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半颗(求订阅)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半颗(求订阅)

    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笼罩范围并不大,充其量也就是比三才封仙道阵笼罩方位数百里的范围大上一些而已,以如此小的范围布置七座宝阵,这原本也是杨君山最一开始比较怀疑的地方,不过在随后的阵法复原过程当中,杨君山又察觉到了阵基陨星的存在,而且阵基陨星的数量还不止一颗,有了阵基陨星分担相当一部分阵纹,这在杨君山看来也解释了仙阵笼罩范围为何如此小的缘故,于是便也没再多想。

    然而当他着手开始恢复第三座宝阵的时候,却是赫然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因为他在修复的过程当中发现了大量与第一、二座宝阵相互交织且共用的阵基,而且与杨君山所掌握的“嵌阵秘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这一点也让杨君山认识到,七星七巧连环仙阵之所以笼罩范围如此狭小,除了阵基陨星的存在之外,恐怕还另有缘故。

    而且在杨君山更进一步探究这些阵法相互交织情况的时候,却是突然察觉到这种布阵的方式似乎与构建仙阵体系大有关联,也就是说“嵌阵秘术”是构成仙阵体系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至少在这座七星仙阵当中的确是如此的。

    在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杨君山非但没有加快阵法的修复进程,反倒是一头扎进了密室当中闭起关来,而且整整三个月都不见踪影。

    苍玄道祖留下的阵道手册已经被他翻来覆去看了无数遍,身旁的阵棋盘上的阵棋洒得到处都是,杨君山双目通红,神色看上去憔悴,可唯独精神却是亢奋异常。

    “明白了,明白了,这‘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终归还在一个‘巧’字,这是一座走了捷径而布置成功的仙阵,阵法的规模小,不但是因为类似于‘嵌阵秘术’和‘阵基陨星’的存在,还在于这座仙阵本身并不出众,其中重重手段固然精妙,但终究还是少了真正仙阶阵法的古拙厚重,只能算是仙阶阵法中较差的一类,不过所有的这些对于现如今的我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机缘,若是一座真正的仙阵摆在这里我却也还未必参悟的透,可如今这么一座取巧的仙阵放在这里,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却是一个更进一步的最好不过的台阶。”

    “唔,而且这完善了我对于真正仙阶大阵的部分认知,原本便有些怀疑这座仙阵看上去布置的时间并不算太过遥远,怎得便自行崩溃瓦解了,即便无人掌控,这仙阵也显得太过脆弱了一些,原本以为是阵基陨星的缘故,现在看来却也并非全都如此,一座取了巧走了捷径的仙阵,或许在某些方面具备了仙阵的威力,但缺少了阵法师的掌控之后,阵法本身也要变得比正常的仙阵脆弱了许多,这或许才是阵法失去掌控才不过数百年时间,便开始自行崩溃的根本原因。”

    “如此一来,想要真正的掌握这种构筑仙阵的捷径,并尽可能的修复这座仙阵,便只剩下了另外一个门槛,那便是阵基陨星的布置以及如何在仙阵的掌控之中运转,可惜目前只有一颗完整的陨星,想要真正将其推演成功还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要是九驷道人当真能够找到第二颗阵基陨星,那可就要容易多了,可惜前后已经近六年时间,九驷道人怕不是要将三分之一的九连星宫都找遍了,要是真有残存的陨星,也应当早就找出来才对。”

    当杨君山再次出关之际,第三座宝阵的修复速度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将“嵌阵秘术”与七星连环阵的布置之法融会贯通之后,杨君山的阵道造诣得到了明显的提升,或许还不能真正的涉足仙阵之道,但毫无疑问的是,他距离那个极限已经很近了,或许最终差的只是一个合适的契机罢了。

    而这种契机却就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出现了!

    在杨君山第二次来到星崖星域第三年,外出寻找阵基陨星踪迹的九驷道人终于回来了,而且还给杨君山带来了一好一坏两个消息。

    “什么,当真还有阵基陨星存在?”杨君山听到消息之后几乎就要跳了起来。

    九驷道人数年寻找阵基陨星而不得,原本杨君山都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却不曾想便在这个时候九驷道人居然找到了。

    而在搞明白了七星连环仙阵的构筑方式之后,一旦再搞明白阵基陨星与仙阵本身之间的运转方式,那么也就意味着杨君山已经掌握了仙阵之秘,尽管这是一道取巧的仙阵,但仙阵终归是仙阵,或许杨君山还远达不到布置仙阵的级别,但至少一条通往阵道仙师的路径已经被他铺就了。

    不过杨君山显然高兴过了头,九驷道人苦笑道:“的确是找到了一颗,不,确切的说只有半颗。”

