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震慑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震慑

    “金毛儿,不要杀人!”

    杨沁瑜对于巴山的脾性知之甚深,那冯阳京之前对西山杨氏以及杨沁瑜多有不敬之语,别看巴山不动手的时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可实际上怕是已经起了杀心。

    然而这个时候,这个冯阳京却是杀不得的,一旦挑起了西山杨氏与灵溢宗的冲突,事情恐怕就要变的棘手了。

    “孽畜,安敢伤人!”

    与杨沁瑜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如同闷雷一般滚滚而来的大喝。

    杨沁瑜当即心中一沉,这可不是真人境才有的手段。

    在冯阳京面若死灰的眼神之中,对面那个矮个少年抬起的面孔突然浮现出一丝狰狞的笑容,那原本已经挑到他下巴的五金棒轻巧的在半空之中划了一个弧形,让开了他的下巴之后在他右肩胛骨上轻轻一点,伴随着“嘎啦啦”的骨折声,冯阳京整个人被捅飞。

    而与此同时,天边突然有一道绿光闪过,杨沁瑜心中暗喝一声不好,扭头抓住巴山向着远处的地面上一扑,环绕在他身周的三面飞盾骤然合拢成一面三菱盾,其品质一举达到灵气上品,挡在两人的背后。

    然而杨沁瑜自己心里也明白,这些手段在即将到来的危险面前几乎与纸糊无异,不过是尽人事儿听天命罢了,只希望那出手之人能够顾忌到他的身份,也不敢真正的下杀手。

    不过在杨沁瑜将巴山挡在身后不久,想象之中的危险似乎并未降临。

    杨沁瑜转过身来,却见身前十余丈之外的一面山岩之上,一根箭矢大半都已经深入到了岩石之中,一道如同灵蛇一般的绿光被箭矢钉在上面胡乱摆动,正在缓缓的崩解消散。

    见到这一幕,杨沁瑜非但没有丝毫后怕,反而变得轻松了许多。

    对面跌落在地上的冯阳京被手下之人扶起来之后,因为肩胛骨碎裂的剧痛而产生的冷汗流淌而下,将原本的灰头土脸更活成了一副稀泥脸,只剩下了双目之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然而口中却道:“我们走!”

    灵溢宗的人灰溜溜的撤走,只留下西山杨氏的众修大声欢呼,然而除却杨沁瑜与巴山之外,谁也不知道就在刚刚,杨氏所有人几乎都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

    眼瞅着灵溢宗的人走得远了,杨沁瑜回过头来叫道:“玄机,玄机,接下来看你的了,把这座灵田的隐匿阵法打开。”

    一个面貌带着三分憨厚的青年闻声从人群当中走了过来,道:“叔祖,我知道了呵,接下来看我的吧!”

    论年纪,杨玄机的确要比杨沁瑜小不少,只是修炼之人向来面嫩,杨沁瑜在“沁”字辈中本就偏小,本身便是一副二十出头的面貌,而杨玄机差了他两辈,可从外貌上看两人却仿佛相差无几,甚至比他还要显老一些,因此,每当杨玄机一口一个“叔祖”叫他的时候,杨沁瑜总也感觉有些不太自在。

    杨玄机踏入修行之门至今大约二十年时间左右,他的修为也不过刚刚进阶武人境第三重,这进度在杨氏家族同辈子弟当中只能算中等偏下,不过相比于他的修行天赋,他在阵道一途上的造诣就堪称惊艳了,据说这小子如今已经掌握了至少三座灵阶阵法的传承,甚至已经在琢磨一些宝阶的阵法符纹了。

    不过在家族之中早有传闻,说杨玄机很早便受到了家族长辈的看重,并得到了大量修炼资源的倾斜照顾,否则以杨玄机在修行上的那点天赋,怕是如今连冲击武人境都困难。

    杨沁瑜也曾暗中注意,他发现家族中的传闻应当不假,同辈当中的六哥杨沁琮和十四哥杨沁琰似乎对于这小子都很是照顾,十四哥进阶真人境的时日还远在他之后,不过六哥杨沁琮在同辈当中的实力几乎能够排到前五,差不多在二师姐、大师兄、五哥、八哥之后,就轮到他了,在家族之中那可是掌着实权的人物,便是五哥和大师兄见了也要敬他三分。

    杨玄机平日里表现很是平凡,除了酷爱弈棋之外也没有其他爱好,但当他站在面前这座灵园所笼罩的阵法面前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种从内里迸发出来的自信便是让杨沁瑜这般天之骄子见了都心折不已。

    却见杨玄机从储物法宝之中托出一张古朴的棋盘向着头顶一抛,而后一片淡黄色的光满从棋盘之上洒落,便听得杨玄机“呵呵”一笑,道了一声“并不是什么难事”之后,手中已经各抓了一把黑白棋子,扬手一撒,化作漫天棋雨,错落有致的落在面前这片狭谷的各个方位,而后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便有光线扭曲,一道门户渐渐的浮现在众人面前,内中喷吐出精纯的灵气,却是那座灵田的守护阵法已经被他打开了——

