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杀人(求订阅)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杀人(求订阅)

    纵观杨君山超过百五十年的修行经历,吃亏妥协的时候不在少数,然而如这一次一般被人用自己构建的阵法威胁之下委曲求全,如此憋屈的经历还是第一次。

    若当真如此灰头土脸回去,且不说沿途可能存在的风险,便是自己这个坎儿也过不去。

    杨君山当然要决意报复,但他同样深知此事不易,七星残阵的威力他实在是再清楚不过,若是不能准备周全,待得所有人都放松了戒备,便是他也不可能成功。

    在孤寂的星空之中潜伏两年时间,已经足够让所有关注他的人失去警惕,现在恐怕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他已经陨落在域外了吧?

    杨君山的神识沉入丹田,悬于丹田上空的魂镜看上去已经异常单薄,但却仍旧有着明显的轮廓,至少还拥有着足够他回归修炼界的力量。

    原本杨君山体内炼化的天地意志虽然能够保证他在域外坚持超过五年的时间,但与真正的雷劫境修士相比多少还要差了一筹,原本是无法坚持七年时间的,然而在他将肾之图录修炼至大成之后,肉身的修为进一步提升,却是大大减缓了魂镜在丹田之中消散的速度,使得他现如今在域外坚持的时间完全能够与雷劫境的修士比肩。

    甚至于在肾之图录大成之后,杨君山六腑中的“三焦”也拥有了臻至大成的根基,并随时随地在向着五脏六腑大圆满的境地进步着,甚至于由此而引发肉身一系列的升华也在潜移默化的进行,而这一切也让杨君山能够在域外坚持的时间在超出七年之后,仍旧在一天一天的增加着。

    不过这个时候的杨君山完全没有必要等肉身的坚持达到极限,在进入第七个年头之后,杨君山便已经在等待潜入星崖之地的时机,哪怕七星残阵乃是源自于仙阵体系,哪怕如今的阵法完全掌控在墨崖和赤星二人手中,然而杨君山仍旧拥有着两个常人难以企及的优势,第一便是他对七星残阵的熟悉远超星崖之地任何一人,第二便是在他的手中已经得到发展升华的阵窃秘术。

    这是你们不仁在前,那也就别怪杨某不义了!——

    杨君山在域外失踪的时间已经超出了六个年头,如果说在超出五年时限之时,还只能说是杨君山生死成谜的话,如今无论是追踪他的域外势力,还是凌霄殿中一些别有用心的存在,几乎都已经认定他已经陨落在域外了。

    当然,这其中也不是没有人怀疑杨君山避开域外势力的拦截之后,悄然返回周天世界,但这种猜测也只是来自域外势力罢了,凌霄殿的大神通者可不相信除了回归登仙崖之外,杨君山还有其他进入这方世界的途径。

    不少大神通者心中虽有可惜,但既然已经死掉了,自然也就不会再放在心上,不过却也不是没有有心人在关注此事。

    事实上,就在杨君山五年期限到来后并未回归,便已经有他在域外陨落的消息在玉州修炼界流传了。

    然而任凭外界的消息如何流传,杨氏家族内部却仍旧是一片平静的模样,仿佛杨君山陨落的流言并未对杨氏家族造成丝毫影响。

    而西山杨氏家族,特别是一些高阶以及嫡系修士平静的表现,被暗中关注着杨氏的势力看在眼中,却更是让他们难以从中判断虚实。

    在玉州某一处虚空之中,两位大神通者的对话正在进行当中。

    “东流道人多年不见,怎得此番却是想起来玉州?难道说有本尊坐镇,道友还怕那杨氏家族吃了亏不成?”

    东流道祖的声音在虚空之中传来,笑道:“有紫苑道友坐镇玉州,老夫自然是不担心杨小友家族的,只是老夫如今也有些好奇,那杨小友如今到底是生是死?如果老夫所得消息非虚的话,当初将杨小友带到凌霄殿的应当是紫苑道友你和九驷前辈吧?”

    虚空中传来紫苑道人一声冷哼,过了片刻,她的声音才再次传来,道:“怎么,东流道友这是要将那小子失踪的责任推在本尊身上了?”

    “不不不,”东流道人道:“紫苑道友不要误会,老夫倒不是怪罪谁,只是道友这几年虽说坐镇玉州,暗中怕也替这杨氏家族挡了不少事儿,难道道友当真就没有发现什么?比如说杨小友留下的魂灯之类。”

    “没有!”

    这一次过了良久,紫苑道人的声音才在虚空中微微一叹,道:“杨家上下很是平静,仿佛杨君山是死是活都已经不会影响到如今西山杨氏的地位一般,要么便是那魂灯仍在,要么便是杨家有了其他的道境存在,而且他的那个道侣不是个省油的灯,也说不定便是她在一力隐瞒杨君山的死讯,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杨氏家族如今却是已经初具大势力的底蕴和气象。”

    紫苑道人说完之后,虚空之中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过得片刻之后,紫苑道人的声音才再次响起:“你这一次前来难道便是想要从我这里探听杨君山是否生死的消息?”

