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极致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极致

    道韵丹的炼制极为困难,事实上一位修士从踏足修行开始积攒,一直到成就黄庭,也未必就能够收集到了一炉用来炼制道韵丹的全部天地灵珍。

    然而现如今摆在九驷道人等四人面前的这座秘境,里面成熟的天地灵珍便足够用来炼制三炉上品道韵丹。

    可惜这道韵丹显然是与杨君山无关了,在得到九驷道人赠送的稷土,并将道韵丹的丹方照抄了一份之后,剩下的便没有他什么事情了。

    当然,真要从价值上来说,杨君山所得已经足够优厚,甚至只是那一颗鸡蛋大小的土行至宝,其价值便完全在道韵丹之上了。/小说>

    只不过稷土的价值在于长远,而一颗道韵丹对于修士的价值,却是立竿见影罢了。

    从秘境当中返回之后,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便显得有些魂不守舍,显然两位道人现如今都已经被秘境中的道韵丹吸引了全部的心神。

    事实上,就连杨君山脑海当中也会不时的回想到秘境中那一片,哪怕是一位道境修士穷极一生之力都未必能够见识齐全的天地灵珍,以及那整齐的百余座用来营造不同生长环境的法阶微缩小阵。

    好在秘境里面的天地灵珍以及道韵丹虽然已经与他无缘,但杨君山还是从九驷道人那里获准能够随时进出秘境,以便能够专研那些微缩阵法的奥妙。

    四人当中唯有九驷道人仍旧保持了原本的平静,或许是因为即将踏足仙境的缘故,他整个人的见识以及境界都处于升华当中,使得他在看待一切的时候往往持着一种较为超然的态度,秘境中发现的一切虽说足够在星空世界引发一场大战,但九驷道人却仍旧保持了平和的心境。

    然而事实上杨君山心中却更有一些阴暗的想法,九驷道人的平静在他看来更像是一种见识了太多奇珍异宝,而对于这种秘境的出现虽有意外却绝不惊奇的态度。

    原因很简单,当初星崖之地的整座遗迹都是被九驷道人发现之后渐渐发掘出来的,而按照这座仙阵的庞大以及当初这座仙阵的拥有者来说,这座遗迹在被发掘的过程当中,遗留下来的奇珍异宝显然不止那一座秘境一处,又有谁知道当初九驷道人究竟在这座遗迹当中得到了多大的好处?

    恐怕就是他的记名弟子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都不清楚吧?

    摇了摇头甩开心中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杨君山再次将全部的精力投放到了七星仙阵的修复当中。

    九驷道人虽然一直不曾开口催促,但杨君山却能够从他日常的一些行为当中看得出来他此时心中已经渐生的焦躁,这种情况或者是九驷道人已经难以压抑体内即将质变的修为境界,而另外一种情况便是危险已经在临近。

    不过杨君山显然更加倾向于第二种可能,因为最一开始的时候九驷道人便曾说过,他大约还能在进阶仙境之前坚持二十年时间,如今却是连十五年还没有到,而另外一个原因便是,自从第三座宝阵叠加成功并开启了秘境之后,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便经常带人外出,一开始杨君山还以为是两人奉了九驷道人的命令外出寻常炼丹宗师,准备着手炼制道韵丹,不过在几次返回的修士当中看到有人受伤,甚至有人陨落在外之后,杨君山终于意识到,那些关注着修炼界的域外势力,怕是已经找到九连星宫来了。

    “小友你必须要加快速度了,无论能否躲过昊天镜,老夫都必须要在域外势力的大神通者真正降临九连星宫之前冲击仙境!”

    这一次九驷道人没有再遮遮掩掩,而是直接向杨君山坦白了他的目的,尽管这个目的杨君山早就已经猜到了。

    “情况已经很严重了吗?”杨君山沉声问道。

    九驷道人点头道:“之前老夫曾经让两个弟子派人在九连星宫之外截杀了一股前来打听你我消息的域外修士,但这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两三年过去,怕是那些域外之人已经追查到了这一股失踪域外修士的下落,并很快就能够找到九连星宫这里来,事实上他们现在已经冲着这里来了。”

    杨君山想起先前所见,连忙问道:“先前墨崖和赤星两位道友多次外出,可是因为此事?”

    九驷道人道:“不错,老夫已经尽可能让他们在不同的区域截杀那些前来查探的域外之人,但这并不能够拖延太久。”

    见得杨君山沉思的表情,九驷道人直接问道:“不知小友如今将阵法修复的如何了?”