    而就在杨沁瑜等人忙着整理在边界灵田之中收获的时候,虚空之中,一道人影突然浮现,徐天成冷笑道:“杨君山手下果真还有其他道境修士,徐某现在越发的怀疑那贾伯方的死应当就是杨氏暗中的手笔了。”

    徐天成对面的虚空仿佛裂帛一般被撕裂,杨君秀斜跨一柄长弓从中走了出来,闻言笑道:“堂堂灵溢宗道境长老,不但不要面皮向晚辈出手,这信口齿黄的本事也和贵派在修炼界的地位一样高么?”

    徐天成闻言脸上闪过一道怒气,但却似乎对于刚刚能够一箭于中途准确拦下他手段的杨君秀也有些忌惮,沉声道:“老夫还不至于向杨君山的后代下毒手,刚刚也不过是替他父亲略加管教罢了。”

    杨君秀闻言哂笑道:“那还是免了,这小子家里的长辈还没有死绝,轮不到一个外人指手画脚,要是阁下不服气,在下倒是愿意与阁下比划一二。”

    徐天成冷哼一声,嘴角含着冷笑别有用心道:“西山杨氏的胆子却是越来越大了,以前手下豢养妖族势力也就罢了,如今更是连道境的妖王都在为他们效力,就不怕有朝一日反噬其主么?”

    杨君秀脸色一变,寒声道:“你说什么,可敢再说一遍?”

    徐天成口中却是发出一声“嘿嘿”的怪笑,正要开口说什么,神识之间却仿佛突然感知到什么,目光顿时从杨君秀身上移开,遥望着东北方向,似乎那里正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故。

    几乎在徐天成感知到什么的同时,杨君秀也同样察觉到了什么,不过相比于徐天成,她的感知更为强烈,而且能够确定那里发生的变故肯定与西山杨氏大有关联。

    这个时候徐天成仿佛受到了什么消息,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阴冷的目光在杨君秀身上扫了一眼之后,却是一言不发转身便离开了。

    杨君秀神色同样有些阴晴不定的望着徐天成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旁边的空间一阵阵扭曲,包鱼儿和钟九接连出现在她身边。

    “老大,咱们联手做了他,怎么样?”钟九语气之中慢慢的怂恿。

    杨君秀瞥了他一眼,冷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说完之后,杨君秀一转身先行离开了,包鱼儿看了神色正在惊疑不定的钟九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跟着离开了。

    钟九被包鱼儿拍了肩膀,差一点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反应过度,转过身来才发现杨君秀和包鱼儿都已经离开,这才急急慌慌的追了上去——

    虚空之中再次恢复了平静,只有微风拂过之后,悠悠的云朵飘来将这里渲染的更加朦胧。

    直到这个时候,虚空之中才又有一道声音响起:“西山发生的事情,紫苑道友怎么看?”

    虚空之中并没有一道人影出现,紫苑道人的声音却随之传来,道:“那小子不过是想要立威罢了,而事实上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不是么?”

    之前那道声音微微一叹,道:“呵呵,以一己之力驱逐数位雷劫境存在,雷光乍起,诸多大神通者纷纷退避,如今有人称他为修炼界第一阵法宗师,却也并非没有道理。”

    紫苑道人的声音再次传来,道:“他连黄庭大巫芈重都能够镇压,九驷前辈此番登仙连挡两道镜光摄魂,虽未证实,但许多人也都相信与他有关,如此阵道造诣,又坐镇他亲自布置的道阶大阵,有此实力也不算意外,不过本尊却是有些好奇,那西山阵灵暴起发难之际,桑道友难道不觉得那阵灵几乎与那小子的形貌一模一样么?”

    “唔,听道友这么一说,的确很是相像啊,莫不是道阵的阵灵都与布置掌控之人相似么?对了,桑某若是没有记错的话,紫苑道友应当是曾经见识过西山道阵的阵灵的,怎么,可是道友发现了什么蹊跷之处?”最先传来的那道声音却是桑无忌道人。

    紫苑道人的语气似乎仍旧带着三分疑惑,不过口中却道:“本尊也说不上来,总也感觉那道形貌与他肖似的阵灵没有那么简单,而且你不觉得那道阵的威力实在有些太大了么?”

    虚空之中陷入了片刻沉默,而后桑无忌的声音再次传来,道:“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掌控阵法是杨君山本人的话,似乎也说得过去吧?”

    虚空之中虽然仍旧看不到人影,但却能够想象到紫苑道人此时定然正在摇头:“不不不,桑道友不要忘了,那小子是在施展雷光攻击隐藏于虚空之中的其他人,而不是那些人落在了他的五行雷光道阵之中,这可是根本的区别,他攻击的人在阵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