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印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印证

    九驷道人的突然出现惊走了两位陌生的雷劫境修士。

    杨君山拱了拱手,道:“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九驷道人摆了摆手,道:“不必如此,还好老夫意识到不妥来的还算及时,说来这一次你却是为老夫所累,不过你现在已经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必须要跟老夫马上返回仙宫前往域外。”

    杨君山有些为难的看了杨君秀等人一眼,九驷道人见状道:“你放心,他们是冲着老夫来的,只要你随老夫离开,没人敢动你的家眷,更何况,嘿嘿,或许某些心怀叵测之人还会上杆子的来巴结于你才对。” &nbs……小说 p;随口嘱咐了杨君秀两句,杨君山便随着九驷道人离开。

    直到杨君山离开很久了,杨君秀仍旧站在那里神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钟九小心翼翼的来到她身边,道:“虎老大,杨道友已经离开了,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杨君秀霍然回过头来,却是将钟九吓了一跳。

    不过杨君秀的目光却是越过了他,直接看向了包鱼儿,道:“鱼儿,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我打算马上开始闭关冲击道境。”

    包鱼儿咬了咬牙,道:“半年,我还需要半年时间。”

    想了想,包鱼儿又有些犹豫,道:“我又拖后腿了,实在不行,实在不行你们便先突破吧,反正你们进阶道境之后,我的修为肯定也会跟着进步,想来到时候冲击道境也会容易些。”

    说到后来,包鱼儿神色间勉强浮现出笑容来,故作轻松的说着。

    “屁话!”

    杨君秀说话可不会客气,直接道:“明天我去西山一趟,找嫂子求一滴涤魂液来,我的面子嫂子肯定要给的,你拿着炼化了尽快让魂识圆满,咱们三个到时候一齐进阶道境,这让才能让彼此的实力提升至最强,到时候先去海外约那条螭龙打一架,总有一天,今天这两个在咱们面前耀武扬威的雷劫境修士要让他们付出低价,就这么说定了。”

    西山山脚杨树之下,睡梦中的杨沁琨觉得有人在捏自己肥嘟嘟的脸蛋儿,顿时有些不高兴的睁开了眼睛,却正看到母亲正满脸疑惑的看着她,而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正探头探脑的看着他。

    “娘,我梦到爹了。”杨沁琨嘟了嘟嘴道。

    颜沁曦将躺在地上刚刚睡醒的杨俊琴抱了起来,四岁半的儿子身子骨壮实的像个石头。

    看着眼睛还有些迷糊的儿子,颜沁曦忍不住问道:“琨儿,你怎么进山的?”

    杨沁琨揉了揉眼睛,道:“爹爹带我一块儿进来的啊,而且爹爹这几天还带着我走遍了整个西山呢。”

    颜沁曦看了看身边的杨杨,杨杨赶忙摇了摇头,道:“我没看见哥哥,也没看见小琨,见到他的时候就在这里睡觉呢,我也纳罕他是怎么进来的,可能哥哥真回来过吧,也只有他能够避开咱们所有人了。”

    颜沁曦又问了几处西山上的景致,小家伙却是基本上都能说全,而且还能说对,颜沁曦可以肯定她问的这些东西是肯定没跟自己儿子说起过的,她现在已经基本肯定杨君山一定是回来过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曾露面,也不知道他现在还在没在西山上。

    西山现在越来越大,甚至随着地脉的影响,不但西山主峰已经分成了朝阳台、西峰、南峰等各个方位,甚至在主峰之外也开始渐渐的分出山峦,但有一点始终没有变的便是,公认的西山入口便是山脚下的杨树旁。

    而且西山却不是谁都能进的,哪怕是进去了,也不是哪儿都能去的。

    以西山上如今所积累的灵河底蕴,再加上三才控灵阵的掌控,别说是凡人,就是武人境的低阶修士最多也只能在山脚下停留几天,否则浓郁的灵气就有可能倒灌入他们体内,使得他们的修为因为来不及炼化这些灵气而变得驳杂,甚至搞不好还会将人撑爆了。

    可杨沁琨这孩子现在不过是一个四岁半的孩子,甚至连炼体术都刚刚开始启蒙,如今却能够进入西山的范围而不会被灵气所影响,这如何不令人惊异。

    就在颜沁曦将小儿子抱下山来的时候,却见大儿子杨沁瑜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娘,秀姑姑来了。”杨沁瑜看上去有些急。

    颜沁曦笑道:“来就来呗,这西山哪里她不能去,还用得着你来禀报,你秀姑姑回家现在是越来越客气了。”

    杨沁瑜将趴在母亲肩上再次睡过去的小弟抱了过来,然后才道:“秀姑姑可能是见着父亲了,而且急着找娘您,大概是有什么急事。”

    颜沁曦不满的嘀咕了一声,道:“我先回去,你看着老三。”

    颜沁曦刚刚离开,杨沁琨这小家伙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了抱着他的杨沁瑜一眼,嘟囔道:“大哥,咱们去山上玩啊?”