    杨君山“哦”的一声,似乎刚刚拉回了先前走思的心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惭愧,第四、五座宝阵因为缺失的太多,晚辈已经无法全部复原了,现在只能按照能够修复的部分残阵来尽可能的提升仙阵的威力了,说来到最后,还是要走一走那种四不像阵法的路子。”

    九驷道人笑道:“小友无需自责,你现在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要知道在你来之前,老夫曾经找过三位阵法师相助,却也不过恢复了一成九的阵源之力,而如今三座宝阵叠加便已经是两成八,威力提升将近一成,这还是没有将第四、五座残阵加上的原因,否则的话,三成阵源之力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对老夫来说,早已经大大超乎原本的想象了。”

    杨君山笑道:“其实晚辈此番专研这座仙阵,同样获益良多。”

    “那是你自己的本事!”

    九驷道人想了想,又问道:“小友还是没有在星崖之地找到关于第六、七座宝阵的残存禁制阵符么?”

    杨君山闻言有些不甘心的摇了摇头,道:“一点也没有,可能是因为当初星崖之地崩溃之后,第六、七座宝阵的痕迹已经完全被抹除,又或者是其他残存的陆地之上,却已经飘飞到了星空不知何处去了吧。”

    “哎,可惜了!”九驷道人的叹息中带着莫名的意味。

    “是啊,太可惜了!”

    杨君山倒是一副惋惜的表情,虽然第四、五座宝阵他已经无法修复,但到底残存了阵法禁制,算是有迹可循,日后杨君山阵道造诣若是再有飞跃式的提升,未必没有机会将这两座宝阵推演完全,到时候仙阵的威力便有可能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可第六、七两座宝阵却是一丝一毫痕迹都不曾留下来,杨君山便是想要进行推演,没有丝毫凭借,却也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杨君山已经可以确定,这座七星七巧连环仙阵在仙阵中起点低、基础薄,正是最适合他这种试图探索仙阵奥秘的阵道大宗师,可无端少了两座宝阵,却是一下子掐断了他继续稳步上升的渠道,至少也会令他一窥阵道仙师的难度大大提高。

    在与九驷道人一番交流过后,杨君山再次加快了第四、五座残阵的清理已经修复进度,可以说他已经将他现如今的阵道造诣发挥到了极致。

    然而第四座宝阵最终恢复不过三分之一,而第五座宝阵因为残存的阵符禁制更少,最终只能够恢复到四分之一,而且其中还有大量的禁制完全就是杨君山依据先前所修复的宝阵的风格而自行臆造而成。

    于是,杨君山又不得不按照一开始星崖之地守护大阵那种四不像的风格,开始将两座残阵尽可能的搭入已经叠加而成的阵法体系当中,如此虽说会破坏原本的阵法风格,特别是对于一些追求阵道艺术完美的阵法师来说,简直就是亵渎一般的存在,但如今对于九驷道人而言,却是每一分阵源之力他都要杨君山竭尽所能的去争取,至于由此到来的阵法风格的颠覆,以及资源消耗的增长,都已经顾不得了。

    而事实上,在杨君山将他所有能做的全部做完之后,整个星崖之地的阵源之力已经提升到了三成四,也就是说如今的七星残阵至少也拥有了原本七星连环仙阵三分之一的威力。

    “这便是阵图么?”

    九驷道人从杨君山的手中接过了一副画轴,轻声问道。

    杨君山点了点头,道:“不错,按照阵法师的规矩,在阵法布置完成,并绘制好总揽整个阵法体系的阵图之后,一旦被掌控阵法的修士炼化阵图,然后再在局部进行一点小小的改动之后,整个阵法体系便会大变,到时候便是亲手布置这座大阵的阵法师,也会对这座大阵束手无策。”

    “此番无论老夫成与不成,都要谢过小友援手之恩!”

    九驷道人说的极为郑重,说完之后,握着阵图画轴的双手已然有真元涌动,这张阵图正在飞快的被炼化着,而杨君山却在这个过程当中,感受到了浓浓的与当初炼化清灵之气极为相似的气息,这是九驷道人体内的真元已经渐渐开始产生质变,开始向着仙灵之气蜕变的征兆。

    九连星宫之外,一艘大船正从星空深处向着星宫所在的方向而来。

    大船之上,正有三位大神通者遥遥望着一片繁星形成的区域,那里正是九连星宫所在的方位。

    如果九驷道人和杨君山在此的话,便会发现这艘星空大船虽然比当初入侵修炼界的星空巨舟要小得多,但建造的风格却是如出一辙,而且站在船上的三位大神通者当中为首的一人乃有黄庭境修为,峨冠博带,风度翩翩,一柄折扇在手,看上去好不潇洒,而此人正是当初在修炼界之外曾经被九驷道人和杨君山联手打伤的那位儒族黄庭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