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试探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试探

    想要去凌霄殿,那么修士的真身必须降临广寒宫。

    往常时候,广寒宫多是一处道境修士之间交流的场所,因此,这里更多的时候并没有道境存在的真身降临,有的只是他们的一丝元神神念而已。

    杨君山跟随着紫苑道人来到广寒宫,尽管两人并未张扬,不过还是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特别是当两人来到与前来接引的九驷道人见面的时候。

    这已经不是杨君山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名鼎鼎的黄庭道祖,无论是紫苑道人、东流道人,亦或者是桑无忌,似乎对于这位黄庭道祖都极为推崇。 &nbs小说 p;“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杨大宗师了吧?”

    九驷道人笑眯眯的问道,略显苍老的面容看上去有着几分令人亲近的慈祥。

    杨君山连忙道:“不敢当前辈如此夸奖,晚辈杨君山,见过前辈。”

    九驷道人笑了笑,目光向着旁边扫了一眼,道:“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话音刚落之际,杨君山突然察觉到一股莫可名状之物向着他的身周覆盖而至。

    杨君山眉头一皱,却听得旁边的紫苑道人道:“莫要动,这是九驷前辈以自身所炼化天地意志带你进入广寒宫。”

    杨君山心中一动,便见得四周场景突然变幻,一层层的空间开始发生褶皱,而后无数道空间之力开始朝着各个不同的方向开始撕扯杨君山的肉身,这等力道远超杨君山当初通常施展空间神通的威力,杨君山甚至毫不怀疑,如果没有体表覆盖的这一层天地意志的力量,他的肉身在空间撕扯之下很快便会被分解。

    见得眼前的空间仍旧在扭曲折叠,杨君山索性静下心来以自身神念借助身周覆盖的这一层天地意志,试图搞明白此物实质究竟为何。

    而在杨君山神识一动的瞬间,九驷道人和紫苑道人便有所察觉,九驷道人一动不动,仍旧在重叠褶皱的空间之中穿梭,寻找着凌霄殿的所在,而紫苑道人因为只需跟随九驷道人便可,倒是显得轻松许多,于是笑了笑,扭头看了杨君山一眼。

    而就在这扭头的瞬间,却是又让紫苑道人在杨君山身上看到了令他惊讶的一幕。

    杨君山的神识原本正试着接触萦绕在身周的天地意志,然而在接触到的刹那,却引动了他体内的真元,确切的说是引动了蕴藏在他真元之中的某种神秘物质,而这种神秘物质缓慢的从他的周身毛孔之中渗出,却是与覆盖在他身上的天地意志如出同源。

    “你什么时候炼化了天地意志?”紫苑道人惊愕道。

    杨君山原本也有些惊讶,从他体内渗出的天地意志虽然极为稀薄,别说无法同九驷道人相比,便是与紫苑道人身上覆盖的一层天地意志都无法相比,然而这的确是地地道道的天地意志无疑。

    可问题是,修士只有在雷劫当中才能够感受到天地意志的降临,渡过雷劫的过程气势也是一个收集并炼化天地意志的过程,而这种天地意志对于雷劫境以上的修士而言,就像是一道通行证,又或者是一种资格的证明,能够让他们在这方世界取得更高的权限,也是修为在雷劫境以上的修士用以与其他道境存在进行区别的一个有力证明,而自由进出凌霄殿其实便算得上是这种权限的一种体现。

    然而这种区分,或者说这种权限,在杨君山的身上却完全被颠覆了,尽管杨君山身上的天地意志在两人看来稀薄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还是让紫苑道人感到异常难以置信?

    甚至别说是紫苑道人,便是站在两人身前的九驷道人在从杨君山身上感受到天地意志的刹那也是一阵阵愕然,只不过此时他背对二人,紫苑与杨君山都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罢了。

    杨君山被紫苑道人质问一般的语气询问一开始还感觉到有些茫然,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这应当是他在焚天道场吸收并炼化源自于地火渊狱深处的地渊之气的缘故,当下便与紫苑道人解释了一番。

    然而紫苑道人却并不太相信,狐疑道:“地渊之气?地火渊狱不过是这方世界表面依附的一处空间秘境罢了,那里面的天地意志何其稀薄,就算炼化了地渊之气中的天地意志,最多也不过潜伏于丹田本源之中,又何至于溢出体外?你这要是再多一些,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已经渡过了雷劫,却故意隐瞒了修为。”

    杨君山有些无奈,除此之外,他却也找不到体内居然炼化天地意志的缘故。

    而这时站在两人身前的九驷道人却突然开口笑问道:“想来是因为小杨道友炼化的地渊之气足够多的缘故吧,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当初地火渊狱之中爆发的地渊之气,大部分应当都被小友所吸收炼化了吧?”

    “这怎么可能?”

