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星崖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星崖

    九驷道人在乱石星域飞遁的速度极快,杨君山只有全力飞遁的情况下才能够勉力跟上。

    两人在这乱石星域飞遁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半个时辰,却仍旧不见到得尽头,杨君山顿觉无聊,于是便想着趁机向九驷道人请教问题。

    “前辈曾言修士度过雷劫便需炼化天地意志,那么那些域外种族在这无垠星空之中又该如何炼化天地意志?”杨君山问道。

    九驷道人却是没有直接返回,而是反问道:“那么小友以为域外势力缘何要入侵我等所在修炼界?”

    “啊?”

    杨君山惊愕一声,道:“难不成就是为了在我等修炼界收集并炼化天地意志?”

    九驷道人苦笑道:“自然不会仅仅只是这般简单,但这的确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域外星空深邃无垠,千般宝藏万般灵阵不知凡几,自然远远不是我等一方世界所能够比拟的,但不可否认的是,星空无边,使得各种修行资源寻找起来也会变得艰难,而我等一方修炼世界却是能够聚拢各种修行资源,或许算不得富庶,却也颇具齐全,因此才能自成一体,域外种族正是看中了这一点,鸠巢雀占或许做不到,但至少省去了他们在星空之中奔波搜寻之苦。”

    杨君山微微沉吟,大着胆子向九驷道人问道:“晚辈曾经听闻有修炼界大神通者欲行金身仙的道途,一举打破修炼世界束缚,前往域外星空,前辈也曾说修行便是要得大自在;可如今域外势力看似入侵我等世界,却反而要被世界所束缚,岂不有自投罗网之嫌?”

    听闻杨君山谈及金身仙,九驷道人身形微微一顿,就连遁光都跟着慢了三分,杨君山见状心头也是一突。

    “修行何其不易!”

    九驷道人却先是感叹了一句,令杨君山微微心安,而后才道:“星空之中存在一方世界,必是一处修行资源聚敛的天然所在,得人垂涎并无意外,况且一方世界于仙境之下而言乃是天堂,而于仙境之上而言却是大大的桎梏,然而修行之士百千万,真正能够一触仙境才有几个?是故入侵这方世界者多是域外仙境之下的存在,而仙境之上的域外存在或许也有牵涉其中,但大抵多是因族人、晚辈、人情之类牵涉其中,或也有其他谋算者,但大抵也多是牵制修炼世界的仙人而已。”

    九驷道人说的并不太直接,不过杨君山却是听懂了,修炼界的总体修炼资源是远远无法与无边星空相比的,但修炼世界的修炼资源相对全面,而且聚拢在一个范围相对小的世界当中方便寻找,不用在无垠星空之中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碰机缘。

    尽管因为天地意志等的存在,会对仙人造成束缚,但对于绝大多数域外存在来说,仙境实在是太过遥远了,在域外恐怕还不等他们收集到充足的修炼资源便已经先老死了,还不如闯入这方世界掠夺这里相对集中的修行资源。

    更何况在杨君山所在的修炼世界当中,修士只要扛过雷劫便有现成的天地意志用来炼化,而域外星空中的修士想要找寻一缕天地意志不知道要横跨多少星域,浪费多少人力物力,也只有诸如金乌太子帝婴、朱雀妖王朱陵光之类,凭借出身的大势力在背后的支持,才能一路走到黄庭境的地步。

    而且到了这一步还有一个关键的门槛,那便是成仙之际一举跨过元神仙,直接踏入金身仙的境界,而这就需要打破天地意志的束缚,破开一方天地的囚笼。

    如果在域外星空之中凭借大势力的支持,还能搜山检海一般寻找天地意志用以炼化的话,那么想要直接成就金身仙,哪怕如帝婴、朱陵光之流也只能看各自的造化了。

    不过至少从目前看来,这些域外大神通者的气运还是不错的,至少他们找到了一处合适而完整的修行世界,并成功闯入了其中。

    这其中或许也有突破失败的风险,也有可能如同龙岛的角蚩龙王那般不得已之下成就元神仙,命魂都被昊天镜所摄,虽说在凌霄殿三十六张仙座上占了一个位置,最终还是没能逃出天地束缚,甚至连生死都要操于他人之手。

    但相比于这点风险,毫无疑问还是直接成就金身仙的诱惑更大。

    不提杨君山从九驷道人的三言两语之中自行体悟,且说九驷道人接连被杨君山开口询问之后却是显然更进一步加快了遁速,也不知九驷道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一次却是令杨君山连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了,土行一脉修士原本对于飞遁一道便并不太擅长,杨君山只有将体内真元运转到极致,才勉强能够跟上九驷道人的背影。

