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品窍(再续)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品窍(再续)

    杨立钧将儿子一把拉了过来,道:“臭小子,死到哪里去了?”

    说罢,也不等杨玄机有所反应,直接便将他推到了广场中央测试仙灵窍的阵法当中。

    杨玄机这个时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杨沁琰皱了皱眉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很细致的操纵阵法进行了测试。

    杨立钧感觉自己嗓子有些发干,嘴唇蠕动了半天,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族叔,我这孩子怎么样?”

    杨沁琰皱着眉头,将杨玄机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然而这却反而让杨立钧更加心慌了。

    这个时候察觉到杨沁琰异状的杨沁琮也走了过来,看了焦躁的杨立钧一眼,这才将目光放在了测试阵法当中的杨玄机身上,口中却向杨沁琰问道:“怎么了?”

    杨沁琰带着一丝疑惑道:“这孩子明明有仙灵窍,可却怎么也测不出在哪儿。”

    旁边的杨立钧在听得自家儿子有仙灵窍之后,原本的焦躁便先去了一半儿,可见得两位族叔族伯围着自家儿子转,不一会儿心头便又打起鼓来,杨沁琰在的时候他还敢张口问一句,这会儿杨沁琮这个真人境修士在,他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咦?”

    杨沁琮在向着站在测试阵法中的杨玄机大量的时候,很快便有所发现,伸手一探,便抽出了他怀中抱着的东西。

    在棋盘被抽出来的刹那,杨玄机本能的想要抱紧,眼见得无望,却又伸手紧走两步想要抢回来,口中下意识喊道:“我的。”

    不料还没有走出一步,便被一只大手给按在了原地,杨沁琰的声音随即传来:“咦,能测了!”

    说罢,就连杨沁琰也带着一丝好奇,转过头来向着被杨沁琮拿走的那张棋盘看了一眼,道:“是这张棋盘的缘故?看来这棋盘的材质不错,居然还能屏蔽阵法感知。”

    杨沁琰嘴里说着,不过却并未对那张阵盘表示出更多的意外,用来测试适龄孩童仙灵窍的阵法本身并不是什么太过高明的阵法,能够屏蔽阵法感知的材质虽说出现在一个孩子身上稍有些奇怪,但也紧紧只是如此了,毕竟旁边还有孩子家的大人,没准便是祖上传下来的一件东西,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机缘,杨家如今毕竟也算是一个百多年传承的家族,普通家庭里面有一两样好东西也是小有底蕴的表现,这类事情他在担任传功堂座师的这些年中并不罕见。

    没有了干扰,杨沁琰操纵起测试阵法来救显得驾轻就熟,不过因为先前的意外对这孩子多少有些期待的杨沁琰,在看到测试结果之后却略微有些失望:“只有一个仙灵窍,五等资质。”

    杨立钧还带着一半焦躁的期望终究还是落空,不过他倒也想得开,算上自家儿子,他这一脉已经连续四代拥有修行资质了,尽管资质低下,但只要有修炼资格,至少将来在家族之中能有差事可做,也有上进的机会。

    他想拍一拍自家儿子的肩膀,意图好生勉力一番,耳中却又突然听得杨沁琰的声音:“不过这孩子身上的这枚仙灵窍有些特殊啊,琮哥,你来看看。”

    杨沁琰一边说一边转头向着杨沁琮看去,这时他才看到杨沁琮此时神色间的异样。

    “琮哥?”

    见得他手中拿着那张棋盘有些发楞,杨沁琰不由再次叫了一声。

    “哦,嗯?”

    杨沁琮回过神来,在看看手中那张棋盘神色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杨沁琰在询问他事情,看了一眼貌不惊人的杨玄机,道:“什么?”

    “这孩子五等资质,一颗仙灵窍却在心上。”杨沁琰道。

    一听只是个五等资质的后辈,杨沁琮原本还有些浑不在意,但在听得这孩子居然有心窍的时候,脸上神色这才郑重了几分。

    杨家如今已经是世家大族,对于修士资质的划分自然不可能像以前那般肤浅,经过他们自行的摸索以及吸纳其他宗门对于仙灵窍的研究,对于修士修行资质同样有着极为细致的划分。

    以仙灵窍数目的多少来确定修士资质的高低,这只是一种最为粗浅的划分。

    而在杨氏家族看来,仙灵窍在修士体内出现的位置,同样也是决定资质高低的一个重要方面。

    一皮二肉,三筋四骨,五脏六腑,通常来说,仙灵窍出现在五脏六腑之中是最佳的,出现在筋骨之中则次之,最差的仙灵窍自然就是在皮肉之上的了,大约是因为五脏六腑是修炼当中最难经过的一个阶段,而仙灵窍出现在其中,自然可以令修士在修炼的过程当中事半功倍,实可说得上是天赐了。