    “呵呵,不论杨小友是否生死,真正的大神通者是不会对杨氏家族出手的,此番九驷前辈登仙,尽管具体情景还不得而知,但明眼人都知道这里面怕是承了杨小友天大的人情,在不明九驷前辈态度之前,谁敢冒着得罪一位仙尊的危险去动杨家?事实上在凌霄殿许多人看来,紫苑道友你暗中守护杨家,原本便是九驷前辈意志的体现。”东流道人并未直接回答紫苑道人的询问。

    紫苑道人冷哼了一声,道:“本尊之前说过,不过是顺手为止罢了。”

    顿了一顿,紫苑道人似乎反应了过来,道:“原来你是想要从我这里打探九驷前辈的消息。”

    虚空中东流道人的声音没有再响起,似乎是默认了紫苑道人的猜测。

    又过了片刻,紫苑道人的声音才再次传来:“其实这两年我并未收到九驷前辈任何消息。”

    东流道人略带疑惑的声音再次传来:“难道说真像凌霄殿中的传言所说,九驷前辈因为差一点扛过了昊天镜的镜光,被囚禁了起来?”

    紫苑道人沉声道:“这件事你不应该来问我,那些仙尊同样能够出入昊天镜,以飞流剑派的传承底蕴,为何不向那些仙尊求证?”

    东流道人悠悠的声音传来:“怕是就连那些仙尊现如今都搞不清楚啊!”——

    曲武山西麓。

    钟九小心翼翼的向杨君秀询问道:“老大,如今这方世界的关于您义兄的消息可是众说纷纭呐。”

    杨君秀斜了他一眼,道:“你想问什么?”

    钟九陪着笑,道:“那个,我就是想问问,那个君山大人没真陨落到域外吧?”

    杨君秀睥睨着他,道:“我哥哥好得很,他的魂灯不曾有丝毫变化,你是不是很失望?”

    “是啊,”钟九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很快便意识到不对,可自家老大身上的煞气已经如同刀割一样扑面而至,吓得他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啊,老大手下留情。”

    锋锐的煞气突然消失,钟九仍旧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便听得杨君秀的充满威胁的声音再次传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但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再有下次,小心姑奶奶我收拾你。”

    钟九弯腰塌背缩脖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道:“不敢了,老大,再也不敢了!”

    便在这个时候,一阵“咯咯”的笑声传来,道:“钟老末儿,又在挑唆秀儿姐脱离杨家,开山立寨,自立为王了?”

    不等钟九露出尴尬的笑容,一旁的杨君秀便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了起来,道:“太好了,鱼儿你终于出关了,走走走,咱们一起杀个人去!”

    钟九闻言有些狐疑道:“老大,咱们不是要去海外找人打架么,难不成你打算要杀那条龙?”

    “屁的龙,”杨君秀立马一副粗豪的模样,嗤之以鼻道:“一条假龙罢了,既然约了架,什么时候打不是打,哪里有杀人重要!”

    “杀谁?”包鱼儿仍旧是一副娇柔的模样,双目之中却是寒芒一闪:“是人、妖,还是其他?”

    “是人,一个姑奶奶早就看不惯的人,要不是等鱼儿出关,姑奶奶我早就剁了他。”杨君秀杀气腾腾。

    钟九似乎对于杨君秀的目标有所猜测,连忙道:“老大三思呐,您要杀人我不反对,只是如今玉州这形势,域外势力可是被这些土著,哦,不,人族势力压制,咱们如今的身份又是托庇在您那义兄家族之下,要是暴露了身份,咱们怕不是就要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候您义兄又不在,他的家族可未必保得住咱们。”

    杨君秀一巴掌拍在钟九肩上,钟九腿一软差点就没站住了,却听她道:“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有一点你却忘了,那就是咱们三个联手,杀那人就在反掌之间,难道还能打得山崩地裂,让所有人都知道不成?”——

    仙宫南天门坊市某个简陋的房屋之中。

    一位头戴青松面具的修士开口道:“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四元灵牌中最后一面风元牌就在紫风派的巽风山口,那里是紫风派的腹地,想要得到风元牌,恐怕要从长计议了。”

    站在青松道人对面的修士点了点头,起身便要离开。

    青松道人见状连忙道:“张道友留步。”

    张玥铭皱着眉头转过身来看向青松道人。

    青松道人“呵呵”一笑,道:“不知张道友对于杨君山失踪一事怎么看?这对于贵派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时机呢。”

    张玥铭冷笑一声,道:“如果阁下需要拿在下当枪使,还请用一些高明的伎俩,张某现在可还不想去送死。”

    说罢,却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留下那青松道人头戴面具不知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