    却原来是九驷道人屡寻阵基陨星而不得,后来偶然听人说起数百年前曾经有整个陨星砸落入某地,形成巨大陨坑之类的言语,受到启发的九驷道人开始重新在杨君山曾经指定的几个区域拜访了数位年龄超过了五百岁的大神通者,寻找数百年前有无大型陨星坠落的消息的踪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九驷道人勘测一处陨坑的时候,发现了一颗碎裂了一半的陨星,上面尚保存有较为清晰的残存阵纹。

    杨君山二话不说,便要与九驷道人一同前往查看,却不料被九驷道人拦住了。

    “前辈,可是有什么不妥?”杨君山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

    九驷道人神色凝重道:“还有一个坏消息,你随我外出域外星空的消息已经暴露了,妖族、巫族和鬼族的大势力在暗中寻访你我的踪迹,如今虽说尚未找到九连星宫,但消息却已经先传到这里来了。”

    杨君山闻言也是神色一变,道:“域外势力怎得会知晓你我外出的消息?”

    九驷道人“嘿嘿”冷笑了两声,道:“自然是有人故意泄露出去的了。”

    杨君山皱了皱眉头,道:“泄露你我踪迹,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又或者是与你我有什么仇怨之人?”

    说到这里,杨君山又想到了之前在曲武山意图强请他的那两位雷劫境修士,于是又问道:“先前前辈也不曾告知,当初那两位雷劫境修士究竟是何身份?”

    九驷道人道:“你需知道,这修炼界总也有人见不得别人的好,至于那两个人的身份,或许是一些宗门势力暗中隐藏起来的力量吧。”

    杨君山闻言一怔,惊讶道:“隐藏力量?连仙宫也不得而知么?”

    这在杨君山听来多少有些不可思议,整个修炼界雷劫境以上的修士才有多少,两位雷劫境却又不明身份的人怎么可能凭空出现?那岂不是意味着在修炼界尚有许多连仙宫都不曾掌控的隐秘势力?

    同时这也让杨君山想到了焚天门,当初这可是号称修炼界第一宗门的势力,在焚天门道场被毁的时候,也不曾见得有什么隐藏的势力出现,否则的话,如今的焚天门残余势力也不会分裂成两部之后,分别占据了烛郡和炉郡来苟延残喘。

    九驷道人笑道:“不是不得而知,而是原本不在其掌控的范围之内。”

    眼见得杨君山满脸的难以置信,九驷道人进一步解释道:“小友,你觉得老夫这一处星崖聚集地经营的如何?”

    杨君山闻言一惊,道:“难道说那些大宗门在域外星空同样经营有势力?”

    “狡兔尚且三窟,又何况那些传承数千年的宗门势力。”

    九驷道人点了点头,接着道:“老夫尚且能够在域外花百余年时间经营出星崖聚集地,况且其他宗门势力?或许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他们在域外的势力一直被遏制而不曾壮大,但焚天门的教训在前,却完全可以让他们将一些高手暗中接引至修炼界当中,或许这将会让他们受到修炼界天地束缚,日后再难追逐逍遥大道,但却能够大大缩短他们提升修为的时间,降低进阶的难度。”

    见得杨君山一副惊叹的模样,九驷道人摇了摇头,道:“小友还是与老夫先前看一看那半颗阵基陨星吧,原本老夫以为尚且能够坚持二十年,如今看样子时间怕是要缩短了。”

    “哦,”杨君山醒悟过来,一脸的不好意思,道:“这便去,前辈放心,或许这一次的阵基陨星能够为晚辈解去心中一大疑惑,仙阵的修复速度必将大幅提升,至少比晚辈预想中要提升许多。”

    九驷道人闻言原本看上去从容的脸色也突然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可见之前他的心中同样感到急迫,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自从九驷道人在残星星域找到那半颗阵基陨星之后,星崖之地的仙阵修复便完全陷入停滞,在与九驷道人联手施展大神通者将那半颗陨星从地下挖出,并一路推送返回星崖星域之后,杨君山便完全将精力投入到了那半颗陨星之上阵基的修复,以及与另外一颗完整的阵基陨星之间相互印证的推演上来。

    如此便又是一整年的时间过去,杨君山就仿佛陷入了疯魔当中一般,整个人完全沉浸在阵法的推演复原过程当中,外物已经完全无法影响到他的一切,无奈之下,九驷道人只得在一旁护法看护。

    眼见得杨君山第二次域外之行就剩下了最后一年半的时间,星崖之地的阵法修复仍旧没有丝毫进展,而几家域外大族势力在九连星宫的探查也越来越频繁,墨崖与赤星两位道人甚至一再要求九驷道人将沉浸在阵法推演当中的杨君山唤醒,就连九驷道人都开始变得有些犹疑不决的时候,早已经蓬头垢面的杨君山突然放声大笑,哪怕如今修为都已经进阶庆云境的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都被他的笑声震得脸色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