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仙诀(上)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仙诀(上)

    玉州西南地域,因为灵溢宗的介入,也使得整个局势变得越发的扑朔迷离起来,也正在这个时候,原本因为杨君山的回归而引发的波澜,却因为他突然宣布闭关,而让原本有所期待的各方势力变得兴意阑珊起来。

    随着杨君山的闭关,杨氏也随之停止了在瑶郡的攻伐行动,在以胡瑶县作为前进基地的基础上,西山杨氏又将势力范围扩展到了原本属于齐楚派的半个岳瑶县,原本杨君昊还带着人攻进了齐瑶县与开灵派展开竞争,不过在得到了从西山传来的消息之后,杨氏主动退出了齐瑶县,虽然杨君昊有些不满,可他却不敢违抗杨君山的意志,在将手头上的事物同杨君平交接之后,便返回了西山。

    此番杨君昊在瑶郡征伐齐楚派收获颇丰,唯一可惜的就是齐楚派的道场最终被灵溢宗的人偷袭攻破,齐楚派千年的底蕴积累相当一部分却是便宜了灵溢宗和开灵派,否则的话,单凭这几年在瑶郡的收获,都几乎快要让他再次做好冲击道境的准备了。

    而占据另外半个岳瑶县的流火谷却是并未与杨氏争夺那另外的半个岳瑶县,而是转身攻略了半个楚瑶县,同样所得颇丰,然而在灵溢宗中途攻破齐楚派道场摘了果子之后,却是毫不犹豫的转头开始驱逐流火谷进入楚瑶县的势力。

    纵然流火谷这些年因为接受了部分来自桑州金乌派的残余势力而实力大涨,又怎么敢同灵溢宗这样的庞然大物叫板?

    更何况如今的形势也很明显,开灵派与灵溢宗明显串通一气,在西山杨氏都选择沉默的情况下,流火谷纵然再有不甘,也乖乖的将自家势力撤出了楚瑶县,之前一番努力却是白费。

    而开灵派与灵溢宗两家势力却是显得极有默契,在分别瓜分了齐瑶和楚瑶两县之后,两家势力联手攻入了被域外势力占据的袁瑶县。

    至此,瑶郡的形势已经基本尘埃落定,北部西山杨氏占据了整个胡瑶县和半个岳瑶县,流火谷占据着另外半个岳瑶县,而中南部,长时间沉寂的开灵派后发制人,一举占据了黄_瑶县、齐瑶县、半个袁瑶县以及璋郡的符璋县,这已经是超出了半个瑶郡的地域。

    至于突然出现在瑶郡的灵溢宗势力,却是一举拿下了楚瑶县和半个袁瑶县,而且与开灵派有着明显默契的这两家势力,背后究竟在谋划着什么,却是令玉州各大小势力实在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瑶郡的纷争突然陷入沉寂,而流火谷的七阳道人却是在第一时间派人前来西山,试图强化两家势力之间的关系。

    灵溢宗突然出现在玉州,而西山杨氏却几乎在第一时间选择谨守门户,这让七阳道人有理由相信,如果说现如今整个玉州修炼界有谁对灵溢宗与开灵派的目的有所了解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杨君山道祖,更何况灵溢宗突然出现在瑶郡,而最是让与之毗邻的流火谷如芒在背。

    然而流火谷的人最终还是失望而归,因为当他们去的时候,杨君山已经宣布闭关修炼去了。

    实际上杨君山的确是封了修炼密室宣布闭关,可实际上他现在可没有一丁点沉心守思,运炼真元的样子,反而是满脸的亢奋激动,就差在这密室之中手舞足蹈,大吼几声来宣泄心中的惊喜了。

    丹田之中,穿山甲在破天锏的锏身之上一会儿跳上跳下,一会儿如同陀螺一般转来转去,显得甚至比他还要兴奋,甚至比起往日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也显得活泼灵动了许多。

    杨君山的神识沉入丹田之中,元神在插天巨峰之上显化,笑问道:“怎么样,这一回可是灵性尽复了?”

    穿山甲跳上破天锏的护锷,脸上错愕的表情惟妙惟肖,道:“什么尽复?差得远了呢!”

    杨君山闻言不解道:“在凌霄殿之中我触摸到了镇仙碑,你不是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想起来了么?”

    穿山甲不屑道:“器灵的灵性与记忆可不是一回事儿,你搞混啦,我是从镇仙碑上得到了九仞道祖留下的传承,可灵性却往往与法宝本体息息相关,破天锏如今本体残缺,我的灵性怎么可能恢复?”

    “残缺?”

    杨君山惊呼一声,大惑不解道:“怎么可能残缺,不是已经修复好了么?”

    随即,杨君山又仿佛意识到什么一般,道:“可是因为补天泥的缘故?毕竟比真正的补天石差了一筹,无法与破天锏本身的品质相匹配。”

    “那倒不是,是你多想啦!”

