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拦阻(下)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拦阻(下)

    登仙崖上空,昊天镜所化的光团仍旧悬浮在静寂的虚空之中。

    俄而两个小点突然在光团之中出现,随着小点越来越大,距离登仙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而身后原本看上去大小没有丝毫改变的光团却是变得越来越远。

    待得两个小点来到登仙崖近前的时候,却原来正是从域外星空之中返回的九驷道人与杨君山二人。

    在两人刚刚落在登仙崖上的刹那,杨君山甚至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便听得旁边的九驷道人低声道:“此地不宜久留,改换魂镜之后我们马上离开。”

    杨君山心中大震,尚未来得及向九驷道人询问原因,就见九驷道人手中抓了一把髓币要往昊天镜所化的镜光湖中一枚枚抛去。

    而就在九驷道人正要这般做时,杨君山的神识却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周围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之中突然有波动传来,紧跟着便有一声朗笑传来,道:“九驷道友,怎得刚刚回归便亟不可待的又要出去,老夫记得凌霄殿中没有这等规矩吧?”

    在声音响起的刹那,一片灰雾从虚空之中蔓延而至,覆盖在了昊天镜所化的镜光湖之上,九驷道人先后抛落的三枚玉髓币在接触到灰雾的刹那便自行崩解,化作一缕缕灵气挥散。

    “正是如此,凌霄殿中有规矩,我等欲往域外游历,外出多少时间,返回之后便至少要间隔多长时间才能再次外出,九驷道人此前外出五年返回,原本当在五年之后再行离开,可中间却只停留了短短数日便即外出,而这一次又是五年回归,怎得却是连之前数日的间隔都等不及了?”

    又有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却始终不见其人。

    “这位道友说的没错,九驷道友这是坏了凌霄殿的规矩啊,而且坏了一次还想要坏第二次,是可忍孰不可忍。”

    最一开始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却已经没有了之前的笑意,语气之中带着丝丝森冷之意。

    九驷道人冷哼一声,道:“老夫前些年为凌霄殿多方效劳,甚至数次放弃了前往域外的机会,为的便是此番能够连续外出域外,老夫此举已然得到白羽仙尊认同,你等在此无故阻拦,难不成是在质疑仙尊决定?”

    九驷道人说出了“白羽仙尊”的名字,原本的两道声音顿时消失了去,不过那一层覆盖在镜光湖表面上的灰色雾气却仍旧存在。

    九驷道人见状不由发出一声冷笑,直接伸出手掌穿过了灰色的雾气,将手中的玉髓币一枚接着一枚的丢到湖面当中去,荡起一层层的涟漪。

    镜光湖面之上,灰色的雾气与九驷道人的手掌接触,顿时发出“嗤嗤”的声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被腐蚀一般,饶是九驷道人黄庭境的修为,鬓角的青筋也在一突一突的跳动,仿佛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九驷道人也在里面丢进去了足够数量的玉髓币,随着九驷道人指尖一滴心血滴入,荡开的涟漪层层回溯,一枚魂镜在湖面上凝结,禁制没入到了九驷道人的手中。

    九驷道人缩回了穿过灰雾的右手掌,朝着杨君山微微点了点头,左边的手掌同样抓着一把玉髓币便要向着湖中丢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沉默下来的那两道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咦,不对啊,你九驷道友既然是得了白羽仙尊的首肯,我等也不好与你为难,只是这个华盖境的小子算怎么回事?”一开始那道声音说道。

    “正是如此,此子不过华盖境修为,居然能够进入凌霄殿,这原本便不合情理,而九驷道友你居然还带着他连续两次前往域外,如今更是要第三次外出,难道这小子也得了白羽仙尊的首肯吗?”另外一道声音立马附和道。

    一开始那道声音讥讽道:“就凭这小子,何德何能如得了白羽仙尊的法眼,我看倒像是九驷道友拿着鸡毛当令箭,扯了好大一张虎皮,其实却不过是为己谋私罢了。”

    另外一道声音立马接腔道:“九驷道友我们就不拦着了,不过这个华盖境的小子么,嘿嘿,凌霄殿的规矩不可废!”

    九驷道人不作理会,左手便要穿过灰雾继续将髓币丢入湖中。

    然而就在九驷道人伸手穿过灰雾的时候,又有一层灰雾在虚空之中泛起,却是向着杨君山的身上扑来。

    九驷道人丢了几枚髓币便察觉到不妥,连忙转过身来伸手隔空一按,眼看就要漫过来的灰雾顿时在半空之中停顿。

    九驷道人沉声道:“阳白、十旦,你们两个意欲何为,难不成敢在凌霄殿动手吗?”

    阳白道人的声音阴冷的在虚空当中响起,道:“昊天镜头顶高悬,我等又如何敢在这里动手?在下与十旦道友也不过是为了维护凌霄殿的规矩罢了,你九驷道友我们管不着,但这小子今日便是不能外出。”

    九驷道人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个藏头露尾的家伙,也能挡得住老夫?”

