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阴险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阴险

    杨君山脸色此时已经变得铁青,赤星道人见得他不说话,又笑道:“不过杨道友你放心便是,你的存在仍旧被我等保密,星隅仙尊虽然做出了猜测,却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之前那连横道祖之所以敢打上门来,也是因为听说了星隅仙尊的判断,而我们却只是在事后才收到了消息。”

    杨君山知道事已至此怕是难以善了,于是干脆道:“你们意欲何为?”

    “交出你身上的那块稷土!”说话的是那位看上去有些陌生的道祖。

    看得出杨君山脸上的疑惑,赤星道人介绍道:“好叫杨道友得知,这位是毛鼎毛道友,乃是九连星宫最著名的炼丹师,曾经为星隅仙尊练出过道丹的丹道大宗师,此番被我师兄弟二人请来便是为了炼制道韵丹,而毛道友其他的报酬一概看不上,唯独便是道友手中的那块稷土于毛道友有大用。”

    杨君山冷笑道:“你觉得杨某蠢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将稷土交出来?”

    墨崖道人这时突然开口道:“你没有机会逃走的,我们三位庆云境修士联手便不弱于你,更何况如今七星残阵在我们掌控之中,这座守护大阵的威力如何,再没有会比你更清楚。”

    似乎是为了证明墨崖道人所言一般,在他话音刚落之际,杨君山便明显的察觉到身周的阵法已经起了变化,虽不曾直接将其镇压,却已经在他周围附近的地域形成了层层叠叠的阵幕屏障,防止他逃脱。

    “哈?”杨君山冷笑道:“无非就是个鸡飞蛋打,这种情况下你们还想从杨某什么得到什么东西吗?”

    墨崖道人又道:“若是我等保证只要道友交出稷土,我等便留下道友一条性命,并到时候放道友离开呢?”

    杨君山好笑道:“这等骗小孩子的把戏,三位还是不要拿出来了吧?”

    墨崖道人沉声道:“我等愿立雷劫之誓!”

    墨崖道人的言语似乎有些出乎其他二人的意料之外,而且不得不说平日里少言寡语的墨崖道人,此番一开口却是别有一番令人信服的气度。

    赤星道人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另外一位丹道大宗师毛鼎道人则从始至终脸色没有变化,他关心的只是杨君山手中那块稷土是否能够到手,只要能够得到那块稷土,杨君山的死活他并不放在心上。

    杨君山脸色神色变幻,显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内心波动,他明白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在三位道人联手阻击之下逃出被墨崖与赤星掌控的七星残阵,最终还是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选择了屈服,道:“也罢,如果三位能够立下雷劫之誓,在下可以将稷土交出来,但之后三位必须要让在下离开。”

    三人一听顿时放松下来,赤星道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得逞的微笑,道:“杨道友放心便是,谁也愿意在雷劫之下化为灰灰,我等不会让道友你耽搁了五年回归之期的。”

    杨君山亲耳听得三人以各自元神真魂起誓,得稷土之后便放他离开,如有违背,雷劫之下化为飞灰,云云,这才在三人期待的目光之中将稷土放在了脚下的地面之上,而见得这块稷土,那位毛鼎道人更是神情激动,显然此物的确对他极为重要。

    墨崖与赤星二人对视了一眼,手中各自有半幅阵图升起,随着两人伸手划动,原本在杨君山周围形成的层层禁制顿时开启,在杨君山的感知当中,一条直通星崖之地外的通道已经开启。

    杨君山二话不说,长啸一声化作一团黄光离开了域外之地,在他身后,一层层的阵法光幕开始关闭。

    赤星道人向着地面上的稷土伸手一招,那土行至宝便径直向着毛鼎道人飞去。

    毛鼎道人迫不急将的稷土拿在手中查看,神情间越发的浮现满意之色,将手中的宝物把玩了片刻之后,毛鼎道人这才抬头向墨崖与赤星二人沉吟道:“两位道友,非是老夫有意干涉两位行事,只是我等此番轻易许下雷劫之誓放那人离开,老夫虽感激两位为求这至宝委曲求全,可终究还是让二位惹下这大敌,老夫心中难安。”

    墨崖与赤星二人对望了一眼,赤星道人微笑道:“毛道友放心便是,他走不远的。”

    毛鼎道人顿时一惊,道:“难道两位要破誓杀人不成?这可使不得,雷劫大誓岂能儿戏?若非得如此,老夫心中难安,这稷土不要也罢。”

    赤星道人“哈哈”一笑,道:“毛道友胸怀坦荡,我兄弟二人佩服,不过道友放心便是,我等自然不会破誓杀人,但若是另有他人会找他麻烦,可就不关我们的事儿了。”

