次有幸见到圣地仙人了。”

    来人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那么一切都从简吧,快快将本次的供奉献上便是,本使者事物繁多,不宜在此久留。”

    “谨遵使者之命!”

    都梁躬身一礼,不过却并未在第一时间献上供奉,而是手捧一只特制的储物袋,神色间似乎有所犹豫,但还是打着胆子问道:“敢问使者大人,上一次答应的‘三清紫霄气’的神通总纲,可否赐予本派作为镇派神通?”

    “嗯?”

    来人拉长了声音,双目如电钉在都梁身上,配合着他周身闪烁的雷光电闪,一片声势威压降下,那都梁老者身子一颤,几乎就要瘫软在地上。

    “嗯,不对,你居然已经进阶道境!”

    那来人猛然一惊,似乎比那都梁老者还要惊讶,伸手在身周一引,那老者手中的储物袋顿时向着井口上方的雷幕之中飞去,与此同时,一片雷光在那来人指尖凝聚:“哼,如此,便留你不得!”

    那都梁老者便感觉此时自己已然无处可逃,他毫不怀疑那圣地使者指尖一点小小的光团便能够置他于死地。

    “几位前辈,救我!”

    那鹤发老者惊慌之间却是再也顾不得其他,只能大声呼救,同时竭力想要摆脱那人的气机锁定向后退去。

    “什么,还有其他人?”

    那圣地使者显然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敢勾结外人,原本不愿全力施展的神识顿时越过身周的雷幕向外扩散,这一下不要紧,却是霎时间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在他身周的虚空之中,居然隐藏着至少三位气息不弱于他的存在。

    “不好,这里已经暴露了!”

    电光石火之间,那圣地使者朝着都梁老者弹出一指雷花,却也不管结果如何,扭头便要缩回雷井之中。

    那都梁原本自忖必死,却不曾想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前,一位披散着头发,身着短兽袍的赤膊巨人,铜铃大的双目中闪烁着浓浓的战意,抬起一只巨拳似慢实快的朝着那一朵雷花捣出,肌肤上的纹身图腾仿佛突然活转了过来一般,隐隐有风雷之声伴随。

    “啪”的一声,就像是什么器物在地面上摔碎了一般,那一朵雷光在半空之中被巨人的拳头打得粉碎,然而一片雷暴突然从碎裂的雷花之中炸开,顿时席卷了巨人以及他身后的一切。

    “不好,是虚空雷暴!”

    仓促之间,那巨人虎吼一声,却也只来得及护住他自身以及身后的老者,再后面一些原本随着老者前来的三五修士却是在雷暴之中化为一具具焦炭。

    “好杂碎,你惹怒我了!”

    巨人暴吼一声,从仍旧散乱的雷光之中冲出,却见那人早已经不见,而浮在井口上方的雷光平台却尚未完全缩回,与他同时埋伏在雷井周围的另外两个同伴的气息也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已经闯入雷幕之中追着刚刚那人去了。

    “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那巨人冷冷的留下一句,整个人突然蹿起,便朝着那即将缩回道井口当中的雷幕撞了过去。

    那叫做都梁的老者死里逃生,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浸湿,只是呆呆的望着巨人肌肤上的纹身图腾突然开始流转,而后整个人便闯入到了雷幕之中,紧跟着正在缩小的雷幕连同里面一同缩小的蛮族巨人一下子缩回到了井中,“隆隆”的闷响从井底正在远去,直到最终消失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那老者才浑身一颤,仿佛这才回过神来一般,游目四顾却发现宗门的禁地之中只剩下的几具焦炭,神色间不由一悲,隐隐有后悔之色,可随即不知转过了什么念头,转身向着外面走去,脚步也越发的坚定——

    元神显化,插天巨峰冲天而起,就像是海中礁石,在如同瀑布一般的雷光之中屹立不倒。

    肆虐的雷劫无孔不入,却无论是元神还是肉身,都始终不能伤杨君山分毫,唯独带给他压力的却是体内九仞真元的剧烈消耗。

    然而此时杨君山大半的注意力居然并非是在雷劫之上,反而是沉浸在丹田之中,孜孜不倦的吸收并炼化着伴随着雷劫而至的汹涌的天地意志。

    而这,才是用来凝聚神通,点燃纯阳血脉的关键!

    撼天道诀与天诛道诀,找早已经不知道揣摩了多少遍,推演了多少次的撼天仙诀总纲的引领之下,两道本命神通种子就像是插天巨峰之上的两块顽石,居然要融为一体。

    雷劫的力量降临在元神和肉身之上,随劫雷融为一体的天地意志渗透入真元与血脉之中,最终降临在两块如同顽石一般的本命神通种子之上,然后一点点的将两块顽石融合并渐渐融为一体。

    雄浑的九仞真元此时却如同洪水一般涌入其中,一时间居然让向来以真元雄浑,根基深厚而自傲的杨君山产生一种真元枯竭的感觉。

    为山九韧诀已经运转到极致,雷劫的洗礼不仅仅是劫雷的破坏,也不仅仅裹挟着精粹的天地意志,同时降临的还有精纯的天地元气,在被源源不断的融入体内炼化之后,化作精纯的九仞真元补充着略略出现的亏空。

    不够,仍然不够!

    杨君山显然小瞧了撼天仙诀神通凝聚的困难程度,尽管这只是第一道雷劫,之后尚有两道劫雷更强更猛,危险也更大,足够他吸纳足够的天地意志并融入足量的九仞真元进行质变,凝聚本命仙术神通的种子。

    然而杨君山的心太大,一道撼天仙诀的本命仙术神通种子只是他最为底线的追求,他想要的更多,要走的路子也更难!

    只有尽可能快的将第一道本命仙术神通的种子凝练成功,在之后的雷劫过程当中,他才能够有更多且更充分的天地意志、天地元气以及时间和精力来凝聚更多的本命神通,夯实更为坚牢的底蕴根基。

    既然如此,那便让危险来得更为猛烈一些便是!

    这个时候的杨君山像极了一位拿命来赌的赌徒,全然没有了原本谨慎周密,谋算周全的样子。

    法天象地!

    尽管这道神通他已经练成,却还并未将之纳入本命神通行列,但因为肉身臻至换血境界,这道神通在他手中施展之际,却是能够将其本身化作一个高大丈许的巨人。

    与此同时,原本凝实的元神也同样涨大,插天巨峰持续增高,同时也将原本凝实的元神显得有些涣散。

    庞大的身躯要承受更加强猛的雷劫洗练,涨大的元神巨峰同样可以在雷劫之中收敛更多的天地意志以及精纯的天地元气。

    体内原本亏空的九仞真元迅速得到补充,原本融合缓慢的神通种子骤然加快了速度。

    然而便是此时,第一道雷劫突然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