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挣扎(求订阅)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挣扎(求订阅)

    杨君山仔细观摩着九驷冲仙始末的同时,还不忘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竭尽全力收拢着附近散落的元气灵光。

    这些元气灵光虽比不上真正的清灵之气、仙气之源,但至少也堪比地渊之气,甚至还要纯净一些,对于提升修为而言的确是一次不错的机遇,至少便是九驷冲仙前后这一段时间,以杨君山收拢的这些元气灵光已经足以抵得上他大半年的修炼之功。

    而就在昊天镜的一道镜光穿过了重重星空的阻隔,以无可匹敌的姿态降临九连星宫的刹那,尽管其毁天灭地的气势早已经吓坏了九连星宫所有关注着九驷冲仙这一盛况的存在,哪怕连此前九连星宫唯一的一位仙人星隅仙尊,在昊天镜光降临的刹那都吓得一路奔逃,可杨君山却不知出于何种缘故,非但对这一道镜光没有感到丝毫恐惧,甚至隐隐间还有一股亲切之意,甚至忍不住都想要上前触摸这光芒,这让杨君山心中颇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

    “还是来了,只是不知道九驷前辈能否躲得过昊天镜的追索。”

    杨君山心中隐约也有一些紧张,不知道自己花费了近十五年的时间所修复的仙阵,能否在昊天镜的镜光照射之下坚持到九驷仙尊彻底炼化元神之中所留下的修炼界的本源印记。

    这种本源印记的称呼有很多,有的时候被称为“天地印记”,还有称之为“意志印记”、“昊天印记”、“世界印记”,等等。

    这种印记乃是杨君山所在修炼界的人,从出生一开始便印在本源神魂之中的东西,是那方世界诞生的所有生灵的共有标志,而在修士踏足仙途之后,因为整个人在生命层次上的升华,原本已经拥有了炼化体内的“世界印记”的能力,然而却因为昊天镜存在的缘故,往往不等成就元神仙之后的仙尊有时间将之炼化,便已经被昊天镜先一步寻来,摄取了一丝本命神魂,也被叫做“本命真灵”,于是便被束缚在这方世界之中不得超脱。

    严格来说,昊天镜虽然摄了一丝本命神魂,可实际上对于这些仙尊来说,真正的束缚并不多,通常而言,昊天镜也不会去强迫这些仙尊去做什么,但身为仙人,又有哪一个愿意将自身生死操之于他人之手?

    也只有那些能够跨过元神仙,凭借强横的肉身作为载体,一举踏入金身仙境界的修士,也便是俗称的“肉身成圣”,才能够凭借强横的肉身抵挡住昊天镜光的照射,为自身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来炼化体内的世界印记,从来得以从这方世界超脱。

    然而古往今来,这条路艰难险阻,虽也不是没有人走过,但却从未有人真正走得通,哪怕是九仞道祖明明已经成就踏入金身仙的境界,眼看成功在即,可最终还是失败了。

    昊天镜跨越遥远的星空追索而至,九驷仙尊哪里敢被这镜光照到,在那层层叠叠的星空空间被压缩拉近的时候,他甚至舍弃了参与的元起灵光不要,一转身便进入到了星崖之地的守护大阵之中。

    待得星空被镜光洞穿的刹那,九驷仙尊已经祭起了阵图,被杨君山修复的守护大阵被层层激活,环绕在星崖之地上空的三颗陨星与地面的阵法遥相呼应,互为犄角的三颗陨星突然各自有一道光华喷吐而出,在半空之中各自相连之后,形成了一道覆盖整个星崖之地上空的三角阵幕。

    也就在此瞬间,昊天镜的镜光照射而至,却突然被这一层三角阵幕所阻!

    挡住了,真的挡住了!

    杨君山神色激动,作为七星仙阵的修复者,杨君山到底并非是真正的阵道仙师,七星残阵能否发挥出仙阵应有的部分威力,在此之前,便是杨君山自己也没底,心中忐忑自然不言而喻,因此,当昊天镜的镜光当真被阵幕所阻的时候,那种从心底迸发出来的成就感着实令他兴奋异常。

    当然,现在还远不能说明七星残阵就能够与昊天镜相匹敌,且不说这昊天镜光在经过遥远星空宇宙层层叠叠的空间削弱之后还能剩下几成威力,就算残阵能够暂时挡住镜光,可能够坚持多长时间还是个问题,至少杨君山不相信九驷仙尊在短时间内就能够炼化元神之中的天地印记。

    挡住了,真的挡住了!

    九驷仙尊同样心中振奋,这说明他所选择的这种方法的确是有效的,是行得通的,至少现在这座残仙阵正在为他争取炼化体内那一丝世界印记的时间。

    然而昊天镜作为中品仙器,又承载一方世界之力,其威力甚至能够在出现的刹那将资深元神仙人星隅仙尊惊走,又岂是这般容易就能够被一座残缺的仙阵挡得住的!