    毛鼎道人惊讶道:“噢,愿闻其详。”

    赤星道人笑着解释道:“此前老夫曾经派遣我兄弟二人数次于九连星宫之外狙杀一些打探消息之人,原本在下还不晓得缘故,如今得了星隅仙尊传出来的消息却是再明白不过,那些人背后的大势力应当就是为了老师他们所在的那方世界而来的,老师登仙之后,那些人仍旧在九连星宫之外徘徊不去,原以为他们仍旧对星崖之地心存恶意,伺机报复,后来在下派遣手下与其沟通之后这才得知,原来他们的目的居然是在这位杨宗师身上,虽然不晓得其中缘故,但对方却坦言只要抓到这杨君山,先前一切仇怨自然一笔勾销。”

    “好一个借刀杀人!”

    毛鼎道人恍然,但却又有些担心道:“只是九连星宫何其大,那些修士又如何能够准确得知那杨君山行踪?”

    这一次不等赤星道人开口,旁边的墨崖道人便道:“那杨君山受五年之期所限,必须要返回他所在的周天世界,那些人只需沿途埋伏便可,除非那杨君山情愿超限之后神魂俱灭,否则便是明知道归途凶险匆匆,他也不得不走这一条路。”

    毛鼎道人闻言顿时拍手笑道:“好一个一石三鸟之计,不但能够得到至宝稷土,还能借他人之手除掉隐患,即便最终那杨君山侥幸活了下来,受五年之期的归限,短时间内也无法回到星崖之地捣乱。”

    赤星道人笑道:“还有,即便日后那杨君山想要寻仇,毛道友恐怕早已经练成了道韵丹,我与师兄平添三十年修为,怕是早已进阶华盖境,到了那个时候,我与师兄联手,便是没有这七星残阵作为凭依,在这九连星宫也足有立足之地,那杨君山不来便罢,真要来了,定要让他有去无回。”

    旁边的墨崖道人忍不住道:“还是小心为上,我总也觉得那人不可小觑,这七星残阵毕竟出自他手,就算我等掌握了阵图,也要小心为上,难免此人会在其中做了手脚。”

    赤星道人却不以为然,道:“师兄放心便是,阵法一道自有规矩,只要阵法师交出阵图,便是让出了阵法的掌控大权,到时候只要稍作更改便能够令阵法大变,否则这修炼界还有谁敢信任阵法师?而阵法师每构建一座阵法,岂不是也要面临被灭口的风险?更何况师兄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已经登仙的老师?这阵图毕竟是老师在离开之前亲手授予你我二人,若当真其中藏有猫腻,又岂能瞒过老师法眼?”

    墨崖道人听得赤星道人之言,原本心中仅有的一丝担忧也化于无形,于是也罕见的放松笑道:“如此,接下来就要看毛道友手段了。”

    毛鼎道人神色一正,道:“二位道友放心便是,老夫这便去那秘境闭关,那道韵丹品质虽高,但难度却更在各种奇珍灵草难得,如今既然灵草齐聚,又有上品宝器丹炉,老夫便有六成把握炼成此丹,按照两位道友所言,那秘境中的奇珍足够开三炉道丹,那么老夫定然能够炼出两颗道韵丹出来,只是这道丹难得,炼制的时间却长,且中间容不得半点干扰,长则三年短则两年,两位道友尚需有耐心才是。”

    赤星道人笑道:“毛道友放心便是,秘境入口没有我师兄弟二人的同意根本无从开启,道友只管专心炼丹,不会受到外物干扰。”

    星崖之地外,在那片杨君山与九驷仙尊最一开始找到第一颗保存完整的阵基陨星的破碎之地当中,原本被认为受限于五年之期已经不得不离开九连星宫踏上回归周天世界的杨君山,此时正静静的潜伏在此地。

    九连星宫之外,在回归周天世界的方向上,一艘星船静静的停泊在一颗星体之后,孟伟庭等三位大神通者虽然受到了星隅仙尊的警告退出了九连星宫之外,却在杨君山的必经归途上洒下了一张大网,在接到星崖之地传来的消息之后,静静的在这里等待着他自投罗网。

    周天世界之外,同样收到消息的域外势力加紧了在附近地域的巡守,以防杨君山从孟伟庭等人手中逃脱之后,接近周天世界的千里感召范围之内后回归修炼界。

    凌霄殿登仙崖,九驷道人一个普通的黄庭修士在登仙过程中所造成的轰动仍旧在影响着一些有心人,他们同样在计算着杨君山的五年归期,这位已经站在了阵道仙师门槛边上的阵法师,此时在修炼界中已经得到了仙境之下所有大神通者前所未有的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