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凌霄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凌霄

    杨君琪的修为原本早已达到聚罡境巅峰,只是因为其身怀六甲而一直不曾冒险突破,如今她与苏宝章的儿子苏长乐出生,却是终于能够心无旁骛的闭关修炼,而修为也如同水到渠成一般进阶天罡境。

    不过杨君山没有想到的是,她居然会有如此机缘,得到桑无忌道人的青睐,并亲自收为亲传弟子。

    杨君山总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也曾试图劝说桑无忌,奈何这终究是杨君琪自己的机缘,况且对于杨氏自身底蕴的增长也是有益无害,杨君山也不好做那恶人,只得任由桑无忌行事。

    不过桑无忌终归还是有所顾忌,他虽一直以来看不上杨君昊,但在收杨君琪为传人的时候,却也没有忘记了叮嘱杨君山一句,叫他莫要将此事告知自己的女儿。

    不过这等事情又岂是能够瞒得住的,就算杨君山不说,杨君琪修行无论是否有成,终归有一天是要展露她的本事的,以桑椹儿的见识,又怎么可能认不出那些神通本事的跟脚,到时候势必会在杨君琪与杨君昊一家之间形成隔阂,纵然不会爆发,却也未必不是隐患。

    既然阻拦无用,那么杨君山索性也不再管,事实上他自己也清楚,随着杨氏宗族的不断壮大,内中各种派系的分化是迟早的事情,杨氏家族不可能永远保持那种完美的向心力,甚至如若有一天杨君山自己陨落,或者说作为宗正的杨田刚一脉后人不成器,又或者其他旁系有天才异军突起,到时候未必不会挑战宗正一脉的地位。

    就在桑无忌来到西山后不久,杨君山得到了弟子丁如兰在海外传回来的报平安的消息,言道在一次前辈洞府的探索之中为一位大神通前辈所救,还在那处遗迹之中还颇有所际遇,而且在出海之前杨君山交予她之事也已经办妥,那条矿脉的位置已经被她确定了下来。

    只不过因为不愿错过这次探险好不容易得来的机缘,她需要在海外一处隐秘之地继续闭关一段时间,并修炼两道神通,大约需要三两年的时间才能够返回玉州。

    杨君山想了想,便叫来了杨君馨、蓝鹤鸣和苏长安,随即嘱托了几句之后,便将三人派往了海外游历,并与丁如兰汇合。

    桑无忌在西山待了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当中,整个杨氏上下出了杨君山与杨君琪之外,再无第三个人知晓他的行踪。

    当桑无忌再次找到了杨君山的时候,杨君山正在山腰的凉亭之中推演阵棋。

    桑无忌虽不精研阵法一道,但却对此颇有涉猎,更何况眼前推演阵棋之人乃是修炼界屈指可数的阵法大宗师,他对此自然是颇感兴趣的。

    于是他便也不说话,在凉亭之中随便坐了,便专心致志的开始观摩棋盘上杨君山推演阵法的过程来。

    杨君山瞥了他一眼,却也任由他观看,只是杨君山的推演显然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桑无忌在凉亭之中枯坐一天,杨君山总共也不过在棋盘上落了二十三子。

    然而便是这二十三子便已经令桑无忌堂堂雷劫道人感到头晕目眩、恶心呕吐,极力运转体内真元,并深吸了几口气之后,他这才看上去好了一些,而后立马便赞道:“厉害!”

    杨君山笑道:“前辈能够在这棋盘上坚持一天,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可见前辈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还是颇为可观的。”

    桑无忌自家人知晓自家人,闻言只是摆了摆手,道:“你也莫要往老夫脸上贴金,大宗师便是大宗师,老夫今日算是领教了。”

    杨君山微微一笑,却也没再多言。

    而桑无忌却又道:“不过我观你这阵棋演变,却似乎与星辰一道有关?”

    杨君山心中一惊,嘴里却没有否认,道:“前辈好眼光!晚辈今日可能要去域外一趟,却不知那无垠星空到底是何等模样,不知前辈可曾前往域外,能否给晚辈讲上一讲?”

    “你要去域外?”

    桑无忌意外的看了杨君山一眼,而后却点了点头,道:“也是,能够让凌霄殿开出特例让华盖境以下修士前往域外,似乎也只有你杨大宗师才有这个资格了。”

    桑无忌的声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关于域外星空,老夫所知也不多,只是知道要向去域外星空,就先要去凌霄殿,那里有这方世界去往域外星空的唯一一条通道。”

    “通道?”

