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夺丹(求订阅)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夺丹(求订阅)

    尽管守护大阵看上去完好无损,但身为星崖之地实际掌控者墨崖与赤星,在撞击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还是将整个大阵细查了一遍,直到发现并未有任何阵基受损,这才放下心来,而一些受损的阵法节点却是可以自行恢复的,而在这些阵法节点恢复之后,原本镶嵌在第三座宝阵中的一个小巧法阵也被自行抹除掉了,如此便再未有一丝外人潜入的痕迹留下。

    那座空间秘境之中,杨君山在进入之后第一时间便以“银空”抚平原本就不太剧烈的空间波动,然后便快速向着秘境入口的那片树林之中行去,也不知是否有错觉,在他行进的过程当中,整个人却是在缓缓的沉入了地底,随着林间一片雾气涌来,便再未有一丝踪迹留下。

    与此同时,在秘境另一头的小木屋当中,因为炼制道韵丹已经到了紧要关头的毛鼎道人却是有些光火,或许是这座空间完全依托于第三座宝阵的缘故,在刚刚星崖之地遭遇到了大块石崖残片撞击的时候,剧烈的动荡也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这片空间,要不是毛鼎道人丹道造诣高深且有着吩咐的炼丹经验,及时应变稳定了震荡的丹炉,保不准就会要出什么问题。

    炼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特别是炼制这种极品道丹,动则数年时间且不说,中间还容不得丝毫马虎,特别是在炉中道丹即将功成的时候,要是因为一场不必要的意外最终功亏一篑,就算这炉中的道丹不属于毛鼎道人自己,他也不容自己这两年的心血白费。

    于是在稳固了身前的上品宝器丹炉之后,毛鼎道人第一时间便是将这座秘境空间查看了一遍,以防刚刚的动荡造成对这座空间秘境本身造成什么损伤,而结果自然是令他松了一口气。

    即便如此,毛鼎道人还是第一时间送出了传讯符,向墨崖和赤星二人质问刚刚到底发生了何事,如此剧烈的动荡几乎就要引发空间异变,要不是他应变及时,差一点就要前功尽弃云云,言语之间自然要夸大刚刚的危险,但结果自然是要回归到一切安好上来。

    那二位自然是要陪着小心解释一番,然后又再次询问了道韵丹炼制的进程,再从毛鼎道人这里讨了一顿没好气却令他们放下心来的嘴炮,并向他许诺之后类似事件再不会发生之后,双方的交流这才结束。

    以林间数目构筑了简易而又实用的阵法并藏身地下的杨君山虽然不知道双方交流的内容,但时刻关注秘境入口的他在接下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发现并没有人进出之后,便已经知晓并未引起墨崖和赤星二人的怀疑,放下心来的杨君山接下来便是要耐心等待着道韵丹丹成那一刻的到来。

    神识沉入丹田之中关注着高悬在插天巨峰上空的那面已经显得愈加单薄的魂镜,他之所以在构筑了隐匿阵法之后还要藏身于地底,便是为了要将魂镜气息的消失降至最低,杨君山此时五脏六腑已经臻至圆满,肉身修为也已经开启第八境的换血过程,在借助大地中的戊土之力后,他的肉身还是会得到一定幅度的加强,尽管这座空间中的大地面积狭小,可这片灵园的品质却是高的离谱,要知道灵园中的土壤中可以混有稷土粉末的。

    杨君山暗忖,但愿一切还来得及,否则的话也只能打翻那丹炉,毁掉这座空间秘境,大闹一场,自己得不到也绝对要恶心死那墨崖和赤星二人不可。

    修真百艺中为何阵法之道排名第一,又属阵法师逼格最高?

    从内涵上来讲,自然是因为阵法一道包罗万象,阵法师几乎就是渊博的代名词。

    而要是浅薄的从外在表现上来看来的话,阵法师通常一个个都是智慧超群、风度翩翩、胸有成竹、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一般潇洒的代名词,只要看看那些阵法师只是以一面棋盘几百棋子,便能够挥斥方遒,布下一座笼罩方圆数里、数十里,甚至数百里的庞然大物,瞬间决定成百上千存在的生死存亡,这如何不令人心生遐想。

    可与阵法师相比,炼器师一个个烟熏火燎,天然便落了下层,更有甚者为了炼制一件上等法宝,四处奔波,数年不得安宁,说是呕心沥血那都不是夸张,真要到了最后为提升法宝品质吐几口心血那都是再正常不过,往往一件法宝练成之后,那炼器师也要跟着元气大伤,一副颓废破败的模样,又如何能够与阵法师的从容潇洒相比?