    紫苑道人不相信道:“地渊之气迸发,来得快消散得也快,前后最多几日的时间,他哪里有功夫炼化足够多的地渊之气?”

    九驷道人笑道:“想来是小杨道友找到了储存地渊之气的办法,而且如何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小杨道友前番进阶庆云境的时候,还是在上一次葬天墟开启的时候把?短短几十年的时间,小杨道友便能够从庆云境跨入华盖境,除了长时间吸收炼化地渊之气之外,老夫却也想不到其他的缘故。”

    杨君山不由叹道:“前辈慧眼,晚辈的确是炼化了地渊之气。”

    说罢,杨君山将他如何利用阵法将地渊之气压缩到了灵晶矿脉的经过通两位道祖大致解说了,然而内中利用阵法的各种循环转换便是杨君山的独有之秘了,别说杨君山不会细说,便是说了这两位也未必听得懂。

    不过仅仅只是这些,也足够令两位道祖感到不可思议了,九驷道人更是赞道:“叹为观止,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此番九驷道人有所求而来,杨君山在阵法一道上表现的越是手段高超,对于他而言成功的把握便更能大上几分,心中自然喜悦。

    而杨君山很快却是察觉到,九驷道人口中虽然赞叹有加,可原本覆盖在杨君山体表用来抵御空间之力的天地意志却是正在被他缓缓抽走。

    杨君山原也不在意,他自身既然炼化了一部分天地意志,在溢出体表之后自然能够代替部分源自于九驷道人的天地意志,而利用天地意志来抵抗空间穿梭的压力所带来的消耗也是很大的,更何况还携带着一个人,九驷道人意图减少自身消耗也是正常。

    可没过多久杨君山便发现事情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覆盖在杨君山体表的天地意志越来越少,而杨君山自身所拥有的天地意志却是极为稀薄,稀薄到根本无从抵挡四周的空间撕扯之力,而这种压力很快便降临在了他的肉身之上。

    初始,杨君山便利用强横的肉身修为抵挡这种源自于空间的压力,他的肉身强度完全可以自傲于同阶修士,哪怕是雷劫境、黄庭境的道人老祖与他相比,在筋骨皮肉上的锻冶或许有可能强过他几分,但也强的有限,但若论五脏六腑的强度,他甚至有可能睥睨当世。

    在坚持了片刻之后,体内天地意志的流逝不但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的快了,甚至从四周空间传来的压力已经从体表渐渐渗透到了体内,甚至开始向着内腑蔓延了。

    杨君山忽然反应了过来,这是九驷道人在利用空间压迫故意试探于他,于是果断认怂,连忙喊道:“前辈,晚辈支撑不住了。”

    说罢,还故意鼓动内腑,从嘴角溢出几道血丝。

    果然,九驷道人“哈哈”一笑,原本从他体表流逝的天地意志又重新回归,四周扭曲的空间所带来的沉重压力顿时缓解,杨君山不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小杨道友的肉身修炼的不错,想来也有独到的锻身秘术。”

    九驷道人自顾自的说道:“原本老夫估算小杨道友此番前往域外,最多也不过三两年时光,老夫甚至已经做好了小友数次通过昊天镜前往域外的准备,却不曾想到道友不但炼化部分天地意志,肉身更是出人意料,如此一来,小友一次前往域外至少也能坚持五年时光,却是大大减少了老夫的消耗。”

    杨君山心中尚有颇多不解,正待要开口询问,却突然见得九驷道人一指前方一点光亮,道:“到了!”

    杨君山一怔,目光朝着那点光亮看去时,却见那点光芒陡然膨胀,一举将三人吞没在其中。

    杨君山身周完全被炫目的白光环绕,待得他的双目能够重新视物之时,却是突然从丹田之中传来巨震,杨君山突然神色大变,一手按住腹部猛地弯下腰去,口中连续几声干呕。

    旁边却传来了九驷道人和紫苑道人善意的笑声,除了这两人之外,还有几道笑声在脚步声停下来之后传来,似乎是路过之人见到杨君山的窘状而发笑。

    “九驷道友,这便是那位玉州杨宗师么?”有人开口向着九驷道人询问。

    显然,九驷道人此番寻杨君山办事似乎并非是一件隐秘之事。

    九驷道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道:“诸位,又何须笑小杨道友?诸位当初初入凌霄殿的时候也未必比小杨道友强上多少,别忘了,小杨道友如何也不过只是华盖境罢了。”

    周围的笑声果然淡了下来。

    杨君山止住了内腑的动荡,脸微微侧过,便见到一片平敞的广场边缘有一尊巨大的石碑,而后目光微微一转,便见得周围除了九驷道人和紫苑道人之外,尚有两三位修士驻足,不过在他站直身子之后,这几位却是已经与九驷道人告辞之后转身离开了。

    “小杨道友,这里便是凌霄殿了!”九驷道人的声音在杨君山耳边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