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七星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七星

    “老祖饶命,在下只是奉命行事!”

    断明道修求饶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惨叫所取代。

    九驷道人的冷哼声在星崖上空回荡:“哼,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回去告诉七塔,想要星崖他亲自来拿便是,老夫便在这里等他,听闻他也快要成仙?那正好与老夫切磋一二。”

    一道遁光从星崖之上飞出,仓皇向着星空之中逃遁而去,而在其身后还有数道遁光慌乱而走。

    杨君山随在九驷道人身后一同落下遁光,星崖聚集地之中立马有两道遁光飞出接应,见得九驷道人,两位道修从遁光之中跌出纳头便拜:“老师!”

    九驷道人“嗯”了一声,神色淡然道:“起来吧,老夫这几十年外出游历,你们两个在这里却是辛苦了。”

    墨崖和赤星两位道人闻言大为感动,道:“不辛苦,为老师看家护院本就是弟子之职!”

    “老师指点我等修行,又赐予大量修行资源,没有老师哪有我二人今天,星崖乃是老师多年经营心血,弟子二人断然不会让外人所夺。”

    九驷道人点了点头,又问道:“七塔那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与你等为难?”

    墨崖与赤星对望了一眼,最终还是修为高一些的墨崖道:“回禀老师,倒不是那七塔祖师与我等为难,而是他手下的华盖道人断明处处针对我等,大约是在最近七八年的时候,那断明便小动作不断,但初始也不过是拉拢一些星空散人去他那处坊市,暗中打压我们这里坊市当中各类修行物品的价格而已,最近两年这一带有传言说老师数十年不曾出现,早已经陨落在外,那断明便越发的变本加厉起来,甚至不时的上门挑衅,虽说无法打破老师布下的守护大阵,却也让星崖聚集地变得好生萧条。”

    赤星也在一旁补充道:“老师创立的星崖聚集地,已经是这一代星域最大的交易坊市,那断明明显是起了贪心,想要将坊市据为己有。”

    挑衅一位黄庭道祖,只有背后有着相匹敌力量的支持才能够做到,如果那断明身后没有七塔祖师撑腰,哪怕就是九仞道祖当真陨落在外,也轮不到他一个华盖境的道修来侵吞星崖之地,也正因为如此,哪怕那断明一脚踢中了铁板,九仞道祖却也没有直接下杀手,只是略作惩戒,毕竟打狗也要看主人,很显然那位七塔祖师同样也令九仞道祖心生忌惮。

    这一点九仞道祖自然是清楚的,却听他冷哼一声,道:“此事老夫已经知晓,日后定与七祖那厮做过一场。”

    说完之后,九仞道祖却是一转身向二人介绍起了杨君山,道:“这位杨道友乃是为师在星空游历之时结识的一位好友,杨道友乃是阵法大宗师,此番被老师请来乃是为了完善星崖之地的守护阵法,有杨道友出手,日后老夫若是外出,你们也不必再担心被人欺上门来。”

    墨崖与赤星二人同时看向杨君山,然后拜道:“晚辈见过杨前辈。”

    这却是让杨君山有些手忙脚乱,眼前这两位修行生涯绝对长过他,被两位年长之人拜为前辈,杨君山多少有些不自在,连忙道:“不敢不敢,两位道友与在下平辈论交便可。”

    寒暄两句,九驷道人便向两个记名弟子吩咐道:“墨崖虽老夫来,将这一二十年星崖的情况报与老夫得知,赤星且带着杨道友在这星崖之地转上一转,也好熟悉此地事物,然后找个地方让杨道友休息一晚,这段时间老夫会一直坐镇的星崖之地,你们两个有什么修为上的问题,可以来询问老夫。”

    两位记名弟子闻言大喜,连忙拜谢了老师。

    赤星道人走在前面引领,滔滔不绝的向着杨君山介绍着星崖之地的一切。

    这里是九驷道人百余年之前建立起来的一处聚居之地,初期只是一座坊市,用以供周边星域的各族修士进行交换,各取所需;后来随着聚居之地名气的增长以及扩大,再加上此地有黄庭道祖庇护,越来越多的修士选择在此定居,原本的坊市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了一座各个域外种族混居的城市。

    杨君山在聚居地一路行来,遇到的聚居地的修士虽说绝大部分修士都以“人”的面目示人,但他何等修为,本身又有广寒灵目这一秘术,早已经发现这里修士当中至少也有六成都是异族身份。

    饶是杨君山再不动声色,也忍不住问道:“赤星道友,这里各个种族混居,难道就不怕彼此之间起冲突么?”

    赤星闻言笑道:“看来杨前辈应当是来自于那些大势力之地了。”

    杨君山心中一动,道:“怎么说?”