    而炼丹师比炼器师也强不了多少,越是高品质的丹药炼制起来越是困难,时间也越长,因为炼丹过程当中对于火候的掌控要比炼器更为敏感,也就意味着炼丹师从一开始便要吧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炼丹上面,直到丹成出炉的那一刻,这也就意味着炼丹师在炼丹期间修为难得寸进,更没有时间去修为,或许不会像炼器师那般狼狈,可那几乎就是在荒废自身寿元的同时,还是荒废着自身的修为,待得丹成的时候,丹师的体力和精力也往往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了。

    三个月之后,浓重的丹香开始充斥整个秘境空间,哪怕是深处地下的杨君山都能够闻到这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道韵丹的炼制已经到了最后丹成出炉的时刻,而两年时间不舍昼夜的炼丹,也使得毛鼎道人此时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然而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身为大宗师的毛鼎道人知道便越是明白不可有丝毫的疏忽麻痹,好在他事先想得周全,同时也为了取信墨崖和赤星师兄弟,直接选择在这一座封闭的秘境空间之中炼丹,这样一来,在丹成出炉的那一刻,即便道丹有灵而遁走,也不虞会真正的丢失,这样一来倒是可以不必再花费精力与出炉的道丹斗法。

    鼓足最后一丁点精力和真元,毛鼎道人终于开启了丹炉,两颗闪烁着紫色豪光,并有紫色丹云环绕的硕大丹丸从炉中一飞而起,然后在半空之中划过两抹紫光便向着小木屋之外遁走,尽管小木屋周围有着一层毛鼎道人布下的禁制,却并未对两颗紫丹造成丝毫阻碍,而毛鼎道人却并未在第一时间。

    “呵呵,一炉双生,若非老夫独创此等炼丹秘术,又怎么可能节省出大量的时间来提升修为实力?可惜三份全部由天地灵珍凑成的灵草,最终还是废掉了一份,否则的话即便不成丹,省下一份上百种灵珍也是好的。”

    毛鼎道人得意的笑了笑,却也不免略微有些遗憾,随即因为体内真元空虚而显得脸色苍白,神色间也极为疲倦。

    不过他还是勉力站起身来转头看向身后,在他身后的木桌之上摆着一个巨大的花盆,花盆上栽种着一株什么灵植,只是周围被密密麻麻的禁制光幕所笼罩,里面的东西却是看不真切,不过在这株灵植的一侧却有一颗光团,看上去就像是这灵植结出的什么果实,只是那光团中究竟是什么就更看不清了。

    毛鼎道人在见到那花盆的时候,确切的说是在见到那花盆中灵植的时候,原本疲惫的神色却也抑制不住的浮现出一丝喜悦,喃喃道:“挂果了,居然挂果了,老夫的法子果然是可行的,与之相比,区区道韵丹又能算得了什么,嘿嘿。”

    说到这里,毛鼎道人仿佛抑制不住心中喜悦一般,缓缓的伸手在笼罩着层层叠叠的禁制光幕上划开一道小口,在一缕金色霞雾溢出之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连忙将那禁制光幕恢复。

    也就是在这一口气的时间,原本因为炼丹而显得疲惫不堪的毛鼎道人,却仿佛吸了什么仙气灵光一般,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三分,原本苍白的脸色都多了一层红润,神色间更是浮现出一副飘飘欲仙的表情。

    “果真是……”

    然而毛鼎道人这种享受的表情不等持续多长时间,便因为一声突如其来的厉啸而僵在脸上。

    “是谁,是谁收了两颗道韵丹,难道是墨崖和赤星进来了?怎得没有察觉到秘境开启的空间波动?看来这墨崖和赤星还是疑心老夫,暗中防着一手啊!”

    毛鼎道人心中虽然疑惑不悦,可也并未往外敌入侵的方向上想,其实也不怪他,谁又能想到这个时候空间秘境之中居然还潜藏着其他人。

    “哈哈哈哈,墨崖、赤星二位道友,两位也不免太过心急了一些,老夫的道韵丹幸未辱命刚刚出炉,两位便迫不及待的现身了,难道还担心老夫昧了两位的宝贝不成?”

    毛鼎道人大笑着打开了小木屋的房门,迎面却是一道黑影当头劈下。

    杨君山伸手一招,破天锏回到手中,他有些愣愣的看着倒在地上脑袋如同烂西瓜一般爆发的老者,一时间还有些难以置信:“堂堂一位庆云境修士,就这么被自己打死了?”

    而在杨君山两边肩膀之上,两颗紫色光团被他身周腾起的两仪元磁神光束缚着,在不伤这两颗紫丹分毫的情况下任凭这两颗道韵丹跳上跳下。

    随即杨君山懊恼的一拍额头,道:“失策失策,一位能够将道韵丹都炼制出来的丹药大宗师,居然就这般被自己不明不白的打死了,当真是暴殄天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