    穿山甲从护锷上跳下来,道:“破天锏本就因九仞诀而制,因为九仞真元的滋养,你现在手中的破天锏本体是没有问题的,可这却并不意味着破天锏本身就是完整的。”

    穿山甲说的有些含混,但杨君山却是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说破天锏还缺了一截?在哪里,咱们去寻回来。”

    穿山甲摇头道:“不必啦,你已经见过最后那一截了,而且现在也不可能将它寻回来的。”

    杨君山先是疑惑,可紧跟着想到了什么,脸上却完全被惊愕所代替,甚至连说话都有些不太连贯,道:“什,什么,你,不会是说……”

    见得杨君山结结巴巴,穿山甲“嘿嘿”坏笑,忍不住调侃道:“你想的没错,镇仙碑本身就是破天锏本体的一部分,你能从凌霄殿将它弄出来吗?”

    “这怎么可能?”杨君山摇摇头,道:“我是说,镇仙碑怎么可能是破天锏的一部分?如果破天锏真的是不完整的话,那么撼天宗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穿山甲反问道:“为什么就不可能?撼天宗就一定要知道九仞道祖的一切吗?那么你现在所修炼的‘为山九韧诀’又怎么说?”

    杨君山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反驳,想了想便又问道:“那么如果,我是说如果,将破天锏恢复完整的话,那么完整的破天锏品阶又会达到什么程度?会是上品道器么?”

    事实上杨君山对于破天锏的真正品质也早有所怀疑,要知道杨君山现如今身上可是有着两件中品道器,甚至作为他的本命道器的山君玺,它所诞生的器灵坐山虎虽然同样极为通灵,可与能够有着一定的自我意识且能够开口与人交流的穿山甲相比,坐山虎就如同尚未开化的野兽一般。

    然而任凭杨君山如何怀疑,破天锏的确是中品道器无疑,而且似乎也不存在着什么地方能够更进一步的可能,甚至他还曾亲口向穿山甲询问,奈何那个时候的穿山甲本身同样懵懂,关于自身的蹊跷同样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终杨君山也只能作罢。

    如今在得知破天锏事实上同样不完整,凌霄殿的那座镇仙碑居然也是破天锏本体一部分的时候,心中虽然惊讶万分,但一个令他长久以来不解的困惑似乎也让这种惊讶显得理所当然起来。

    不过这会儿轮到穿山甲没好气了,道:“这我哪里知道,你到时候从凌霄殿将镇仙碑抢回来不久可以了么?”

    杨君山奇怪道:“你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么?”

    穿山甲道:“是恢复了一部分,而且那些东西你也已经知道了,不过我且问你,你这一次域外之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杨君山怔了一怔,这十余年在域外的经历对于杨君山而言可谓是收获颇丰,可真要是从中挑选出一项堪称最大收获,一时间他也显得有些不决。

    而穿山甲却不会任由他仔细斟酌,直接便道:“我跟你说,你最大的收获不是修复了半座残缺仙阵,找到了晋升阵道仙师的途径;也不是那两颗道韵丹,更不是五脏六腑臻至圆满,即将修成法天象地神通,更不是得了那株什么不知名的用稷土和赤霞金光催生的灵根,哪怕是你已经得知作为破天锏一部分的镇仙碑,与之相比都要相形见拙。”

    杨君山下意识的问道:“那你说是什么?”

    穿山甲闻言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儿,道:“笨,你怎么就不明白,是那道传承,你触摸镇仙碑的时候从中得到的传承总纲。”

    从杨君山见到镇仙碑的一开始,穿山甲便明确告知他一定要与镇仙碑进行实质性的接触,而在返回凌霄殿的时候,借助自身被抛飞的巨力,杨君山一头撞向了镇仙碑,甚至后来在紫苑道祖紧急拉他离开的时候,还故意拖延了片刻时间,为的便是方便作为器灵的穿山甲有时间从镇仙碑进行更长时间的接触,而接触之后的结果也没有令他失望,器灵穿山甲的灵性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不说,似乎连记忆也恢复了许多,

    然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比不上当杨君山接触镇仙碑的时候,如同流水一般涌入他记忆当中的一道传承。

    或许是因为体内九仞真元的触动,饶是杨君山神识稳固,被这一道传承记忆涌入脑中,在这一道完整记忆涌入脑海当中的时候,也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眩晕当中,一度让紫苑道人以为他是被撞晕了。

    而这一道完整的传承总纲,记载的正是九仞道祖当初一身修为的集大成之作,同时也是九仞道祖当初打破天地束缚,成就金身仙人的最大依仗,名字便叫做“撼天仙诀总纲”。

    虽然仅仅只是一道传承总纲,但如果当这一道传承总纲结合两道道术神通传承,分别是撼天道诀与天诛道诀的时候,便能够有机会练就真正的仙术神通,撼天仙诀。

    撼天仙诀,仙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七位,乃是修炼界中万年以降,有确切证据记载的,能够且有过打破天地束缚记录的仙术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