    杨君山跟在九驷道人身后再次走上青石小径直至登仙崖,一路上杨君山不言不语,九驷道人也没有再说一句话,两人的动作看上去不急不缓,可实际上杨君山却知道从始至终九驷道人都不曾耽搁任何时间,他明白九驷道人这一次恐怕已经意识到危险了。

    再次将充满灵性的玉髓币抛入镜面水波之中,两人分别从中获得一面魂镜,杨君山甚至察觉到丹田中这一次获得的那面魂镜比之先前还要凝实的多,甚至于上一次那一面魂镜,杨君山自忖便能坚持超出五年的时间,这一次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域外呆的时间可以与其他雷劫境修士相当,不过他自然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镜面上所映射的域外星空位置不断变幻,期间甚至显过乱石星域的位置,不过九驷道人这一次显然选择了一处新的传送位置,待得两人跳入镜湖当中后,再次出现的位置乃是一座周围被几颗巨大的陨星环绕运转的大恒星附近。

    “这是一座星系?”杨君山有些惊讶的问道。

    九驷道人闻言只是看了一眼,随后注意力便再次放在了手中的罗盘上面,道:“不错,星系便是星空之中最小的地域所在,那几颗大的不像话的陨星之中或许还有其他生灵生存,说不定还能形成一定的修行的地域,星系之上便是星域,星域之上便是星宫,比星宫更大的便能成为星界,一片片的星界在星空之中宛如一条长河,这便是星河了,而整个无垠星空又可以被称之为星海大世界,如今你可明白无论是星崖星域还是九连星宫,在这星海大世界当中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说完之后,九驷道人似乎已经通过手中罗盘确定了九连星宫的大致方位,便招呼杨君山离开。

    两人这一次又在星空之中转战了数日,期间又是空间穿梭,又是急速飞遁,九驷道人明显仍旧在有意隐藏星崖之地在星空当中的具体位置,不过这一次杨君山有独木宝舟驾驭飞遁,倒是比上一次略微轻松一些。

    再次返回星崖之地后,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丝毫变化,变化的却是九驷道人自己的心态,杨君山已经明显的感知到九驷道人比之从前更加急迫了一些,在星崖之地嘱咐了两位记名弟子几句之后,同杨君山打了一声招呼便再次出去寻找可能存在的阵基陨星去了。

    杨君山自然也不敢怠慢,他如今虽然已经完整了两座宝阵的推演,在星崖之地上也已经完成了两座宝阵的布置,只是因为无法解析七星仙阵的体系构成,而始终无法将两座宝阵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使得如今两座宝阵的守护之力甚至还远比不上先前的那座四不像勾连而成的阵法,这也让星崖之地的各族修士颇有微词,甚至怀疑九驷道人是不是被如今这个阵法师给骗了。

    只有杨君山自己知道,自己的阵道造诣如今已经触及了瓶颈,如果他当真能够解开七星仙阵的体系构造之秘,那么他的阵道修为必将迎来一次飞跃式的质变。

    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仍旧按照杨君山的吩咐在进行着一切准备,但杨君山也能够察觉到两人的态度正在进行着微妙的转变,不过杨君山自然不会去顾忌二人的感受,他只需对九驷道人负责便是了。

    尽管如今杨君山对于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修复已经陷入瓶颈,但这却并不妨碍杨君山在阵法一道的其他途径取得借鉴和突破。

    其中最大的发现,当属七星七巧连环仙阵与他所得的“嵌阵秘术”的相互印证。

    杨君山的“嵌阵秘术”最初得自落霞真人秘传,之后经得杨君山之手不断发展,这道秘术也早已脱离了原本的窠臼,在杨君山的手中不断的升华完善。

    直到焚天道场的时候,杨君山悄无声息的将一座宝阵准确的镶嵌入一座道阵体系当中而避过了其他两位阵道宗师,其中所用最重要的便是“嵌阵”和“阵窃”两道秘术,可以说将他一身的阵道造诣发挥到了极致,甚至单纯从阵道一途而言,哪怕是之后他以一己之力以道阵镇压黄庭大巫芈重,都不见得及得上对三才封仙道阵悄无声息的改造。

    而在修复七星七巧连环仙阵的过程当中,杨君山愕然发现,这座仙阵体系在布置的过程当中似乎也与“嵌阵秘术”颇有异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