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阎帖(求月票)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阎帖(求月票)

    想要事先得知一位道祖的行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此,贾伯方道人的死才会震惊了整个修炼界。

    贾伯方道人究竟是怎么死的,杀他的人是谁,堂堂一位道人陨落事先居然没有一丝征兆,又是谁能够如此准确的得知一位道祖的行踪?

    在齐楚派发现贾伯方的魂灯突然熄灭,并寻回了他的尸体之后,整个玉州修炼界似乎都陷入了人人自危的氛围,连道境老祖说死就死了,而且死的如此不明不白,那么整个修炼界还有谁的安全能够保证?

    在贾伯方道人陨落的消息刚刚传出来之后,关于他死因的猜测可谓是五花八门,有认为他死于域外之人手中,有的却认为是死于其他宗门修士的偷袭,有的干脆认定是齐楚派内讧,也有认为是贾氏三兄弟以前的仇家所致,甚至还有人猜测出手之手便是杨君山,因为他如今是玉州修炼界公认的第一高手,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在贾伯方连消息都没有传出的情况下将之斩杀,至于杀人动机就更简单了,当初瑜城聚会的时候,贾伯方可没少对杨家落井下石。

    当然,这些也都是猜测之言,其中也不乏别有用心之人煽风点火。

    不过随着齐楚派寻回贾伯方道人尸体,以及事情的进一步调查之后,先前的许多传言开始不攻自破。

    首先齐楚派声称贾伯方道人此番是前往潭玺派进行拜访,而潭玺派对此也并未否认,也就是说贾伯方道人遇害是在拜访潭玺派离开之后。

    那么关于贾伯方道人行踪的泄露,潭玺派便背上了最大的嫌疑,尽管潭玺派一再否认,可贾伯方是在离开潭玺派之后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个嫌疑在潭玺派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就算是想要甩也甩不掉。

    其次是贾伯方道人遇害的地点,是在玺郡、瑜城、璋郡三郡交界之地,这里是曲武山东麓,乃是潭玺派、撼天宗以及天灵门的势力汇聚之地,平日里三家宗门虽说没有在地争个你死我活,但各种龃龉却是不在少数。

    不过齐楚派与撼天宗、天灵门的关系向来算得上是不错,因为有着西山杨氏这个大敌,平日里这三家宗门暗地里的往来可是不少,针对西山杨氏更是有过数次合作,如此看来,贾伯方之死似乎与撼天宗、天灵门并无干系。

    然而很快便有明白人指出,此番贾伯方造访的可是潭玺派,而潭玺派与撼天宗、天灵门之间的龌蹉那简直不要太多!

    自从颜大智和尝醴先后进阶道境之后,原本在修炼界显得有些落寞的潭玺派,又重新恢复了原本玉州三大宗门的荣光,甚至还有更进一步的趋势,再加上潭玺派整合玺郡一郡之地资源,又有尝醴道人这般擅于经营的掌门人掌控,完善的宗门传承体系,整个潭玺派这些年的发展可谓是欣欣向荣,宗门内部出色的后辈子弟一个接着一个的冒出。

    而与潭玺派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撼天宗与天灵门的日渐衰落。

    撼天宗本就不受玉州修炼界待见,这些年来又被西山杨氏接连打击,纵然有张玥铭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却也难掩撼天宗整体上后继无人的落寞。

    至于天灵门,因为早先两派融合,原属于天狼门和七灵派的两大派系便内斗不休,虽说最后是天狼门一派完全占据了上风,可也令宗门上下元气大伤,这些年来天灵门同样被西山杨氏不断打压,甚至有相当一段时间,其掌门灰狼老祖都不得不选择外出避难,以免被西山杨道祖上门打杀。

    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灰狼道祖在进阶道境之后,性格越发的乖张暴戾,整个天灵门上下都笼罩在一人淫威之下,许多修士战战兢兢,哪里还有上进的心气儿。

    那么问题就来了,在原本两家盟友日渐呈现败落之象的情况下,贾伯方道人却突然造访与这两家分明有着深仇大怨,却又日渐兴盛的潭玺派,内中情景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而事实上此番贾伯方道人也的确是秘密造访,哪怕是在齐楚派也只有寥寥数人知晓此事,潭玺派上下除了几位高层也同样不知曾有道祖造访,若非贾伯方道人在归途中死于非命,让这件事再难隐瞒,恐怕整个玉州修炼界都要被蒙在鼓里。

    只是如此一来,这事情似乎就显得更为复杂了,就连撼天宗与天灵门也牵扯了进来。

    然而即便是如此,也有人不愿放过西山杨氏的嫌疑,便有人声称,此事背后最大的受益者应当是西山杨氏,贾伯方一死,首先齐楚派实力大损,且齐楚两家势力重新抬头,势必又会引发齐楚派内部一场纷争;其次彻底断绝了潭玺派与齐楚派联盟的可能,维护了西山杨氏与潭玺派的盟友关系;再次则是令针对西山杨氏而形成的撼天宗、天灵门、齐楚派三家联盟彼此间疑神疑鬼,盟友关系频临破裂;至于贾伯方道人行踪的泄露,别忘了杨君山的道侣便是颜大智道人的亲身女儿,等等。

    然而西山杨氏对于此类怀疑,向来只有一个回答,君山道祖尚未回归,此事与杨氏无关!