    域外星空之中没有日光东升日落,但杨君山暗忖在这里七拐八绕足有大半日的功夫,眼前却是突然一亮,两道遁光一前一后终于出得乱石星域,空旷无垠的星空世界终于再次呈现在他面前。

    然而不等杨君山停下来恢复片刻,目光在周围几颗昏暗的星辰上面打量几眼,九驷道人手中却是多出一张罗盘,片刻之后便确定了坐标位置,直接施展空间神通开启了门户,扭头道:“小友,且跟上。”

    这一次便是杨君山再迟钝还能感觉到九驷道人心存故意了,他这是在明显不让杨君山有丝毫在星空之中定位的机会,直到现在杨君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如果回头进入乱石星域,也根本不可能再找到他们当初从修炼界出来时的落脚之地,也就是说杨君山现在既不知道自己将要去什么地位,也不知道该如何返回修炼界,一切行动便只能够听从九驷道人安排。

    然而到了现在杨君山也是无计可施,只能按照九驷道人的吩咐来做,他可不想五年之后寻不得返回修炼界的途径,丹田之中魂镜泯灭,却只能在域外等死,更何况他现在。

    随着九驷道人接连数次空间穿梭,每一次穿梭的时间间隔都是极短,短到杨君山甚至来不及停下来四处张望。

    直到最后一次空间门户开启之后,杨君山来到一片仿佛碎裂开来的浮空石崖的所在,这一次杨君山不但能够停下来细细观察这一处所在,甚至还看到了其他遁光在星空之中穿梭。

    有人!

    杨君山惊讶的回头看向九驷道人,却见他看上去仿佛并不意外。

    “走吧,这里便是老夫百年多年发现的一处遗迹,如今已经是域外星空中一处小型的聚集点,通常老夫不在或者返回修炼界的时候,这里便交由老夫的两名记名弟子管理,不过切记不要在这里透露你我身份,若是旁人问起,便说你我平辈论交,这一次请你来是为修复遗迹中残存的阵法而来。”

    “这如何使得?”

    杨君山一边推辞,一边却又惊讶道:“前辈还在这里收有弟子?他们都是域外之人?”

    九驷道人点头道:“不过,域外势力错综复杂,无垠星空之中各类种族繁多,我等在修炼界所遭遇到的域外势力种类与之相比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不过域外势力同样分布散乱,秩序同样散乱,实力决定一切之下,老夫所庇护的这一处遗迹倒是有不少域外种族往来。”

    两人一边言谈,一边驾驭遁光一路沿着这片浮空石崖上升。

    其实在域外星空之中根本没有天地四方,自然也就无从判断上下前后左右,只是按照这一大片石崖上平下窄,周围尽是断裂崎岖之地来定,而且遗迹的聚集点明显是在石崖上方的平坦之地,而九驷道人则把这一片星空地域称之为“星崖”。

    不过当九驷道人与杨君山来到星崖上空的时候,却发现这里似乎并不平静。

    耀目的光球在星空之中划过璀璨的轨迹,向着一片建筑之上砸落,却在半空之中被突然浮现的阵法光幕所阻拦,碎成漫天的光焰飞舞。

    一道嚣张的声音远远传来:“墨崖、赤星,你们两个听好了,识相的便将这‘星崖’之地交出来,否则待得老子打破你们这一层乌龟壳,说不得就要让你们两个生死不能!”

    那嚣张的声音刚落,便听得一声冷哼从被阵法笼罩的建筑群之中传出:“断明,星崖之地乃是受我家老师九驷老祖护佑,你区区华盖境修为,就不怕惹来老师震怒么?”

    这一声质问似乎有些效果,刚刚那被称为“断明”的嚣张声音过了片刻之后才响起:“赤星,你也不必扯九驷老祖的虎皮,我且问你,九驷老祖已经有多少年不曾露面了?是死是活谁知道?这星崖之地想来也不过是他心血来潮所建,哪里值得你们两个如此忠心守护?不如就此将之献给七塔祖师,七塔祖师修为高绝又成仙在即,你等日后得祖师庇佑,也未必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那断明的声音刚落,星崖之中便又有另外一道声音传来:“多说无益,断明,你修为在我二人之上,但想要打破这七星阵却也妄想,真想要这星崖之地,七塔祖师何不亲自出手,又何必派你前来送死?”

    断明闻言登时大怒,道:“你说谁来送死?就凭你们两个废材?”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巨大的光流从半空之中向着星崖冲来。

    然而那道光流尚未触及守护星崖的七星阵,便在中途诡异的空间波动之中瓦解一空,随即九驷道人略带恼怒的声音在半空之中响起:“七塔那个老东西就是派了你来试探老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