    杨君山面露异色,道:“这么说能够进入凌霄殿的大神通者,便能够随时前往域外星空了?”

    “哪里会有那么简单!”

    桑无忌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真要是能够随时前往域外星空,那么古往今来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大神通者选择走金身仙的路子,试图打破这方天地的束缚?”

    杨君山肃容道:“还请前辈指教!”

    桑无忌道:“就在这条通往域外星空的通道上空,悬挂着的便是这方世界第一仙器昊天镜!”

    “昊天镜!仙器!”

    杨君山面露异色,他当然见过昊天镜,当初在海外风暴峡,成就妖仙的龙岛岛主角蚩真龙便是被一道镜光照射之后,却始终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只听桑无忌继续说道:“凡是前往域外星空之人,在通过这条空间通道离开这方世界的时候,便要先被这面镜子照上一照,这样才能够在域外呆上个三五年,否则你便是根本无法出得这方世界,可一旦你在域外待得时间接近了这个期限,若是不能及时返回的话,那么这面仙镜便能够轻易找到你在域外的位置,并将你灭杀。”

    杨君山想了想,又问道:“那么敢问前辈,这条通往域外的通道又是谁开辟出来的,那悬挂在通道上空的昊天镜又是何人之物?为何会阻拦我等自由进出这方世界?怎得晚辈曾经听说仙宫以前不叫仙宫,而是被称为‘天宫’,而且当初的天宫便就在葬天墟之中,那里是否也曾经有一条直通域外的通道?”

    桑无忌双手一摊,道:“你说的这都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老夫又怎么可能知道?况且就算老夫听到一些传闻,也多是一知半解,讲给你说了反而会让人更加糊涂,还不如等将来你进阶雷劫境,能够自由进出凌霄殿之后自行探寻这些天地间的隐秘?”

    杨君山知道桑无忌肯定是知道一些东西的,只是他既然不愿意说,杨君山当然也不可能逼他,听得他此言也只是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

    桑无忌似乎也不愿在这上面纠缠,于是岔开了话题,道:“知道么,老夫前些日子刚刚收到的消息,紫风派的萧巽乾已经渡过了雷劫,你小子与紫风派仇怨不小,小心他找你的麻烦。”

    杨君山一愕,道:“他回来西山?”

    桑无忌哑然失笑,道:“也对,当今修炼界敢在你坐镇西山的时候上门来找麻烦的人,还当真没几个,除非是仙人出手。”

    桑无忌在将天宪道人的传承传授给杨君琪之后便没有在西山上多做停留,从始至终,杨氏家族上下知晓桑无忌曾经来过的便只有杨君山与杨君琪两个人。

    杨君山从炎州返回西山至今已经三年时间,在这三年当中,他的精力却并非在修炼上面,他刚刚突破华盖境,短时间内在修为上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进步,而是将大部分的时间用来做三件事情。

    其一便是定期在杨家议事堂中为族人讲道,指点他们的修为;其二便是修炼法天象地神通了,奈何自从得到这道神通完整的传承至今两年多的时间,他的进展却是寥寥,甚至连小成的元神真身都无法练成,就更不要说象征着这道神通大成的肉身真身了,而除了这两件事情之外,杨君山剩余的时间便用在了星辰之道的推演上了。

    域外星空广袤无边,而杨君山对此却是一无所知,所能凭借的也只不过是与紫苑道人往来交流的只言片语,以及他曾经在阁楼空间当中得到的一卷域外星图。

    西山之上,随着漫山灵气的再次汇聚,一道沛然的气机陡然直冲天际,可事实上仅仅冲高到数十丈之外,便被大阵所压制。

    西山上空的大阵之外,紫苑道人与杨君山一同悬立虚空之中,低头望着脚下从西山直冲而起的气机。

    “不下去看一看?”紫苑道人笑道。

    杨君山摇了摇头,道:“只是刚刚突破真人境罢了,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却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域外星空见识一番了。”

    “凌霄殿你现在可还进不去!”紫苑道人道。

    杨君山看了她一眼,道:“那是你们的事情,不是吗?不过晚辈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只有雷劫境以上的人才能够进出凌霄殿。”

    “因为天地意志!”

    紫苑道人看了他一眼,道:“修士只有在经过雷劫的时候才能够炼化并领悟部分天地意志,也只有在天地意志的指引下,修士才能够在仙宫之中找到凌霄殿的所在,所以将你带到凌霄殿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本尊一个人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