    就在杨君山还沉浸在自己对于七星仙阵修复成功的喜悦当中之时,由三颗陨星在星崖之地上空形成了的三角阵幕却突然在昊天镜光的照射之下笑容,光柱透过阵幕直冲笼罩在星崖之地的七星本阵。

    杨君山心中一颤,好在九驷仙尊反应不慢,堂堂仙阵也不可能只有外围一道防线,随着阵图幻化,以三座宝阵叠加而形成的仙阵体系主体,再搭配第四、五座残缺宝阵而形成的守护本阵再次构建而成一道阵法光幕,而这一道光幕的守护力度甚至还要超出环绕在上空的三座阵基陨星先前所构建的三角阵幕。

    昊天镜光再一次被挡住,而且这一次随着镜光的消融以及阵幕的不断重建,双方甚至一时间在半空之中形成了僵持。

    然而九驷仙尊此时却是有苦说不出,别看仙阵此时看上去已经挡住了镜光的侵蚀,可实际上却是在他全力施为的情况下才勉强形成,作为抵挡昊天镜的最直接承受者,九驷仙尊不但感知到镜光之中仍旧在蓄势的力量,而且因为全力阻挡昊天镜光的缘故,他体内对于世界印记的炼化都已经收到了干扰。

    好在杨君山虽然早已经将仙阵的掌控权交了出去,但作为仙阵的修复者,除去仙阵的真正掌控者九驷仙尊之外,便要属他对于此时的仙阵最为了解。

    九驷仙尊挡住了从星空之中莫名出现的光柱,虽然令星崖之地的众修松了一口气,但杨君山却明白此事的仙阵运转已经达到了极致,然而昊天镜光显然仍有余力,而且看样子昊天镜正在蓄力发起更大规模的冲击,到时候七星仙阵未必能够挡得住,至于星崖之地中那些心惊胆颤的修士却根本不必那般惊慌,这镜光原本只是冲着九驷仙尊一人而来,哪怕冲破了仙阵阻隔,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只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罢了。

    而就在这时,杨君山却是赫然发现,原本尚未发起冲击的镜光居然在阵幕之中缓缓的向前推进!

    杨君山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九驷仙尊不得已抽掉了部分力量来快速炼化体内世界印记的缘故,但他却明白在镜光仍旧在蓄力的情况下仙阵都抵挡不住的话,那么待得镜光蓄力完成并发起冲击,仙阵定然会马上崩溃,九驷仙尊所谋求的一切立时便会化为泡影。

    于是杨君山甚至冒着干扰到九驷仙尊的风险,向着九驷仙尊大致所在的方位传音。

    几乎就在杨君山传音的同时,一抹更为浓郁的光华突然从被镜光穿透的星空宇宙之中爆发,沿着先前镜光开辟的通道直冲星崖之地而去,这便是昊天镜蓄力而成的第二道镜光冲击了。

    好在杨君山的传音还算及时,几乎就在第二道昊天镜光华冲击来临之际,九驷道人险之又险的调动仙阵之力,将三颗阵基陨星成一条直线,挡在了昊天镜光射来的通道轨迹之上。

    第二道镜光冲击径直让三颗阵基陨星的体积凭空缩小了三分之一,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九驷道人终归还是挡下了第二道镜光的冲击,尽管镜光在本阵的阵幕之中再次加速前行,但到底还是避免了仙阵的直接崩溃。

    星崖之地某处,赤星道人找到了墨崖道人,低声道:“老师这是要以星崖之地的守护仙阵毁灭作为代价,来抵挡这道不知从哪里来的光芒啊!”

    墨崖道人深深的看了赤星道人一眼,随即再次将目光看向了仙阵之外缓缓推进的金光,目光一阵闪烁,不知心中转着什么念头——

    凌霄殿登仙崖,虚空之中已经汇聚了越来越多的神识存在。

    “第一道镜光已经发出,九驷居然能够坚持这么长的时间,看来的确是筹谋已久啊!”一道神念叹道。

    “哼,此言差矣,那九驷不知躲在星空何处,如此远的距离,便是昊天镜穿过层层空间都要花费不少时间,自然时间会长了!”一道神念之中透露着明显的轻蔑之意。

    便在这时,高悬在虚空之中的昊天镜本体陡然涨大了一圈,就像是一股在地底憋了许久的喷泉一般,再次沿着原本的光源轨迹爆射出一团浓郁的光华。

    “第二次镜光冲击!”

    “居然是第二次镜光冲击!”

    相比于先前神识交流中不少对于九驷的轻蔑,这一次的神识当中交织的更多的便是赞叹和惊讶之意了。

    “不管怎么说,能够坚持到第二道镜光冲击,九驷道友已经很了不起了。”

    “便是那些走了金身仙路子的修士,绝大多数也只能坚持到第二次镜光冲击吧?”

    “莫不是玉州那个天才阵道小子当真有几把刷子?”

    “最多也就是第二道镜光了,九驷不可能再坚持下去了,便是那些妄图肉身成圣的存在,大多也在第二道镜光的冲刷之下肉身消融,元神也跟着灰飞烟灭,至少元神仙在这一步还可以存留。”

    “哼,老夫认为诸位还是太过高估那九驷了,不过是因为躲得远,昊天镜要穿过层层空间障碍而消耗了太过能量而已,否则的话,那九驷怎么可能坚持到了第二道镜光冲击?”

    “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静观其变吧,不管怎么说九驷能够坚持到现在也颇为不易了,等他回归之后倒是可以问他一问,究竟用了什么办法。”

    “话说,诸位,第二道冲击也过去很长时间了吧?”

    原本频繁交流的神识陡然奇诡的安静下来,而后曾经在一开始出现过的一个古老久远的念头突然暴喝道:“还不快走!”

    虚空之中交织的神念顿时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远离。

    而便在此时,一声如同梦呓一般的声音突然在整个凌霄殿之中回荡,就像是一位沉睡之人被打搅之后本能发出的不满,而就在这一道声音出现的刹那,悬挂在虚空之中的昊天镜就好像被人狠狠摇了一下,镜面本体在剧烈的颤抖当中猛地喷发出了第三道璀璨而浓郁的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