    这一回传来的是十旦道人的声音,道:“蚀身雾你九驷道友挡得住,那个小家伙可挡不住,别忘了,被蚀身雾毁掉的肉身是无法复原的,想要魂镜终归还是要滴一滴心头血,髓币你可以替他丢,心头血却只能他穿过蚀身雾自己来。”

    那灰雾从虚空之中向着杨君山冲来,却在接近登仙崖附近时被九驷道人所阻,只能在杨君山身周围张牙舞爪,然而这灰雾明显是那阳白与十旦两位道人联手所施展,九驷道人以一敌二能够挡住已是勉强,再想要助杨君山已经不可能。

    隐藏在暗中的阳白道人似乎看出了九驷道人的窘状,冷笑道:“事已至此,九驷道友还是自行离开吧,否则怕是连道友你也走不脱了。”

    不料这个时候九驷道人却是突然冷笑道:“这却是未必,尔等千般算计,却始终都在老夫一人身上,而我等分明却有两个人呐!”

    九驷道人话音刚落,就见原本已经被虚空中两位大神通者忽略的杨君山,突然走上前去,手握一把髓币径直穿过了蚀身雾,将一枚枚髓币丢入了镜光湖中。

    尽管周围的蚀身雾努力的试图腐蚀杨君山的肉身,可却只听得“嗤嗤”作响,却不见得杨君山一层油皮受损,他的肉身修为赫然不低于九驷道人!

    “这不可能!”

    虚空之中阳白道人的声音传来,哪怕不用看都能够想象出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然而事实就在众人眼前发生,杨君山连续将玉髓币投入湖中,随着一滴心头血滴入,扩散的涟漪回溯,在湖面上凝聚成一枚魂镜,直接无视蚀身雾的阻隔,没入到了杨君山的身躯之中。

    九驷道人朝着虚空之中冷笑了一声,随即与杨君山穿过灰雾跳入到了镜湖当中,这一次九驷道人甚至来不及选择通过昊天镜传送的具体位置。

    登仙崖附近的灰雾渐渐散去,虚空之中又恢复到了原本的静寂孤冷当中。

    良久,之前十旦道人的声音突然在虚空之中响起:“道友以为九驷的谋划可否成功?”

    过了片刻之后,阳白道人一声叹息传来,道:“能不能避开昊天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九驷成仙却几乎已经是水到渠成了。”

    “是呀,”十旦道人的声音似乎有些发苦:“恐怕我等今后的日子不太好过了。”……

    九驷道人和杨君山刚刚出现在星空之中,眼帘便突然被不远处一道刺目的光芒所填满。

    “不好,是流星!”

    只听得身旁的九驷道人低呼一声,紧跟着杨君山便感觉手笔一紧,整个人便被拉扯着向着一旁急速遁走。

    只感觉一道热浪擦身而过,杨君山身上的衣衫尽数化为灰烬,这让他心有余悸,要是躲得慢了一些,他丝毫不怀疑自己原本连蚀身雾都奈何不得的肉身会被这颗流星的热浪烧成一具黑炭。

    远远的望着一颗硕大的流星在星空之中消逝所留下的轨迹,杨君山赶忙换了一件衣衫,惊诧道:“这是流星?”

    九驷道人同样望了消逝在星空之中的流星轨迹一眼,道:“葬天墟里面的流星雨不过是被隔天网切割之后剩下的,当然,在星空之中这般巨大的流星天体似乎也不多见。”

    杨君山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四周的星空打量着,道:“这里是哪里?”

    九驷道人手中那面罗盘再次出现,口中却道:“不管是哪里,都要尽快赶到九连星宫,看这样子,凌霄殿里面的人已经等不及再给老夫一次机会了,如今老夫只剩下了最后五年时间,全靠小友鼎力相助了。”

    “晚辈自当全力以赴!”

    杨君山顿了顿,然后才又斟酌着问道:“前辈,七星仙阵当真能够拦得住昊天镜么?”

    事到如今,要是杨君山还猜不出九驷道人想要做什么,那可真就是愚蠢了。

    九驷道人笑着摇了摇头,道:“老夫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杨君山闻言一愣,心头多少也有些泄气,道:“那前辈这般筹谋所为何来?”

    “如果说之前老夫不过抱着三分侥幸的话,得小友之助,如今这个把握至少也提升到了一成。”

    九驷道人看了看杨君山不解的神色,笑道:“老夫也不是要说什么但凡有一丝希望就决不放弃之类的话,而就是不反抗一下绝不甘心,不是不甘心被昊天镜摄取那一缕神魂仙识,也不是不甘心无法逍遥于星空宇宙,老夫没那么复杂的目的,就是一种纯粹的不甘心。”

    杨君山“哦”的一声,显然对于九驷道人这种想法并不太理解。

    九驷道人也没再过多解释,反而是问道:“一直没来得及问,小友先前重创那域外黄庭儒修,所施展的神通难道是传说中的‘法天象地’?”

    不等杨君山否认,九驷道人便又道:“老夫早知小友肉身修为强横,却也不曾想到会强横到如此地步,也多亏如此,否则刚刚小友还真就被那些人拦在登仙崖了。”

    杨君山苦笑道:“哪里算得上是法天象地,不过是侥幸略得一些皮毛,练成了一道延伸宝术神通罢了。”

    杨君山倒也不算说假话,在肾之图录修炼即将成功,五脏六腑日趋圆满的情况下,虽说法天象地神通仍旧进展不大,但他的确是练成了一道延伸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