    可也正因为如此,在仙灵窍的测试当中,出现在五脏六腑中的仙灵窍反而是最少的,出现在筋骨上的仙灵窍要多一些,但大多数的仙灵窍还是出现在皮肉之上。

    据说杨氏家族的君山道祖年少的时候自身资质也并不算佳,可他的仙灵窍便有一枚是在胆器之上。

    不过据杨沁琮所知,修炼界已知有传言,除去仙灵窍在人体内最常出现的六种地方之外,传说还有两种灵窍出现的方位,似乎是在骨髓和血液之中,不过因为这两种东西多是液体不固定之物,因此灵窍极难被发现,哪怕发现之后也极难被确定并开启,因此多被称之为“隐灵窍”,甚至还有传说君山道祖的身上便有隐灵窍。

    不过杨沁琮对于“隐灵窍”一说却是不大相信的,认为不过是修炼界穿凿附会的流言,至于说君山道祖身上有隐灵窍,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只不过是许多人愿意将许多神异的东西都附在他老人家身上罢了。

    眼前这个后辈族人资质很差,只有一枚仙灵窍,原本也不值得他们过多的注意,不过他这枚仙灵窍却是一枚心窍,这就有点意思了,按照家族内部对于仙灵窍的判断,他这枚仙灵窍出现的位置自然是极佳的,甚至因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心窍,杨沁琰对这个孩子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然而在修为已经达到真人境的杨沁琮看来,一枚仙灵窍和五枚仙灵窍又有多少区别?

    心窍虽然罕见,却也只能让他好奇一下罢了!

    这个孩子身上所有一切的特异之处加在一起,都不比他刚刚手中抱着的那张棋盘更为重要。

    “孩子,你,你喜欢下棋?”

    杨沁琮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同这个后辈族人对话。

    杨沁琰在一旁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说什么。

    见得杨玄机点了点头,杨沁琮才又问道:“这张棋盘是你的?”

    杨玄机看了看杨沁琮手上的棋盘,有些木然的点了点头。

    “能送给我么?”杨沁琮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热切之色。

    杨玄机有些愕然,杨沁琰神色间浮现出一丝奇怪之色,倒是孩子的父亲连忙推了孩子一把,道:“这孩子,这可是你伯祖!”

    “您老人家看上这张棋盘是这孩子的造化,我便替这孩子做主了,您老尽管拿去,拿去!”

    杨立钧自也有狡猾之处,哪里有长辈白拿晚辈东西的,一张棋盘罢了,杨沁琮可是真人修士,他老人家指缝里随便漏点,自己儿子都享用不尽了。

    然而原本一直以来浑浑噩噩的杨玄机却在这个时候猛然间福至心灵,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张口便道:“不,这可是我赢回来的,给了你我就没有棋盘了。”

    杨立钧大急,要不是身旁有家族长辈在侧,他恐怕一巴掌就要拍在自己儿子头上了,多好的机会。

    然而杨沁琮这个时候的神色看上去却有些奇怪,对于晚辈的拒绝他非但没有一丝恼怒,反而有些欣慰的笑了起来,道:“那这张棋盘你是从哪儿来的?”

    “这张棋盘是……”

    杨玄机一转身向着刚刚的碾台方向指去,却见那里哪里还有刚刚和他下棋的那个人,于是嘴里便道:“额,他已经走了。”

    杨沁琮手中灵光一闪,四周布下一层隔音禁制,然后道:“那么咱们下一盘棋,就赌这张棋盘如何?你赢了我送你一样好东西,要是你输了,这张棋盘得归我!不过你放心,我不占你便宜,不会用灵识推演,哪怕你最后输了,我也允你一颗武灵丹,如何?”

    杨沁琮一番话说出来,不但是杨沁琰满脸错愕之色,就连杨立钧都惊呆了。

    哪里料到,这个时候的杨玄机早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灵性,听得眼前这位前辈诱惑一般的承诺,目光却是清明的很,很直接的摇了摇头,一转身指向杨沁琰,道:“赔我棋盘的那个人让我和他下一盘棋。”

    杨沁琰还是愕然,而杨沁琮这个时候却是有些颓然。

    站起身来拍了拍杨沁琰的肩膀,杨沁琮带着掩饰不住的艳羡和不解,道:“琰弟,你机缘到了啊!”

    眼瞅着机缘就在自己眼前而不可得,杨沁琮原本想要离开,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可刚刚走了两步却又回过了头来,从身上的储物法宝里面翻找了一下,然后手中便多了一只锦盒,道:“这里面的东西是家族大型火脉成型之际诞生的一件灵物,五脏之中心属火,你这孩子将来或许用得上,便算是我这个当伯祖的与你小子结个善缘,还有,今日之事便是咱们四个人知晓,就不要向外传了。”

    就在村中广场的上空,杨君山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广场当中发生的一切,而下面包括杨沁琮在内的所有人却都看不到他的存在。

    眼见得狐疑不定的杨沁琰带着杨玄机离开,杨君山的目光却是有些诧异的看向了村外沁水下游方向