    然后又道:“前辈之名再也休提,杨某修道时日尚短,你我平辈论交即可。”

    赤星道人也并非迂腐之人,神色间略作犹豫便不再就借此事,于是解释道:“听老师说杨道友乃是阵道大宗师,独行修士能走到这一步可是极少,所以在下斗胆猜测道友可能出身非凡,也只有那些大型的种族势力才会保持自身种族的单一性,也只有从那里出来的修士,才会惊讶我等这些星域聚居之地的各族混居情况。”

    “受教了!”

    杨君山表面上虽然没有承认,但却相当于默认了赤星道人的推测,同时他心中也暗自警惕,九驷道人可是同他说过,他们的来历是万万不能让外人知晓的。

    好在赤星道人也没有多做追问,而是继续解释道:“前辈刚刚询问星崖之地为何各族能够和平共处,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老师坐镇此地所带来的秩序,星崖之地是老师建立起来的,作为黄庭道祖,老师有足够的实力镇压一切,让各族在这聚居之地不生事端。”

    “是啊,黄庭道祖,便是在杨某所居之地,黄庭道祖也是极为罕见的顶尖高手了。”

    杨君山想要从赤星道人这里探听到更多的消息,故意如此说道。

    “那是当然,在星空世界之中,道境以上的存在也算的一方高手了,可想要镇压一片星域,那至少也需要一位雷劫道祖才能做到,连同咱们星崖之地在内的周围九片星域,黄庭道祖总共也不过三人。”

    赤星道人说起九驷道人来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道:“这还是因为老师通常行事极为低调的缘故,自从星崖之地建立以来,老师多数时候都在闭关修炼和在外游历,星崖之地也多是交由在下与墨崖师兄打理,否则的话星崖之地的繁华足以在九连星宫排在前三,而七塔祖师也不敢在老师数十年不曾露面的情况下,就敢对星崖之地起了觊觎之心。”

    杨君山闻言连忙问道:“这位七塔祖师是何来历?也是一位黄庭道祖么?”

    赤星道人道:“七塔祖师所在的星峰之地在九连星宫当中极为贫瘠,不过七塔祖师七人却算得上是天纵奇才,十多年前进阶黄庭境之后,便在想方设法拓展星峰之地的势力范围,为此与周边星域起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因为七塔祖师战力强横,周围星域大多忍气吞声不愿招惹,却不料星峰之地的人却是越发的嚣张,见得老师多年不曾露面,此番居然直接来到星崖之地挑衅,对亏星崖之地有阵法守护,老师与杨道友又及时赶回,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杨君山趁机又问道:“之前听闻两位道友所言,这星崖之地的守护阵法叫做‘七星阵’?乃是九仞道祖所布?”

    赤星道人摇头道:“这守护大阵并非出自老师之手,而是老师当年在星崖之地发现了一处前人遗迹,在发掘遗迹的过程当中,老师掌控了遗迹的部分守护阵法,之后便干脆依托这处遗迹以及阵法创建了星崖之地。”

    说到这里,赤星道人看了杨君山一眼,道:“说来道友也不是老师请来的第一位阵法师了,自从星崖之地创建以来,老师每一次外出游历,基本上都会请来一位阵法师来修补完善守护大阵,按照老师所言,这‘七星阵’也仅仅只是当年发掘那处遗迹的残阵罢了,若是能够发挥出阵法的全部威力,便是仙人降临也能挡得。”

    “可惜,或许是因为这残阵太过高深的缘故,据在下所知,老师先后已经请来过三位阵法师,而杨道友便是第四位,如今这七星阵也堪堪不过恢复到接近道阶阵法的威力而已。”

    接下来几日,杨君山便一直在星崖之地随意走动,而九驷道人在离开星崖之地数十年之后,似乎也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一直没顾得上与杨君山交谈,而赤星道人在陪了杨君山两日,见得他渐渐熟悉此地之后便也没了踪影,估计是聆听九驷道人的教诲去了。

    这一日杨君山正在星崖之地的坊市之中游逛,这域外星空的修炼资源与杨君山所在的修炼界大同小异,但也有不少奇珍异物乃是自身所处修炼界所不常见的,更有一些是闻所未闻,杨君山自然不会客气,他本就是身家丰厚之人,这几日在坊市之中却是淘换到了不少灵珍,虽说大多数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根本用指不上,但不要忘了他的身后还有一个庞大的家族。

    而就在这个时候,星空深处有微弱的空间动荡波及而来,甚至星崖之地在有阵法守护的情况下,也有不少修士感受到了这一股空间动荡的来源。

    不少修士当即冲出星崖之地遥望星空,却见不知多远之处,有一尊淡淡的高塔法相悬浮于星空深处,随着从星空深处传来的空间波动而不断的被拉扯,远远的看上去那高塔仿佛摇摇欲坠一般。

    “塔高七层,是七塔祖师!”有修士当即高声喊道。

    便在这时,星空深处有一点遁光饶了一个大大的弧线,避开了从正面传来的空间震荡,急速飞至星崖之地外围的星空之中,在遁光尚未停下之际,便有一道声音兴奋道:“动上手了,九驷道人找上了门去,与七塔祖师动上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