    整个修炼界都知道杨君山在域外失踪,除了杨君山之外,还有谁能够悄无声息的杀死贾伯方?

    这就是杨氏能够置身事外的铁证!

    如果有人不相信,认定杨君山早已经暗中回归并主谋了此事,好,整个西山杨氏欢迎此人寻找杨君山的踪迹,他们还巴不得有人能够找到杨君山,只要杨君山回归,就算把贾伯方之死算在杨家头上又能如何?

    也不是没有人猜测西山杨氏除了杨君山之外是否还有第二位道祖,然而杨君昊闭关近二十年,最后在冲击道境之时,因为本命道术神通难成,而在中途主动放弃,最终冲关失败,至今仍旧在闭关修养,这件事杨氏也并未刻意隐瞒,有心人都可求证。

    当然,杨君山手下那个神秘的妖修也不是没有被人注意到,然而且不说外人并不知晓杨君秀已经成就白虎妖王,就算知道了,谁又肯相信一个初入道境的妖王能够杀得了贾伯方?

    而且随着调查的继续深入,似乎连杨君山手下那个神秘妖修的嫌疑似乎也越来越小,因为贾伯方全身上下没有丝毫伤痕,虽有施展神通的斗法痕迹,却是直接被人灭了元神真灵而死,这种直接杀人于无形的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位妖王所为。

    当然,基于贾氏三兄弟中途加入齐楚派,贾伯方死于以前的仇家报复,以及齐楚派内部争斗的牺牲品,这两种猜测也一直有不少人相信。

    至此,贾伯方道人之死已经被披上了一层迷雾,甚至在外人看来,其中疑点众多,怕是幕后黑手、推手都不止一个或者一家——

    曲武山西麓,杨君秀在自己的洞府前生了一堆篝火,正将一只野兔在上面熏烤,随着火焰的舔_舐,兔肉里面的油脂滴落,在篝火之中伴随着“嗤嗤”声响溅起更大的火星,一阵阵肉香传来,杨君秀感觉自己的哈喇子都要掉下来了。

    一旁的钟九“啧啧”道:“不就杀了一个人么,怎得现在会搞得这般复杂,现在连我都有点相信那贾伯方是玉州修炼界各方势力暗中争斗的牺牲品了。”

    “不过是为了把水搅得更浑,混淆各方视线罢了!”

    包鱼儿的声音从随着篝火的跳动而不断伸缩的杨君秀的影子当中传来,如果不是仔细查看,根本不可能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坐着。

    钟九来到篝火边上,伸手想要撕一块兔肉下来,却被杨君秀毫不客气的一把打开。

    钟九也不以为意,而是道:“老大,这贾伯方到底是你想杀,还是你那义嫂要你去杀?”

    杨君秀看了他一眼,道:“当然是姑奶奶早就看这个家伙不顺眼,我哥哥失踪后,便属这个家伙跳得最欢,正好鱼儿出关,便去跟嫂子说了一声,准备要这家伙好看!”

    钟九摇头苦笑,道:“前后仅仅三天,一场针对道境修士的杀局便成功了,我们三个只负责杀人出气,剩下的好处便都被杨氏得了,大半个玉州修炼界被你那义嫂玩弄于鼓掌之中,厉害,嘿,厉害!”

    杨君秀突然将一个烤熟的兔脑袋扔了过来,终究忙不迭的接住,便听得杨君秀道:“与其称赞人家的手段,我看你还不如提升一下自身的实力,你的修为原本还在我和鱼儿之上,虽说受我与鱼儿拖累,延迟了你进阶鬼王境的时间,但如今我们三人一同进阶道境,鱼儿当日杀贾伯方的手段你也看见了,真要论及实力,反倒是要属你最弱。”

    钟九看了看手中的兔脑袋,最终还是将它丢在了地上,苦笑道:“阎王叫你三更死,哪个留你到五更,鱼儿可是阎罗王血脉,如今更是修成了阎王帖神通,一贴下去勾魂灭灵,最是霸道不过,那贾伯方被老大你一刀虚斩突袭,骗得元神出窍全力施为,却是活该他被鱼儿妹子一帖震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